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让爷抱一个 by 墨川【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4-04 作者|标签:墨川


来,让爷抱一个
手机又又又一次想起,李卓扬终于放下耳机接起了电话。
“喂?在呢。”站起来,手撑在腰后伸展了下`身体,对自己手感很好的腰肌很满意。
“刚看电影呢。”抬起杯子来喝了口水,暗自计算按今天的天气空气湿度运动量还有吃过的东西还应该喝多少水。
“这你都能忘,我服了你了。”转头看了眼舍友桌上的一包表演服装,顺便评估一下他几天没擦桌子了。
“行行行,来了来了。”评估完毕的李卓扬同学决定去洗一下手,并且要求舍友回来后赶快清理个人空间卫生。
“离表演还早着呢。”在洗手台仔细的冲干净手,并顺便在镜子里审视了下自己的发型有没有被耳机压瘪,皮肤含水量是否充足,有没有泛油光。
“恩恩恩,来了。请吃饭啊,拜。”打开衣柜,从一摞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里选出要穿的polo衫,牛仔裤和黑色棉袜。挂了电话后,换掉了今天宅在宿舍穿得运动裤和T恤,拖鞋换成板鞋,装好手机钥匙钱包,嚼了了两粒木糖醇,阳台再次检视个人形象,顺便看了眼天气,关好窗户,决定带上蓝色格纹的,折的整整齐齐,伞套一丝皱纹都没有的雨伞,开门走出了宿舍,反锁门。
5秒后,又把门锁打开,开门拿起那包服装,关门,锁门,走了。
15秒后,门锁又一次打开,李卓扬回来把自己电脑关掉,所有插头拔掉,再审视一遍宿舍,确定没有什么遗忘的了。不禁对自己今天如此粗心感到头疼,想抬手捏捏眉心,想起这只手刚刚提了那个袋子,又放下,再次关门,锁门,走了。

各位看官来猜猜看咱们李卓扬同学是什么星座,没错,就是闷骚又龟毛的处`女座,还是个宅男。只不过是给要在毕业晚会上表演的舍友送服装,也要保持最佳形象出现。
他在学校很低调,不参加任何社团活动,在学校除了上课一大半时间都宅在宿舍里。大三了,所谓校园风云人物他一个不认识,顶多名字听来有点耳熟,当然也不知道其实自己也是其中一员。毕竟在这样的理工科院校,干净清爽有品位,处事低调有礼貌,学习成绩还超好的男生也不是那么多的。
李卓扬不看动漫不玩游戏,偶尔看看电影听听音乐,宅的时间都在看什么耶鲁大学开放课程,哈佛大学开放课程,人力资源管理,心理学,经济学,管理学,计算机等等一堆课程,问题在于,这些都不是李卓扬的专业课程。他的专业是水利水电,用老师的话说,就是以后守水电站的。不培养点兴趣,多学点东西,锻炼锻炼耐心,怎么可能做得了那么枯燥的工作,以后转行都不行。虽然这兴趣是特别了点……考研什么的,对于这个结业都能拿到offer的专业,有必要吗?再说,这专业是老爸给填的,他没有信心能为我国的水利水电事业奋斗终生。就这样,李卓扬在舍友佩服和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看懂的目光中在大学度过了3年,低调的相当高调。

言归正传,这是大三下学期,昨天刚刚期末考试完,李卓扬明天的飞机走,今天是大四的毕业晚会。李卓扬那个爱表演的舍友居然在两周的考试时间排出了一个节目参加今天的毕业晚会表演,又忘记带服装。宿舍里其他人就跑完了,只能让整天宅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李卓扬帮忙带过来。刚好也快到吃饭时间了,否则他还真不是那么好请的。
走到大礼堂,李卓扬去后台找到舍友把服装丢给他,谢绝了他提供的工作餐,拿走了他的饭卡打算去比较干净那个食堂打份饭带回去继续宅。不过,吃饭之前,李卓扬打算先找个水管洗洗手,从手指搓动中的细微颗粒感来看,那个袋子实在是灰了点。

