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波 作者:囧囧老愚【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4-02 作者|标签:囧囧老愚 乔装改扮 天作之和 布衣生活 豪门世家

文案

写意非描骨,剧情乏善陈。

看官抬贵手,清汤寡水文。

特别提醒:非文艺清新骚客者慎入。

他/她 爱花、惜花、戏花,却又常常无法护花。

一个深情而又好色的性子,加上犹犹豫豫的性格,必定会牵惹下诸多情债。

是真名士,自风流。。。。。。

内容标签:乔装改扮 天作之和 布衣生活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水生/江子轩谭锦月上官云 ┃ 配角:众多 ┃ 其它:乱世姻缘

  ☆、锦官城外chun se早(1)

  元宵时节,月亮刚刚爬上树梢,西蜀国的锦官城河畔早已是花灯齐放、人流熙攘。人们早已按捺不住欣喜的心情成群结队地出门赏玩,一时间呼喊声、叫卖声、鞭炮声不绝于耳。几个衣着华丽的青年,簇拥着一群妙龄女子娉婷而来,惹了不少或渴望或嫉妒的眼光。

  原来蜀地物华风流,元宵节上富家子弟携妓出游倒是其地风气。几名女子俱是年少,她们早已被那满街的琳琅事物吸引了目光:只见花灯如昼间家家酒肆茶社前旗招高展,沿街上各色小摊不计其数:有卖糖米糕的、有卖新鲜果子的、有卖羊蹄肉的、有卖香烛的、有卖绒线的、有卖细色纸扇的、有卖销金裙子的、有卖逍遥巾的,简直让人挑花了眼。几人边走边玩,不觉间来到了一处杂耍聚集地,只见有表演碎大石的、有训练金鱼跳圈的、有打板唱曲的、有关扑斗鸡的,他们便围拢了上去观看叫好,其中一名红衣女子则嫌人多拥挤,躲了人群信步向人流稀疏处走去。

  只见那名女子散步到一个小摊前,见其招子上写道:偶得汝名姓,信手拈成诗,好来赏十文,差时送鲦鱼——水四家酸文卖诗。其字龙飞凤舞,倒是有几分劲力。招子旁一个木桶中,六、七尾鲦鱼正在欢快地游来游去。摊位后一个少年文文弱弱的,摊开纸笔施施然地靠在椅子上正在低头看书。

  女子看这少年文弱的气息与那招子上的字体倒是不甚相合,她一时来了兴趣便打算上前一试。少年闻声抬头,却被眼前的靓影晃花了眼睛:只见一名妙龄女子,红衣耀眼,姿态生春,一双魅惑含情目,两双葱白玉琢手。

  少年看得两眼发直,脸上的贪艳之情毫不掩饰。少女对这登徒子般的表现有些微怒,她冷然地提醒道:“店家!”

  少年听到后则恋恋不舍地收了目光,洋溢起一副春暖花开脸热情道“小姐,可有兴趣一试?不好时有鲦鱼奉上。”

  女子动了怒本欲离开,听他开口时又有了主意。她上前答应道“还请店家赐教”。

  “不知小姐芳名?”

  “小女锦月,衣绢锦,玉盘月。”

  少年又道“请教姓氏?”

  “小女无姓”

  少年听后略一疑惑,却也不再多问,只见他沉吟少许后,随即提笔在纸上写道:

  官城春se锦,波光千里滟。

  举杯邀明月,肯与舞花前?

  少女看后脸上一红,心中火气却更胜:先前只是眼上,现在嘴上竟也被这登徒子占了便宜去!

  女子压了压火气,不紧不慢道“店家把奴家名字虽是嵌了进去,可这诗既不藏头也不藏尾,不好。”

  少年听了也不在意道:“小子学疏才浅,姑娘若是不喜欢时,自有鲦鱼奉上。”

  女子道“我却不要你的一尾鱼,只要你再做一首诗,做的好来情愿奉上20文。不好时,却是两尾鱼归我可好?”

  少年略一思索道:“好”。随即他低头沉吟了片刻,摊开纸写道:

  身着蜀地锦,头顶他乡月。

  相见何许难?只得梦里缠。

  少女看完,已是压不住怒火道“你、你才难缠!”

  少年坏笑着摆摆手道:“情愿两尾鱼奉上!”

