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你那腻歪劲儿 by 正房【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4 作者|标签:


  兄弟文。年下。第一人称文。HE。狗血。基本清水。


  楔子

  我被罚做检讨,当着全班的面。
  我声情并茂,感情充沛的把检讨书念完了,我怎么都觉得自己是个演讲家。
  老师说,嗯,知道错了吧。
  我说,知道了,老师。
  然后我就回座位了,我把检讨书用胶水粘在了我的日记本里,检讨书上那漂亮的笔迹我要保留一辈子。

  第一章

  其实老子错不错关你鸟事啊?我长这么大又不是你养的,相反我就是交钱了买你服务的一主,但我这主就非得被管着。
  我其实打小就烦当老师的,学生什么事儿他都要参合一脚,我记得我小时候一次班里组织活动,大家交钱买了一堆吃的,结果那老师就赶最贵的最好的吃了,我忒嫌弃,您说您是不是八辈子没吃过了?占学生这点小便宜。所以我讨厌这个据说在阳光下最光辉的职业,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一哥们谈恋爱了,结果老师抓了,还让他爸妈过来了,当着全办公室老师的面被暴揍了顿,那女的还被逼转校了,我觉着,这倒底关那些大人什么事儿了呢?
  可我不能说我不服气,人老师问你知道错了不?我得乖乖的答,我知道错了。
  我之所以被请上去做检讨,是因为我揍了班上一人妖,明明就是个男的,非得当个长舌妇,成天就聚着班里一堆人说些七七八八的。其实说我我不在意,可他说我哥。
  我最烦人说我哥了,我哥就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他就是个神,你说我神我能不揍人嘛?
  可我被老师逮了个现行,没办法得假情假意的说我错了,因为我怕我爸揍我。我爸一来火了就把我往死里打,有次我还躺床上躺了半个月。
  检讨书是我哥给写的,那文字流畅的,幸好我班主任不是我语文老师,不知道我那些写作文的破事儿。对了,我作文本上的作文十篇有九篇是我哥给我写的,他还得憋着写差点,要不然非穿帮。
  我和我哥不同,要说的话我哥就是个牛逼青年,那我就是个流氓青年。
  上高中那会我开始了玩网络游戏,什么污七八糟的都成,后来组一伙人打CS,星际,再后来我就和几个哥们开始玩WOW,成天就是胡混。
  等我高三的时候,我哥已经是个大学生了,开始住校起来,有一次我去他学校玩,还看见了他女朋友,挺漂亮的的一女的,就是眼睛长高了点,忒瞧不起人。
  我不喜欢她。可我管不着她。
  我开始很久很久不回家不去学校,成天就窝在网吧里打游戏,我抽烟喝酒,然后就闹事,被抓派出所去了次,我不敢打电话给我爸,还是我哥接的我。
  出来后我还是被我爸揍的半个月下不了床,然后我就又被送去学校了,寄宿学校,我老爸还怕我乱搞,每礼拜放学都准时到校门口逮我。可他不知道,我会在晚上翻墙出去玩呢。
  后来有一阵子我和班上的一女的搞在一起了,有时间就缠着她玩玩,连游戏都打的少了。
  那天,我在游戏里认识的一哥们突然来找我,我觉得挺有趣的,人个子不算高,长的还是人模人样的,就是脸上青春痘挺多的。晚上又陪着他到外边玩了一个通宵,他不放过我了,非让我多陪他玩几天,我打听下才知道这小子失恋还逃家了,臭了他一顿,又开始了逃学生涯。
  等我再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3天后了,一翻进学校就直往教室去了,我知道我又会被找麻烦,可我不在意。
  等我一进了教室,果然满教室的人都惊奇的瞪着我,我乐了,我就是出去混了几天各位也不用这样吧?
  “蔡司!”有人吼我:“你他妈的去哪了?”
  我一愣,是我寝室的一哥们:“咋了?想我了?”
  “想你个鸟!你他妈的闯大祸了!”
