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痴.狂 作者:丑客【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4-02 作者|标签:丑客 无限流

文案

在暴力家庭中长大的落英生性狂野,而青芜由于从小受父亲的骚扰,也自然滋长出叛逆情绪。两人在青芜的家一见钟情,在共同杀死了青芜的父母后,开始了亡命天涯的生活。她们要以最原始,最野蛮,最纯粹的精神和勇气证明她们爱的纯洁,爱的彻底,爱的狂野。

内容标签: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落英青芜 ┃ 配角: ┃ 其它:杀人狂逃亡爱疯狂

==================

☆、对话

  看着对面的那个女孩,她基本是被“固定”在椅子上的,这是精神病院对于那些具有极度危险的精神病患者专用的座椅,所谓的“固定”就是指用各种皮带锁扣把人捆绑在一个铁质的靠背椅子上,只保证有最低限度的活动,仅仅只是两只手可以稍稍的抬起来。

  被紧紧的绑在椅子上的女孩,有一张苍白秀气的脸庞。很漂亮,真的很漂亮。短短的头发显得很清爽,那个女孩也是一副怡然自得的表情,与她被绑在椅子上的样子看起来是那么的违和。许明面对着那个女孩,原本在进入房间之前的都准备好的说辞在此时却不知从何说起。

  那个女孩突然说道:“怎么又做分析啊?就一个人?”那天真的表情,显得那么的纯净。

  “我不是给你做鉴定的专家,过几天会有专家组的。”许明回答道。实在是很难想象,许明在来的时候,一直以为会是一个男的,也许是一个看起来很与众不同的,可能会想鼹鼠一样猥琐的男人。虽然等真正的见到以后,发现确实是非常的与众不同,但却是一个女孩,而且那么的年轻,给人的感觉像一个天使。

  “哦,就是聊聊是吧?”女孩歪着头说道,那个样子很可爱。许明相信如果那是一个正常的女孩,自己会毫不犹豫的上前追求,因为即使是现在,他也动心了。这是真的。现实中是真的有这样令人心动的女孩的,虽然是在精神病医院里见到了。

  “对。”许明回答的很慢,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因为大脑是那么的混乱,从来没有那么紧张过。

  “能给我根烟吗?”那个女孩突然这样说道,旁边的工作人员点上根烟递给她,那个女孩勉强抬起手接过来,费力的低下头吸烟。许明看着那个女孩吸烟的动作,如青葱般的手指,吞云吐雾间,女孩的形象变得飘渺,更像是个天使了。那个女孩安静的吸了几口烟,许明安静的等待着女孩说话。

  “也许这个问题不管我回答多少次,也总是会有人来问我。”女孩这样说道。

  “你知道我要问你的是什么?”许明问道。他觉得那双清纯的乌黑的大眼睛看透了自己,这种感觉不是轻易就可以体会到的,那种通透。

  “动机,我当然知道,这几乎所有人都会来问我,而我就是这样的回答,其实大家都是明知故问,大家都知道,就是这么的简单,但是他们理解不了,所以他们不愿与去承认这个说法,宁可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地过来询问我,想要得到一个他们满意的答案。人们都是这样的,在这种自我纠结里挣扎着,从一出生就开始了。何必呢。”女孩说完又吸了一口烟。

  许明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接口了,只能坐在那里傻傻的看着那个女孩。

  “不过偶尔聊聊也好,我有点想她了,你来的时候见到她了吗?”女孩说道。

  “恩,有看到一眼。”许明回答道,回想起来之前,在另外一间病房里看见的另一个女孩的身影,也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与众不同。

  “她好吗?我怕她一个人孤单,我想陪陪她,但是不行,你看看。”女孩说着抖了抖椅子上的锁扣,那样子是那么的天真那么的自然,却把旁边的工作人员吓了一跳,许明不解的看着那些人,一个个身高马大的工作人员,却都露出警惕和恐惧的眼神看着那个被紧紧的捆绑在椅子上的美丽少女。