刚转身要走,李卓扬就被一根狗绳绊了个趔趄。狗绳的一头是一只明显有点过于亢奋的小哈士奇,另一头是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主持打扮的男生。后面还有个女孩子,从男生手中接过绳子,连忙向李卓扬道歉:“你没事吧,不好意思啊。灰灰,回来,乖。”李卓扬随口回道:“没事。”那只叫灰灰的哈士奇听到主人的呼唤,又兴奋的往回冲,途中似乎又对李卓扬感了兴趣,抬腿就想往李卓扬身上扒。那女孩子绳子一拽,小哈士奇被拉停了脚步,又转头向主人冲去。那个男生立刻一个大跳跳开了,防止被狗扑到。安抚好了亢奋的宠物,那个女孩子拿起了一条毛巾,使劲忘那男生身上抽,边抽边说:“陈凡,我家,灰灰,好像,很,喜欢你,弄得,你,礼服,上,都是,狗毛,我,继续,来,给你,拍掉。”抽的力气好像很大,陈凡怪叫着挨着拍打,脸上却笑的一脸灿烂。后台有些暗,门外透进来的一片明亮刚好都照在他身上。李卓扬觉得自己似乎被这笑容闪到了。
去食堂买了饭,犹豫了一会,还是在食堂吃完了,走向了大礼堂。
‘嗯,这毕业晚会我还是有点想看的,而且饭卡也要还他的。’李卓扬这么对自己说。
--------------------
哇咔咔咔咔我又挖新坑了~
应该不会很短小吧,当然也长不到哪里去就是了。
灵感来源于前两天见的一个水利水电专业的朋友,跟我说以后他们的工作就是守水电站,两人一班,一个月后同班那个人就能把你从2岁到现在的糗事说一遍之类的。
于是我脑补了,我yy了。。。
直男同学,不好意思了哦~不过,你也看不到这里对吧。^ ^
那啥,关于专业之类的东西,我不太了解。专业的菇凉轻拍哈~


李卓扬去买了薄荷水,口香糖还有纸巾才进了礼堂,找了个视线好的中间位置,用纸巾擦了座椅坐下,开始嚼口香糖。演职人员都还在准备,李卓扬眼神不知觉的就开始搜寻那个穿黑色燕尾服的身影。李凡正在舞台边化妆,脸被涂了一层白乎乎的没涂匀的粉底,另外还有一个女生用胶带纸沾他身上的狗毛。就见他紧闭眼睛化妆,嘴还是咧的大大的笑着的,李卓扬一个不小心就盯着人家看了。
那只小哈士奇突然从礼堂中门冲进来,狗绳在身后飘荡却没有主人牵着,之前给陈凡拍狗毛的女生随后冲了进来追自己的狗。李卓扬正坐在中门的走廊边,因为嘴里嚼着口香糖,动着,狗狗显然认为他有好吃的,一个大跳跳到李卓扬身上,两只爪子扒在他两肩,粘糊糊的口水舔了他一脸,狗毛粘了一身。狗主人随后赶到,抱下了自己到处惹祸的狗狗。
“同学对不起啊,我没拉好他,”那女孩一边防止怀里的狗狗舔自己,一边拉着狗爪子和李卓扬道歉,“灰灰,转过来,跟哥哥道歉。”
“没事没事。”跟女孩子和狗发脾气还有什么风度。李卓扬大度的原谅了她们。还好自己买了水和纸巾,纸巾沾水开始擦脸上的口水。身上的狗毛就实在没有办法了。
那女孩突然认出李卓扬就是之前差点被自家狗绊倒的人,连忙再次道歉:“同学实在不好意思,灰灰今天弄到你两次了,来前面我让她们给你沾掉狗毛,行吗?”
李卓扬也觉得自己身上的狗毛不弄下来不行,就跟着去了舞台前面。陈凡身上的狗毛总算弄干净了,胶带纸被女孩拿过来继续沾李卓扬身上的狗毛。
陈凡大咧咧的拍着李卓扬肩说:“同学咱们同病相怜啊。”然后被化妆的女孩把头掰回去,开始画眼线。
第一次听到陈凡好好的说话,李卓扬觉得他声音其实蛮好听的,干净有磁性,就像广告里经常出现的磁性男声。只是配上那张咧的那么大的笑脸有点奇怪。
陈凡闭了一会儿眼睛突然叫起来:“我想起来了你是李卓扬对吧?”
李卓扬抬头:“你认识我?”
陈凡又咧嘴笑了开:“你是我们专业的名人呢,而且大一你来报道的时候是我接待的你,你忘了?”
李卓扬仔细又仔细的辨认了陈凡正在化妆的脸,真的有点眼熟,道:“我很出名吗?我怎么会出名?”
给陈凡化妆的女生接话了:“学习超棒,穿着永远干净有品,还超低调,下了课就找不到人了,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暗恋你呢。”
李卓扬又低头,“怎么会呢?”然后开始研究自己身上的狗毛。

