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龙的共妻 作者:李论/leelun【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12 作者|标签:李论 leelun



王者y-in错阳差成为共妻的故事。古老的圣龙之疆,王族可以化为神龙的圣龙之疆,有着王储共妻的古老习俗。
就在太阳王雷奥,月神王穆底斯,骑士王凯罗西斯三位王储参加神祭之日,由神从候选中,选出他们未来的妻时——片刻寂静之后,神之光最后罩在了骑士王颀长的身躯上。


第一章 神祭日
  “时间快要到了,雷奥在哪里?”
  听到我的提问,身著华丽礼服的传令官瞬间弯膝跪了下来,
  “属下该死!殿下,太阳王还在他的寝宫里,他的侍卫不允许我们进入,请饶恕我殿下!”
  一边请著罪,下面一边传来他五体投地地用力拿脑门重磕地毯的声音。
  “好了。”
  迈步过去,伸臂向下,裹覆著小羊皮手套的掌心拦住了年轻人磕得通红的额头。
  “不是你的错。本王亲自去一趟。”
  “──谢骑士王!天佑风龙疆!”
  我叫凯罗西斯。圣兽大陆中,掌管风龙疆的王储,人称骑士王。
  圣兽大陆一共有三个龙族国家──水龙疆、火龙疆、风龙疆。三个国家的王族都是神龙的後裔,纯血的王族成年後便可以化为巨龙,寿命极长,足以守护自己的国土千百年。为了保证龙族血统的纯正、三个国家之间亲密无间,龙之国从上古时代就流传下了一个和别的国家截然不同的习俗──水龙疆、火龙疆、风龙疆,三个国家的王,要共妻,由同一个王後分别诞下三个王族的继承人,并将这个传统继续下去。
  纯血王族寿命极长,受孕率极低。三百岁的时候成年,然後活满三千年後才虹化而去。当三个国家的王储都成年了以後,圣龙之顶的神殿中要举行一场宏大的神祭。三位王储和数千名适选少女会参加神祭,最终由神选择出一名女x_ing,用圣光加冕并且改变体质。让这个女x_ing拥有了近乎无限的寿命和可以产卵的子宫後,她就成为了三位王储共同的妻子,三个龙疆的神後。
  现在,我就正作为三位王储之一,华美披风高高向後飘摆,迈步走在神殿的走廊里。路过的人纷纷下跪行礼──虽然本来应该来参加的人,并不是我。
  穿过高高穹顶的前厅,走到火龙疆的王储後殿门口,守在门前的侍卫拦了过来,见到是我,迟疑片刻便被我挥退了。我上前几步,靴尖被柔软长毛地毯深深吸吃著,右手握上鎏金铜门把手,还没有推开门,就听到了里面传出来啪啪入r_ou_的钝响和极其疯狂且愉悦的女x_ing狂喊。
  “啊啊啊──!殿下……救呜啊……!咕啊啊啊啊啊!”
