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之家 作者:吃素(上)【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4-24 作者|标签:

  文案

  好好先生与任x_ing先生的恋爱故事。

  迷恋女式睡裙和内衣而偷偷穿在身上的男人,带着见不得人的小秘密,在见不得人的小房间,做点见不得人的小事情……?

  雷预警:矫情、神经质受。

上部

第1章 任x_ing先生-1

  真的要这样做吗?

  他握着钥匙的手微微发抖,心跳如擂鼓。

  没关系,还有思考的时间。在那男人来之前还有两个小时,如果害怕,只要在这之前逃掉就好了。

  害怕?怕什么?应该说,该做的全都做过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可是,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你的人生就完了。

  不会的,他看起来嘴巴很严。况且,他又不知道你的身份……就算,就算真的传出去又怎么样……?

  那就完蛋了!

  你至今为止的人生就全都完蛋了!

  你的家人、你的同事、你的朋友会像垃圾一样看着你!

  你再也没脸活在这世上了!

  他把已经c-h-a进锁孔的钥匙又拔出来,紧紧握在手心里,扎得他掌心很痛。

  清醒一点吧,你早就是垃圾了——从十几年前捡起那件衣服开始,你就已经变成垃圾了,现在才来害怕有什么用?

  不然为什么会有这个房间的存在,不然你为什么会站在这里,不然你为什么拿着钥匙?

  会跟你见面的那个人,跟你也没什么区别,垃圾对垃圾而已。

  大不了,大家一起被丢进垃圾堆啊。

  那……学长呢?学长会不会很失望,你明明答应他了不会再做这种事情。如果他知道了,也许会跟你绝交的!

  大概在门前犹豫的时间太久了,走廊里经过人对他投来疑问的视线。他故作镇定地像刚刚才找到钥匙一般,打开门进去了。

  这是一间普通的,不大不小的一居室。东南朝向,装修简单,收拾得很干净;家具、生活用品一应俱全。门口的鞋子按照室内和室外来摆放鞋尖的朝向;浴室里一尘不染,毛巾的颜色是以用途来区分的;厨房的料理台上,常用和不常用的调味料分别放在不同的架子上。

  明明是垃圾之家,他想。

  不是啊,只有你一个人是垃圾——他想起未曾谋面的那个同路人曾经这样说过:像我们这样的人,是唯一会污染环境的东西。别人只要洗洗手、洗个澡就干净了,只有我们是从里到外洗不干净的垃圾。

  他换上拖鞋,把自己的皮鞋摆正。

  学长……不会知道的。

  等到他再一次站在学长面前,他一定就把垃圾的这部分扔掉了。

  所以现在就暂且当个垃圾吧,正视你是一个垃圾的事实,面对它,解决它,马上你就会发现你可以抛弃它了!

  然后做个人,做个真正的,堂堂正正的人!

  他脱掉外套,走到卧室里面去。深吸一口气,打开了衣柜。

  是啊,趁现在,你就当个愉快的垃圾吧。

  邮件发出去不到十分钟,他听见远远地一声巨响,来自跟他遥遥相对的另一个办公室:那是销售部主管陈自明的摔门声。

  “任x_ing!你他妈什么意思?”

  从壁垒分明的办公区的这一头跑到那一头,陈自明冲进他办公室指着他的鼻子吼。

  “字面上的意思,你要是不认字,回去找你们语文老师。”

  头都没抬,他继续翻看那份简报:方向不对、逻辑不对,洋洋洒洒三十几页都不知道写的什么鬼。他直接拉到下面回复发件人:

  Jessie:

  这种东西就不要给我看了。

  回完邮件,陈自明已经从“你他妈不如回去找你们数学老师”骂到了“你数学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

  “你有这个时间跟我吵,干嘛不去想想办法完成业绩。”

  陈自明气笑了,“你倒是有脸跟我说业绩,那些数字是个什么概念你知道吗?你懂吗?你怎么不来做一天销售试试!”

  “你觉得你干不了,那换人。”

  “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陈自明双手撑在他桌子上,看来是克制了半天没跟他动手:“你除了背后给我捅刀你还会干什么?你们市场部除了会大把大把花钱还他妈能干什么?我们销售辛苦赚钱是为了养你们这些废物吗?”

  陈自明不懂,凭什么市场部就要压销售部一头,凭什么销售部的业绩目标要市场部来定,凭什么“任x_ing”这个屁都不懂的空降兵要来当市场部的头儿?

  “我要捅你,从来不用背后捅。市场部花钱,是给你们机会赚钱,到底谁养谁麻烦你搞清楚。”

  陈自明凑近了看他,冷笑道:“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呐?”

