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平遗憾+番外——落尽浮华【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4-04 作者|标签:落尽浮华

文案:

沈飞这辈子认识了三个男人,但因为种种外因,他们都不得不分开,

一次次地失去,一次次被欺骗,他爱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

他们也同样爱着他,但是却无法在一起,

最后该怎样,才能填平这个遗憾,或许,永远都无法不留下遗憾。

此文有NP嫌疑,有兄弟乱伦,家庭纷争占主流,偏激,各位大大请三思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不伦之恋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飞,沈羽 ┃ 配角:孟潜盛,鹰玫,袁辅

01.婚礼?

镁灯灿烂,杯杯影交错,流光溢彩…….没错,这里是个酒会,我是这里众多宾客中的一人。如果要说到格格不入的话,大概就是,这是场盛大的婚宴,而我,是新郎的前情夫。

我躲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酒,这里的人我认识的不多,我不过是个刚辞了职的无业游民,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全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扯出一个冷笑,我跟了他五年,直到现在才发现,我一来一直没有走进过他的世界,我甚至连他的身份是什么都不清楚,还真是讽刺啊。

镁光下那个男人依旧意气风发,穿了件黑色的合身西装,显得更加沉稳英俊。他的臂弯挽着一个同样耀眼的女子,可谓郎才女貌。

回过神来,我才发现我的视线一直追寻着那个男人。我摇摇开始不清醒的头脑。

是该结束了……

我从身旁的酒桌上拿起一杯红色的液体,面带微笑地向那个男人走过去。

他转身看到我的那刻是吃惊的,但很快就被他掩饰住了。

“阿飞,你怎么来了?”他语气平淡地问道。

“怎么?孟总不欢迎吗?”我勾起嘴角。

“潜盛,这位是……”美丽动人的新娘子看着我问男人。

“孟夫人,你好,我是孟总的校友。”我向她大方一笑,自我介绍道。

“你好,十分感谢你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新娘报以甜美的微笑。

“彤丽,你先去那边招待别人,我跟他聊几句。”孟潜盛对新娘说道。

“嗯,你们慢聊。”她不疑有他,持着酒杯走开了。

看着女人走远,我看向男人:“这样真的好吗?不陪新娘子,反倒来陪我这个不速之客。”

孟潜盛不回答,只是凝视了我许久,他开口:“我不知道你会来。”

“我们好歹也相处了五年,像这样的大事,不来,说不过去吧?”我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对他笑道。

“对不起,阿飞。”

“孟总这样大的身份,不必跟我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道歉吧。”

“阿飞……”男人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不用担心什么,我明天就会离开这里。”我冷冷地打断他的话。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耐烦地看了看时间,对他说道:“不好意思,我要走了。”

这时,新娘子走回来了挽上孟潜盛的手臂:“这么快就要走了,不多坐一会儿吗?”

“我还有点事。”我换上一副笑脸,“祝你们百年好合。”

“谢谢。”新娘子幸福地笑道。

走出让人窒息的大厅,我扯下领带,脱下身上的西装,沿着大街向未知的方向走着。入秋的风吹在我脸上,将酒劲吹上了脸。

我转身走进一家夜店。

往里面扫了一眼,全场都是男人,大概是来找床伴的吧。

我解开衬衫的三个扣子,随意的往吧台走去。

“一杯冰镇伏加特。”

“好的,请稍等。”年轻的调酒师看了我几眼,将酒端了上来。

我连续给自己灌了三杯,正要喝第四杯时,有人坐到我身边来了。

我用眼角瞄了对方一眼,是个优质的钻石王老五。

一只手指修长的手覆上我的杯子,男人用性感的声音问道:“怎么,心情不好?是跟男朋友吵架了,还是分手了?”

我笑了,搂了一把男人的腰,手感不错,也很结实。

从他手中拿过杯子,将里面的酒一口饮尽,然后趴在他肩上,用被酒气熏得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们去开房吧。”

说实话,我并没有一夜情的经验,这么长时间来也只有过一个固定的床伴,今天会这么莫名其妙地跟别人去开房,大概是因为心里不平衡吧。

男人是个调情的楚中翘,可惜我没有兴趣去应付,三两下就带他滚到了床上。

他压了下来,不停地吻着我,在他舌头要撬开我的牙关时,我推开了他,开始扯他的衣服。

“还真是心急啊。”他低低地笑道,也开始解我的衣服。

我趁他一个分心,猛地起身将他压在了身下。

“你……”他有些错愕地看着我。

我不管他,坐在他胯上就开始解自己的衣服裤子,时不时蹭蹭他裤子里包着的东西。

他眯着眼看我:“原来你喜欢这种体位啊。”

我扒下他的裤子,用手抚了几下他的分身,然后也不做任何准备,就对准它坐了下去。

男人吃痛地皱眉,用手抬起我的臀部:“先做准备……宝贝……太紧了,进不去啊。”

我狠下心重重地坐下去,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顺着交接的地方流了下来。没给时间去适应,我就开始上下摆动着腰,忍着火辣辣的痛感,借着酒精的麻醉,越来越疯狂。

水声,击打声,喘息声,交织回响在这安静的房间里,格外真实……

我闭上眼睛将头向后仰着,感受着这种自欺欺人的充实感,将身下的人当成别人……

“……盛,你是我的……”迷迷糊糊中,我喃喃的说道。

一股热液喷出,我满足地叹了一声,倒头便睡了过去。

直到清晨,我才缓缓地醒过来,接着发现身边躺着的男人。

后面的裂痛提醒我昨晚发生的事情。我坐起来,揉揉因宿醉和低血糖而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便拿起床边的衣服穿上。

看了看还在睡觉的男人,想着要不要跟他说一声,但想想这毕竟是你情我愿的一夜情,而且分开后遇上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我今天就要离开这里了,说再见什么的也太矫情了点。

收拾好自己,再看一下没落下什么东西后便关门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