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尉gl+番外 作者:迟小拍【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4-02 作者|标签:迟小拍 宫廷侯爵 恩怨情仇

书名:狼尉gl

作者:迟小拍

文案

这是一只狼的故事,但是她不真是一头狼,一头狼活在世上,遇到了许许多多的人,各种各样的事,只是谁能一直陪着我呢?狼是群居动物,也希望有个容纳自己的地方。

呆萌正气攻×傲娇女王受

此文慢热,但绝不是小白文,请各位大大放心观看。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捡、夏红漫 ┃ 配角:曾缱绻、魏金、严占铭、杜景等 ┃ 其它:gl

  ☆、谁家童年(1)

  乔捡不会说话,等她能说话的时候,乔捡已经被认为是个哑巴了,就更不想说话了。

  其实乔捡一开始不叫乔捡,没人知道她是谁,她是被森林里的野兽养大的,直到五岁才被打猎的村民发现,放在村长的家里养,村长姓乔,看她是因为捡来的,便取名乔捡。那时候,乔捡连两腿走路都不会。

  村长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可能是觉得有个有权的爹,两人都特别的淘气而且仗势欺人,村里人都不喜欢他们,却也没人敢说话,但他们唯一不敢招惹的人却是乔捡,乔捡在森林里生活了五年,四肢锻炼的很是紧实,打架就跟野兽一个样,当年他们撩拨乔捡差点没被她打废掉,气的村长差点没把她扔了,但是为了顾及一下名声还是得把她搁在家里,只不过每天把她赶到柴房去睡了。乔捡倒是无所谓,反正觉得跟以前也没差。

  三年过去了,这三年里,乔捡学会了说话,却成了哑巴,因为经常跑森林,成了一个好猎手,每次上山都有不少的收获,好吧,虽然承认这是村长一家子没把她赶走的主要原因。

  乔捡在村里没有朋友,有的嫌弃她是哑巴,有的觉得她太闷什么都不懂,还有的说不定是想和她交朋友,但乔捡却不知道朋友是啥意思,所以,乔捡注定了没朋友,但说到底,倒是没什么人讨厌她,原因么,也许是唯一一个能让村长家的两个魔王吃苦头的也说不定。

  三年过去了,村里倒是没啥改变,就是知府换了个人,知府大人一上台倒是没有啥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措施,却是一上来把山边的那块空地也圈买了盖了一座别院,不久后就把身体不好的女儿搬去静养。

  听说知府对女儿的这般宠爱后,村民们的好奇和巴结知心哄然膨胀,三天两头的就能看见“不经意”加蓄意的村民从别院门口走过,搞得别院好像盖在了村里一样,但是令人失望的是,从来就没有人看见过那个所谓的知府千金到底是哪般模样,逐渐的,村民开始怀疑知府的女儿住在这里只不过是个虚言。

  这天,乔捡是在山上溪边专心致志抓鱼的,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水里,然后一个闪跳,水花四溅,当真身影如兽。

  “你是谁?”一声娇问,倒是底气十足,不过语气中倒是聚满了惊奇。

  但是问的太突然,倒是把一心抓鱼的乔捡给唬了一跳,乔捡睁着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个不知何时坐在那里的小姑娘,也不说话,动也不动,倒是和那些小动物看见人的样子一模一样,放在乔捡身上倒是可爱的紧,曾缱绻不可自已的呵呵笑了起来,乔捡挑了挑眉,看着那姑娘一脸的莫名,可这样的乔捡在曾缱绻的眼里又成了呆样。

  “喂,你叫什么?”曾缱绻抑制不住兴奋的问道,这个小人真有意思。

  但是乔捡没有回答她,曾缱绻把这理解为了防备,也没觉得奇怪。

  “放心,我不是坏人,我就住在那个大宅子里。”说完,指了指最近一直成为热门话题的那所大宅子,曾缱绻觉得,如果说出这点肯定能吸引这家伙的注意,因为那所宅子和里面的小姐在这片区域的确是“家喻户晓”了,她等着那个孩子一脸兴奋地来询问她的一切,但是她又失算了,乔捡依然一言不发,而且从她的脸上,也的确看不出所谓感兴趣的成分。

