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姐不好看 作者:单北烟【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4-02 作者|标签:单北烟 甜文

文案

未见面时

  路绯捡起室友掉在地上的同系大二名单,扫了一眼,“我去,竟然有学姐叫419这么奇葩的名字!”

  司苡艽在听室友夸耀她们部门新招的未成年小学妹如何如何可爱之后,笑笑继续忙自己的事情,“萌妹子不是我的菜。”

初见面时

  路绯好奇那个总是与自己部长形影不离,且从不曾摘过蓝□□用口罩的学姐的样貌,在各种撒娇卖萌被部长姐姐掐捏之后终于得到与学姐说话的机会。

  “学姐,你叫什么名字呀?”

  “司苡艽,薏苡仁的苡,秦艽的艽,学妹也是中药学专业的应该知道是哪两个字吧?”司苡艽撑着下巴打量眼前的小孩,第一次觉得室友的眼光不错,确实很可爱。

  呃……学渣路绯掏出手机百度,恍然,“学姐你就是那个419啊!”

  司苡艽黑线,部长姐姐笑倒。

混熟后

  “学姐,你为什么总是戴着口罩啊?”

  “我花粉过敏。”

  “能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吗?”

  “学姐不好看。”

  “没事,我不怕被吓到。”路绯蹲在地上仰脸笑的一脸天真无邪。

  司苡艽在心里怒吼,何梓欣给我把你们部这个死小孩拖走。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绯司苡艽 ┃ 配角:何梓欣,配角12345 ┃ 其它:校园

  ☆、奇葩的名字

  “路绯,帮我捡起来。”寝室二姐在上铺抱着一摞资料叫对坐在下面看电影的路绯。

  “咦,这是梓欣姐她们班的名单吗?”路绯摘下耳机捡起二姐掉在地上的那张纸,扫了一眼看到了自己部长的名字。

  “嗯。”

  “我靠,不是吧,竟然有学姐叫419这么奇葩的名字?”路绯扫到自己部长后面的名字惊呼出声,这是怎样强大的父母。

  “不过谐音罢了吧,大惊小怪,你自己不是还跟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名字谐音。”二姐弯腰夺过她手里的名单吐槽一句。

  “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的男人。”路绯已经被人拿名字开玩笑无数次早就免疫了,听到二姐的话一点也不恼,跟二姐玩闹一句,重新扣上耳机看她的小电影。

  “路绯你能不那么腐吗?”三姐是那种在没认识路绯之前只知道百合菊花是两种花的纯洁妹子,听到这句忍不住插话。

  路绯刚要反驳三姐一句她不是腐女来着,却听到大姐问。

  “419是什么意思啊?”

  呃…看来纯洁这种东西的多少是与年龄成反比的。路绯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给大姐解释的好,免得污染了自己身边这仅存不多的纯洁妹子,那真是太有罪恶感了。

  路绯,还差8个月才满18周岁,普通大一学生一枚,爱好吃睡,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特长,但靠着嘴甜长相可爱卖的一手好萌加上会跳那么一点点爵士舞,也在学生会混了一个小职位,并且有一个特别漂亮温柔的学姐部长罩着,追求不怎么高的路小绯对此很满足。即使是被学姐压榨着策划部门活动也乐此不疲,谁让她对漂亮学姐完全没有抵抗性。

  路绯是颜控,同时她还是百合控,御姐x御姐是她的最爱。当初路绯在寝室卧谈会上跟众姐姐坦诚她是百合控时,二姐还曾经一脸惊恐的捂住了胸,对此路绯投以嫌弃的目光,“拜托二姐,我虽然控百合但我是直的,就算是弯了我也是要看脸的好吗?”身材相貌肤色,您觉得您哪一点能被我看上,直女癌不要太严重啊姐姐。

  路绯很不能理解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控百合的不是蕾丝边就是宅男,可怜一下像她这样不被世人认可的直女好吗!