  少女见状稳了稳心神道“我却不要你的两尾鱼!请店家再做一首诗,好时三十文奉上,不好时三尾鱼归我!”

  少年听罢微皱眉道:“好”。

  这次少年沉吟了许久,在搜肠刮肚后他写道:

  元宵佳节上,小子凑热闹。

  生意不易做,锦月相告饶!

  少女看完后噗嗤地笑了一声,却依然道“诗却是越做越不好了,莫不是小女的名字做不出好诗么?小女心有不甘,还请店家再劳烦一首?”

  少年听了情急之下跳起来道:“哎呀我的姑奶奶,再做下去,俺这一桶鱼都要赔上啦!还请告饶则个,情愿四、四尾鱼奉上!”

  少女则冷眉道:“谁要你的鱼!不过胸有点墨,你也敢来献丑,趁早收了摊回去,若再要让奴家碰上,定是不肯相饶!”

  “是、是、是”少年一边答应着点头、一边起身开始收摊,此时女子的游伴也过来呼唤其离去。

  女子回眸冲着他瞪了个解气杏花眼,便随着众人飘飘然而去了。留下少年盯着那妖娆的背影发着呆咽了咽口水,直到那曼影不见时,他才叹着气继续收摊道:“哎,出门前该看看黄历的。。。。”

作者有话要说:  初次写文,看官见谅。

  文中屏蔽的词:第一首诗为官城春色(chun se)锦

  ☆、锦官城外chun se早(2)

  阁中春风暖,陌上草微薰。

  阳春二月,锦官城内外到处已是一片春意溶溶的景象。春风吹拂下,柳枝在调皮地跳动着,扰乱了春水、也扰乱了人心。

  锦月斜倚在窗边,脸上挂着愁容呆呆地望着□□发呆,拂动的柳枝不禁惹起了她的满怀思绪:

  “爹爹。。。爹爹。。。这里,这里。。。追不上吧。。。哈哈”一个玉琢的女娃娃站在树干上向自己的父亲招着手,树下的男人喘着粗气呼哧道:“呼。。。你这野丫头呀,看将来谁敢娶你。”不远处一名女子则用溺爱的眼光望着女娃与丈夫。女娃听了撅嘴道:“哼,不娶就不。。。”话还没说完,女娃望着下面的爹娘转念一想,改嘴道:“想要娶我啊,得和爹娘一样只做一生一世的一双人,我才不要像婶婶们一样,一大群人只围着叔叔转!不然我就打扁他!”说罢女娃抬起小粉拳使劲砸了两下树干,惊得树上的小飞虫们都震动开了翅膀。。。。。。

  “姐姐,月儿姐姐”几声呼唤把锦月从记忆中拉了回来,不知何时一名紫衣女子已站在锦月身旁。

  “啊,是秀儿妹妹啊”

  “嘿嘿,姐姐在想什么呢?莫不是站在这里思春么?”眼见锦月要撕自己的嘴,怜秀赶紧扭身道:“啊,姐姐饶命,你呀不是在思春。。。”

  见锦月住了手,怜秀又调皮道:“你呀,你是在想男人!”

  “你才在想男人。”锦月说罢与怜秀笑闹着打成一团。

  怜秀见闹不过,赶紧告饶道:“哎呀,姐姐快住手,打坏了我可是会有男人伤心哦。”

  “去你个小妖精,话说李公子那边有消息了么?”

  “二月头里刚考了试,想是放榜还要待上一段时间吧。”怜秀回答着锦月的问题,脸上不禁露出些许担忧的神情,随即她说道:“好啦不说这个啦,咱们去看看你家的院子建的如何啦?还是你家的男人够意思,这就开始金屋藏娇啦”。

  “你家的男人”这个词显然点到了锦月的死穴上,她顶着红彤彤的脸蛋咬牙道:“呸你个小妖精,谁像你,我和唐公子没有。。。”

  “没有什么呀?”怜秀一脸坏笑地盯着锦月,锦月索性不再搭理她,心里却是泛起了点点涟漪。

  原来一个月前,一名贵公子对锦月上了心,没有相处多久他却因为有急事就匆匆而去。为了保住锦月的完璧之身,他离去前花了重金付了锦月半年的包身之钱,此外他还紧挨着春花阁为她买了一处小院,请人专门筑起了一处阁楼。如今阁楼已快完工,锦月与怜秀这对好姐妹便相约着今天来看看进度如何。

