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弦 作者:木子衣【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16 作者|标签:木子衣 情有独钟

文案:

将军与太子那段不可说的清水纯爱~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弦,江钧 ┃ 配角:成瀚,兰萧远 ┃ 其它:宫廷,将军,太子

  第1章 (一)

  我16岁的时候,第一次独自一个人踏出了宫门。

  当然前提是连哄带骗加威胁我的伴读秦子凌,让他帮我打掩护,之后悄悄的跟着出门采办的宫女混出来的。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我买了一串糖葫芦,然后沿着市井之地乱转。

  糖葫芦很甜,甜滋滋的让我几乎忘了如果宫里人发现太子不见了,会是什么表情,又或者会是怎么样的人仰马翻。被父皇逮到大概会被胖揍一顿吧。

  不过没关系,不差这一顿。

  反正前两天太傅要背的书我还没背会,父皇要我理的朝政我也没有过目。正好可以一起算。

  这都不重要。

  话说本来这个太子轮不到我当,即使应该是我,我也致力于将此重任通过各种坑蒙拐骗之法交付于我的三弟,只可惜他现在才6岁,不能早早的来接我的班。

  但教育要从娃娃抓起的嘛。

  正好在我还在闲逛的时候,还没碰到事件的时候,我来理一下我的家庭关系。

  父皇,当今皇上,后院就两人,我生母,皇后,端庄贤淑的美人一枚,祖上是书院的教书先生;贵妃,三皇弟的母亲,朝中大臣的女儿,也是个美人。后宫关系和谐,颇有琴瑟和鸣之势。

  有兄弟两人,一个皇兄,大皇子,苏陌,我的知心大哥哥,只可惜患有眼疾,看不清东西;我排行第二,名苏弦,理想是将三弟培养成一个合格的帝王接班人;我三弟,苏谨,每天活在我的洗脑压迫下。

  家中人口不多,听说是因为父皇当年因为皇位问题,不少兄弟与其反目,伤心欲绝之下,决定不让他的子女走自己的老路。

  其实我很有自知之明的。

  当我第一次读懂了一篇帝王列传后,我就知道我不适合当皇帝。但是前年父皇病危,他数数自己的儿子里,就我大概还可以赶鸭子上架一下,就把我封了太子。

  天地良心。

  苏弦,苏弦,当年取这个名字的时候,难道你们就不知道这个名字注定了你们的儿子我,就只能舞弄一下风花雪月吗?

  愤愤的吃完手里的糖葫芦,木奉子一甩,我眼前一亮。

  你知道的,世界上最不乏的就是英雄救美的桥段。而现在,我即将成为话本中的男主角,冷酷拽的救下女主,然后在一片崇拜中扬长而去。

  现在,女主在被一个坏人调戏。哭的梨花带雨。

  虽然我不想当太子,但我想成为男主角。

  调整好了表情,我杀上前去,“放开这位姑娘!”

  在一片惊呼声,我挡下了坏人的拳脚,却引来了他的一批声援。那些人笑的寒颤颤的,而我感觉冷飕飕的。是的,我忘记了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并不是一个大侠。

  空有架势的我,只能充当一下温柔的男二。

  我面无表情。

  人傻还有一个男主的梦,是真的傻。

  但是民族的传统美德告诉我,这时候说什么也不能退让,必须强硬到底。虽然这样我可能会被打个半死不活,但毕竟也许我能拯救一名姑娘。

  舍己救人。

  我摆好架势,随时准备好见招拆招。此时,那“老大”咧嘴一笑,我想知道他想的是什么,他肯定想这年头竟然还有这么一个舍己救人的傻小子,不打白不打。

  但是没办法,只放一名女子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些看起来五大三粗、不怀好意的人,我堂堂太子殿下,实在是干不出这么丢人的事。

  说到底,我还是被这个身份束缚住了。

  那“老大”一挥手,其他人就蜂拥而上的一起来揍我。

  我勉力抵挡了几下,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我身上很快就被没轻没重的打了几下。

  很疼。

  此时我是有些后悔的,而且不得不认真思考如果我在这被打死了该怎么办。真是……要完。

  又拆了几招,挨了几拳,我感觉到力气渐渐从体内流失。回头瞄了一眼我想救的姑娘,她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哭的我头疼,带着身上挨打的地方也是一阵一阵疼。

  真是太狼狈了。我苦笑了一声。身上又涌出点力气,继续打。

  正打着表面上“酣畅淋漓”实则苦不堪言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特别好听的声音,“住手!”