  门那边的女人明显已经忘形,声音与其说是妩媚,更不如说是如同脱力濒死的母兽。
  握住门把的手掌顿了三秒锺,面无表情黑发扫过眉间。最後我还是推开了厚重的殿门。
  阳光明媚地从巨大的落地窗边直s_h_è 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对热情纠缠在一起的男女。一个高大男人背向门口慵懒坐在软椅上,金发璀璨如黄金,只一个背影就蕴含著巨大压迫力,镇得人无法喘息,宽阔肩膀裹在体面的纹金圣龙王服中,深麦色粗颈後能看到一道血红的纹身图腾般隐没到衣领之下,随金发时光般扫摆,不时狰狞隐现。他身上跨坐著一个浑身赤裸雪白的女人,头发是浅金色,瀑布般垂下津s-hi地身体。这个角度有椅背挡著,我看不到太多细节,只能感知到男人有力双掌分别握住了女人的纤细腰肢,激得女人弓起背发出了无声的嘶喊。
  还没等再看得更清楚一些,一开始仿佛对我的进入毫无所觉的王族周身猛然爆发出一道灼热气浪,龙之气如同火焰铸成的巨蛇,嘶嘶吐著信子,瞬间腾起三四米高,在身後守卫的惊呼声中,劈头盖脸向我袭来。那一秒,我只来的及抬起手臂,张开五指撑开风属x_ing的魔法盾护住自己和士兵们。还没等魔法盾完全张开,只听“噗”的一声轻响,我腰间蓦地一轻,原来挂在那里的佩剑被齐根切断了金带,整根剑被震飞出去,刀鞘部分深深c-h-a入了我身後的墙壁──过了很久,才听到被c-h-a透的墙皮化为了沙粒,簌簌落到地面上的声音。
  也许是因为没听到气浪穿透人体时骨r_ou_碎裂的声音,也许是没闻到血沫四s_h_è 的咸腥味。本来慵懒端坐,始终没停止动作的王者骤然停止了玩弄女人的手指,朝向了我这个方向,慢慢地,慢慢地侧过头,露出一截弧度精悍、微微汗s-hi的下颌,薄唇如刀刃,逐渐勾出一个无限讥诮的笑容。低沈男音震颤得高高穹顶微微共鸣:
  “好看吗,小杂种。”
  很难说,当男人讥讽的声线如同带著情欲的余温吹到我面前时,我的眉毛有没有一毫米的移动。我只是横向抬起手臂,展开了五指。
  “──嚓。”
  短促一声轻响,深陷入墙体的爱剑玛莎自动脱出了束缚,飞回我的掌心。
  拔身站在门口,r-u白的天南星花从门廊两侧的上空如流苏般垂下来。松弛手指握著剑,我没有起伏地开了口说话:
  “神後仪式该开始了。太阳王。”
  满含恶意的话语并没有得到我应有的反馈,对面的男人顿了顿,似乎哑声笑了一下。震得他胯上的女人瑟缩了起来,环著他健壮肩颈的嫩白臂膀似乎搂得更紧了,又被他强行一把扯了下来。“吱嘎──”一声,男人的座椅猛的被转了过来正面向我。衣冠楚楚的王者和赤身裸体的女人瞬间扑入了我的眼帘。骑在他身上的女人皮肤白到了几乎透明,青色血管在她的颈後隐约可见,在我的视线里,她的脸一直粉到了胸口和後背,肯定有著精灵血统。尖尖的耳垂上穿满了代表奴隶的银环。汗滴顺著环上的宝石一滴一滴颤到了太阳王壮硕的胸口上。
  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视线,男人笑著抬起一只手,并拢两根粗大手指,故意沿著我视线的方向,在女人饱满成熟的r_ou_体上轻轻拂过,勾起颤巍巍的轻哼。最终,他又引导著我的目光,把宽大手掌落到了女人的臀部。
  男人暴戾的金色瞳孔恬不知耻笔直看向我。里面如同往常一样满含了恶意和讥讽,灼热如烙铁。他罩盯著我,勾著唇,低喃粗嘎而喑哑:
  “不急──小杂种,来,一起。”
  为什麽这个男人会是即将和我共妻的人?我不知道。为什麽这个男人永远对我满含恶意和蔑视?我大概知道。但我能做的,只能是在他炙热的目光里立定,抻脱披风的结扣,抻臂脱下柔软厚重的披风,展开了温暖覆盖在女人後背上,遮住了她赤裸的身体,然後随手把她压在披风里的浅金色的长发顺了出来,长长披散到臀下。这个动作让女x_ing奴不安地抽动了一下,脸红到了脖根。但我还是将动作做完,退後一步,回视男人可怖的金色瞳孔。
