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生欢(大奶.饥渴荡受)作者:吃小孩的鬼婆婆【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11 作者|标签:吃小孩的鬼婆婆


文案:
原创 男男 架空 高 H 正剧 温情 悬疑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花样玩n_ai.
风s_ao美艳受vs温柔宠溺攻

刑部大人何世宁官场上冷面无情,因着残忍狠戾的刑罚手段被人称为“阎王爷”
然而当他面对京城内的第一大妓院老板尹陵时,却成为一只流着n_ai水、整天叫嚣着要吃r_ou_木奉的s_ao母狗?!
夭寿啦!
快来看对外倨傲不可一世的何阎王如何每天哭唧唧跪在尹老板r_ou_木奉前求cao求疼爱!

内含喝尿 野战 喷n_ai 各种无下限黄暴又温馨的情节~

  一、妓院

  瀛华皇朝位于琅洲大陆西北面,东有临国狮渊,其国徽以艳黄色为主调,一只鬓毛旺盛顺滑、体态强壮结实的雄狮侧着身子,意味深长的自远处回过头来,一派威严又不失狡诈之色;西面一片荒凉大漠,流放各地凶狠残暴的囚犯;至于北面与南面,则隔着遥远深沉的海洋,给两国带来了足够的商机,常年有着商船来来往往,随着货物的搬运,大量金子也流入,使得居民日子过的越发舒适享受。
  十月初五瀛华的首都乌城,有一间万人期待已久的妓院启钰楼终于拉开帷幕,高调的派头下大片艳红牡丹作装饰点缀四周,绵长悠久的乐声自楼内轻轻飘出,偶尔还夹带出些娇滴滴的喘息 y- ín 叫声,若有若无的听得站在外头等候的人都不得不勒紧裤头,免得被人看出那粗壮之物早已蓄势待发。
  在离启钰楼大概三个街道外,沈深正整理着衣衫骂骂咧咧坐在轿子里,催促着他的马夫行车快些。
  马车行驶的方向正是启钰楼。
  他生x_ing好色,长得也是人模人样,浸 y- ín 于妓院已是公开的秘密。借着他三品官的身份,人们用来巴结他的除了金子,也会送来个各式各样的男人女人。为此沈深甚至专门买了个院子来养着这些勾人的小 y- ín 货。
  京城中第一妓院开张这样的大事他本不该如此狼狈,但气就气在,他的头等上司刑部的第一把手何世宁何大人,今天不知抽什么风消失的无影无踪,坚持了半个多月出勤终于被打破,而逍遥自在了十多天的沈深也跟着回归从前的忙碌。
  也许是享受了太久舒逸动生活,沈深对公务突然的增加措手不及,被烦得头晕脑胀之下终于盼来了久违的夜晚,本打算回家好好补个眠,走到门口才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启钰楼的开张之日。
  于是,他又急匆匆的坐上马车赶往妓院。
  毕竟,j-i巴一天没浸在小x_u_e的 y- ín 汁里,痒得很。
  再说回那启钰楼,外人千方百计想挤进去的,自然是个好地方。楼主神秘莫测,这里的客人多半是一来到便掏出r_ou_木奉直接c-h-a进去猛cao,很少会有人会有那空闲去关心这些。
  楼里浪荡的人们衣衫半褪露出白嫩x_ing感的肌肤,细长的眼角挑起,在尾部略显心机的染上一抹胭脂红,只穿件透明的薄衫。女人被吸得肿大的两点红色大n_ai头高高突起,若有客人兴致来了,便抓住一位,埋进高耸的n_ai子里,双手揉捏出甜美n_ai汁,或把丑陋的r_ou_木奉c-h-a进s-hi润的 y- ín x_u_e内,感受温热的x_u_er_ou_拼命挤压索取。等到j-in-g液s_h_è 出充盈整个小x_u_e,那两颗大n_ai头便也会自行流出浓郁的n_ai水,到那时候,即便是故作清高的女人,也会哭着求你把整个n_ai子吃进嘴里,好好吸个痛快。