李卓扬做回原来的座位看完了整场晚会。别看陈凡台下大大咧咧的一人,在台上主持的时候还是很正经的,超有范。就算被台下的大四同学起哄也绷着脸不笑场。只是某次陈凡出场的时候被李卓扬看到了台后探出来的小狗头,看起来差点要跟出来了。李卓扬很不厚道的笑了出来,开始想象那只狗是怎么大闹后台的。从身边同学的讨论,李卓扬知道了陈凡算是这一届的风云人物,校广播台的主席,各个大小晚会必会出现的主持人。李卓扬难得看一次学校里的晚会,已经是陈凡自己的毕业晚会,最后一次在学校主持了
舍友表演完了回观众席休息,看到了李卓扬就一把逮住了。难得一次李卓扬没有回去宅,明天他就要回去了,正好拉着一起去喝庆功酒。

晚会完了,李卓扬被舍友抓着和演职人员一起走向了学校旁边订好位的餐馆。一群演职人员不是没吃饭就是吃饭太早,还是赶着时间扒了几口,进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闷头吃饭。李卓扬自己是吃过晚饭的,现在就慢慢的吃几口菜。
没一会儿,都吃饱了,酒上来了,氛围立马热闹起来。学妹学弟给即将离开学校学长学姐敬酒的,红着眼睛跟同桌敬酒告别的学长学姐,趁机表白的,起哄的,灌酒的,后面还有几个嚎出来的学长,抱团哭在一起的学姐。李卓扬今天才真正确定自己还是有点名气的,因为他已经被好几个学长学姐学妹学弟敬了,虽然他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怎么认识他的,但总不好拂了人家面子。后面氛围越来越伤感,李卓扬有点受不了了,打算去卫生间擦把脸然后偷溜,反正后面剩下的都是大四的了。

刚走出隔间,李卓扬就被陈凡堵住了。陈凡脸微红着,慵懒的微笑着看着他。李卓扬第一次看到陈凡这样的笑容,不禁有些脸红。
笑了几秒,陈凡突然蹦出句:“卓扬,来,让爷抱一个。”
李卓扬立马一头黑线,原来这人是喝醉了。
李卓扬正在研究怎么走出去,陈凡踉跄着步子就要往李卓扬身上扑。李卓扬自己也有点点晕,立马伸出手抵着陈凡胸口不让他扑过来。陈凡大概是喝的有点高,被这么一推,重心不稳,又要向边上倒。李卓扬赶快把抵着的手换成扶在陈凡肩上,陈凡见状,往前一扑,报了个满怀。李卓扬这回囧了,赶快扶着肩要把陈凡拉开。无奈陈凡是真的醉了,一抱住就把整个重心放到李卓扬身上死扒着,李卓扬头晕着也拉不开。正在李卓扬手忙脚乱的要把人拉出卫生间的时候,陈凡突然说了一句:“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李卓扬想也没想的就接了:“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陈凡突然把赖在人家肩膀上的头抬起来,看着李卓扬:“真聪明,来,爷亲一个。”呜啊一口亲在了李卓扬额头上。李卓扬这回呆了。
陈凡又问:“戴维宁定理是讲什么的?”
李卓扬还呆着,迷惑的看着陈凡。陈凡突然性`感的低声一笑。
“答不出来,我就要吻你了哦。”
说完就要低头吻李卓扬的嘴。突然陈凡被一股大力拉开,李卓扬清醒过来。另一个学长样子的男生拉着陈凡的后领把人拉开。“我就说怎么半天不出来,学弟没吓到你吧,陈凡喝醉了就这个样。”说完就拖着陈凡后领把他拉出去了。