  拂了大小姐的面子,就算这个小人再可爱,大小姐也开始不乐意了,就在一声“喂”就噎在嗓子眼儿要破口而出的时候,谁知道这小孩竟然先她一步,竟是慢慢后退两步,然后“嗖”的一下跑的没影,整一个小野兽。大小姐又惊又奇,跑了几步确定是找不到了,不由得跺了跺脚,暗骂了句“小破孩儿”便悻悻而去。

  而后的日子便也很自然的发生了,新鲜又好玩的事物无一不吸引着这个在外面被传为“体弱”的大小姐天天往林子里跑,曾缱绻还记得第二次进森林时的情景,她竟然看见那孩子竟然像只鸟一样倒挂在树上,一看见她又“嗖”的一下,一个倒转稳稳的蹲在树上望着他,一如既往的神情。

  “喂,你!不准跑!”大小姐一边跑一边喊,生怕她下一个动作就像个猴子般顺溜的跑了。

  乔捡一脸奇怪的这个气喘吁吁的大小姐,实在不明白干嘛老是跟着自己。“你说,叫什么名字?”曾缱绻摆足了架势问道,但是回答她的还是一如既往的沉没,大小姐彻底生气了,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战。

  “你是哑巴么?”大小姐骂完过后就后悔了,不是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是那家伙果然从树上跳来跳去又没了影,大小姐觉得有点伤心,觉得这家伙肯定讨厌自己了,因为自己说了不讨喜的话,就像娘说的,只有说了讨喜的话别人才会喜欢你,所以她一直努力去做个讨喜的孩子,在爹面前这样,在奶奶面前这样,在佣人面前还是这样,所以,她不得不选择成为一个好姑娘,为了不暴露本性,还不得不装体弱,真是苦了她这个爱玩的性子。

  不过以此过后,缘分倒是真的建立起来了,只不过是一直标榜自己为大家闺秀的小姐整天跟在一个小屁孩的后面跑就是了,于是就总是出现现在的一幕:小屁孩捉鸟的时候,大小姐在后面东张西望;小屁孩费劲捉来的兔子,也被大小姐旺盛的玩耍好奇心给放跑了;大小姐走累了瞎嚷嚷着口渴,小屁孩也会一溜烟的跑上棵果树,晃动枝条掉下一片的果子……

  总之,就是小屁孩不再嫌弃这个总是莫名其妙的大小姐,而大小姐的日子也丰富了,日子过得丰富又快乐。

  渐渐的,日子开始逼近年关了,这对人类来说通常都是个重要的日子,家人的相聚,丰盛的晚饭,噼里啪啦的炮竹,再一起欢笑的守岁,就算家里再穷,人丁再单薄,也会努力图个气氛。

  但是乔捡却是在这些之外的,乔捡在真正意义上是没有亲人的,这也就意味着她被排除在这些欢喜之外,没有哪家人真心愿意收留这样一个性格古怪而且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总的来说,乔捡是一个不讨喜的家伙,所以在这个人人都在忙碌的时候,村子里的人就更加放任乔捡的自由来去,就算乔捡有一两天是不回家的他们也不甚在意,他们更加不会期盼乔捡主动帮忙,因此直到举庆欢腾的那个晚上,乔捡同样也是被排除在了这些热情之外,在他们举家欢笑的人群之外,一个人只能那些看着明明灭灭的烟火,格外凄凉。

  但是当时的乔捡还是太小,她的思维方式还无法理解更多的人情世故,她只是觉得自己是与他们不一样的,不一样在哪里她也无法理解,她无法理解那种没有亲人的悲伤,因为她天生就没有拥有过,所以,当曾缱绻告诉她因为过年而很长时间不能来的时候,她才开始反思自己与他们的这些不同,于是第一次开了口:

  “过年,是什么?”