  我被带到了一个医院里,进病房就看见我那女朋友的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还晕迷着。
  我哥看见我,二话没说就扇了一巴掌,我被打翻在地上,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我哥见我懵懂的样子,狠狠的踹了我脚。
  “你他妈的!”我哥眼睛都红了。
  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我哥向来跟我不一样的,他总是斯斯文文,你嫌弃他两句,他也不放在心上的对你笑。小时候我忒爱找他麻烦,他的玩具我都要,他吃点东西我也非得抢,可他就不是一孩子,什么都忍着让着我,人家家里是父母公平对待小孩子,而我哥总是私下把什么都给我。
  我哥又踹了我一脚,我也不喊痛,看见有一对夫妇在那边瞪着我,那男表情的恨不得冲过来杀了我。我站了起来,我哥又扇了我一巴掌,我身子一晃撞到了柜子上,柜子上花瓶被我一撞,掉地上碎了。
  我哥揍得眼红了,又一巴掌,我没撑住直接摔在了地上,玻璃刺进去生疼生疼的。
  床上我那女朋友终于被大动静闹醒了,开始还迷糊了下,可一见到我就眼泪花花的,我想,难不成她得什么病了?那我哥干嘛揍我?
  那坐着看戏的男的终于说话了:“你们哥俩都走!我们家再也不想见到你们!”
  我望了我那女朋友一眼,她低着头不说话,可我看见她眼泪滴在了被子上。
  我被我哥拉了出去,出去前我哥给他们点头哈腰了很久,我也被逼说了好多次对不起。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到了医院外边,我哥拉我在小院子里坐下,他开始抽烟。
  我还真不知道我哥还抽烟,他从来没在家里抽过,以前我们一起读书的时候我也没发现过。
  “蔡司,你给哥说说你都在玩些什么?”
  我坐在一边:“游戏。”
  “孩子都被你玩出来了,你就说你在玩游戏?”我哥眼睛又气红了,想揍我了。
  我当时都吓傻了,明白过来后忒委屈的说:“哥,我还是处男呢。”
  我哥诧异了。
  我郁闷了,搞了半天我白被揍了啊我!
  “那孩子不是你的?”我哥问。
  “老子什么都没做过,最多也就亲了她几下!”我忒烦:“关我屁事!”
  我哥眯起眼睛:“那我们现在上去说清楚。”
  我迟疑了会:“她是怎么被发现的?”
  “她自己跑到一小医院做手术,出了问题。”我哥说
  “哥,他们家就这样算了?”我小心翼翼的问。
  “你以为呢?”我哥瞪着我:“倒底是不是你做的?”
  “我发誓,如果是我做的我就不得好死,顺便我哥也不得好死。”我嬉笑着说:“哥,你就这么不信我?”
  我哥不说话。
  “哥,我真没做过。”我说:“你信就信,不信就算了。”
  “我已经帮你再联系好了学校了,那学校你也不用去了。”我哥说:“这事是不是你干的我都不追究了,你自己以后悠着点。”
  我连连称是:“爸不知道这事吧?”
  “他知道了你现在还能站着?”我哥鄙视的说。
  我没骨气的笑:“这次谢谢哥了。”
  “钱都是小事,能用钱解决我绝对帮你,蔡司,我也快出国了,管不着你那么多。”我哥说。
  “是,是,是,哥您教训的好,我终生难忘!”我说:“谢谢哥,不过,今天这事我绝对对外负责了!哥,事虽然不是我干的,但那女的真的不是什么水性杨花的,我估计她就是出事了,这事我不能让人知道。”
  我哥同意了。
  我后来上了一三流学校,还是我爸拖的关系,我哥是一等一的大学毕业,才大三刚完,人就去美国留学了,还有我见过的那嫂子。
  人人都说我跟我哥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完全不能想象我这二流子居然是蔡任的弟弟,我说你们不能想象那就别想了,免得把大脑累着了。
  我带着我那背包到学校的第一天就被给震撼住了,那是个什么地儿啊?男的女的完全分不明白,典型男的像女的,女的像野人,也是,要不然那个什么春,和那个什么明怎么就那么流行呢。
  一天我正在寝室里看些搞笑视频,电话突然响了,一看还是家里打过来的。
  “喂?”
  “蔡司,赶紧回来!”
  是我爸啊?
  “我在上课呢。”我故意小声说,还让寝室开始读课本,这是我和我寝室哥们约定好的,听这话就得配合。
  “你哥出事了!”
