KOF—2001 by 尔七(强强/黑道)【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5-04 作者|标签:尔七(强强 黑道)

文案

讲的是军火男爵和军火头子搞基的故事

强强。(1vs1可能不能保证了)随意吧。


1、(1) ...


  
  “三个小时前,有个运送部队已经从国境北边入境。如果获得的情报是正确的,那么货柜

里装的就是战斗直升机M—24D,而且还是最高阶的D级。货柜里总共有15架,每架都被拆解开来

,连同预备零件一起分装于其中。”L是Dont总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男爵,念完了手上的最新情

报,L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
  坐在L手下的共有5个人,神枪手亚伦.克鲁尼,情报贩子乔什.库萨克,大块头泰勒.格

林希尔,炸弹专家克德.哈奈特,电脑高手蒙特尔.莫森.乔治,而这五人加上男爵L就是世界

头号军火集团——KOF。KOF被联合国列为顶级危险目标,但碍于其性质,又不能对其进行抓捕

。可以说,美国每年70%的军火都是由KOF供给。所以,KOF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凌驾于美国国会


  “一定是有人知道了我们这次买卖的消息,所以想来分一杯羹。”乔什在情报行业被誉为

“上帝之手”,他拥有最敏锐的观察力和遍及世界的庞大关系网。乔什长着淡蓝色的眼睛,光

溜溜的无毛面孔。说起来话来就像有气无力,人们常常只能看见他的唇肉在蠕动,却几乎看不

出他在讲话。他的座右铭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乔什得不到的情报。
  
  L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服,脖子上配着一个白色的领结,高挑的身材以及那张俊美的东方面

孔,让他看起来优雅而神秘。一手将情报按在桌子上,一手插在腰间,L虚着眼看向乔什,“虽

然这种事经常发生,问题是——这次的情报是从Dont总部直接传下来的。也就是说,有人正在

不要命地挑衅KOF。”
  很少见到L如此愤怒紧张的模样,蒙特尔哇了一声,随即靠在乔什的肩膀上,“看样子,情

况相当棘手。”
  指向蒙特尔,L接下了他的话,“没错,此次情况相当棘手,我们必须阻止货柜运达。当然

,我相信对方也已经做好了硬碰硬的准备,所以这次行动别太引人注意了。”
  得令,众人齐刷刷地看向L,“耶,酷!”
  L淡淡地笑了笑,“OK,既然你们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接下来就由蒙特尔与国防部军令部交

涉,乔什留在老巢同总部保持联系,亚伦和克德负责武器支援,大块头跟着我。好,立刻出发

。”
  
  一声令下,众人连忙起身出发。转眼功夫,老巢便只剩下了乔什一人。登陆电脑,乔什很

快就找到了关于今天发生的意外所有资料。撇撇嘴,乔什接通了L的电话,“L,是C.K.克罗

金。”
  “谁?”L显然不知道这号人物。
  “C.K.克罗金是近两年活跃于欧洲转跑单帮的军火贩子,谣传他其实是俄罗斯派往美国

的间谍。根据情报显示,这次事情就是他在幕后指挥。”
  “听起来好像挺有胆识,不过这样看起来却是个没脑子的人。呿……对了,他的交涉对象

是谁?”
  “梅代里克斯上校,嗯哼,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家伙。那么,L,你打算怎么办?”
  “挡我者——死!”L看起来一副温文尔雅,但手段却是极其狠辣。特别是他心情不好的时

候,恐怖的样子让KOF的其他成员都不敢随便靠近。
  听了L的回答,乔什笑了声,“哈,酷毙了。OK,既然已经清楚对方是个很差劲的家伙,你

多少也应该多注意一下。”
  “这个业界里从来没有什么好人。”L勾起嘴角,不屑的样子丝毫没有将C.K.克罗金放在

心上。他挑起眼睑看向正在开车的泰勒,“大块头,听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再私自开枪。


  泰勒发出了低沉的吼声,木讷的表情使他看起来更像是一只人猿。但作为KOF的成员,泰勒

也绝非表面看起来那么无害。只有一握上枪,泰勒就会像换了个人一样,对血和死人有着极其

旺盛的**。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开枪,不去大开杀戒。当然,一般情况下,泰勒只会耷着眼

皮,呆呆地对L的话惟命是从。
  
  关掉了电话,L闭上眼睛靠在了座椅上。而之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L都能随意休息就得归功