  “不要玩啦,回家找妈妈吧任x_ing小朋友!”

  发泄完一通怒气,陈自明摔门而出。就冲他这个脾气和手劲儿,两个办公室的门撑不过年底就得换。

  面无表情地躺回到椅背上,他把眼镜摘下来扣在桌面上,疲惫地揉着眉心,轻轻吐一口气。

  他比谁都清楚自己人缘不好。

  空降兵本来就不招人喜欢,x_ing格毫不亲切又过于严苛,话不多却刻薄到一句就能得罪一片。背地里大家都叫他“Really任x_ing”——他当然不叫任x_ing,英文名也不是Really而是Railey。

  这花名还是源自于陈自明,公开表明他的策略方向“已经脱离专业不专业的概念,根本就像小孩瞎胡闹,你要星星我他妈还得给你摘星星啊?Really任x_ing!”

  从此以后,每到下季度目标调整,销售部员工之间就会流传一句调侃:

  “一颗星星算什么,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by Mr真任x_ing”

  一度有搞不清状况的实习生在邮件里恭恭敬敬地写:“Really任”,成为公司当年最著名的笑柄。

  任x_ing又怎么样,出色的人,就有资格任x_ing啊。

  手机在桌子上振动,屏幕上出现今天的日程提醒。他怔怔地看了一会儿,滑开屏幕翻出一条消息。

  对方答应他的要求了。

  所以他今天会有一个很重要的约会,一个或者能让他忘记所有不愉快的美妙约会。

  容印之已经洗完澡、换好衣服,时间差不多了。

  打开音响,挑几首自己喜欢的曲子,让轻缓的音乐在房间里流淌。冰箱里还有点材料,做个佐酒小菜应该足够。仔细地洗净、切好、码在玻璃碗里,接着开始调酱汁。

  只有在做这些琐碎事情的时候,他才真的能忘记紧张。

  下一秒,他就被刺耳的门铃声吓得差点儿跳起来。手一抖,不小心放多了盐。

  那个门铃应该修一修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走到玄关去打开门栓,低低地说了一句“进来吧”。看都没多看一眼对方,就返回到厨房去。

  来人似乎在玄关处磨蹭了一会儿才换上拖鞋,踏、踏、踏地走进来。脚步沉稳地穿过客厅,经过唯一的卧室、卫生间,最后停留在厨房门外。

  “在做什么?”

  容印之轻轻吐出一口气,“小菜,一会儿就好……”

  男人靠近了一些,站在他身后,两手把他睡袍腰间的带子解开了,柔滑的衣襟在容印之身前敞开着。

  他在里面穿了一件漂亮的吊带真丝睡裙,藏蓝色,衬得他皮肤很白;裙边点缀着精致的蕾丝,长度刚好遮住臀部往下一点。

  不管怎么看,都应该是穿在女x_ing身上的那种柔美又x_ing感的款式,胸口部分因此而显得空荡荡,腰部线条却又过于平滑了。

  “等一会儿,马上就……呜……”

  男人从后面用手指勾着衣领,把睡袍慢慢扯开,让他露出一大片脖颈和脊背来。睡裙的吊带在雪白的脊背上交叉着,延伸到被睡袍遮住的部分。

  温热的嘴唇贴上他的后颈,紧接着整个身体都贴上来,双臂搂住了他的腰。

  “嗯。”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来。

  还带着些许冷意的手掌却依然顺着大腿往上,抚摸着他的腰际。

  干吗不听人说话啊。

  容印之往后靠进那个胸膛里面去,闭上了眼睛。

第2章 垃圾

  来人身上还带着秋日的凉气。

  可他手掌经过的地方,却变得越发滚烫。

  容印之身材已经算是高挑,但男人还是能把他整个搂在怀里。个头整整比他高出一截、宽出一圈儿。强壮的手臂圈着他的腰,不算用力,却有点强硬。

  男人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只是抱着。像一个下班回家后,先来厨房跟忙碌的妻子亲昵的丈夫。

  鼻尖和嘴唇在皮肤上轻轻地触碰,温热的鼻息从他耳后潮s-hi的头发里,一直向下延伸到肩膀、脊背,留下温柔的亲吻。

  然后反复。

  在腰侧附近徘徊的手,缓慢地抚摸,仿佛在感受裙下的肌肤。带着欲望,却又不觉得色情,偶尔带起来一截裙摆,又会体贴地放回去。

  他的心跳还是很快。却不是紧张,而是止不住地心荡神驰。

  “什么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