  我吓了一跳:“怎么了?”
  “算了,你就好好待家里,我跟你妈去美国!”我爸说着就把电话挂了。
  我心急如焚的冲出寝室,冲了出去又发神经冲回寝室,拿了自己的包又冲了出去,直奔机场。
  刚拦到的士就接到了寝室哥们的电话:“你干嘛呢?”
  我说我得急病了,得去治疗,人听了就把电话挂了,还说了句,你就扯吧你。
  我是急病了,我心都要跳没了。
  到了机场,我给我爸打电话,他奇异的看着我居然比他还早到,其实是因为现在的学校都爱建在郊区,我离机场还算比较近。
  可最后我才发现我完全没签证,我当时都差点背过气去。
  我后面那美女说,你以为你去隔壁小明家串门呢。
  我当场扇了那女的一巴掌,结果是她也没去成,我更加没可能。
  后来我就在学校里等着消息,第三天的时候我爸说没事了。他们不久就回来了,我哥也是。
  原来他和那女的出了车祸,那女的比较没运气,死了。
  那女的下葬的时候,我哥哭了。我看着也难受。
  那段日子,我天天陪着他睡,陪着他吃,不过,他吃的少睡的也少。我觉得是不是该给他请个心理医生,可我爸瞪我,你哥那叫伤心,不是精神有问题!
  我那天送晚饭给我哥的时候,他终于说话了,把他带着听歌的耳机塞到我耳朵里,里面放着一首英文歌,我仔细听也没听明白他唱些什么,而且,我觉得不好听。
  我给我哥说我喜欢听闹腾点的歌,喜庆点的。
  于是我给他开始唱起来,五月天的《孙悟空》,我唱的有点声嘶力竭的,因为我在拼命吼。
  我哥望着我笑了,最后却抱着我哭。
  那耳机的声音开的挺大的,我终于听明白了2单词,Don't Cry。

  第二章

  我一直一直都搞不明白他们那些人怎么就爱听英语歌了,我觉得我这人虽然王八,但是个传统的王八,不会哼英文歌的王八。
  “听说悟净已经植发治好秃头,有了论及婚嫁的女友,”我指着我哥们唱。
  “八戒这个猪头手机老是不通,好色本性不隽永,好像时间从来没走。”我换个哥们指着唱。
  “西天取完了经……伙伴们好不好让我们再拯救地球!”我拼命吼!啤酒罐瓶水果皮瓜子全扔给了我。
  “如果要让我活,让我有希望的活,我从不怕爱错,就怕没爱过……如果要让我活,请给我快乐苦痛,我从不怕爱错,就怕没爱过,如果有一天再一次重返光荣,记得找我我的好朋友……记得找我,我的好朋友!”我哈哈大笑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一堆人在那喊切。
  都是些什么人啊?亏我还装的很深情来着。
  “你还拯救地球呢?”“悟净”忒鄙视的说:“你什么时候少污染点就成。”
  “屁!你知道个什么。”我说。
  “八戒”说:“屁是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蔡司就是一垃圾,还是白色污染,地球妈妈上百年才能化了你!”
  “得瑟上了是吧?”我揉了揉手:“忘了爷厉害了?”
  “有本事来啊!”
  “对,老子还怕你啦?”
  “好,今天不把你们灌趴下我就跟八戒姓!叫拔丝!”
  一伙人热闹上了,全凑过来看我和他们猜拳,助威的助威,灌酒的灌酒,不是我说,我认真起来绝对一晚上喝不着一口酒!
  结果我当然还是挂着自个儿的姓啦,八戒被我灌的直接晕了过去,悟净还在那喊:“你自己姓就威风啦?不就是踩死嘛!”
  屁,输了还在那叫唤,今天人多爷就放过你们,下次单独灌死你们,看我揍不揍人。
  晚上回到家里,书房里灯还亮着,我哥人还没睡呢。人就是一工作狂,成天就会折磨自己,绝对是2年前那事还过去不了,我就给我爸说了要请个心理医生回来吧?还要面子不听我的,我哥这样子下去还得磨自己好几年。
  我也懒得去劝他,反正他没听过我劝,他从美国回来后这两年都没怎么理过我,当然也没怎么理过任何人,他能为个女人废了自己,我也没办法。
  还有,我不太想面对他,我觉得,我哥应该是个大男人,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回到房里我就开始玩儿游戏,正在兴头上我手机响了,我一看,是我那小**。
  “喂?”
