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皇子(第一卷 FZ)——紫色木屋【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4-05 作者|标签:紫色木屋

文案:

太子卧病三年,唯神医能救。帝皇凤苍穹暗巡民间,巧遇神医之子,于是,两人种下情根。

澜止进宫为太子看病,却发现那人于自己长的一模一样,于是惊天身世慢慢揭晓。

岂料太子离奇死亡,澜止被冤入狱,帝皇坚决维护,引来内政叛乱。

为助帝皇平乱,人皮面具,终是揭开了,从此,他为代替太子而存在。

故曰:替身皇子。

关键字:腹黑vs别扭、强强、1V1、HE,替身皇子,紫色木屋

第一卷:惊人身世

楔子

神凤王朝有一个古老的传统,历来神凤的帝皇必须由赫连家的小姐诞下,这是关于一个古老的诅咒。

据说,神凤的江山曾经不是凤家的,凤太祖当年打江山的时候,曾有一男子陪伴左右,那男人有着倾国之貌、举世之才,男子本是淡泊名利之人,却因爱上了凤太祖,而甘愿为他沾上血腥。

凤太祖承诺,开国之后,许他情比金坚。

而,得了天下之后,凤太祖终究是负了他,男人的身体怎比得上女人的柔韧,男子本是高傲之人,放下自尊曾求凤太祖眷念过往,然而……

生无可恋、死亦何妨?

男子心死,不过三十便逝世了。

男子逝世之后,后宫再无所处,早年诞下的皇子、公主离奇的夭折。

凤太祖不安,请了道士算了一卦。

道士道:凤太祖负了有情人,是那人在诅咒,旁人近不得他的身,若想改变这天意需等18年。

18年后,已近中年的赫连大将军夫人产下一女,那女婴诞下之时红光普照,那是凤凰之命。

道士还有言在先,赫连将军有金甲护身,其赫连家的小姐均有凤凰的命格,不怕妖术。

凤太祖先是不信,娶了赫连小姐之后,他也尝试过其他的女人,但是除其之外,均未有人怀上他的骨血,直到赫连小姐平安诞下皇子,他才信了这邪门的事情。

也至此,神凤王朝的子民颇为信道。

凤太祖逝世时,颁下遗旨,神凤王朝的帝皇,必须由赫连家的小姐诞下。

第001章:命运

凤苍穹,神凤王朝的第二十代君王,十岁继位,神凤在他的手中进入了鼎盛时期,少年得志的他,在十八岁取了赫连小姐,同年初秋赫连小姐受孕,举国上下普天同庆,又加五湖四海生平,少年帝皇大悦。

颁令,全国百姓税减三年。

百姓喝彩,凤苍穹成了神凤历史上千古明君。

翌年6月

皇贵妃赫连璇寝宫?神璇殿

那日,碧空万里无云,似乎有几丝金光笼罩着整个皇宫的上空。

司星鉴曰:这是极光之照。

众人皆知,下一任神凤的主人即将诞生。

其实随着时间的逐流,当年道士的话已经渐渐被否认,历来的帝皇除了赫连家的小姐之外,也陆续的娶过其他女子,成功诞下子嗣的也不在少数。

但是,太子的候选人,却从来都是赫连小姐所诞下的。

凤苍穹比赫连璇年长四岁,在他成年之际,赫连璇还是个孩子,他向来心比天高,所以一生绝非赫连璇一个女人。

后宫的女人虽然多,但是帝皇之位却从来没有人会争,因为这是大家的共识。

神凤殿

男人慵懒的躺在木榻上,玄黑的龙袍已被拉开,麦色的结实胸膛上俯着女人,女人伸出舌尖,挑逗着身下的男人。

“陛下。”恭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生了?”男人挑眉,唇间泛出一丝笑意,轻柔的声音听得女人心神荡漾。

“是的,神璇殿的下人刚来汇报。”凤苍穹的贴身太监阳炼道。

男人闻言,唇角的笑容更甚,细长的手指挑起身上女人的下颚:“回头再玩。”说罢,毫不怜惜的推开女人,“摆驾。”

神璇殿

“小姐……这怎么办?”赫连璇的贴身婢女翠儿抱着手中的孩子不停的颤抖,众人都以为赫连璇怀的是一胎,所以在最初的那个孩子诞下之时,便命人前去禀告帝皇,可如今怎晓得赫连璇怀的是双生子。

曾经也有赫连家的小姐诞下双生子的记录,结果使得国家动荡,鹬蚌相争,事后,登上皇位的皇子颁了指令,凡是日后赫连家的小姐诞生双生子的,杀其一。

“翠儿……翠儿……孩子……把孩子抱过来。”赫连璇产后的身子非常的虚,因为内心的害怕使得秀美的脸上满是苍白。

“小姐……”翠儿来到床边,将怀中的第二个孩子交给赫连璇,赫连璇抖索着身子,却仍然坚定的抱住自己的孩子,才十五岁的她,还生嫩的很,但是青涩的脸上已经有了神圣的光彩,这是作为母亲在爱护着自己的孩子。

赫连家的小姐从小受着帝王家的教育,赫连璇虽然年纪尚浅,但是却非常聪明,她努力的镇定自己,余光瞥过地上跪着发抖的众人。

“你们都想活着对不对?”柔软的声音如晚风拂过众人的心口,众人点了点头,哭泣着,不敢开口。

“如果想活着,就闭上眼睛,给本宫笑,记着,本宫只诞下一个皇子,从来……”赫连璇的目光更加的柔和了,手轻轻的抚摸着怀中的婴儿,“从来就只有一个。”声音跟着哽咽了起来,晶莹的泪水滑落,滴在婴儿幼嫩的脸蛋上。

婴儿闭着眼睛,粉粉的小脸还透着血气,但是睡的很沉。

皇儿,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看母妃一眼,只要一眼便好……

但是刚刚诞生的婴儿怎会听得见她的呼唤?

“翠儿,快走,带着皇儿离开,远离皇城、远离神凤,有生之年……有生之年不要回来。”心口好疼,这是她生下的孩子啊。

“小姐,赫连家可以……”

“翠儿糊涂,记着,不许将皇儿交给赫连家,皇上视赫连家为眼中钉,赫连家又何尝不是把握着机会想造反,我的皇儿……我的皇儿不能成为丑陋的人性、自私下的牺牲品。”赫连家的势力越来越大,危险到帝皇的存在了。

双方的战争一触即发,就等着一个根导火线,赫连家的女人从来都是悲哀的,因为她们没有自己可以选择的人生。

打从还在娘胎的肚子里,就注定了结局,她们的命运是为了帝皇而存在的。

但是……赫连璇的唇间挂着笑容,手指轻抚着婴儿的脸,皇儿,你可以的,你要为自己而活,绝对要为自己而活。

“翠儿,从后门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