  所幸后来二姐相信了她是直的,理由是她每次在寝室当着路绯的面换衣服,路绯都没有直视过她,永远盯着她的电脑屏幕。

  路绯:“……”二姐,就您那120斤的身材,我真是怕看一眼会恨不得自戳双目啊。。

  “小苡,路绯那小孩真是太好用了,长得那么可爱还会做活动策划,连ppt都做的这么好,可真不愧是我们部门的小萌物。”何梓欣一边浏览着邮箱里路绯刚给她发过来的下个月英语课上要用的ppt,一边跟室友夸奖自家小萌物,有这样一个既卖的了萌又完成的了工作的小部员感觉真是棒棒哒。

  司苡艽撇嘴,知道你们家小萌物能干,但你这样压榨她真的好吗?这次连英语演讲的ppt都让她给你做了真的不过份吗?果然学妹就是用来被学姐坑的。

  “你们学生会不是还有三个月就换届了吗?怎么,要向你们主席推荐一下小萌物吗?”

  何梓欣想到几天前跟路绯在QQ上聊起这事事摇摇头,有些惋惜,“她跟你一样只想着大一这年玩玩,大二不打算留在学生会。”

  “人各有志。”司苡艽倒有些惊讶室友经常提及的爱撒娇会卖萌的小学妹会是这样的淡泊名利,按理说她那么积极上进应该会想尽办法留在学生会才对。

  司苡艽并不认为路绯真像她说的那样只是为了玩玩,如果只是玩玩的话她大可不必这么努力,完全可以像自己去年那样只写写每月的总结去开开例会,没必要花费那么多时间和心思去想活动搞ppt视频什么的。而且作为与她同专业的亲学姐,司苡艽很清楚他们这个专业课程的紧\张,大一下学期仅考试课就有八门,每天的课基本都是排的满满的,听室友说那个未成年小孩还喜欢打游戏爱睡懒觉,要是不想当部长的话怎么可能牺牲这宝贵的时间。除非……

  看着自己室友那张好看的脸,司苡艽想到了一种可能,然后又自己否定掉,毕竟这个世界上像她这样喜欢同性的还是少。

  “你那是什么表情?”何梓欣被她看的心里发毛,心想这大白天的干嘛那么沉重的表情看着我,我长得挺好看的啊不至于会吓到你啊。

  “没什么。”司苡艽心里暗自摇头,管那么多干嘛,自己跟那小学妹又不认识,她怎么想的与自己又有何干呢。

  “话说,小苡你真不要考虑一下我们家小萌物吗?我觉得你们两个挺配的,小学妹挺外向的话也多性格也逗,你这么闷骚正好互补。”何梓欣跟她是同个高中毕业,早知道她的取向,半开玩笑地问。

  “别乱点鸳鸯谱了,萌妹子不会是我的菜。”司苡艽戴上耳机背单词,从去年开学接新生认识那个叫作路绯的小学妹开始,何梓欣就一直在自己面前提起她是如何如何可爱如何如何有趣,也经常像现在这样开玩笑让自己收了她,每次司苡艽都以一句“萌妹子不是她的菜”来回绝。

  虽然跟很多女生一样司苡艽对于可爱的东西也没什么免疫力,但对于交往对象她还是希望对方能比自己要成熟,最好年龄要大于自己,就算小也不能小于两岁,不要话痨不要太娇气不需要自己整天哄她,行为处事不要像个小孩。像路绯这样还未成年,靠撒娇卖萌来讨人欢喜的小妹妹确实不会是她喜欢的类型。

  司苡艽今年20岁,普通的二本医学院里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闷骚的摩羯座,家在北方一座海滨城市,喜欢安静,闲暇时喜欢看些小闲书,不是学霸也非学渣,没有挂过一门课也没有拿过奖学金。自读书以来她就是属于那种不会被老师注意到的学生,没有称得上优秀的成绩同时又相当的低调不惹事生非,每次家长会老师都要挠头想半天,最后也只能用一句“挺安静的,就是学习上还需要再努力一点”来敷衍司爸司妈。

  司苡艽没有叛逆期,并不是说她是懂事。而是因为从小的家庭氛围,司爸司妈都很尊重她的想法,就算是他们是对的,也不会擅自替她作决定,而是会给她分析一下利弊,再提出他们的建议,让她自己作选择。这样开明的父母,这样的成长环境,司苡艽找不到一点反叛的理由。她的一生本来应该这样平淡毫无波澜地度过,读高中读大学考研找工作谈恋爱结婚生子。但一切却又在她高一那年被打乱。

  那一年,逛论坛认识的几个网友为她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让她知道了另一种感情的存在,同时也看清了她对初中时那位女同学超出友谊的感情是什么。这些年亲眼也见证了那几个网友的爱恨离合,很随意地在一起,又很轻易地说分开,劈腿背叛、玩的很要好甚至开玩笑说以后要做亲家的两人却抢对方女友,各种撕逼大战几乎天天上演,种种的事让司苡艽这个看客都觉得心累。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不混圈,宁愿一直独来独往也不想活在那样的世界里。她不是清高,只是觉得对待感情,专一和认真是最基本的。

  “明天晚上路绯要过来给我送东西,小苡你明晚没安排吧?”

