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之家 作者:吃素(下)【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4-07 作者|标签:

第35章 我不是垃圾

  跟学长吃过饭之后,容印之马上就回复“温柔的风景”,答应了他的邀请。

  他想:我有同类的,我不是孤独的,总会有人理解我的。

  确切地说,是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是孤独的,他要踏进有跟他一样秘密的圈子里去——哪怕,是去求一份同病相怜。

  地址在一个很隐秘的小酒吧,是风景自己经营的,平日是普通的静吧。藏在网吧和饭店中间的一道楼梯里,走上二楼才能看到个写着“今日休息”的小铁门。提供换衣间和储物柜,容印之去的时候,七八个人差不多都到齐了。

  “温柔的风景”是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人如其名,x_ing子也温温柔柔的。戴着夸张的艳色假发,浓重的妆容,穿着紧身连衣裙和黑丝、高跟鞋,细声细气地夸容印之年轻又长得好,都不用上粉底和遮瑕。

  “‘红印’你真有气质~你看我胖成这样,年纪大了减都减不下去~”

  “红印”是容印之的论坛ID。

  拉着他挨个介绍给其他“姐妹”——“老子最美”竟然也在,还是那么不屑一顾,翻着白眼四处泼冷水。

  不怪乎他ID那么嚣张,完全没化妆,本人真的很漂亮。而且据风景说,他根本没换衣服,直接穿着色彩鲜艳的连身裙涂着指甲油来的。

  看出容印之不太喜欢跟陌生人说话,风景就端给他一点果酒和零食,跟他坐在一边单聊。跟他讲什么时候进论坛的、为什么想办这样的聚会、自己的心路历程。

  虽然有点啰嗦,但很诚恳。

  容印之想,学长,这个心理医生恐怕比你的更可靠呢。

  风景不会问他问题,把自己的事讲完了,就挨个把在场的其他人简单介绍一遍,当然用的都是假名,有几个在论坛上容印之还有点印象。

  “‘最美’为什么也在?”容印之问。

  风景微微一笑,“奇怪吧?其实他可有人气了,私下里好多姐妹对他也很好奇,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样生活的人……怎么说呢……”

  他把假发掩到耳后,很有女人味的动作。

  “就是觉得如果他来了,会给大家一点勇气吧。”说完他就沉默了。

  他是异x_ing恋,有过一次婚姻,但被妻子发现女装癖以后忍受不了离婚了。

  逐渐长大的女儿反倒开始理解他,经常帮他在网上买化妆品,说“不管如何你都是我最崇拜的爸爸”。

  他说,这是我一直坚持到现在、也想要为同样困扰的大家做点什么的动力。

  然后指指长卷发和浓密的假睫毛,有点得意地说:你看,这就是我女儿给我买的。

  为大家做点什么。

  该说他善良,还是伟大?容印之想。我明明连自己都顾不过来,为什么你却还能想着别人呢?

  因为你有爱着你的人,我没有啊。

  容印之被自己内心的酸涩和y-in暗吓了一跳。

  他转头看向“老子最美”,那人也不怎么讲话,坐在那个小圈子边上听着别人叽叽喳喳,一脸无聊,好像连吐槽都懒得吐。

  发觉容印之在看他,挑衅似的跟他昂了下下巴。风景跟对方摆了下手,小声说“‘最美’消停点吧”。

  “老子最美”撇撇嘴,把头扭过去了。

  “你不要怪他,他嘴巴坏,人不坏的。有自己的设计工作室,还给其他姐妹介绍过工作呢。”

  所以他平时真的穿成那样上班?

  “对啊,厉害吧!哎呀反正他们搞艺术的都有点奇怪啦~”风景嘻嘻地笑起来:“还有更厉害的,有个小孩子才二十岁,家人跟女友都知道他穿女装,很开明诶!”

  真好。

  真幸福。

  真幸运。

  为什么他们能那么幸运?

  为什么我没有生在那样的家庭?

  不,那是特例,一定有更多人像我一样不幸运。

  一定。

  “论坛上‘最美’一直跟你对着干,你一点都不生气?”容印之追问。

  “温柔的风景”包容地笑一笑,“你们都比我小那么多呢,生什么气啊~再说,本来像我们这样的人活着就挺累的,互相包容点呗。”

  容印之不做声了。

  风景招呼大家坐一起谈谈近况,让容印之也坐在旁边听着。

  “我老婆差点发现我穿她的裙子,吓死我了!”

