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彼岸情殇gl+番外 作者:蓝竹天【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4-02 作者|标签:蓝竹天 幻想空间 穿越时空 怅然若失

文案

什么?穿越?不会吧?这种事能发生到我的身上?什么?这个地方女子为天,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尊世界?什么??你要和我成亲?不要啊!我只喜欢女人啊!!!!!

“对不起,我要走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因为我而留下来?”“对不起....”三个字说完,转身,带着许写愧疚,离去。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穿越时空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莫琦,欧阳缈 ┃ 配角:肖常恩 ┃ 其它:

==================

  ☆、第一章 悲痛

  “琦琦,我们在你楼下的饭店见,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清晨,吴莫琦最好的朋友渺渺打来电话。

  “什么好消息?”吴莫琦问道。“见面再跟你说,就这样,挂了。”对方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回音。

  吴莫琦放下电话,一边往楼下走,一边想着她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消息?

  到了饭店,吴莫琦看见渺渺已经在那里坐着了。“来啦琦琦,过来坐。”渺渺一眼就看见了吴莫琦,向她打着招呼让她过来。

  吴莫琦走了过去,却发现渺渺的身边还坐着一个人。吴莫琦没有说话,坐了下来,却看见渺渺已经拿过了菜单。

  “来,琦琦,你点菜吧!”渺渺说着,将菜单递了过去。吴莫琦拿着菜单,眼睛却不时的扫向那个与渺渺一同来的那个男人。

  点了一个土豆丝,一个红烧茄子,特意嘱咐了服务员不要放辣,因为渺渺是不吃辣的。点完了菜,将菜单交给渺渺,想让她再点一个,却没想到,她转手便将菜单交给了身边的男人。

  看见吴莫琦很疑惑的在看向那个男人,渺渺终于开口了:“琦琦,给你介绍一下,他是我的男朋友,徐佳,下个月,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

  “什么?”吴莫琦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不是说,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吗?那就是,我要结婚啦!”渺渺笑着说道。

  那一瞬,吴莫琦只感到眼前一片漆黑,心中大恸,但面上却还是平静如水。她死死扶住桌子,才勉强撑住没有倒下,等她缓过神来,才发现桌子都被自己掰去一角。

  “琦琦,你会去参加我们的婚礼吗?”吴莫琦怔了怔,才反映过来她说的是什么。

  “是。”吴莫琦从牙缝里吐出这个字。“我当然会去,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你结婚我怎么可能不去呢?”

  “那就好,婚礼之后我们会去澳大利亚定居,也许...很难再见了。”渺渺当作没有看见吴莫琦苍白的脸和摇摇欲坠的身子。

  “若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走了。”吴莫琦感觉自己一分钟也无法再待下去了,她会发疯的,她随时都会发疯的,她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这时,却又听到了渺渺的声音。

  “琦琦。”渺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们还会是好朋友的,是吗?我们一辈子都是好朋友,对吧!”

  “对,我们,只是‘好朋友'。”吴莫琦想,自己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大步离开了。

  就在吴莫琦走出他们视线的那一瞬间,渺渺突然倒了下去。“表姐。”身旁的男人一把扶住她。“表姐,你这是何苦呢?”

  “我的病...撑不了多久了,我知道她爱我,我何尝不爱她呢?只是,我不能做她的拖累啊!她还年轻,还有自己的路要走,我...只能离开。”渺渺喃喃自语的说着这些话,像是在说给表弟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泪水流满面孔而不自知。

  外面的天空飘起了细雨。吴莫琦走在路上,仰起头,任由雨水打在自己脸上,也同时,滴在了自己的心上,这样,似乎就可以抵消脸上的泪。

  “渺渺,你该知道的,你怎会如此狠心?你怎会....”吴莫琦心里一直很爱渺渺,只是在很久以前渺渺说过自己讨厌同性恋,所以吴莫也只是在愚人节的时候在渺渺面前说过喜欢她之类的话,可是天长日久的,吴莫琦不信渺渺看不出自己对她的情义。