李卓扬一个人在卫生间里,觉得全身热烘烘的,不知道是刚才被抱了满怀的余温,还是喝醉了。看看镜子里自己通红的脸,洗了洗手,用水泼了脸,李卓扬开溜回宿舍。
-----------------------------

一年后,李卓扬顺利的得到一份工作。在省内新建的一个水电站工作,虽然有点远,但工作条件不错,气候环境也很好。因为李卓扬成绩很好,所以单位承诺他在水电站工作一年就能回来,是做技术还是行政随他选。
做了一个月的岗前培训后,李卓扬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就跟交通车去了水电站。
水电站条件不错,生活区很安静,离工作区也进,有一栋公寓,里面有活动室,每个人房间都有联网,一个多用运动场,站上配了一辆越野车,方便他们需要的时候出去买东西,有一对老夫妇专门帮他们做饭吃,也有专车3天来一次给他们送水果蔬菜肉。
轮班是上15天休10天,每天3班人,每班2个人上8小时,总共有5班人,也有对应的10个人5班保安负责周边安全。

李卓扬去了自己房间,很干净,明显才打扫过,窗户朝阳,窗外就是水库。有空调也有暖气,冬天夏天都好待,李卓扬相当满意。正在打扫卫生呢,房门被敲开了。
“李卓扬?真的是你?你也来这里工作了?”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凡。也不等李卓扬请他进去,陈凡自己就走进了李卓扬的房间。
“陈凡…学长?”李卓扬打量着这个明显黑了成熟了的男人,从更加深刻的五官上辨认出了当年那个轻薄他的陈凡。
“都不在学校了叫什么学长,就叫我陈凡吧,从今天开始,我俩就是同事了。当时拿到你的调函我就在想是不是你,原来真的是你。以后我和你一班,我带你。”说罢伸出了手要和李卓扬握手。还是那样的咧嘴笑,白花花的牙齿在黑皮肤的反衬下更显的白的刺眼。
“那今后就请你多多关照校友了。”李卓扬微笑着伸出手去握住拿深色的大掌,心想,我终于逮到你了,有些帐得和你算一算。
门窗都开着,不算和煦的湖风穿堂而过,带着湖边和室内打扫过卫生的微微湿气。

一年前,回到宿舍的李卓扬匆忙的洗漱后缩进了被窝,调好了闹钟。明明已经微醺了,却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大脑清醒无比。被陈凡抱住,被温暖湿润带着酒气的嘴唇亲吻了额头,越靠越近的脸和拂过脸庞的温暖气息,还有差一点就要贴合的嘴唇。现在回想起来,让李卓扬不由得头脑发烧心跳过速。睡眠质量在饮食作息调节下一直很好的李卓扬同学难得的失眠了。
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早起收拾东西奔赴机场的李卓扬都一直在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按李卓扬遇到问题的一贯解决方式,他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居然不是洗澡,而是立刻连上网查阅资料。在家休整一天后,第二天李卓扬就背上自己的电脑,笔记本去了市图书馆,第三天去了省图书馆。在查阅了图书馆的一堆书籍,翻遍了网上找得到的所有可能的资料,李卓扬发现自己可能也许大概maybe是传说中的同性恋。
再小心翼翼的参加通过初中高中同学聚会,对自己和男性女性的交往方式做了论证实验后,李卓扬再次确定自己很有可能是同性恋。
最后下了一堆苍老师松岛老师小泽老师的作品来看发现自己连呼吸都没有变快,看Brent的片子却很可耻的有了生理反应。李卓扬这次真的确定自己是同性恋。
于是李卓扬开始探索原因。自己家庭健全和睦,并没有缺父爱母爱之类的。在这之前,李卓扬并没有觉得自己对待男生和女生有什么不同,大多都是浅显的交情,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也有,2个男生2个女生而已,比例也没有什么不对。只不过在大学自己一般都宅在宿舍里,和男生交流的多一些,李卓扬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这一次,都是因为陈凡。如果没有他的拥抱亲吻,他就不会意识到自己性向,甚至自己性向的改变就是因为他!如果没有这一次的发现,李卓扬的计划是毕业3年后攒够买房的钱,和一个温柔美丽的女子交往结婚,结婚一年后开始戒烟戒酒调理身体准备要孩子,男孩女孩的名字他都已经开始准备了。李卓扬之后的人生计划几乎全被把一个拥抱一个吻打乱了。
李卓扬默念着陈凡的名字,打开了学校的主页,找到了陈凡的就业单位。