  大小姐愣神了很久才发现这个一直玩耍了很久的小伙伴是会说话的,而在这期间,曾缱绻真的以为她是个哑巴,她本来只是她通知她一声的,没想到对方却回馈了她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你刚刚说了什么?”大小姐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语气微微带着惊喜的颤抖。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么,怎么大小姐能是这个语气,乔捡眨了眨眼,又把问题问了一遍。

  “破小孩,你会说话!”大小姐转为气结。

  “会。”乔捡不懂大小姐的情绪为何忽上忽下,一脸呆像。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大小姐难过,以为小屁孩在耍她。

  “你没问。”小屁孩如实回答。

  大小姐手颤抖的指着她,气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新坑了,但是本人很懒,各位大大千万别催文,越催越糟,哎,默默留言吧,喜欢记得收藏啊~~

  ☆、谁家童年(2)

  然后大小姐放弃了今天早早回家的念头,开始和小屁孩开始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聊天。

  让大小姐很惊讶的是乔捡竟然是不知道过年的意义的,因为看乔捡的样貌,也不像是个纯粹活在山里的野孩子,所以,大小姐在心里私自把乔捡定为了一个傻子,只有傻子才不会明白过年带给你的那些好处,于是在回答问题的时候,颇有一番理所当然的气势。

  乔捡听完大小姐的陈述后,总算明白了那些不一样的感觉来自哪里了,于是沉默。

  曾缱绻看着乔捡没有回应,以为这小屁孩又要做闷葫芦不说话了,于是心里更气,于是开始忍不住摆脸色。

  “喂,还有问题没,本小姐今天可是很忙的,娘要发现我不在了肯定麻烦了,可没那么多......”

  谁知话还没说完,这小屁孩话也不说扭头就走,看的大小姐那是牙眦目裂,终是被气得火冒三丈。

  “你!给我滚回来!”这一吼都比平时大了好多,连小屁孩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你怎么说走就走!”大小姐觉得今天绝对不能放过她,否则自个儿就不姓曾。

  “你不说你忙......”又是这个呆样,谁会心软。

  “那你倒是说一声啊!”大小姐真觉得快要被气死。

  “哦,那改天见。”看看那郁卒的样,明显是没明白这样做的意义在哪,我靠,去死!

  物极必反,大小姐气到一定地步反而不气了,她终于知道某些人是可以傻到无可救药的,为这种人浪费感情,不值得啊不值得,大小姐努力抚平自己的小心灵。

  “喂!”看着小屁孩不知所以的表情,问了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你叫什么?”

  “……乔捡。”

  回答完后,大小姐大手一挥便放她走了,哼,不值得个屁啊,改天一定让你好看,大小姐露出了阴险的表情。

  乔捡看着村子里大人们忙碌的欢快,以前不觉得,现在突然觉得有点难过,狼这种动物尚且念着情意,而作为人类的自己,却被自己的同类给排斥了,都说畜生都不如人,可是这么长时间,乔捡觉得反而人类却是没一样好的,还不如和畜生一起来的舒坦,那天乔捡在山上呆坐了很久,直到天黑了才下山,回家后正好碰到了累的快趴下的乔村长,脾气一上来了就把她骂了一顿,骂的乔捡更是莫名其妙。

  因此乔捡就更不愿待在村子里了,天一亮就躲进山里,每次直到天黑才慢腾腾的回来。于是在大年三十的晚上,乔捡和一头狼静静地坐在一个土坡上,望着不远处村子里依稀的烟火,乔捡的手柔柔的抚上母狼的头,母狼呜咽一声甚是享受,真是一副美好的人兽和谐之景,至于这母狼便是将乔捡养大的那头,它与乔捡之间建立下的联系是别人无法体会的,看似不同,其实乔捡却把它当做母亲来看了,这可是无以为报的抚养之恩,乔捡其实比任何人都在意。

  狼群是不轻易接受外来物种的,乔捡是见识过狼残暴的时候的,这只母狼能不顾一切的抚养她,其实是乔捡的福气。

  “福娘,人类把过年当做家人团聚的日子,但是在人类中,我却没有亲人,”福娘似乎感到了乔捡的难过,又是一声呜咽,就像人类的哭泣,“但是福娘啊,我还有你对不对?以后过年,我都来看你好不好?”回答她的还是一声呜咽,但是这在乔捡的耳朵里却成了肯定的回答,乔捡的心里顿时不难过了,是啊,她还是有亲人的,不是一个人,明灭的烟火闪过,依稀照出乔捡眼中的快乐。

  乔捡就是这样的简单,只要她还有一头狼陪着,就能觉得幸福,而这在人类眼中是不可思议的,还好村里的人并不知道福娘的存在,否则还要闹出多少问题,就谁也不能说的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