于他车子旁边平行的另一辆车,此车里坐着的便是亚伦和克德。神枪手亚伦性格冷漠孤僻,沉

默寡言,但他总是能第一时间明白L需要他在什么地方对谁开枪。如果说亚伦是冰,那么克德就

是火,而且是那种阴晴不定的无名火。克德的脾气就像炸弹一样火爆,但奇怪地是,亚伦却能

和他相处融洽。
  “丢掉。”亚伦控着方向盘,突然,他却转向了克德。
  克德此时正在吞云吐雾,他耸了耸肩,无奈地掐熄了烟头,扔出了窗外,“该死,怎么还

会有男人不吸烟?”
  “它会弄臭我的头发。”亚伦回过脑袋,继续专注地开车。
  “噢,上帝。”克德被亚伦的话搞得快抓狂了,他抓着自己红色的刺猬头,龇牙咧嘴地叫

嚣着,“你真的是男人吗?”
  “要证明吗?”亚伦转回头直视克德,半虚着的眼睛透着危险的信号。
  蠕了蠕腮帮子,克德将他的红色刺猬头对向了窗外。看着L闭着眼睛正在休息,克德忍不住

再次开口,“天啊,这个怪物也会休息吗?”
  这一次,亚伦没有再搭腔了。
  
  大块头按照乔什的无线卫星提供的讯息,很快找到了C.K.克罗金的住所。那是一栋位于

闹市区的豪华公寓,大门口站着的是穿戴整齐的门童。大块头将2012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街边

,借着反光镜看向正在小憩的L。像是感觉到了大块头的目光,很快,L就睁开了眼睛。挑高眉

头,L转向了窗外。将面前的公寓打量了番,L勾起嘴角总结了一句,“糟糕的品味。”
  话毕,L便打开车门,昂着头挺起胸膛,L理了理白色的领结。大概几秒钟后,L俯□体将头

塞回车内,“记着,没有我的指令,不许轻举妄动。”
  大块头眨了眨眼皮,依旧是一副木讷的神情,不动不回话。撇撇嘴,L起身看向车后的亚伦

和克德,举起右手,L打了个响指,随即亚伦和克德就从车子里走了下来。克德的牛仔马甲因身

体的摆动而露出了藏于其中的炸弹,待他走到了L的面前,L皱起眉头伸手扯过克德的牛仔马甲

,接着一用力将其拉到了脖子。
  
  “噢,该死。我可爱的脖子!”因为L用力过猛,拉链拉伤了克德的脖子,甚至还刮掉了一

块皮。一把推开了L,克德捂着自己的脖子往后退了去。
  被推开的L并没有生气,而是伸出右手指着克德,警告道:“我不喜欢总是重复说过的话。

如果你确定你没长脑子,我会试着把你的猪脑解剖来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见着克德一副痞子

样,L往前跨过一步,抓紧克德的衣领狰狞了一张脸,“或者把你所有的炸弹都给我揣进你的屁

股里,别让我再看见你那些该死的炸弹。否则,我就它们全部塞进你的脑子里,砰——全部爆

掉!”
  “OK。”克德舔了舔嘴唇,摊开双手,他耸高了肩部,然后乖乖地将拉链拉到了脖子。
  
  满意地点点头,L这才松开了克德。瞟向站在一旁冷漠的亚伦,L勾了勾嘴角。接着,他便

霍地转身,优雅地走向了入口。但对于高级公寓而言,除了高档的设施享受以外,还有一项标

准就是安全。门童的手臂挡在了L的面前,他微笑而恭敬地说道,“先生,请出示您的ID卡。”
  “ID卡?”L裂开嘴,露出他亮白的牙齿。
  门童眨了眨眼睛,开始有些动摇。但很快,他还是镇定了下来,点点头,“是的,先生。


  “你妈妈告诉过你,耶稣是怎么死的吗?”克德将他的刺猬头凑到了门童的眼前,瞪大了

眼睛,直直地盯着门童。
  “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先生。”门童忍不住往后退了退。
  “噢,答对了。那么,宝贝儿你想死吗?”克德猛地拉开了自己的牛仔马甲,将里面一排

一排整齐挂在马甲上的新型炸弹暴露在了门童的眼前。顿时,门童被吓得目瞪口呆,他张大了

嘴巴,身体开始慢慢颤抖了起来。瞟了瞟L,他连忙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绿色的ID卡插入身后