  “我想她应该会过得还好吧,医院会照顾她的。”许明小心翼翼回答道,试图说一些好听的话,让少女可以心情好一点,放松一点。

  “恩?会吗?会吧,但是她只要我,别的都无所谓,我一直都知道,呵呵呵……”少女自言自语的说着,声音渐渐的轻了下去,然后开始笑。许明突然间觉得这间病房变得那么的明亮,自己慢慢地从紧张的情绪中放松了下来。这很神奇,许明发现那个女孩的一言一行很轻易的就可以感染身边的人。这是那个女孩所具有的如此魅力。

  “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一直以来都没有后悔过吗?哪怕有那么一瞬间?”许明问道。

  “恩……这是命运,你知道的,没人能阻挡它,没人。”女孩回答道。

  “你相信命运?”许明问道。

  “当然啊,这就是命运,但这不仅仅是我的,这是每一个人的,所以我相信,而且以后也一直会的。”少女这样说道,然后她弹走了手上的烟蒂。

  “你没有害怕过吗?”许明接着问道。

  “为什么?不过如果没有她,也许我会,但我会害怕的可能是我自己。”

  “你有没有意识到你这么做代表着什么?”

  “当然,我觉得你这个问题和之前的问题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没关系,我还是会回答你,这是命运。”

  “你一共杀了22个人。男女老幼都有——包括在医院里。而且,大多都没动机。”

  “你为什么一直在问重复的问题?”

  “你杀人的时候不害怕吗?”

  “不会啊,那不过是杀人罢了。没什么理由,没什么可内疚的,狮子老虎狼为什么抓了别的动物杀了吃肉?因为它们就是天生的食肉动物,狮子老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狮子老虎,只是按照天性去做。我也是,我想通了,我没必要去考虑我为什么这么做,我只要去做就好了。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依然觉得很多人死的是罪有应得。”

  “你的意思是很多人是该死的?”

  “是啊。”

  “为什么他们死的罪有应得?”

  “我觉得许多人,许许多多的人,他们都有罪恶,都有阴影,因为他们都做过见不得人的事,所以他们总是对待别人小心翼翼的,有很多人一辈子都是这样,他们很害怕,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有罪,所以小心翼翼的活着,虚伪的活着。很多活人其实早就已经死了,但是他们需要有人帮助他们,帮助他们结束他们的生命。这就是我的命运了,我必然要那么做。就像那些植物,小麦,除非小麦落地枯死,否则一旦落地生根,就必然会结出累累的果实。我们都是这样,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你是指,所谓的因果报应吗?佛教中所说的因果循环,种因得果?”

  “我不知道,如果你说是就是吧。我没有宗教信仰的,我也不懂那么多的文化。一头鹿在野外,就有可能会被狮子吃掉,一头鹿关在动物园里,就不再是一头鹿。狮子也是,在野外的狮子,必然要吃肉必然要杀死鹿,而动物园里的狮子,不再是狮子,它不会捕食,但它还是会吃肉。这是天性,不同的在于这天性被环境影响作出的改变,是否依旧还存在着本性,或者是扭曲掉了。”

  “在你看了,这就是一个掠食性的世界?共同掠食,共同杀戮?生命本身就是一种杀戮?也许你是对的,但是我个人不能同意。虽然你很有可能是对的。”许明不知道为何自己变得有些激动,但不是因为愤怒,也不是因为恐惧,他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觉得心在悸动,不可思议的喘不过气来。而对面的那个女孩依旧是纯真的脸庞,美丽的双眼并没有看着自己而是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

  “那么,说真的,你就没有一点点后悔过吗?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和落英一起杀死了五十多个人,短短的两个月。”

  “后悔?我从来不花时间后悔,我只把时间用在和落英一起上,其他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女孩说完便不再说话,沉默的坐在椅子上。

  许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便不再把对话继续下去。他有一种感觉,:那是一股冻透骨髓的寒意,那种寒冷纠缠住每一块骨头,每一个关节,冰冷的皮肤紧紧捆住肌体,让人即便在夏天暴烈的阳光下也毛骨悚然,惊惧不已。那种感觉会长久的、紧紧的抓住心脏不放,并且慢慢的扣紧,直到把最后一滴血液挤出心脏,整个身体不再有一丝温暖…………不是噩梦,不是电影,不是小说,是活生生的来自心底的恐惧。但是不仅仅如此,另外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雀跃之感,与这种寒冷的恐惧感并行着,在心底里游走。