  “走吧,太阳王──我们未来的妻子在等。”
  我俩的视线就在这种诡异时刻碰撞在一起,简直能听到火星四溅的声音。太阳王雷奥正如同所有火龙疆的纯种王族一样,有一对金色的蛇状竖瞳,再加上他那强悍到超过界限的龙族威压。每当被他固定注视著的时候,都有种骨髓深处都在被肆意压榨嘬吮的错觉。
  但是这次他,回视著我回视他的眼睛,没多久,就百无聊赖一般移开了眼睛。隔著我的披风,粗硕手臂环绕女人。女人再次可怜地呻吟著,将头拱进他的宽厚胸膛频频摇动。
  镇静如我,站在那里也有好一会没有再吐出任何语言。太阳王却就这样在我的注视里抚弄著女人,竟然鼻息渐重,恬不知耻地渐入了佳境。
  站在表演著活生生火爆场面的男女面前,看著荒 y- ín 无度且强悍无比的太阳王尽情地展示著他的荒谬,让我逐渐面无表情。看著自己未来妻子的丈夫之一在我面前不忠的感觉逐渐让我乏味且不耐。抚摩几下额角,我迈上前来,伸手过去,五指一把c-h-a入他纯金色发际,扯住了s-hi润金发,把他紧贴著女人蹂躏的上半身整个扯远。
  让我惊讶的是,做这个动作时,他居然没有作出任何抵抗,更让我惊讶的是他是闭著眼睛的,甚至就连我将他扯开以後也没有睁开,充满爆发力和男x_ing魅力的野兽就这麽被我半拎在手里了。沈浸在即将到来的高潮里的男人紧拧浓眉,面容狰狞得让我有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怜悯的感觉。还没等我理清楚这种诡异的感觉是从何而来,女人从披风中滚落了出来,雪白光滑的r_ou_体在地毯上滚了好几个圈。我刚弯下腰打算去搂,头顶传来了一声饱含兽欲的低吼,几滴温热液体横飞,重重溅到了我领口的银徽章上。
  他s_h_è 了。
  用呆滞来形容我也许是太肤浅了──用石化才更贴切。我维持著半屈下腰杆的位置,白皮肤的女人一直滚到了我的脚下,撞到了我的膝盖才停下来。可能是撞疼了,她用白嫩的手臂圈住了我的大腿,能感觉到她的全身都在微微颤抖著。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早在雷奥用龙势把我的佩剑抽飞的那一刻,所有的侍卫都躲到了半个神殿之外。除了我们三个当事人以外再没有别人看到这一幕。
  不知道过了多久,猛然有一只大掌反攥住了我的头发,扯著我整个上身向前倾倒,我赶忙尽力保持平衡,却看到近在咫尺处,有一对黄金色的瞳孔。是高潮结束的黄金色野兽握住了我的头颅,抬起狰狞的黄金蛇瞳罩视著我,一瞬不瞬。高大身影把灯光几乎全都挡住了,但是离得这麽近,呼吸相闻的距离,所以还是能看到他看著我时,脸上的神情。
  ──那是极度的y-in霾,和厌恶。
  他就这麽盯著我,有一瞬间我以为他是要把手臂c-h-a入我的内脏里。但是很快他就像沾了什麽脏东西一样松开了手指,把我甩到三米以外,像扔垃圾一样。
  我下意识地单掌撑地,避免甩到更远的地方,在解除石化状态的第一时间里,低头用麽指抿去了自己颈侧的浊液。
  我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太阳王一动也不动。高大的身形还是遮蔽著灯光,逆光站在那里,只能看到他壮硕身躯被镶上一道光边,金发亮得如同要燃烧起来一般。过了很久,他突然“嗤”地笑了一声。
  我抬起头看向他,他却用指尖系拢跨前纽扣,头也不回地迈长腿向外走去,飘摆的刺绣繁复的王服後摆毫不留情地抽痛了我的侧脸。错身而过的时候,他的声音满含恶意,低沈吹入我的耳中。
  “──小杂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