的电子门密码锁内。只听噔一声,电子门打开了。握着门把,门童神色紧张地靠到了边上。
  “宝贝儿,我希望你在我出来之前都能保持这个姿势,没问题吗?”必须保证事情进行的

很隐蔽,一定不能打草惊蛇。所以,克德便威胁门童不能报警或是求救。
  门童听懂了克德话外的意思,他忙不迭地点头,“是的,先生。”
  
  克德笑了笑,便跟着L和亚伦走进了公寓。进入电梯,L站在门边,他的双手交叠搁于腹前

。克德靠在右角落,整个人软趴趴的,而亚伦则笔直地站在左角落。突然,电梯门开了,但并

不是L的目的地。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身材火辣,穿着牛仔热裤的**。她拥有健康的咖啡色皮肤,一见着电

梯里帅气的三人,她哇了一声,眯着眼睛**地一一扫过三人。
  瞬间,克德站直了身体,他大步跨到了女人的面前,夸张地赞叹道:“噢,上帝的惊喜。


  “你在说你吗?”**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她走进了电梯站到了L的身边。一偏头见着英

俊的L,**有些春心荡漾。挑挑眉头,她按下了二十五楼,然后她转向克德,“那是我家。”
  “我喜欢高楼层的公寓,那里,充满了刺激。”克德对着**挤眉弄眼的,渐起色心。熟

女咧开嘴笑了笑,不经意间她还动了动自己高傲的胸脯,而此时电梯开始慢慢地往上而去。
  
  


2

2、(2) ...


  
  “你要求停止M—24D战机的运送,这件事怕不是那么容易。”坐在狼皮椅上的梅代里克斯

双手交叉支着下巴,他看着眼前坐着的蒙特尔。感觉到了蒙特尔不悦,梅代里克斯挑了挑眉,

“当然,这也不是完全不行。不过,就最近跟L谈的那笔交易,能不能在程序方面做一些近代化

的修正呢?”
  “请让我请示一下L。”蒙特尔拿出电话,笑着对着梅代里克斯点点头。接通了电话,梅代

里克斯紧张地看着蒙特尔嗯嗯的回答着。很快,蒙特尔关掉了电话,咧开嘴对向梅代里克斯,

“没问题,梅代里克斯上校。”
  梅代里克斯大喜,立马点头,“好,我马上下令扣押M—24D战机。”话毕,梅代里克斯便

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下达命令去了。等他放下电话后,他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蒙

特尔,“这是C.K.克罗金的合约书。”
  接过合约书,蒙特尔扶了扶自己的金丝小眼镜,“这个嘛……”
  边说着,蒙特尔便撕掉了合约书。
  
  ********
  
  坐到了25层,L等人和**一同出了电梯。克德看着**打开了2503号房间时,忍不住大张

开嘴,“噢,上帝。”
  “刚才的电话是决定开始削价竞争了吗?”**打开了房门,勾着笑看向L。指了指屋内,

“我想你们应该是来找我,请进。”
  克德如何不能相信眼前这个身材火辣的**就是C.K.克罗金,恼羞地抓着脑袋,他跟着L

身后走了进去。随意地坐到了沙发上,CK坐到了L对面,翘起二郎腿,露出白色的大腿以及黑色

的**。
  “我原本以为KOF全是一些大胡子老人家,但现在看来,世界充满了惊喜。”CK换了一条腿

,又挤了挤自己的胸脯,直让克德的口水都要流了下来。
  “在我养牛的牧场里,你偷偷把羊放进来吃草,这不合规矩。”L开口了,他笔直地挺起后

背,目光如炬。
  “军火贩子难道不是一家人吗?”CK妩媚地笑了笑,话毕还不忘对克德抛了个媚眼。克德

身体一震,连忙转过身看向旁边。
  “你现在所做的和找死没有区别。”L虚起眼睛,死死地盯着CK。
  CK一听大笑了起来,“M—24D已经顺利到达了国内,KOF就算是业界的龙头老大,但也不可

能垄断。不如,我们好好地合作,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虽然我们贩卖的是这种钢铁的杀人武器,但是所谓的交易也不过是人与人之间讨价还价