  吴莫琦只想就这样默默守护她一辈子,没想到,就连这,也成了奢望。

  “你好狠的心,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说你要结婚?这样刺激我你觉得很好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吴莫琦蹲在楼下,不顾周围人的目光,失声痛哭。

  她开始回忆起她们过去的种种,从小两人一起长大,渺渺性子活泼,一直是她心目中的太阳,是她心中最耀眼的光。

  可是,如今,光灭了,再也不会有人,在她病的起不来床的时候一边对她碎碎念,一边给她拿药倒水。

  再也不会有人,在她失落的时候整夜整夜的陪她,只为了能让她好受一点。

  因为,渺渺的光已经照向了别人,从今往后,她将是别人的妻子,她就要走了。她再也不会像从前那般与她亲密无间了,那束只属于自己的光,灭了.....

  还记得那一次,自己在单位崴了脚,没有人管,还是渺渺,在得知自己崴了脚后,从隔着半个城市的父母家中跑过来将自己接到医院,然后一直到将自己送回家,安顿好后,又嘱咐了一大堆,这才回去。

  吴莫琦想着.想着,就这样慢慢的走了家门口,望着这个家,吴莫琦的心里突生一股悲凉:这个家,从今往后,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了......

  翌日,吴莫琦顶着一对熊猫眼去上班。“唉,吴莫琦,你怎么又来这么晚?”单位里那爱挑人毛病的老板又在找茬。

  “哪有?这不还有几分钟吗?”吴莫琦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

  “好啊你,都敢顶嘴了,你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你?嗯?说你来晚了就晚了,看着我干什么?还不去干活?”吴莫琦无奈,只好走过去开始干活。

  “呦!吴莫琦,你今天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大了啊?都敢跟boss顶嘴了,怕是这个月你的奖金

  都要被扣光了吧!”那个boss所谓的侄女跟她的姑姑简直一个德行,吴莫琦不想理会,我忍。

  “唉,我说,你怎么又弄错了?跟你说过几次了这个东西不是这样弄的,不是昨天刚教的你吗?

  瞧你那记性,什么都记不住你干脆就不要干了啊!回家让你父母养你去吧!”吴莫琦放在身侧的

  手攥了又攥,最后还是松开了。

  “是,我记性是不好,但不代表你就可以这么羞辱我。”吴莫琦在心里这么想着,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其实,吴莫琦的记性确实不好,自打她有记忆以来,她就觉得自己经常记不住事情,严重的时候就连当天中午都想不起来早上吃的是什么。

  有时候甚至还会迷路,但是最后还是会找到回家的路。为此,吴莫琦也去医院问过大夫,而大夫也说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只有吴莫琦自己知道,她的症状一天比一天严重了,或许有一天,她将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女A:“喂,你干完了没有?磨磨蹭蹭的,快点啊!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搬进去。”其他的人聊天的聊天,打电话的打电话,只有吴莫琦一个人在搬东西。突然,她感到脚下被人绊了一下,手中的东

  西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女A:“你干什么呢?搬个东西都能弄到地上去,你说你还有什么用啊!啊?还不快点捡起来。”

  女B:“就是,你看她笨手笨脚的,脑子也不好,真不知道咱们老板怎么会要她这种人。”吴莫琦听着同事的奚落,却没有反应,因为已经习惯了。

  女A:“是啊!要是我啊!早就把她开了。”

  女B:“这你们就不明白了吧!她这种傻子,什么事也不懂,咱们的活都可以交给她一个人干了!反正她第二天都会忘记咱们对她做了什么的。”

  “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干活?”女A推了吴莫琦一把。吴莫琦的头一下子撞到了机器角上,疼的她一阵眩晕,同时,心里的火也是“蹭蹭”地往上冒。