  “蔡司,你今天不过来了啊?”
  “我喝醉了呢!”我说,今天我们同学聚会,我没叫他一起去,他肯定心里正不爽呢。
  “您喝醉了说话真麻利!”
  “那是。”
  “耍我呢吧你!”他吼了声。
  我说:“平时□没听您这大声音呢。”
  “那是你问题!”
  我怒了:“我下次一定让你叫破嗓子。”
  “有本事你就来啊,你丫多看点东西学着吧。”
  我哈哈大笑:“那你陪我看,边看边学!”
  我听见人敲门的声音,回头一看居然是我哥,他在我门口,门早被他打开了,现在也就象征性的。
  “我哥来了。明天学校见啊。”我不慌不忙的挂了电话。
  “你女朋友?”我哥问。
  “嗯。”
  “挺开放的。”我哥淡淡的说。
  我笑:“他就是忒随我。”
  我哥也没说什么:“我电脑坏了,借你的用用。”
  我指着桌上的笔记本说:“你用这个,台式的我玩游戏呢正。”
  等他把电脑搬走了,我又开始玩游戏了。
  玩了会,我终于想起不对劲的事了,丢下鼠标就冲到了书房里。
  我哥看见我挺吃惊的。
  “哥,你最近都很忙啊?”我打哈哈的坐在他旁边。
  “嗯。”他也不赶我,继续做他的事。
  我依旧坐在一边:“公司那么忙啊,你都没个休息时候。”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
  “那你能同学聚个会什么的啊,而且那么多好玩的地方,我去年暑假的时候还去了西藏呢,你也去看看啊。”我开始啰嗦个不停:“老爸他又不是少了你不成,哥,你就趁着年轻多玩玩嘛。”
  我哥居然耐着性子听我说完了:“你究竟想说什么?”
  “没什么。”我还是厚着脸皮坐在一边:“你继续做你的,就当我在唱歌。”
  我哥瞟了我一眼,关掉了正在做的事情,打开D盘。
  我说:“哥,你要找什么软件吗?我告你地方。”
  我哥终于明白了:“你电脑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A片?”
  就算是A片,你也能看啊!我狗腿的笑:“哥你就别问了。”
  他果然不问了,也懒得理我了,取出他的磁盘说:“电脑还你,我去睡了。”
  我哦了声,其实他用着只要不翻里面东西也没事,可我哥就是有点阴阳怪气的。我把电脑搬回自己房里,锁好门,打开F盘一个文件夹。
  果然都是那臭小子下的G片,一直没删,我关掉声音随便开了个,就是两个外国男人做(和谐)爱的场面。
  我是到大学那会才知道自己性向的,其实我早该知道,我交了那么多女的怎么从来就只是接接吻啊什么的,没一次上过床,我从来没那方面想法,可那以前我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喜欢男的。
  关掉视窗,我把整个文件夹都删除了。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游戏人物孤零零的躺在那了,丫的,老子被自己哥们PK死了。
  我要毕业了,我爸又该开始烦我的去处了,其实我这两年算老实了,都没打过架,最多就给人放哨,而且,我没搞大一个女人的孩子,虽然是因为我和男人上(和谐)床。
  我老爸这两年明显欣慰了不少,他以前老说我哥怎么怎么好,现在也不唠叨这个了,也许是因为经历了一次生死,他顿悟了什么也不一定。我妈却越来越爱管事了,我管她叫更年期老太太,我一叫她就捏我耳朵,正反换台。
  大四一年都被安排出去实习,我哥以前那一年就去了美国,又没多久就回来了。我哥一直没给我透露过车祸的细节,比如他们是要去做什么,又怎么就突然撞了。
  其实我知道个大概,那天我嫂子和他吵架,然后就抢他方向盘,然后就撞了。对方没有死亡,而我哥也大体好好的,在医院里待了半个月。
  那个时候,我就该怂恿他多住几天,或者换个科室。
  我们一伙人人趁着还没出去找工作开始聚会,现在人齐,要是等了大四再去聚会,绝对是要缺那么几个的。
  那段日子我们陷入了无止境的聚会中,各种名目砸来,我都要赶场了。
  聚会这种事其实是疯狂的,我在网上还看到有学校裸着聚会的,可我们还算正常,就是喝的稀里糊涂,然后抓着人了就亲,我都被**了回。
  晚上2点的时候,我终于赶场完回家了,刚进门就看见我哥在客厅里喝闷酒。
  我不知道该不该过去陪他说说话,他就先说了:“你早点休息吧。”
  获得了圣旨,我该进去的,可我还是坐在他旁边,又开了瓶酒,灌了下去:“哥,你别想太多了。”
  我哥很久没说话。
  我陪着他喝酒,其实我早就喝多了,我只是保持着清醒,你现在让我走路我是绝对走不稳。
  “你知道失去爱的感觉吗?”