一年后,出柜了,做好一切准备的李卓扬拒绝了其他单位伸出的橄榄枝,毅然选择了当时陈凡就业的单位,想方设法的让自己被分到陈凡所在的水电站,幸运之神还是眷顾他的,他居然和陈凡分到了同一个班。
“陈凡,准备为这一切负责吧。”李卓扬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低声说到。

------------------------------------
明天实习,可能不回家,所以,这是明天的份……
额呵呵呵呵,希望大家喜欢,遁走

-------------------------------------------------------------------
当天下午开了一个新同事的见面会,交接了工作。水电站新建的,很先进,只要没故障没大雨,基本没他们什么事,只要盯住监视器就行了,就连实时数据都是电脑记录。李卓阳和陈凡的第一个班是中班,就是下午4点到晚上12点这段时间。
开完了会,李卓扬回屋拿了个包,套上工作服,就跟着陈凡去了值班室。值班室很干净,有饮水机也有空调,椅子很舒服,很适合宅着。简单的交接班之后,两人就在监视器前坐定了。陈凡开始啰啰嗦嗦的介绍值班室里的设备啊在这里上班的历史之类的。
“你看那个监视器,今年年初换的,当时谁都安不上,我对着说明书15分钟就装好了。”李卓扬从包里掏出了毛巾,开始擦桌子。
“湖边那里看见没,等讯期过了,水位降下来那里会有个浅滩,到时候我带你去那里抓鱼。”李卓扬抬起陈凡搭在桌子上的胳膊,擦干净了陈凡那一块。
“这电话打内线很方便,三位数就可以拨回公寓那边,有经济情况你看电话下面那张电话单打就行了。”李卓扬起来洗手洗抹布,给自己倒茶。

“你看那里……”
“陈凡,你为什么不叫我名字?”李卓扬泡好花茶,抬着杯子吹了一口,抬头看陈凡,湿热的水汽把他的脸蒸的红红的,水水的。
“嗯?我不知道要叫你什么?”陈凡收回视线,看了李卓扬一眼,又去研究他的花茶。
“喝醉的时候叫我卓扬不是叫的挺顺溜吗?”李卓扬放下杯子,戏谑的笑着。
“诶?”
“以后叫我卓扬。”
“卓扬,好,以后我叫你卓扬。”