  这时,吴莫琦的眼角看到了机器上的一把刀。她的手慢慢拿起了那把刀,指着女A说道:“你以为我真的全都忘记你对我做过什么吗?告诉你,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否则,我可不确定自己能干出什么事来。”

  女A吓了一跳,但很快镇定下来:“呦,傻子都会威胁人了啊!你吓谁啊?有本身你来,往这砍,来啊!”说着,抓着吴莫琦拿刀的那只手往自己的脖子上放。

  吴莫琦往回抽手,但女A却是不依不饶的抓着吴莫琦的手不放,眼看矛盾渐渐升级,身边的人也只是看着热闹,没有一个出来劝架的。

  突然,女A被地上的杂物绊倒,吴莫琦因为被抓着手,也跟着倒了下去。就在那一瞬间,吴莫琦手中的刀真的划向了女A的脖子,瞬间,鲜血喷涌而出,喷的吴莫琦一脸一身全都是。

  “杀人啦,杀人啦!!”听着同事们不断的叫喊声,吴莫琦吓坏了。“我...我不是故意的...”她急切的想解释,可众人都对她避之不及,纷纷远离她的身边,没有一个人听她的解释。

  那一刻,吴莫琦绝望了。她知道,自己杀了人,难逃一死,她跑了出去,没有一人赶去拦她。她来到了江边,站在栏杆上,看着那涛涛的江水,似乎在那江水之中,看到了,渺渺的笑脸,那一刻,她只想抓住渺渺。

  她跳了下去......

  三日后,她的家人为她举办追悼会。渺渺也在其中,哭的肝肠寸断。冥冥中似乎有声音在对她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每次看到评论或是收藏增加了之后,小天都会非常高兴,其实我不是那种喜欢要评论的人,大家在我之前的文章中可以看出来,不过这一篇,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别让我感觉是一个人在奋斗哦!

  

  ☆、第二章 穿越

  “这是哪儿?”吴莫琦在一条漆黑的道上走着,这里没有光,但她能感觉到有许多奇怪的东西

  贴着她的身体飞来飞去,她却并未觉得害怕。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哦,对了,好像是不知怎么掉到了河里,那...这里就是阴曹地府了?可是,怎么没见到传说中的牛头马面和阎王爷呢?难不成那些都是假的?那这是哪儿?我又该往哪里去呢?

  吴莫琦站在那里,前面就是一处断崖,左面是一个山洞,右面是一条红红的河水。“难道这里就是所谓的忘川?”因为她看见河的两岸开满了鲜花。

  她凑过去仔细一看,对,是曼珠沙华。那么这里真的就是地府了!

  可是,为什么连个小鬼也见不到?吴莫琦左右查看着,仍是除了她自己,这里连个鬼影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连个带路的都没有,她怎么知道该往哪里走啊?

  而此时,在她所不知道的地方,阎王爷和几个小鬼正在从监控摄像中看着她。原来,黑白无常因为喝了酒,触犯了地府条例,被阎王扣了薪水,两个人闷闷不乐的去人间抓人,因为酒还没醒,一个疏忽就抓错了人。

  “唉,最近这两年黑白无常是越来越过分了,总是抓错人,害的本王我不知给多少穿越人士赔礼道歉外加各种补贴,看样子是时候向玉帝请求撤掉黑白无常的职位重新换人去人间抓死人了。”阎王摇头叹息。

  原来,近两年穿越人士风生水起,正是因为黑白无常不负责任常抓错人,导致阎王不但要替他们赔礼道歉,还要把那些人送到另一个时空加以补偿。

  长此以往,阎王觉得自己的威信都没有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如今这里又有一个无辜死亡的人,阎王已经不打算亲自出面解决了,而是叫人时刻监视着,然后找机会直接送走,免得又被她知道真相之讹上一笔,于是,阎王只坐在监控室里,看着吴莫琦在那里找出口。

  阎王:“牛头马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