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大嫂+番外 作者:雅寐【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4-07 作者|标签:甜文 穿越时空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文案

在这个年代,一夫一妻,婚姻自由。所谓的自由,就是x_ing别……不限。“嫁”给病弱的美人老公霍子宸,对着老公的六个熊弟弟,叶修表示,不听话,就打到听话为止!还有,房外,他给霍子宸面子,房内,他才是老大!

“什么叫长嫂如母?我是你妈还管教不了你?”

“爱的教育?那是什么?不认识!说,你们爱不爱大嫂?”

小弟们颤颤巍巍:“爱……”/(ㄒoㄒ)/~~

“大声点!”(╰_╯)#

“爱!”QAQ

主CP:叶修VS霍子宸 1V1

副CP若干

扫雷:全攻文;尽量日更,但不保证;有副CP;HE,爽文(对叶修来说),基本无虐;不喜别拍,请绕道

爆娇霸道高智商攻(含温柔属x_ing?)VS病弱腹黑温柔受(含凉薄基因……)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修,霍子宸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家里的JQ

  

  叶修从学校回到家里,随手把单肩包扔在沙发上,走向厨房觅食。

  

  还没有走进厨房,已经听到里面传来男人的粗喘声和女人低弱的呻-吟声。显然,有一对狗男女趁他不在,躲在厨房偷-情。

  

  叶修木着脸,脚步不停走了进去。无视趴在流水台上,已经脱了裤子的瞬间僵硬的j-ian-夫- y- ín -妇,他淡定地拉开冰箱,拿出矿泉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然后问:“妈,有吃的吗?”

  

  “……微波炉里……”好半晌,羞愧得仿佛要哭出来的柔美嗓音,声如蚊呐。

  

  然后是男人嘶了一下的呼痛声。

  

  叶修听而不闻,打开微波炉,拿出用玻璃碟盛着的蜜汁j-i翅,大摇大摆走出厨房。

  

  “……都是你!人家都说不要了,你还来……被小修看到了,他一定生气了……”

  

  “嘘!嘘!别哭、别哭……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嘶……别捏,别捏……下次我一定避开你的宝贝儿子……”

  

  “……还有下次?!”

  

  “……”

  

  叶修扔下手里的骨头,解决了所有蜜汁j-i翅,空虚的胃总算得到抚慰。吃饱喝足,他的脸色就没有那么难看了。

  

  趴在厨房门口,偷偷观察儿子脸色的叶母徐芸见状,终于鼓起勇气走出来。她的身后,已经穿戴整齐的男人廖国栋戴上银框眼镜,从窃玉偷香的j-ian-夫变回斯文儒雅的衣冠禽兽,啊,不,学者。他看着徐芸,一脸无奈与宠溺。

  

  “小修,你……你回来啦?”徐芸期期艾艾说着废话,像个被训导主任抓住做坏事的学生一样,红着脸乖乖站在叶修面前。

  

  叶修早已经习惯他妈的脾x_ing,若不是被带坏了,给她十个胆都不敢做出这种事。没有为难她,叶修点点头,淡淡说:“坐。”

  

  徐芸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坐在叶修身侧的沙发上,正襟危坐,还体贴地递上纸巾:“小修,擦手。”

  

  廖国栋脸皮比较厚。徐芸坐下,他也挨着她坐下,还伸手拉住徐芸的手。

  

  “没叫你坐。”叶修接过纸巾擦手,冷酷地哼了一声。虽然徐芸的头发和衣服已经整理好,但她水润的眼睛,艳红色的唇,还有脖子锁骨上被人故意留下的吻-痕,都无声又嚣张地昭告着她刚被人狠狠疼爱过。

  

  没有男人看到自己罩着的“女人”被这样侵犯会无动于衷,即使这件事真算起来还是叶修一手促成的。

  

  叶修看着廖国栋的眼神,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

  

  “有什么关系呢?迟早都是一家人,不用那么客气。”廖国栋温文地扶扶眼睛,说。

  

  叶修没有笑意翘起唇,叫了一声:“妈。”

  

  徐芸怯怯地推了廖国栋一下:“阿栋,小修没叫你坐……”

  

  廖国栋的镇定从容微裂:“阿芸,他是你儿子……”不是你债主。

  

  徐芸眼巴巴看着他,可怜兮兮的。

  

  廖国栋最招架不住她这个小眼神。尤其目前为止他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分,要等着叶修点头才能扶正。抹抹脸,廖国栋能屈能伸地站起来。想不到他堂堂一个博士生导师会有这一天……

  

  “小修,你栋叔都听话了,你不要生气。”徐芸半是讨好半时邀功地看着儿子。

  

  “嗯。”叶修威严地点头,挑衅地看了廖国栋一眼。

  

  廖国栋在心里默念清心咒。他才不会被这崽子的眼神激怒而做出有辱斯文的事……绝不是因为他打不过他!

