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卫生包子(生子)下+番外——瑰屿【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4-05 作者|标签:瑰屿

第三十一章:谷唯京

失了二人踪迹,那些药人全部返回,那白衣人看着地上浑身是血的影七,恨恨地啐出一口。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雨声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变得异常清晰,十七就这么大睁着双眼看着邢北溟不甚清晰的脸,直到邢北溟足下点了崖下一棵枯树做缓冲,两人平安落地。

邢北溟依然两手横抱着他,低头看他大睁的双眼:“真傻,眼睛不痛吗?”

十七答非所问:“主子,七哥他们不会有事吧?”

邢北溟沉默了一会,找了个避雨的地方把人放下,搭了搭他的脉,无奈看不出什么,只得询问:“除了伤口,还有哪里不舒服?肚子痛不痛?”

十七摇头,原先让他腿软的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身上这些伤,以前再重的也受过,现在倒不算什么了。

邢北溟懒得去考证他话里的真实性,直接上手。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什么形状的都有,最严重的是肩膀上被手插的洞,还不排除药人身上带毒的血液,简直糟糕透顶!不痛的原因估计是被毒液麻痹了吧,邢北溟伸掌抵住十七的后背,月冥神功在他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顺便输了点内力给他。

过程中十七被毒麻痹的神经终于迟钝地起了反应,伤口激痛得让他攥紧了拳头,却硬是没发出一丝声音……

邢北溟接住十七有些脱力的身子,又耗费起内力为两人烘干了衣物,这下雨的初冬天气,冷得不只一星半点,十七按住邢北溟的手,“主子,别耗费内力了,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再追上来。”

邢北溟却早已烘干了衣物收回了内力,却没拉开盖在自己手上不属于自己的略显冰凉的手,而是反握在掌中,十七一颤,挣扎了一下,却被更用力的握住,“别动,这点内力本堡主还不放在眼里,这崖不低,还有雾,他们应该会惜命,放心。”

放心,怎么会放心?

“先睡一觉,明天早上就会有消息了。”邢北溟手盖住十七双眼,就算看不到,也知道这双眼睛里肯定是满满的担忧。被使力按靠在邢北溟怀中,感受到的是温暖的气息,但十七知道,因为月冥神功的关系,主子的身体一向都是凉凉的,又在为自己耗费内力了……十七这样想着,却陷入了深深的昏迷里。

失去意识前,似乎听到那人的轻语,“不会有事的,放心。”

运功使自己的身体保持温热的状态,邢北溟没有一丝犹豫,抬头望向绵密的雨线,原本透露出些许柔情的双眸瞬间转变,有的只是狠厉与无情的冰冷,血魔宫,既然先下了战书,那么我邢北溟自当奉陪到底!

十七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古典雕花的床顶和同色系的床帐,身下是绵软的被褥,这是哪里?十七猛地坐起来,却在听到外室说话的声音时放松下来,是主子的声音。

影十跪在邢北溟面前,头压得低低的,“……属下失职,请主子降罪!”

邢北溟摇头,“起来说话,你奉本堡主的命令前来蜀川打点,哪里来的失职?你收到消息就赶来,快马加鞭不过三个时辰,救主心切,何来的罪责?下去吧,尽快确定影七他们的行踪。”

“是,主子……”听到内室传来的动静,影十告退,“属下先退下了。”

邢北溟快速地闪进屋,把下床下到一半的十七又抱回床上去,被子又重新盖上,包得严严实实,十七想反抗却被镇压了,只得睁着一双眼睛急切地问:“主子,七哥十一十二他们有消息了吗?”

“去昨晚打斗的地方查过,除了一些药人的尸体没发现他们的任何踪迹,他们应该是安全的,到现在还没回来,应该是被血魔宫的人带走了。”邢北溟把早上回来时影卫的查探给十七说了。

十七沉默了。

邢北溟静了一会,摸着十七小腹道:“知道吗?你这次情况很危险,我们必须马上找到谷唯京,等你修养几天我们就出发。放心,天下第一堡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救回来的,恩?”

十七点头,他相信主子。

修养期间,等来柯公子一枚。柯公子指着十七对邢北溟大方阙词,“看你把人照顾的!还堡主呢,太不靠谱了,知不知道你现在身上的堡主光环引来一大批的江湖人,别说什么黑道白道正教邪教,光是林沧海那家伙这么大张旗鼓地找你,什么血魔宫不把你当冤大头宰才怪!不要自视甚高,你一个人的力量在整个魔宫的面前那是不堪一提的!竟然还不打招呼一声就跑,以为本少会拖后腿怎的?”

柯为卿正为自己一个多月前惨遭抛弃鸣不平呢!

不料没等来邢北溟为自己反驳,那个小影卫却耐不住开口了:“柯公子,那几日你一直在研究药人,主子派人找过你的,可是仆人说你闭关了。”

“闭关”研究药人的柯为卿无话可说了,因为一时得来的新玩意高兴过了头,结果闭门不见客也是自己吩咐的,现在被人拿来堵自己的嘴,实在是……太不爽了!

柯为卿龇着牙凑近十七的脸,只隔两个指头的距离,阴测测地说:“小—十—七~本少伤心了啊,竟然只为你主子说话,枉本少从来时的路上捡到了一样好东西准备送给你,现在宁可丢了,哼!”

邢北溟伸出俩指头拎着他的领子把他丢开,凉凉地说:“本堡主的影卫为何要为不相干的人说话?”

柯为卿啧啧两下,“真是护食的主!小十七,真的不要啊,不要本少就丢啦!这裹在被子里被人那么珍惜的东西原来没人要啊,真是可怜的小罐子!”柯为卿从宽大的袖筒里掏出一个十七异常熟悉的黑色小罐子,表情欠揍的亲亲它。

十七“啊”的一声,惊喜异常,他原本以为再也找不着它了。

十七接过小罐子,感激地对柯为卿道谢,“谢谢你,柯公子!只是你怎么会想到把它拿回来?”

柯为卿半真半假的说:“当然是路过事发地想找点线索啦,没想到被雨水泡烂的被子里还有这么一样东西,都空啦,还这么宝贝!”

其实事实是他的爱驹不知道是什么做的鼻子,竟然闻到了那淡淡的梅子味,硬是把这罐子给踢吧出来了,他就只好顺手……没想到,倒是做了一场人情,柯为卿奸笑着凑到十七身边,邀功似的说:“小十七,你看本少把你的宝贝带回来了,是不是要感谢我啊?”

十七笑,“那当然,柯公子要我怎么感谢你?”

柯为卿一脸人上钩的表情,看一眼木着脸的邢北溟,指着十七的肚子说:“那,我要做宝宝的干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