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情敌 by 水仙已上鲤鱼去【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4-05 作者|标签:

我出道七年,不温不火。二流明星路途出奇平淡。

然而娱乐圈滋养八卦,最喜欢的莫过无事生非。

八卦之王,绯闻中心,知**消息令人惴惴不安而又欲罢不能。

湮没在喧嚣头条之后,小八卦闪着鬼祟的光芒:我的头号情敌,他爱上了我。

**************************************

我敲开方如晦房门,看到熙熙攘攘的男女老幼均是正装,人人挤在镜前窃窃私语,气氛十分喧腾。

身着宝蓝紧身细腰礼服裙的美妮姐一把将我抓过去,说:化妆!造型!就等你了!

我伸着手臂抬着脸面对冲上来的化妆师和造型:好像我家就是云城,但我竟然有一个月都没进过家门!

方如晦身姿挺拔站在旁边,不忘给我脑筋急转弯:四位顶级大牌同时出现现场,只有两间化妆间,怎么办?谁该第一个谁该最后一个?

我张口结舌。他得意回答:全都关掉。

我怒目注视他。

他颔首微笑:不错,今晚就是这个情况。

所以大家才挤成一团。

☆、第一章

  
  娱乐圈滋养八卦,最喜欢的莫过无事生非。
  
  新晋小天王萧安在Q娱乐风尚影响节目上,面目深沉的表达爱妻之意:我爱她。她若是要我的命,那便拿去好了。下了节目便因家暴出警,被相熟小报逮个正着,深夜警徽陪衬,墨镜遮面挡不住灰头土脸。
  
  美妮姐三更半夜被拉去出差,回到公司亦是灰头土脸:说那么多次!说那么多次也不听!打老婆没种!这次闹更大,将三岁孩子揍到鼻青脸肿给妈妈看!这种人该凌迟!
  
  三楼走廊聚集大批员工,更有化妆师与经纪人噪杂吵闹,大老板令王牌经纪人召开记者会平息众怒,人人都在明处暗处放消息。
  
  我放下手中剧本,将糖水递到她面前。
  她将怒火洒向我身上:带你出道这些年,也不见你有多大出息,熬到如今上这种二流节目,与形象无任何补益。你看看萧安,今夜事件后更是红到发紫!
  她看着我摇头:阿斗!阿斗!
  
  我笑一笑。美妮姐喝一口润润嗓子,方欲张嘴,萧安助理推开化妆室门。
  
  目前炙手可热的主角彬彬有礼,笑容温婉:美妮姐,还要麻烦你帮我改通告,真是太过意不去。
  
  美妮姐手段高超,萧安这场发布会危机公关十分成功。现场有媒体咄咄逼人,女记者连番追问,更毫不客气指出他**成性,有心理障碍应该看医生,萧安面带诚恳点头承认,并保证自己将妻女放在至高位置,绝不会有半点动手倾向,这一切只是误伤。
  
  他美丽温柔的妻子亦出场力撑自家老公,细数他认真顾家,所有财产都在她名下的事实,然而女记者竟然涉及人身攻击,讲她有斯德哥尔摩症候,不顾孩子安危,也应当看医生时,遭全场大哗。
  
  镁光灯疯狂闪烁,现场情势异常混乱,保安进来将人带走,萧安紧紧拥住哭泣不已的妻子,在镜头前字句铿锵:我若做错事我自会承认,但你不能这样伤害她。她是我的妻子,她和孩子是我的全部,我要你道歉,不然我定会追究到底!
  
  我站在电视屏幕前静静看了半晌。
  
  挽救一个人形象跌到低谷的最好办法,是再找一波心理预期更低的人,痛斥他或者大肆辱骂,方能瞬间转移焦点,置之死地而后生。
  
  兵行险招,美妮姐果然是将才。
  
  美妮姐上下打量他衣衫,点头道:perfect,得体大方。新闻稿一早交给Angela他们,你们先回去,明天再有一场发布会就能搞定。
  
  手上提满名牌纸袋的助理随他身后招摇而去。美妮姐脸色倏然冷峻,啐道:才红几年就嚣张到如此地步,若不是背后蔡董撑腰,看谁买他帐!
  
  转过头又扫视一番,叹息道:电视台给何美娜单人化妆间,到底是自家人的面子。
  果然背后不能说人是非,何美娜几乎是一脚踹门蹦进来,身后经纪人,她大哥何临安满嘴咆哮,听着劲爆异常,字字句句直指家门私事。
  
  我赶紧的抱了通稿,左手拎着保温桶,躲出门外。
  
  我出道七年,不温不火。
  
  娱乐圈新旧换代赛过光年,当初同期新人灰飞烟灭,亦有出挑者早早蹿红,被公司各种合约榨取剩余价值。或者转去做电影,做DJ,剩下如我还在唱歌的,已然不多。
  
  唱片卖不动,盗版狂横,各路老板恨不得干掉MP3的始作俑者。
  
  我拎着保温桶转到公司另个艺人antony的化妆间。到底二三线艺人不在财大气粗的电视台眼中,小小杂物间草草隔断,成了我的栖息之地。
  
  至于安童,向来艳帜常飘不骄不馁,想必又有新阔太殷勤提携。
  


☆、第二章

  
  赫连名扬正在antony的化妆间哎哟叫唤。
  
  他所处的另间公司与我签约的经纪人恰是死对头。据说细数起来是另一番江湖风景。
  
  我笑着拿手中文稿戳他:赫连天后,我方才上楼,看见你的粉丝集体穿黑西装,十分上镜。
  
  赫连捏着肿胀的脚踝,挤眉弄眼,休得再提!纳姨出的这个馊主意。我最近负面新闻很多,人气不够,公司就雇了这些粉丝来撑场面。
  
  那何必集体穿黑?光天化日,又不是黑社会的营业时间。
  
  赫连平日黑超遮面,公司严令他扮冷冰冰,他于是拉下与媒体相对时的经典面孔:无可奉告。有事公司会发通告。
  旋即抹一把面:哎呀做死了!他们认为搞一把我与廖五爷的**,可以助我涨人气,于是搞个大场面,我上楼时被人群拥挤,吓到脚踝都崴了!
  
  廖五爷是城中大佬,暴发户起身。爱好男女不忌。前日某女星挺大肚开发布会,梨花雨落,神情凄楚,告他始乱终弃。
  
  这种事一般都花钱摆平,然而廖五爷犯了傻,有许多看不惯或者看不起的人背后兴风作浪,令他在媒体面前风度尽失狼狈不堪。
  
  我俩挤坐在小小化妆间,他伸手忽的摸一把我的脸,笑道:廖五爷一身杀气。我喜欢你这般长相,不如你与我同进同出,咱三个可以玩一把threesome如何?
  
  我愕然,将他手拧到身后,半个身子压倒他胸前,凶狠道:你敢!廖五爷明明是我的!我的!
  
  门开了。
  
  故事中的男主角领带歪斜,脸上红晕,喷着酒气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