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爷 作者:案纸町岚【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16 作者|标签:案纸町岚 宫廷侯爵 乔装改扮

文案:

清冷美人受X腹黑女装攻

受:覃皓之(尚书)

攻:赵恒(大将军、陵阳公主)

覃大人有一个梦想那就是世界和平

在实现梦想的路上一不小心就被‘公主’看上

覃大人惶恐:“我有隐疾,我对女人硬不起来的。”

公主道:“巧了,我也有。”

覃大人:“你跟我在一起是不会x_ing福的,我阳痿。”

公主道:“没事呀!我有就行。”

谭大人:“???”

公主嘿嘿一笑,衣衫一解。

屮艸芔茻!!!是个大JJ女孩!

前方排雷:

小受有点圣父

〔有人说雷小受有妻女,我还是解释一下,嗯,替兄弟养老婆孩子的事你们怎么看?哈哈哈哈哈哈〕

文文里有强制爱倾向、为爱强X这种、下药这种、嗯。。。想到再补充?

全程1V1、副CP有几对~~~

梁玉儿X二狗子、皇帝X章长曦、李毅崇X江刑天、谢寻桓X王祁昭

个人恶趣味,因文笔拙略,可能写着写着就狗血啦,希望被雷的朋友体谅一下,不是故意的2333333333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乔装改扮

搜索关键字:主角:覃皓之、赵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覃县令是个好官,是个清官。

  百姓都如是说。

  政坛黑暗,本就是贫苦人家苦读诗书考上的七品官,在这没钱没后台被调到如此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覃县令也无法,好在战战兢兢的辛劳为民也终有收获,从他任沛县县令以来,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作j-ian犯科之人少了,沛县也越来越繁荣,如此这般覃县令觉得这一生待在沛县直至终老也不错。

  哪知皇帝驾崩,太子登基,改元换号,朝局变格,上头瞧他政绩沛然,竟将他调到京都去了。

  蓦然升官,覃县令夜间难眠。

  仕途迷茫,覃县令于书房苦思,梁氏不知何时来到书房,给他送来夜宵。

  覃县令在烛光下端详梁氏清秀温柔的脸,内心渐渐平静。

  “你在怕什么?”梁氏睁着清澈的眼看他。

  覃县令冷峻的脸露出一丝笑意,轻声道,“是有些怕,陡然升迁至天子脚下做事,我真的可以吗?是否像我爹说的那般会迷失本心。”

  梁氏笑道,“小耗子,你可以的。”她只是个山村姑娘不识几个大字,但她知道小耗子心怀天下,一心想让百姓过上好日子,断不会被权益迷了眼,“你是个好官。”

  她将桌上的蜡烛举高,“你说过,蜡烛置在高处能照得更远,想来做官也是这个理,越往高处走便能帮助更多的百姓。”

  覃县令心里柔软,望着相信他的梁氏开怀得笑了。

  浑然不知此番入京会是他噩梦的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 ̄3 ̄)╭?

第2章 第二章

  覃县令年少成名,十二岁便考得秀才,这不仅在桂和村闻所未闻在洛河郡也是屈指可数的。

  覃县令他爹覃默是桂和村的教书先生,年仅三十五,是桂和村里唯一的秀才。

  得知此事,震怒的将儿子关在柴房里面壁思过不许吃饭。

  谭县令年少时颇为倔强,不服气的顶嘴,“我没错,爹为何不许我考取功名。”

  覃默冷着张脸道,“爹这是为你好,你瞒着我考得秀才也就罢了,好好在柴房里思过,以后莫去参加科举。”

  “我生为男儿理当报效国家,爹教我读书认字难不成只想让我龟缩于这山野之中不成?如今时局动荡,外敌侵扰,内有j-ian臣,多少百姓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

  覃默一张脸气得通红,“那又如何!这天下又岂能应一人之力便可扭转乾坤,爹的确是不想你入朝为官,政坛水深,想要改变时局便得加入一个势力当中,如此很快就会被权势利用,你想独善其身又谈何容易!所谓伴君如伴虎,一不小心若是丢了x_ing命……”

  “我不怕!”

  覃县令目光凌然,傲然回嘴,很快被他爹一巴掌甩墙角去了,“想不通便不许吃饭!”