罢了。你认为,梅代里克斯会放弃KOF选择你吗?”L站了起来,他优雅地理了自己的领带,颇

有些不屑地瞟向CK。
  CK身体一紧,她猛地站了起来,“你做了什么?”
  “打破了游戏规则的下场往往很惨痛。”L摇摇头,转身走出了公寓。紧跟着一直沉默的亚

伦站了起来,不知何时他的手上已经握住了一把小型手枪。CK刚一回头,砰一声,子弹便射穿

了CK的脑门中心,顿时血喷了出来。随即,亚伦将手枪揣好小跑跟上了L。
  一旁的克德看着正不停地吐着血的CK,眼中带有惋惜,“该死,多么美妙的生物啊。”
  耸了耸肩,克德从屁股后面掏出一瓶白干酒,然后将其全部倒在CK的身上。见此,CK惊恐

地瞪大了眼睛。克德对着CK飞了一个吻,接着将点开的打火机扔到了CK的身上。
  顿时,惨叫声响彻整个公寓。克德埋着头,从裤袋里摸出一根雪茄放到已成火人的CK身上

点燃,然后刁到唇上。插着裤袋,克德吊儿郎当地离开了公寓,走时,他还不忘体贴地关上了

公寓大门。
  
  坐到车子里,L拨通了乔什的电话,“真正的C.K.克罗金在哪里?”
  “什么?威尔森公寓里的不是C.K.克罗金?”乔什大吃一惊。
  “就目前看来,绝对不是。”L盯着前方横闯直撞的大块头,不悦地开口:“大块头,放慢

速度。”
  立马,大块头便踩下了刹车,再次启动,他已经把时速控制在了50码,和自行车同等的时

速上。打开窗户,L将胳膊搭在窗户边上,细长的手指有规律地敲着。
  “该死,狡猾的狐狸。放心,我会尽快查出他的藏身之所的。”乔什咒骂了一声,随即保

证道。
  “就目前的情况他都不打算出面,看起来,他会是一个棘手的对手。”L偏过头刚好撞见了

已经解开了牛仔马甲,并用牛仔马甲扇风的克德,立马L从怀里掏出手枪对着克德抓着马甲的手

便是一枪过去。
  砰一声,距离克德手指一毫米处的马甲开了个洞。克德大张着嘴,转过头看向L,当他见着

L警告的眼神,顿时偏偏头,将马甲拉好。转回脑袋,克德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嘴里却忍不住叨

念:“你知道吗?他绝对是一个怪物,该死,上帝怎么会创造这么一个怪物?”
  坐在克德旁边的亚伦闭上眼,没有理会克德。克德愤恨地捶了捶方向盘,撅着嘴,满脸的

不甘。
  
  刚挂掉乔什的电话,L还没来得放好电话,电话又响了起来。看了看屏幕,是Dont的联络人

迈克尔。接通电话,入耳得便是迈克尔焦急的声音,“L,你现在是在俄罗斯吗?”
  “没错。”
  “Dont运往哈萨克斯坦的军火出事了,总部需要你前往俄罗斯南方边境进行支援。”
  “五千万美金。”
  “噢,该死,你就不能不在这节骨眼上提钱吗?”
  “六千万美金。”
  “好好好,没问题,但是你必须马上去而且要保证军火完好无损。”
  要知道军火贩卖的利润向来是高于一切,六千万美金迈克尔都能不用请示就答应下来,L开

始对这批军火充满了好奇。没有回答,L关上电话,然后打向乔什,“接上蒙特尔,到南部边境

来。”
  “好的。”乔什立马应道。
  
  当过了大概四个小时后,L见到了已经等候多时的乔什和蒙特尔。走下车,L双手插进裤袋

里,昂着头看向乔什,“情况怎么样?”
  “非常不乐观。”乔什让开了路,顿时他身后火烟缭绕的森林露了出来。大面积地被火侵

蚀了,看样子,情况不是不乐观,而是很糟。乔什指着身后的火森林,“为了争夺石油管道,

这里可变成了了不得的战斗区域了。这是唯一通往哈萨克斯坦的路,军火运必须经过这里。”
  “目前双方有停火的意向吗?”L摸了摸额头,世界和平可不符合KOF的利益。但就目前的

利益而言,如果他们能暂时停火再好不过了。
  “非但没有,而且战势一触即发。”乔什挑了挑眉头,“所以,两方都急需武器投入战争

。Dont运送过来的军火目前正被订货军队的敌方扣押,事情就是这样,我们必须将军火从敌方

手中夺回,然后平安送到订货军队手中。”
  “军火价值呢?”L可以想象,这批军火价值应该不菲。
  “豪华至极,最新的KO—47导弹,888—D的导弹以及数百发暴力子弹。很难想象在哈萨克