“陈凡,你的声音没有以前好听了。”李卓扬看着监视器,头也不回的对陈凡说。
“现在偶尔会抽烟,嗓子肯定没有以前好了。”陈凡从上衣口袋掏出了烟和打火机,放在桌面上。
“把烟戒了吧,对身体不好,我也不喜欢闻烟味。”李卓扬把烟和打火机收起来放到自己的包里。
“好。咦?”陈凡也盯着监视器,突然把头转过来看李卓扬。
“陈凡,我喜欢你以前的声音。”李卓扬也转过头,看着陈凡。
“好,我戒烟。但你总得给我点时间吧。给我留一点,回去我吧公寓里的都给你。”陈凡被李卓扬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就扑上去抢李卓扬放在座位另一侧的包,全身都扑在了李卓扬身上。
李卓扬看着身上这整个扑上来的大狗似的男人,挠了挠他的头发,轻轻的笑了出来。
陈凡脸有点红,从包里找出了自己的烟,但半天找不到打火机,又不好总趴在李卓扬身上,只好直起身。
李卓扬从自己裤子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说:“这个我保管,今晚让你抽2支,要经过我批准。我给你泡茶,明目的。”说着又把打火机揣回裤包里,端起陈凡装满凉矿泉水的杯子,兑了点在自己杯子里,出去把冷水倒了。刚好饮水机的水又开了,李卓扬帮他泡上花茶,就算只用水杯泡也很讲究的洗茶醒茶。两个人杯子里的花香飘了满屋。
“你继续给我讲讲你在这儿的事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天也渐渐夜了。6点左右同事上来给他们送了饭,两人就边吃边聊。两人是校友,虽然李卓扬在校时不太关注学生活动,两人也有不少共同的话题和语言,好像还对陈凡在学校里的事有点感兴趣。一晚上下来,陈凡也知道了李卓扬喜欢去菜干净放油少的二食堂打饭,基本不挑食,但很注意每天荤素营养搭配,喜欢尝试各个品牌各种口味的木糖醇,在宿舍喜欢喝茶,无论绿茶红茶花草茶,在外买水的话一般都只买薄荷水等等生活小细节。
就这样到了11点,李卓扬之前的作息一直很规律,11点那肯定是已经上床了。还有点不习惯这样的班,李卓扬开始犯困。披上外衣,往陈凡那边挪一点,再挪一点,穿着短袖的两个胳膊捱到了一块。李卓扬头一沉,睡了过去。
还在讲述自己第一次主持的时候的糗事的陈凡突然感觉到胳膊边一暖,回头发现李卓扬已经睡着了。把外衣再给他拉上来一点,陈凡安静的看着监视器。

同事来接班的时候,陈凡已经写好了交班日志。带着迷迷糊糊的李卓扬往回走的时候,陈凡突然想到今晚自己一根烟都没有抽。晚上没犯烟瘾,现在想起来的又有点想抽。回头看李卓扬还有点没睡醒的样子,就把手伸进他的裤兜,想找打火机。李卓扬突然惊醒,打了那只还在裤兜里的贼手一下。夏季制服的裤子很凉快,裤兜和大腿只隔着薄薄一层布。陈凡的手掌被整个拍在了李卓扬充满弹性的大腿肌肉上,后者这才彻底清醒。
李卓扬把陈凡的手拉出来,掏出打火机递给他。“睡前就这一支,记得刷牙。”
看着陈凡点了一支烟,李卓扬又把打火机拿回来,“回去把你的存烟都交给我保管,我先走了,闻不惯烟味。”说完匆匆的往前快步走了。
陈凡在后面边抽烟,看到前方李卓扬因为走的太快而飞的翘起来的额发,忽然就笑出声了,然后被烟呛到,咳了半天。
-------------------------------------------------------------------

李卓扬回屋换下了工作服,就去陈凡门口守着了。陈凡打开门,就见李卓扬穿着一身米色的休闲短衣短裤,笑吟吟的看着他,说:“烟呢?没收。”
把人让进门,陈凡就乖乖的去自己柜子里找烟了。李卓扬一点不客气的就坐到陈凡床上了,打量着陈凡屋子。陈凡宿舍里收拾的在男人里还算干净,当然,肯定没有李卓扬自己的干净。李卓扬看着陈凡撅着屁`股从柜子里找烟,拎起陈凡的枕巾闻了一下,没有头油味汗味烟味,颜色正常,李卓扬满意的笑了笑。
陈凡从柜子里掏出一条烟来,李卓扬抬手夺过:“上十五天班带这么多?还有没?”
挠挠脑袋,陈凡犹豫了一会儿,又从书桌抽屉里拿出几包:“就这么点了,没了。”
李卓扬满意于陈凡的诚实,抱着几包烟就走了。