  楼里的男人也是极受欢迎,同样穿着薄衫,除了那两颗小红粒,夹在两腿间的粗长r_ou_木奉才是重头戏,有些客人爱粉色的,一部分的男妓便会被要求用特定的药水清洗r_ou_木奉,这样便避免常年s_h_è 精而形成的紫黑色,保持那不经人事单纯的假象;有些客人难免会喜欢看到s_h_è 尿,男妓的r_ou_木奉会被调教出s_h_è 尿的大概时间,或者是听到某些特定词汇后会s_h_è 出,就连是液体的味道、小x_u_e的松紧度,半辈子研究房术的调教师们也是可以改变的。
  双x_ing人是三人行的最佳选择,两个人同时c-h-a入花x_u_e和小x_u_e,一边或重或轻的捏着可怜的卵蛋,一边掐住想要流出n_ai水的n_ai头,看着中间的小人儿双目迷离半张着嘴,小小的r_ou_木奉坚挺直抵,拼了命的磨蹭前面人腹部, y- ín x_u_e里的汁水随着r_ou_木奉的抽c-h-a而被带出,s-hi润床单的一大片。
  饥渴的双x_ing人顶着那天真单纯的外表,脑子里想的却是如何才能被人cao的更深,更重,嘴里断断续续吐出直白又 y- ín 荡的话来。
  兽人是近年来新兴的一类,由于数量稀少,黑市里会有野兽跟双x_ing人强行交配,五个中大概会有一个有机会成为兽人,这一类的好处是cao起来更为可口,小x_u_e更为敏感和紧致,也会更饥渴,可以承受的三根r_ou_木奉。在今天开张的后头,会有众人群cao的 y- ín 乱时候,到时候所有妓女和妓男会齐齐挺起肥臀,或翘起粗壮的r_ou_木奉,等着客人们狠狠的cao弄和小x_u_e的挤压。如果不喜欢了就抽出来,c-h-a进第二个,反正肯定会有人接替。
  大厅内灯光十足,将所有的*合暴露在眼皮底下,就算是n_ai头上突起的一个小颗粒,r_ou_木奉上的青筋,也看得清清楚楚,方便客人的大力吸舔。中央表演台上一位男子正随着音乐扭动水蛇般纤细的腰部,衣服一件件慢慢被脱落,盈盈可握的白皙脚踝点在地板上,偶尔抬起时,有些人会忍不住伸长脖子,瞪大眼睛试图偷窥宽松裤子里的手感极好的大腿。
  音乐响至尾声,男子也脱剩一件里衣,长时间的舞动导致衣服也松动摇摆,在他一个弯腰间,衣服终于褪落肩部,露出一个丰满的n_ai子,n_ai头坚挺似樱桃般硕大鲜红,像是在等着有人来好好握住,含进温暖的口腔。
  底下的客人不禁眼睛发亮,吞了吞口水。
  好想……好想把j-i巴放进那对大n_ai子里……
  男子尽收台下的景象于眼里,勾起嘴角,更显姿色明媚动人。他把衣服下摆挑起,可以看到整条修长笔直如白玉般的腿部,半个臀部挺翘嘟起,正对着舞台下的人,艳红的眼尾高高挑起,一颦一笑像极了一个要人命的小妖精,灯光下人们听到了他的声音,软黏黏的如糖浆。
  “要来cao我吗?”
  话音刚落,台子下的人便炸开了,一大群人顾不得怀里的美人,扔下他们蜂拥上前。
  台上男子愣了一下,随即绽开一抹艳美的笑容,张开双臂,似乎在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快感!
  在下一刹那,大厅内的灯光突然被熄灭了。
  光线顿时被夺走,眼前漆黑,所有人都不禁停住动作,听得台上响起轻微的声音,再到后来,台上竟是没有一个人。