  父子二人这番吵闹,谁也不让步,覃母瞧着被关上得柴房,笑道,“他这脾x_ing倒是随了你。”

  “这臭小子。”覃默气愤得坐下,喝着妻子端过来的茶,“我怎教出这般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

  覃母笑道,“哪有你这般说自己儿子的,皓之想来也大了,有自己的想法。”

  “哼,什么为国为民,还不是嫌山里贫苦,想着功名利禄升官发财。”嘴上虽这么说着,覃默却也忍不住苦笑起来,“我情愿我儿自私点,如今官场腐败实在沾染不得。”

  覃母幽幽叹气,良久道,“皓之去参加考试的盘缠是我给的,你不怪我?”

  覃默闻言打量了妻子半晌,岁月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本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陪他隐居在这小小的村野当中,这些年虽吃穿不愁却与她以前的生活却相差甚远。

  “这些年,你是否怨过我?”覃默不觉问出。

  “这句话该是我问,王家当年被人冤枉入狱,是你拼死带我逃脱隐于此处,你言说自己看破官场黑暗不愿再参加科举,我心里却也替你委屈,你如此才学,若入朝为官官位定不输于我爹。”

  覃默怔愣,覃母接着道,“我知你怕皓之入朝为官被人查出是王家后代,覃默啊覃默,你当真不用为我付出这么多,赔上你覃家光宗耀祖的机会。”

  覃母话未说完早就泪流满面,“我王家几年前也已沉冤得雪,你又有什么不放心呢?谁又会深究王家众多子女中不大起眼的小女儿如今身在何方……进而打击报复呢?”

  覃默将哭泣的妻子抱入怀中,久久无言。

  “小耗子。”从窗外扔进一个小石子,有人小声的叫唤他。

  覃皓之木着脸应了声,窗外的梁玉儿笑着探出小脸,递进来包子,“我听说你被先生关起来不准吃饭,偷偷跑来给你送吃的。”

  “不吃。”覃皓之倔强得撇过身子,对着墙壁不看她。

  “誒,怎么这样,我辛苦偷来的,你就尝一口嘛。”梁玉儿笑嘻嘻的撒娇道。

  覃皓之不理她。

  梁玉儿在窗外就不停的叫着小耗子,覃皓之烦了吼道,“丑女,烦死啦!”

  “小耗子,你又凶我!”梁玉儿嘟着嘴埋怨道,“一会我喊二狗子去抓蛇,往你柴房里扔看你怕不怕。”

  覃皓之,“……”

  “快吃。”看覃皓之俊俏的小脸发白,梁玉儿得意的递进馒头催促道。

  覃皓之愤然的吃着馒头,睁着黑白分明懂的大眼睛瞪她,“若被我爹发现了你可帮我证明,可不是我认怂了,是你逼我吃的。”

  “是是是。”梁玉儿满口答应着,又递了水囊进去。

  “我就不解了,当官有那么好嘛,二狗子也说想去参军。”

  覃皓之哼了口气,“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

  “嗯……”梁玉儿摸摸鼻子,“我是不明白,当官还得听人指挥,要我说就去当大侠!行侠仗义一样可以为百姓谋福啊,我就想当个女侠!劫富济贫那种,行走江湖快意恩仇想想就觉得很开心啊。”

  “你半点武功不会,这世道这么乱,你出去保准被山匪掳了去当压寨夫人。”覃皓之嘲笑道。

  “我有跟村口的王师傅学……”

  “花拳绣腿。”

  “哈哈哈哈,那你还打不过我呢!”梁玉儿反嘲道。

  覃皓之咬咬牙,“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不跟你这泼妇见识。”

  梁玉儿见他生气了也不逗弄了,敛下眉眼认真道,“你也别和覃先生一般见识啦,你这般想考取功名,可是因之前进我们村避难的那些流民触动到你了?”

  覃皓之沉默良久才道,“那场饥荒,不曾亲眼所见仅仅听人口述却是如此让人心寒,人命如Cao芥般让人践踏,匪寇为夺粮食随意宰杀百姓,当官的还漠视着事态的发生,贪污朝廷拨下的赈灾银两,让数以千计的百姓饿死,简直妄为父母官!”

  “……”梁玉儿看着里柴房眸光灼灼逼人的小耗子沉默无语。

  “饥荒都能如此,莫说边疆时而发生的战祸,将士们保家卫国可不是为了保护吸食百姓的害虫。”

  “若我当官绝不会让这些贪官苟活。”

  “你将来定是个好官呢。”梁玉儿嘿嘿笑道。

  少年人谈起未来如此生辉,挥斥方遒的气势让天地都为之黯淡,梁玉儿不懂官场这些弯弯道道,只是心里觉得,这少年定能是个好官的。

第3章 第三章

  覃皓之十六岁便进士及第,中了探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