  

  叶修回来了,没有开口留廖国栋吃晚饭。对儿子言听计从的徐芸就真的没有准备廖国栋的那一份。

  

  如果眼神可以s_h_è 箭,叶修已经被廖国栋万箭穿心了。

  

  叶修对廖国栋的怨念不屑一顾,对他的态度和用完就丢没什么区别。

  

  徐芸是个天真单纯,思想传统,又死心眼的大家闺秀,出身良好,身具Z国传统女x_ing的所有美德。可惜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这种脾x_ing只会令她吃亏无数,尤其当她视之为天的“丈夫”是个禽-兽的时候。

  

  徐芸的“丈夫”,叶修的生父叫叶启。之所以在丈夫两字上加双引号,是因为叶启和徐芸没有正式结婚。

  

  徐家是书香世家,几代以来都是学者教授。到徐芸这一代,徐芸的父母出了意外早逝,徐芸的祖父只有徐芸父亲一个独子,骤闻噩耗差点跟着去了。好歹还记挂着孤苦无依的徐芸,硬撑了几年,把她托付给至交好友的孙子叶启。当时徐芸只有十八岁,还有两年才成年能结婚。两家举行了文定,徐芸祖父就过世了。

  

  在叶家的帮忙下处理好祖父的丧事,徐芸已经把自己当成叶启的妻子了。叶启的母亲以徐芸要为她的祖父守孝为由,没有让她住进叶家大宅,而是让叶启在外面找了一个小宅安置徐芸。徐芸十分单纯,柔顺遵从了。但直到她二十岁那年生下叶修,叶启依然没有和她结婚,她也一直住在小宅里,没有再去过叶家大宅。

  

  任凭徐芸再天真,也察觉到事情不对劲了。忍了又忍,最终还是问了叶启。叶启的回答是他即将迎娶门当户对的谭家小姐,要她听话、安分。

  

  徐芸祖父和叶启的祖父确实是至交,但当家作主的却是叶启的父母。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他们不能接受一个无法带来任何助力又软弱无能的孤女作为独子的妻子。只是碍于叶启祖父的固执,以及当时叶启对徐芸的热情,暂时妥协而已。

  

  叶启一开始是喜欢徐芸的。少女时期的徐芸美丽温柔,是同辈男孩子的梦中情人。叶启和其他男孩子一样,费尽心思追求过她。可是徐芸的父母对她管得严,看不上他们这些愣头青,对叶启的感观也不太好。越求而不得,就越想得到,这是人的劣根x_ing。遇到挫折,叶启越挫越勇,最终还是如了愿,让徐芸成为他的。

  

  只是发热的脑袋一冷却,现实问题就清晰起来。对事业雄心勃勃的叶启同样清楚徐芸绝不是一个做妻子的好人选,即使她已经为他生了一个儿子。

  

  而徐芸的单纯柔顺很好利用。叶启软硬兼施哄了她一顿,徐芸泣不成声却只能让步。她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女人,离了叶启根本无法养活自己和孩子。徐芸祖父留给孙女儿的一笔钱,早被徐芸提出来给了叶启,还有一笔是给徐芸的子女的,却要等孩子满二十岁才能动用,监护权还在叶家人手里。徐家最值钱的一批古董和画作,还握在叶家人手里。因为徐芸什么都不懂又一心信任叶家人,最终把自己逼到角落。

  

  十岁之前的叶修y-in郁沉默,像一只窝在y-in暗的角落发霉的黑色大蘑菇。在学校被欺负得从三楼坠下,差点一命呜呼后,叶修依然沉默,x_ing格却一点点变了。以前徐芸还能柔柔地说上一两句,之后就惟儿子的命令是从了,连叶启都得靠边站。

  

  这可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要知道即使被欺负到这种地步,徐芸对叶启的感情还是极深,非常盲目地准备逆来顺受、从一而终,老老实实地待在小宅,等待叶启偶尔的“临幸”。平时叶启说东,她不会往西,还一直东下去,撞墙了也不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