  我哥终于开口了,可我听着难受。
  “蔡司,你爱过人没?”我哥突然问我。
  我使劲摇头。
  “没啊。”我哥笑了起来,摸了摸我脑袋,跟哄宠物似的:“那让你想你也想不清。快去睡吧。”
  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子,我抓着他的手说:“哥,我今晚跟你睡。”
  我哥说你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以前不都跟你睡嘛?长大了就不行了?”我不满的说,也许是喝醉了,我居然又找他撒娇。
  “你小时候睡相就不好,现在睡觉不会踢我下床吧?”我哥调侃我。
  我说试试就知道了。反正就是要死赖着上他床,我哥也没办法,让我去洗个澡,说我满身都是酒气。我乐呵呵的答应了,等我洗澡完去他房里,他已经把门反锁了。
  我哥绝对以为他锁门就没事了,可我人醉了,我可是会发酒疯的!(*^__^*)
  “蔡任,你开门!你开门!芝麻开门!开门!小兔子乖乖!开门!”我使劲踹他房门,又拍又打:“齐天大圣是我!谁能奈何得了我……如果要让我活……”
  我还高歌:“啦儿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干嘛呢蔡司你!”我爸出来了,一副要揍人的样子。
  我继续唱:“小兔子乖乖……芝麻开门。”
  门果然开了,我哥一脸尴尬的望着爸:“爸,没事呢。”
  “又喝醉了?”我爸冲我龇牙咧嘴:“你以为你大了我就不揍你啦?”
  “啦儿啦……”
  我被我哥以光速拉进了他房里,他眼睛冒火的瞪我。
  “蔡司!”
  “嗯?”
  “你脱个鸟的衣服!你……”我哥郁闷的看着我:“你他妈的没穿内裤?”
  “忘了。”我说:“啦儿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你是裸奔的小行家!”我哥说。
  “啦儿啦,我是裸奔的小行家。”我唱,然后冲我哥招手。
  我哥无奈的凑近我。
  “哥,你为什么不爱搭理我了?你以前不是忒宠我吗?”我泪眼花花的委屈的看着他。
  我哥没回话,不过给我盖了张毯子,还把衣服又给我穿上了。
  我说:“哥你再不理我我就永远不理你了。”
  “你当在拉钩上吊呢。”我哥没好气的说。
  我突然坐了起来,装可怜:“哥,我就知道你有嫂子了就不要我了,她有什么好啊?看我的时候连眼镜都不摘。”
  “人家是近视摘了眼镜怎么看你!”我哥把我按了下去。
  “那不是墨镜嘛!”我反驳。
  “你带的那个才是墨镜!”我哥一巴掌把我眼睛盖住。
  我在心里嘿嘿笑,可脸上没:“哥,我看不见你了。”
  “那就睡觉,别看了。”
  我嗯了声,决定不折腾他了。
  晚上,我一直把他抱的紧紧的,谁说我会踹人来着,我绝对不踹人,可我把隔中间的毯子踹了,嘿嘿!

  第三章~

  我觉得我能一步步把我哥拉回来,不再那副要活不死的样子,可我哥第二天就出差了,我好不容易才缓和的关系啊。
  不过,我还是挺高兴的,八戒问我是不是和我那小**有进展了,我说屁,前天就给分了。
  他非要我陪他去西藏玩,我说我没空呢,再说我也去过,他不肯,那我也不肯,他找我哭,我就找他分。
  天下GAY草那么多,何必单恋一只孔雀呢。而且我现在全身心都要投入到我和我哥关系改善中,没空搭理丫的。
  “爸,我哥上哪出差呢?”我私下找老爸打听。
  “上海。”
  那么远啊。我纳闷的想:“那爸你给安排女同事一起去没?”