陈凡边刷牙边想自己怎么那么听话,他一说就把烟全找出来了。后来又想,李卓扬是为自己好,还说喜欢自己以前的声音,又高兴了。
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陈凡叼着牙刷含糊不清的接起来:“喂?”
“陈凡,我浴室里的热水打不开,你来帮我看看行吗?这里东西我不熟。”李卓扬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颤颤巍巍的。
“卓扬啊,等着,就来。”
陈凡挂了电话漱了口就去了李卓扬房间。李卓扬住在走廊尽头,和陈凡隔着3,4个屋,几步路就到了。房间门虚掩着,进去发现里面没开灯,明亮的月光从没拉窗帘的窗户洒进来。浴室的门半开着,再走一步就发现那个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毛巾的人正在来来回回的倒腾水管。
小心的把龙头拉到热水那边,再小心的一抬,猛地跳开,再伸只手试探水温,发现还是凉的,只好把水关了。全身都是湿淋淋的,看来之前淋了好几次冷水澡了。陈凡好笑的看着李卓扬的动作,走了进去。
李卓扬看见陈凡进来了,有点委屈的指着水管:“我试了好多遍了,它就是不出热水,淋了我一身冷水了。”
陈凡转头看李卓扬,走进了看才发现白`皙的皮肤上全是鸡皮疙瘩。“你先擦擦冷水,我来给你看。”
试了半天,检查了水阀才发现,浴室里的热水阀没打开。这间屋子之前住的那个人走的时候把水阀都关上了。大概今天带他来那个人只帮他开了冷水阀,忘记开热水阀了。教了李卓扬开水阀,帮他放了水管里的死水,放出热水来。李卓扬说了谢谢就直冲到热水流下洗澡,看来之前是冷到了。
陈凡走出浴室,突然想到应该提醒他以后值完班走的时候要记得关水阀,现在又不好进浴室告诉他,就只能待在屋子里了。
椅背上挂着今天换下来的衣服,连内裤都搭在上面。床上放着叠的整整齐齐的睡衣,上面还是一条内裤。陈凡研究了一下不知道做哪里合适,最后只能站在窗前欣赏夜色。
听到身后浴室门开了,陈凡转头去看,只看到正在合上的门和门里那个赤条条的人正在不好意思的看着他笑。几秒后,门再次打开,李卓扬围着条毛巾出来了。
“刚刚不好意思啊,我实在有点冷了。”李卓扬边说边拿起内裤套上,把毛巾扯下来去了浴室里。
陈凡看着李卓扬换上内裤,白`皙的皮肤在月光下亮得有点刺眼。突然想起正事:“刚刚忘记告诉你,以后走的时候记得要把水阀关掉,否则10天后回来管子就锈了。”
“你留着就为了告诉我这个?我还以为你要把烟偷走,做贼似的灯也不开。”李卓扬从浴室里拿了把梳子出来梳着头,调笑的看着陈凡,把书桌上的台灯打开。
灯一开陈凡才看出来李卓扬身上的内裤是浅灰色的,贴身的剪裁柔软的贴服着圆翘的臀`部。意识到自己盯着人家哪里看,陈凡赶快把目光转向窗外装作看风景:“没有,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
李卓扬注意到了,转身给陈凡看,摸着自己的后腰说:“我这内裤不错吧,回头我带你去买。”
“呃,好。刚刚你不是淋冷水了吗,快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头发擦干就赶快去睡,今天晚了我回去睡了,晚安,有事找我就行了。”陈凡说罢就匆忙走出了房门。
李卓扬看着那个匆匆出门还是小心温柔的帮他带上门的陈凡,耳朵后面,是红了吧?
“晚安。”李卓扬心情很好的笑着对合上的门说。
6
李卓扬很早就醒了过来,有点迷糊的起床去卫生间防水。拉开窗帘,天蒙蒙亮,远处的天上铺满了美丽的红色早霞。拉起窗帘,李卓扬又倒下睡了会儿。
陈凡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拉开窗帘,发现l李卓扬在楼下晒床单被套被子。洗漱完下楼去吃了早点,李卓扬就不知道哪儿去了。
不用说,这人又宅着去了。
直到午饭时间李卓扬才出现,吃完午饭在活动室里坐了一会儿,去外面把被子收了抱上楼,床单这些继续晒着,回去继续宅。
陈凡自觉身为学长不能再让李卓扬这样宅下去了,上楼把正在看电影的李卓扬拖了下来。
“来我带你参观一下附近。”陈凡拖着人手腕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