斯坦国内竟然有军队有如此庞大的军备资金,而相比之下,另一方的装备就显得简陋多了。他

们主要的军火就是便宜、量多、功效强的小型地对空导弹,据调查他们已经没多少军备资金了

。”乔什一一汇报着自己的情报。
  “看样子,Dont的军火落入他们手中是很难让他们吐出来了。”克德顶着他红色的刺猬头

挤到乔什的前面,踮起脚看着下面的火海。突然,L伸手猛地推了一把克德,克德双手乱舞了一

把,踉跄了下,幸好最后还是站稳了。不满地转向L,克德瞪大了眼睛,深深的不满。
  L眨了眨眼睛,竟埋下头,转身朝着车子走去,“出发。”
  得令,乔什蒙特尔迅速坐上了车子。独留下克德扁着嘴一副愤恨的样子,跺着脚,克德最

后还是上了车,跟在了乔什的车后面。
  
  *****
  
  车子在崎岖的山路颠簸了很久,大概费了不少时间L等人才到达了扣押Dont军火的敌方据地

。刚停好车,三辆车外便围起了不少人。他们穿着绿色的军服,手里握着AK14,眼睛死死地注

意这车内的动向。仿佛L他们有什么妄动,他们立马便会开枪。但L他们不可能一直待在车里,

这和自寻死路没有差别,况且他们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了。如果冲突爆发,那么Dont的军火

就很难保全了。
  将燕尾服上的扣子扣好,L双手扶过自己的两鬓,露出饱满的额头。猛地,他打开了车门。

顿时,围在周围的军人紧张了起来,他们将枪提到了胸口。L摊开手示意他没有任何武器,站在

车身旁边,L开口了:“我是KOF的L,我要见你们的长官。”
  “KOF?”带头的一个强壮男人往前跨了一步,缩短了同L的距离。
  “是的。”L绅士地笑了笑,礼貌极了。
  带头的握着枪指向L身后的另两俩车,“那他们呢?”
  “我的手下。”L眯起眼睛,他的耐性有限。
  “你有什么证明?”带头猛地又枪对准L,质问道。
  L咧开嘴笑了起来,露出白白的牙齿。他将右手抬高,“砰”一个响亮的响指过后,身后的

克德等人迅速从车里跳了出来。克德顶着火红色的刺猬头冲到带头人的面前,他扯开自己的牛

仔马甲,取出一个手榴弹放到带头人面前,“你们这些家伙都给我站到一边去,妈的,安分点

。”
  带头人被克德一马甲的炸弹和手榴弹给吓呆了,他目瞪口呆地盯着克德。而这时,一个带

着军帽掩去自己长相的瘦高男人走了过来。他抬起将克德的手臂往下压去,克德忍不住大叫了

一声。抽回自己的胳膊,克德虚着眼盯着面前的人。
  “我是这个战区的将军,马克斯.赛奥特。”马克斯抬起自己的帽檐,顿时他那张五官轮

廓分明而深邃的脸出现在了L的面前。马克斯的身材伟岸,肤色古铜,应该是一个混血儿。他的

眼神幽暗深邃,显得狂野不拘,年轻的军官确实有高傲的本钱。
  “我是KOF的L。”L伸出右手礼貌地搁到了空中。
  马克斯挑高眉头将L上下打量了番,这才抬手握住了L的手,“久仰大名。”
  
  坐在密封的会议室里,确实要比在外面被一群人拿枪对着感觉好多了。L坐在马克斯的办公

桌对面,而KOF的其余人则齐齐挤在马克斯不算小的沙发上。
  “你们为何而来我们彼此都心知肚明,”马克斯首先打破了僵局,他把军帽脱下,那是一

种礼貌的举止。而这下,L发现,他真的很年轻。马克斯支起双臂抬着下巴,眼睛直直地盯着L

,“他们付了多少钱,我愿意给双倍。”
  马克斯的话让KOF的成员都愣了愣,据情报来看,马克斯的军队已经没有多少备用资金了。

难道说,他想等战争结束了再付账吗?众人刷地看向L,要知道,军火集团是庞大的军事机构和

企业的结合体,而作为领导的L可从来不是一个会赊账的人。
  “做生意讲得是诚信,如果马克斯将军需要KOF供给军火,当然没问题。但目前,你们手中

扣押的军火是Dont卖给萨卡的,你这样做已经坏了规矩了。”果然,L委婉地拒绝了马克斯。
  马克斯点点头,“军队是从杀人中赚钱的行业,而目前我要做的就是用武器来巩固军人,