  他起身离开了房间。

作者有话要说:  

☆、启程

  野马在草原上飞奔,又或者是猎豹在草原上与邓玲互相追逐。或红色的跑车在路上飞驰着,笔直的长长的公路上,扬起了大片灰尘。驾驶和副驾驶的位置上,两个美丽的女人坐着,她们时不时拥吻一下,驾驶的那个女人似乎并不在乎,不害怕会出车祸。她们忘我的拥吻一会,然后分开。副驾驶座位上的女子,抬起双脚架在前面的车窗上。她赤着脚,往后仰面朝天,看着湛蓝的天空。驾驶汽车的女子,扭过头去看见身边的人儿舒服的像一只猫咪一样,慵懒的伸展身体。她露出了宠溺的笑容。

  “你真美。”她对着身边的人儿说道。这是真的,她永远不会看腻。她会搂着那美丽的身影,那一刻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她的天使在她的怀里。

  “我爱你!”身边的天使说道。

  “我也爱你!宝贝儿!”她会应到。风吹起她们的头发。远方的山脉与天空巨大的云朵遥相呼应,层层叠叠。太阳照耀着她们,她们知道太阳会一直的照耀着她们。这是他们的命运,她们顺从那命运,打从心底里的喜悦,是那么的纯净,那么的明显,绝对不会迷茫。

  路边的旅店,破破烂烂的一个小酒吧。小兔子伏在草丛里,放松下来,软绵绵毛茸茸的一团,抽了抽尾巴。青芜走下副驾驶,欢快地走进店里去,落英则跟在后面,看着青芜那美丽动人的背影。太阳开始徐徐的下落,留下一片血红在天际,落英靠在车边,看着远处的天边,那里是天堂与地狱的分割,天堂与地狱其实一直就是比邻而居,狮子在噬咬着血肉模糊的野鹿,毒蛇从草丛里窜出,紧紧的把鼹鼠捆绑起来,然后一口气吞下去。天空中飞过一群麻雀,在更高的地方,则盘旋着一只老鹰,老鹰俯冲而下,锐利的喙一下子把麻雀刺穿,然后叼着麻雀飞回自己在山崖上的窝。

  落英看了看自己的车子,然后跟着走进了小店,青芜已经坐在了一个位置上,点了两瓶啤酒,等着上点小菜。青芜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环视着小店里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有趣和新奇,她身上永远有那样的活力,永远吸引着落英,一刻不停。小店里播放着慢悠悠的,清扬的音乐,青芜听着音乐摇摆着身子,他回身注意到落英的目光,那么专注地盯着自己。青芜笑了起来,她站起来,一步一步的,像是要上台表演,然后,漫步到那个破败的的小音箱下面,青芜开始起舞。

  青芜脱下鞋子,赤着脚站在地上,然后轻轻地踮起脚尖,双手举过头顶,腰开始慢慢地摇摆起来,她穿着紧身的牛仔裤,腰带斜斜的缠在身上,上身是清凉的背心然后披着丝质的半透明披肩,身姿是那么的美丽,夕阳的红光穿过小店的大玻璃窗,照耀进来,一切都被渲染的如梦如幻。落英坐在位子上,端上来了一点小吃,落英慢慢的拿起啤酒喝了一口,目不转睛地盯着青芜。服务员不解的看着这两个人不知道在干什么,但是很美,跳舞的女孩很美,服务员不自觉得停下手里的活,呆呆的看着青芜翩翩起舞。一个孤独的那旅行者看着青芜的身姿,不知不觉入了迷。

  马路间,一只蝎子慢悠悠的穿过,但是走到一半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两个巨大的车轮子压成了一滩稀烂的垃圾。一辆越野吉普车停在了店外,车上下来三个男人,他们也许是旅行,又或者是别的什么。车子的引擎盖冒出一阵白烟。

  “该死的!这台龟儿子跑不动了,你们先进去吧,我来检查看看。”其中一个男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