  锦月她们从春花阁的一个角门径直来到了小院,只见这处院子虽然不大,却凉亭、假山、水池样样齐全,院中遍植着绿植花草,果然是一个春意盎然的小院落。

  看着别具匠心的小院,锦月想到了唐公子,虽然与他相处的时日还不长,但唐公子潇洒倜傥、指点江山的气度却博得了她的好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相处了没几天,唐公子就突然匆匆而别,这实在是令人感到有些惆怅。

  锦月正在寻思间,只见一个龟奴来到锦月跟前道:“锦月姑娘让我好找,吴妈妈让我来请姑娘到前院说话。”

  锦月虽然肚中疑惑,却已抬脚随着龟奴向春花阁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锦官城外chun se早(3)

  锦月来到前院,只见一群人抬着各色物什家具穿梭来往的好不热闹。吴妈站在院中指挥着不停呼喊,一名瘦小的少年则站在其身后,锦月只觉着此人有些眼熟。

  走到吴妈跟前,锦月道了个福道:“妈妈安好。”

  吴妈转过头来搂着锦月笑说道:“我的好女儿,你可是前世积德遇到大贵人啦,这不房子还没建好,东西唐公子就差人送来啦。”说完她指了指身旁的少年道“这不还特意嘱咐我给你雇个使唤的人。”

  少年见说到他便向锦月躬身施了个礼笑盈盈道:“水生见过锦月姑娘。”

  锦月定睛一看,这来人却是旧相识,他不就是元宵节那晚的混账先生嘛。那天锦月没有顾上细瞧,今天白日见到他,只觉得他比那晚更显瘦削,除了皮肤生的倒是白净,整个人却也不见有什么气概,倒是一双眼睛长的还算灵动。

  锦月正在审视间,忽然抬眼看到水生满脸生春得看着自己笑道:“哎呀,姐姐再看下去,水生可就要不好意思啦。”

  见水生又调戏自己,锦月想要怒斥他,却碍着吴妈的面不便发作,她转向吴妈说道:“妈妈,指派个小厮给我可是有些不妥当?不若雇个丫鬟可好?”

  吴妈高声道:“我的儿啊,咱们风尘女子哪里就那么些讲究。有个小厮在,将来与恩客们也好联系,若是你想去哪里时,也可以让他背起你去。”原来那时妇女多缠脚行走不便,□□出门时常有龟奴背其而行。吴妈说罢看着锦月的一双“大脚”,自觉失言却也没再吱声,锦月见无法改变吴妈的主意,也只得忍声作罢。

  一群人直到傍晚时分才忙活完毕,将家具物什都归好了位置。锦月见水生得了空,便将他拉到一边质问道:“你却怎么来了这里?”

  水生一副无辜状道:“姐姐不让俺再摆摊,小子无法过活,便到伢婆子那里去寻些事做,碰巧遇到吴妈来雇选小厮,我便自告奋勇来了这里。”

  锦月瞪眼道:“你倒怨起我来了!讨生活的地方多了,你偏偏要来这里,油嘴滑舌的,没来由让人看着烦。”

  水生蒲扇着眼睛答道:“这里好啊,不用花钱就能看到这么多美女姐姐,还能领月钱。嘿嘿,锦月姐姐要是去哪里,小子愿意背起去呢!”

  锦月闻言气得春眉倒竖道:“谁、谁让你背,好好的不学好,偏来这里学做龟儿子!”

  水生也不生气道:“这龟儿子总要好过王八丈夫,再说啦,想必姐姐这条大脚鱼估计也是用不到我这个龟儿子的。”

  其实锦月不过是未裹足而已,其脚虽然形美娇小,但比起缠过的小脚来自然是大了不少。锦月听后一时气结,索性扭过身不再理他。水生见她不再吱声,便笑着自去忙了。

  过了几日,院落彻底完工,春花阁众人放了鞭炮,庆祝锦月姑娘乔迁新居。锦月的卧室位于二楼,水生的屋子则在一楼。待恭贺的众人散去后,锦月对着水生有些担心,不知道两人以后该如何相处。水生将屋子拾掇干净后,却只是对锦月说了声:“姐姐今日想必也是累了,不若早点休息吧。”说完他便退回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