  抬眼望去,汗水模糊了双眼,但那明晃晃的红色给了我不小的冲击。高大的马背上,那个人身姿挺拔,一把长剑在手,嘴边划过了一丝微笑,一席红彤彤的衣衫,长发随意的绑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张扬又放肆。

  他看了我一眼,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然后越过人群把我拎到了马背上坐着,对那些人放言说,“我的人你们都敢碰了?”

  老大僵了一下,接着赔笑说,“小的不知道这是您的人……您看这……真是万分抱歉……”

  “这事没完,来日再算。”他撂下这句话,就拍拍马把我和他一起运走了。

  我又瞄了一眼他。觉得有些熟悉。一时没想起来,就又瞄了几眼。

  他抽了抽嘴角,道,“殿下想起我是谁没有?没关系,你可以正大光明的看。”

  我点点头,又盯着他看了一会,终于从记忆中翻出了他的名字,江钧,少年成名,两年前的武举状元,现在兵部任职,将军府的公子。天之骄子。

  我之所以记得他,是因为两年前的武举状元是我亲点的——看着名册亲点的。你看他这个名字,就知道我一定会选他,江钧,将军,真是望子成龙。

  后来接受册封的时候我见过他一面。当时只觉得一个舞刀弄剑的人竟长的如此俊美,所以就不经意的记在了心里。

  然后在这用上了。

  “江钧,”我叫,“你要把我带哪去?”

  “看你喽。”他轻笑,“你要是愿意这么回宫也可以。”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我会死翘翘的!

  等等!我突然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太对劲,本来我不是应该当男主的吗?现在这个发展,我是不是串戏成女主了?接下来难道要演一出什么以身相许,什么喜结良缘啥啥的?

  我有点风中凌乱。

  “我先带你回府包扎一下,然后送你回宫可好?”他大概是看我不做声,就给了我点建议。

  “可以。”我思忖了会,觉得这个主意比较不错,就答应了,“但是不能被别人看见。”

  他又笑,笑容耀眼的让我都有些嫉妒,总是被教导说不能喜形于色,我也是很崩溃的。

  “放心。”他道。

  于是他带着我翻墙进了将军府。我很眼红翻墙这个技能,但是没办法,不会就是不会。他拿了药水给我,又让人烧了开水给我沐浴,找了一套干净的换洗衣服,让我自己打理。

  我很满意。

  只是衣服有点大,但总比那套破破烂烂、脏兮兮的强。

  我去书房找他的时候,他看着我愣了一会,然后又“扑哧”的笑,“这衣服有点大啊。”

  “那也比你那红衣服正常。”我翻翻白眼。

  “哦,这衣服啊,今天去喝喜酒他们要玩游戏,我被人赶鸭子上架,最后只能愿赌服输了。”他耸耸肩,一脸无奈。

  “这游戏的赌注真有意思。”

  “是吧,但我还挺喜欢红色的,毕竟这种颜色就只能年少的时候穿穿。今天穿就权当沾沾喜气了。好了,我们走吧。”

  他拉着我走到墙头,抱着我翻了过去,又骑马送我到皇宫的那个早上我溜出来的门。

  宫里面看起来比较平静,我估计事情还没有露馅。

  他准备转身回去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拽住了他的衣服,“谢谢你!衣服改明洗好还你。”

  他转身,定定的看了我一会,突然叫了我的名字,“苏弦。”

  这声音好听的让我几乎沉醉其中了。

  “下次别自己出来了。”他又说。那个眼神非常认真,但没一会又恢复了满满的笑意,“下次,你不一定这么好运能再碰上我。”

  这是我第一次被父母以外的人喊名字,我竟有些动容。于是我应道,“好。”

  他离开的时候,是漫天的夕阳红,背影被拉着很长很长。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梦到这个我和他相遇的日子,那天的景色正好,人也正好。

  我们的初遇。

  

  第2章 (二)

  回宫里的时候,秦子凌苦哈哈的望着我,像一只被丢弃的小狗。虽然我今天的确丢下了他,拖了他帮我挡风挡雨。

  “没被发现吧。”我很诚恳的问。

  “没有。”他说,“哼╭(╯^╰)╮。”

  看,这显然是对我非常有意见。

  “辛苦了。”我拍拍他的肩膀,“我也就不给你奖励了,毕竟我今天在外面过的很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