  “嗯?”司苡艽听到何梓欣同她说话,摘下耳机看她,“你说什么?”

  何梓欣又重复一遍。

  “哦,没有啊。”

  “那明天见一下我们家小萌物怎么样?保证你看到她第一眼就喜欢上她。”何梓欣眨着眼睛看她,笑的在司苡艽看来有些奸诈的意味。

  一见钟情的前提也要是对方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吧?虽然没有见过,但小学妹很明显就不会是她喜欢的类型。司苡艽没多大兴趣,敷衍一句,“到时再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  轻松向,尽量做到日更,只是尽量……另外保证不会坑。

  ☆、错过

  “累觉无爱了。”敲完最后一个字,发到学姐邮箱里,路绯倒在床上。

  “绯儿,你们部门是只有你一个人吗?”三姐这时很贴心的过来给小孩喂食,见她都对着最爱的零食摇头了,相信她是真的累了,同时又不解她们部门那么多人怎么就单单她一个人这么忙。

  “可是他们唱歌跳舞都特别好啊,我这种上不去台面的就只能多做事了。”路绯咬手指,声音听起来特别委屈,她也想靠才艺来得到漂亮学姐的青睐,但无奈五音不全舞也跳不好,就只能勤能补拙帮帮部长打打杂了。

  “你唱的也不差啊,上次班级聚餐那首《套马杆》也是绝色啊。”上铺的二姐插话。

  “能不提我的黑历史吗?二姐,都这么久了,你还不懂我的心吗?那歌就是唱给你的啊,套马的汉子你是多么的威武雄壮。”一跟二姐斗嘴,本来还累感无爱的路绯立即容光焕发,语速x2让普通话不怎么灵光的二姐很快举手投降。

  “绯儿,你们部门上次去ktv你是怎么蒙混过关的啊?”三姐断定路绯那渣唱功在文艺部那些高人面前是没胆量班门弄斧的,但也好奇她存在感那么高是怎么逃过去的。

  路绯听到这问题顿时来了精神,坐起来,配上手势给三姐讲述那天的事,“三姐,你知道吗,我当时一听说要去ktv都懵了,他们都唱的那么好,尤其是梓欣姐一开口简直美哭了,我真是怕我唱完他们会把我踢出文艺部。但素,三姐你造我多机智吗?我跟梓欣姐说我去的时候没吃东西有点胃疼,让大家先唱着我去买点药,然后大家听说我身体不舒服就没有一个人叫我唱歌了,小美他们还去给我买吃的买药,艾玛,真是太感动了。”

  “装病欺骗大家感情,路绯你也真是有够不要脸的了。”二姐听完总结到,语气中带着浓浓的鄙视。

  “卧槽,难道要我给他们高歌一曲吗?二姐你知道我装病装的多辛苦吗?”路绯觉得自己没有唱歌才是真的有良心的表现,毕竟听她唱歌实在是一种煎熬。

  犹记得去年班级聚餐,当时大家都还不是很熟,为了活跃气氛班长就说,路绯,听说你是学生会文艺部的,给大家唱首歌吧。

  路绯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就推托说自己唱的不好还是不要污染大家耳朵了。但架不住三十个同学的一起劝,路绯还是硬着头皮点了一首网络神曲《套马杆》,想着这首小区大妈跳广场舞的必备歌曲她都听了不下百遍了应该不会跑调的,然后前两句还真在调上,路绯见没走调一开心就放开了,结果……真是车祸现场。二姐三姐一起捂脸表示不认识她,原本对她有意思的班长在那首歌后也成了好哥们,事后说起这事班长君还开玩笑,路绯,你能进文艺部是不是单靠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