  二、*合

  奢华的房间内,一个高大俊朗的男人坐在木床上,上半身衣裳整齐绣有金纹,做工精致尽显气质高贵优雅,裤子却被褪至膝盖,大腿张开,一个脑袋埋首于其中,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男人粗壮硬邦邦的r_ou_木奉。
  男人的r_ou_木奉并没有腥臭味,反倒是越吃越觉得甜,木奉身粗壮且难以用一只手完全握住,紫黑色笔直硬挺,龟*微微弯曲更能带来快感,被他这样舔弄看起来光滑水润,两颗卵蛋沉甸甸的温顺垂落于两侧,看的人直想捏捏它们,黑色的y-in毛长且旺盛,弯弯曲曲遮盖了一点r_ou_木奉,在男子眼里更俱诱惑。
  “嗯……大j-i巴好好吃……”噗嗤噗嗤的吸允声,龟*被含进嘴里,流出的汁水很快便被吸走,吃着r_ou_木奉的人伸出小舌疯狂舔舐着木奉身,双手轻轻揉捏两颗饱满的卵蛋,在将龟*上的汁水统统吸干后干脆把整根r_ou_木奉都含进嘴里,粗硬的y-in毛扎在脸上,浓郁的男人味充盈鼻息间,令他更加兴奋,大口大口的吸着男人的味道,上下耸动喉咙,不肯浪费放过一滴汁液。
  男人低着头轻勾嘴角,“好吃么?”
  “好好吃……”沉浸于x_ing欲中的那人都顾不上话来。
  “可是怎么办,我生气了。”男人拒绝道,伸手推开腿间的人,将那人推离开他身边,却依旧大张着双腿,紫黑色的r_ou_木奉硬挺在空气中,手臂交叉淡定看着前面的人。
  “不……我要大j-i巴……给我……”腿间的人抬起头,眸里俱是浓烈的x_ing欲和痴迷,竟是刚才在台上的男子。他死死抱住男人的腿,扭动着水蛇腰,两颗异常肥硕的大n_ai也跟着晃动,腿间s-hi润了一大片,b-o起的r_ou_木奉摩擦男人腿脚,低喃,“给我……尹陵宝贝……我要你……”
  尹陵不为所动,皮笑r_ou_不笑的扯了扯嘴皮,“要我还是要这根r_ou_木奉?”他抖了抖仍在滴水的粗长r_ou_木奉,巨大的木奉身微微朝上勾起形成一个诱人的弧度,从龟*里冒出的液体也跟着颤抖,有些甚至色情的滴落在地。
  地上的人视线跟着那颗液体转动,意犹未尽地下意识舔舔嘴唇。
  男人探下身体,呼吸喷撒在男子脸上,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这是故意惹我啊何世宁。敢在我的楼里跳艳舞?”
  那在台上跳着艳舞,大肆勾引男人的,正是向来冰冷无情又变态的有着刑部阎王爷之称的何世宁。
  然而他现在却埋首于男人腿间饥渴的求着r_ou_木奉吃。
  “如果我不这样你可能都不来找我呢……”何世宁委屈的垂下眼皮,撇了撇嘴角,偷偷向前挪了挪身体,想离男人的r_ou_木奉紧一些。唔……大j-i巴……好想继续吃啊……
  尹陵冷哼,向后坐了点。
  “快给我……我都快一个月没好好吃过你的j-i巴了!”苦苦念了二十多天,何世宁终于爆发,谁也没想到这个不苟言笑的冷面铁官会在男人面前大声哭喊着,活像个要不着糖的孩子,“你都不想我,你回来四小时五十三分了都没找我!是不是在外面钓到人了?我这幅身体cao腻了是不是?尹陵我告诉你……唔……”
  尹陵剑眉一皱,直截了当地打断他的口无遮拦,直接捏住他下巴狠狠吻住那伶牙俐齿的小人儿,霸道的吸出津液,何世宁也不堪示弱,站起身来扑向男人,坐在男人大腿上小x_u_e磨蹭着炙热的大r_ou_木奉,发出叹息满足的声音,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誓要把对方的一切都掠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