  我爸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们哥俩关心对方呢!放心,我安排了我们公司最漂亮能干的单身女同志跟着。”
  我觉得我当时脸都黑了,一个嫂子就把我和我哥弄成那样了,现在又来个,起码也得等我和他重修旧好了再说。
  当天下午,我就到了上海。给我哥打电话,没接。
  我又给我一哥们打电话,就是我高中那会跑我那躲灾的那个。
  “喂。”
  “蔡司?怎么有空给我联系啊?”
  “我在上海呢。”
  “哈哈,你又给我开玩笑,我才没那么蠢上当。”
  “你是没那么蠢。”我咬牙切齿的说。
  果然人反应过来了:“你在哪呢?”
  “机场。”
  “那你等等啊,我就过来接你。”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人才过来,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长高不少,可惜没变帅,脸上那痘居然还在。
  “蔡司?”他惊喜的看着我:“长变样了啊。”
  我好奇的问:“怎么变了?”
  “以前是人模狗样,现在居然人模人样了!”
  去你老母!这丫居然比我还毒。
  我逼着他请我吃了顿饭,然后两个人忒纯情的窝在网吧里开始怀念以前打配合的时光,他技术下降不少,可不承认,非说是我长进了。
  晚上我找了个酒店落户,送走了他又开始给我哥打电话。
  还是不接,我郁闷了,真没意思,我要不要出去找点乐子。我听说上海挺多漂亮GAY来着,不是以精致闻名嘛?
  带齐东西我就打算出去找乐子,我哥今天不接我电话明天还能不接,下了楼我一眼就瞟见柜台那里的美女正在打电话。
  擦!我真变笨了。我又奔回房里,拿座机打。
  果然这次电话通了。不过,我哥干嘛不接我电话?
  “喂。”我憋出个奇奇怪怪的声音。
  “请问你哪位?”
  我愣了下,我好久好久没听我哥这么斯斯文文的说话了。
  “先生,要特殊服务不?”
  “应该是要特殊服务吗。”我哥把吗字咬的很重。
  我泄气:“哥……”
  “蔡司!”我哥声音拔高八度。
  “嗯,是我呢。”我笑着说。
  “你在上海?”
  我觉得我哥在咬牙:“对啊,跟我哥们见了一面。”
  “你还真哪都有伴!”我哥说。
  “哥,你在哪呢?我来找你。”我问。
  “XX酒店。”
  我乐了:“我马上就来。”
  我挂了电话,又想起自己忘记问他房号了,又拿手机给他打:“哥,你在哪房间呢。”
  哈哈,弄半天我跟我哥住一地儿,而且他就在我楼上。我乐颠颠的跑到他那里敲门,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紧张。
  “小司啊。”开门的女人笑眯眯的说。
  我热情一下子就冷了:“你谁啊?”
  女人看我表情也不尴尬:“我是和你哥一起过来出差的,叫……”
  “你叫什么都不关我事儿。”我说。
  “蔡司,你怎么说话呢。”我哥终于出现了。
  我笑眯眯的说:“我给这姐姐开玩笑呢。”
  我哥让那女的先回去了,我就在他房里待着了。
  “我给你去要个房间。”我哥说。
  我拦住他:“不用不用,我就睡这就成了,要不多浪费啊。”
  “你还怕浪费啊?”我哥压根不相信。
  我猛点头:“哥,你都不了解我了,我这几年忒乖!”
  我哥被我逗乐了,终于不让我去再弄间房,楼下可还空着间呢。我趁他洗澡的时候给我那哥们打了个电话,让他明天退房。
  我哥洗完了出来叫我去洗澡,我说我忘带衣服了。
  实际上,我找爸打听了后就飞来了,一下都没停歇。
  我哥从包里掏出一条新内裤给我,让我明天就先穿我身上这套衣服。
  “你明天回不?”
  我想了想:“不一定,看情况吧,哥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