竟可能地延长他们生存的时间。至于钱方面,只要你答应了,我可以立马付账。”
  听马克斯的话,L皱起了眉头。按理说乔什的情报很少会出错,但马克斯自信的样子却又不

像是夸口。在心中思量了一番,L抬起头看向马克斯,“我很抱歉,这件事我帮不上马克斯将军

。军火已经事先卖给了萨卡将军,那么这批军火就已经是他的而不是L的。所以,我无权处置这

批军火,而马克斯将军也一样。”
  “我们是军队,你要拿走我手中的军火则无非是要我们死。L,我听说你是个聪明的人,但

现在你所做的是在和我的军队为敌。”马克斯站了起来,他的双手撑在桌子上,气势嚣张地看

着L。
  L眨了眨眼皮,没有动静,倒是身后的克德憋不住他的火爆脾气,猛地站了起来,“该死,

你在放什么狗屁?”
  “闭嘴。”L转过头警告地看向克德,立马,克德收声跨下肩膀坐回了沙发上。只是,在最

后他还不忘送马克斯一个中指。
  L抬高眼皮看向马克斯,笑而不语。马克斯蠕了蠕腮帮子,再次开口:“我的军队上千人,

和我为敌,你们绝无胜算。”
  “我是一个生意人,我和军火接触的时间比你握枪的时间还长。我们大家都清楚,没有军

火的军队还就像是没有四肢的人。如果你今天硬要和我对着干,我可以保证,世界上再也没有

军火商会供给军火给你的军队。”L也站了起来,他面对这马克斯,两人的目光如雷电般对击着


  “你在威胁我?”马克斯眯起了眼睛,那里面透着危险。
  “不,我是在给将军提建议罢了。当然,是善意的。”L勾起嘴角,伸手指着马克斯身后的

墙上挂着的照片,“我和他们每一个人都做过交易,我只是一个生意人。”
  话毕,L转身便向门口去了。而坐在沙发上众人见状也纷纷起身,跟着L而去。就在L的手搭

在门把上时,马克斯出声,“L。”
  
  


3

3、(3) ...


  
  “一方是火力强大的萨卡将军,一方是有野心且背景奇怪的马克斯将军,这场石油争夺战

已经演变成了慢性化的灰色战争。这里接下来毫无疑问会成为军火商们喜欢的可以无止境贩卖

军火的沼泽,不过,我对这种细水长流的生意不感兴趣。”L看着刻有Dont标志的军火运送车慢

慢地开向另一战地,放下望眼镜对着身旁的乔什说道。
  “我就奇怪了,你竟然会拒绝马克斯的交易。”乔什抱起双臂了然地点点头。
  转过身体,看着身后或蹲或站的同伙,L高举右手比了个六,“六千万美金。”
  “噢,上帝,这可是我加入KOF最轻松的活了。”克德跳了起来,他兴奋地大叫着。
  克德旁边靠在车身上的蒙特尔扶了扶自己的金丝眼镜,笑了起来,“迈克尔难得大方一回

。”
  L拍拍手,宣布道:“伙计们,接下来我们要重回纽约了。”
  “噢,我可爱的悍妞们,小爷要回来了。”克德是最兴奋的,他握着拳头不停地挥舞着。
  蒙特尔对着乔什挑了挑眉,眼神复杂而意欲不明。亚伦回到了车内,他紧紧地抱着自己的

枪。大块头则仍是面无表情地坐在驾驶室,每一个人的心情都不一样。重回纽约,也就是重返

Dont。已经无拘无束惯了的KOF,难免有些抵触,尽管表面一切如常。
  
  ********
  
  刚下飞机,在VIP通道的出口,L便见着等候多时的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司机是一个黑人

,新面孔。L虚着眼打量了一番,在确定了黑人司机胸口上标牌是真的之后,他才挥手让身后的

成员上车。最后一个上车的L坐到了早为他留好的位置,而其余五人则挤成一团。
  翘起二郎腿,L一点也不觉得不自在,对面的沙发上是五个身材伟岸的男人,而L却独享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