  “现在伪娘那么流行,我要是再年轻个十几岁多好啊。”

  “我媳妇可能有了~哎呀我开心死了,说不定以后忙着照顾孩子就没时间想打扮的事儿了。”

  “你媳妇是不是知道了啊?”

  “应该是知道了,不过她装作不知道,怕我尴尬,反正我俩……那方面还挺好的,哈哈哈哈!”

  “所以有了嘛!”

  大家跟着一起笑起来,气氛无比轻松。

  好奇怪啊。

  这太奇怪了。

  为什么你们都看起来那么开心?

  你们不困扰吗?你们没有跟我一样过得辛苦吗?

  容印之攥紧了他的披肩,他没有在任何一个人的脸上找到他想看到的表情。

  “看到大家都一点点好起来真是太好了。我还是那句话:这个癖好吧,能得到理解最好,得不到也注意别伤害他人、然后保护自己。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开始的,大家也都慢慢在生活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不再因为这个影响到正常的生活和交流,我觉得这就很好了。”

  风景看向容印之:“你说是吧‘红印’?”

  容印之愣了一愣,在众人的目光下机械地点点头:“啊,是啊。”

  他听见“老子最美”一声嗤笑。

  他在针对我!

  容印之咬紧牙关,绷紧了面容。风景赶紧搅热气氛,叫大家尝尝他新进的红茶和茶点。容印之不想喝茶,就歪在卡座里,点了一支烟,听他们欢快地聊天,交流易装心得。

  他们的笑声仿佛越来越遥远,把他远远地推开了。“老子最美”跟他一样,沉默地坐在另一边喝酒抽烟,冷淡,疏离。

  不对啊,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到底有哪里错了?

  容印之心中愈发焦躁,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孤独感更加强烈了。

  他无意识地把陆擎森的手机一会儿按亮,一会儿按灭——那里面跟以前一样,只有一个号码了。打开通讯录编辑页,一直盯着“删除”,犹豫着要不要按下去。

  “干嘛删呀!”

  猝不及防地,手机被人抢走了。“老子最美”不知道什么时候摸过来的:“是不是你说的那个男人?你不要给我啊!”

  “还给我!”容印之低声说,他不想跟他起冲突。

  “老子最美”不说话,举着手机带着冷笑把他从头到家打量了一番,吐出个烟圈来:“知道我为什么来吗?因为你。”

  容印之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我就想看看你这个一边秀一边装可怜的小婊子长什么样儿。”

  “我有得罪过你吗?”

  “有!”“老子最美”理直气壮地说:“你的存在就得罪我了!最烦你这种无病呻吟的林黛玉,全世界就你最可怜似的,我看着就烦!”

  “你这么找茬有意思吗?”

  “有啊,不找茬我活不下去!”

  容印之觉得自己遇上了个无赖,不想跟他多说话:“手机给我。”

  “老子最美”一脸坏笑着慢慢后退,按下了拨通键。

  “还给我!”容印之站起来一声大喝,把其他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风景立刻走过来:“怎么了,‘最美’你干嘛了?”

  几声忙音之后,容印之清晰地听见陆擎森低沉的声音说:“印之?”

  他的呼吸都要停滞了。

  看着他说不出话又不敢说话的模样,“老子最美”很开心地笑起来,“印之?哪个印哪个之啊?”

  陆擎森似乎听出了不对,语气冷下去:“你是谁,为什么会拿着他的电话?”

  “老子最美”嘻嘻一笑:“你猜啊?”

  “‘最美’你别闹!快还给人家!”风景压低了声音,靠过去要帮容印之抢回来。

  “老子最美”却越来越兴奋似的,直接对着电话讲:“他不要你,我要你啊!我跟你讲啊他在论坛上把你的事都说了!”

  容印之脑子里弦一下子就崩断了。

  抓起茶几上镇酒的冰桶,连水带冰泼在了“老子最美”头上,连他附近的人都没能幸免。

  一阵尖叫之后是仿佛连呼吸都听不见的寂静,接着是“老子最美”的一声“cao”。

  手机被直接丢到了地上,风景和其他人把要扑过去揍他的“老子最美”死死抱住,一边叫他“红印你们都冷静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