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平行宇宙 by 麒麟玉【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4 作者|标签:


文案:
传说宇宙其实不止一个,在某个宇宙中,也存在着无数个星系,几乎和我们的所居住的空间完全一样,看上去就像是我们在照镜子。
在那个宇宙中,也存在着你和你的亲人,还有同样的身份背景,但是有一点必须说明:虽然在两个宇宙中你们是非常非常的相似,几乎相似到划上等号。但也不见得完全相同,比如此时此刻平行宇宙中的自己正打算关闭这篇文章,而你却打算继续阅读下去。
这一理论尚未被科学证实,可以说只是一个猜测,用科学家的说法平行宇宙离我们非常的遥远,而且宇宙和宇宙之间还在不断的远离,你想要到达那里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穿越虫洞!
颜忍的灵魂有幸在一场车祸中穿越了虫洞,从而变成了平行宇宙那边的自己。不但穿越了空间还穿越了时间,他回到了18年前。

此文很虐,请慎重跳坑!


第1章

“宝贝,放松点,你想夹断我吗?”男人惩罚性在他的臀部拍了一下,啪的一声在奢华又淫溺的房间里听起来甚是突厥。
只是这一巴掌不但没让身下的人放松反到让他夹的更紧了,男人暗骂了一声,猛的加快了速度,一阵激烈的冲刺后把炽热的液体全部喷洒在了那副身体的深处。
这个时间还是清晨,床上的人想不明白,这男人怎么会有那么旺盛的精力,好象永远也不知道累一样。当然这种关系已经保持五年了,即使想不明白他也早就习惯了。
“起来吧,我送你去学校。”
床上的男孩儿暗自叹息一声,挪着酸软的腰起身去了浴室,刚刚被那男人用过的浴室里面还漂浮着他的体味,他讨厌这个味道,讨厌到恶心,可那味道挥之不去,像团看不见的黑雾一样笼罩着男孩儿的周身,易如他自己一样,永远也逃脱不了那个男人的掌控。
男孩儿叫颜忍,今年十八岁,他是颜家的次子,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三个弟弟。五个孩子全都是男孩儿,因为他们全都是高端科技试管婴儿的产品,年龄都在十七到十八岁之间,月份不同但几乎都在同一年出生,老大到老四的母亲都不是同一个人,只有老五和老大是同一个母亲,晚一年出生。
在颜忍看来他们五个更像是一种商品,生出来唯一的目的就是做后选的接班人,和过去皇家选太子的方式有些雷同,差别是做不成太子至少还能混个王爷当当,可在颜家其他没有被选上的人就成了废品,完全失去了利用价值,那些人没有资格在颜家大宅生活,颜家除了每月会固定给他们一笔生活费之外,其他的事都是不管不问,到了十八岁之后就不会再负担任何生活费用任他们自生自灭。很是没有人情味的家族!
所以小时候母亲对他们的教育都很严格,别人不知道但颜忍的母亲对他就非常的严厉,从几岁开始不记得了,颜忍每天都要接受超过负荷的文化课,其他方面从古文,音乐,外语,礼仪,直至防身术都要学习。从小接受那种类似洗脑的教育,颜忍心里就只剩下一个目标,一定要成为颜家的继承人,为了母亲也为了他自己,他一直在朝这个目标而努力。
大概是六岁那年颜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那个男人长的很威严,脸上没有笑容。虽然看起来让人害怕但颜忍看他却看呆了,他觉得这个男人很高大,站在自己面前简直像神一样。从那以后父亲就成了他心中的偶像,加上母亲的渲染,更加深了父亲在他心里的伟大形象。
颜忍还记得那天是他生日,父亲送给他的礼物是一本列夫·托尔斯泰写的《战争与和平》。母亲告诉他,把这本书读懂了他能学到很多东西,哲学、历史、政治、经济、军事甚至宗教学等等。那时候颜忍还不懂这些,他只是很珍惜父亲送他的这份礼物,而且还是第一份生日礼物,即使看不懂他也当宝贝一样的藏了起来。
母亲后来告诉他如果成为了颜家的接班人,不但能站在万人之上,还能和他向往的父亲一起生活,这无异于一针兴奋剂,颜忍几乎抛弃了自己所有的休闲时间,每天苦读到深夜,即使在生病吊点滴的时候他也不肯放下手里的书。
这种拼命三郎的精神总算让他得到了回报,十三岁那年经过七八轮的考验他终于在五个兄弟中脱颖而出,顺利的成为了颜家的接班人。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天的场景。其他四兄弟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恨意,估计旁边要是没有那些保镖的话,他们四个怕是会上来撕了自己。
其实那天他才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兄弟们,大家从小都各个跟着母亲生活,互相之间没有任何亲切感,见了面反倒像仇人一样。他们对自己不客气,自己当然也不会对他们客气,颜忍当时送他们的眼神是嘲笑和鄙视。
比试一结束,父亲走过来送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笑,这个笑对一般人来说可能太冷了一些,不过颜忍却很高兴。将近七年没见,父亲的面貌好象一点变化也没有,依旧那么高大英俊,像神一样的存在。
直到那时颜忍才第一次知道他的父亲叫颜文凯,很斯文的名字和他霸道冷漠的气质完全不符。
四辆豪车把颜忍接回了颜家大宅,一路上颜忍兴奋的想笑,可是对上父亲的冷脸他却有些不敢。看见那栋豪华的建筑时颜忍还是忍不住兴奋笑了一下,父亲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颜忍急忙把脸上的笑容收了回去,说了声。“对不起!”
颜文凯当时什么也没说,而是冲他伸出了手,就这样把颜忍领回了家,指着一间宽敞奢华的卧室告诉他,“这里,是你的房间。”
“谢谢爸爸。”
颜家的教育方法很特别,小时候跟母亲的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住的条件吃穿用度都和普通的家庭没什么差别,但为他们请的老师却都是最顶级最优秀的。颜忍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房子,没见过这么奢华的卧室,更没躺过这么舒服的床。那天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兴奋了一个晚上都没睡着,用母亲的说法,从今以后颜家所有的财富都会属于你一个人。
却不曾想到,走近颜家那一刻正是他噩梦的开始。他的兴奋也只持续了这一个晚上而已。第二天,那个被他称之为父亲的人,那个一直被他敬为神一样的男人把他压在了身下。
当时颜忍根本不明白父亲对他做了什么,父亲强迫的吻他,扒光他的衣服,把火热的地方夹在他的两腿间不停的摩擦,直到有些白浊的液体撒在他的身上,颜忍这才知道父亲猥亵了他。
发泄之后颜文凯没有露出丝毫的愧疚之情,那表情简直就像做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他根本不理颜忍的哭泣,潇洒的穿上睡衣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颜忍心里那个高大的形象顷刻间土崩瓦解,原来,在有气质在光鲜的人脱了衣服都是一样的丑陋,甚至叫人恶心。可后悔已经晚了,住进了颜家之后颜忍再也没有了自由身,他想要逃离这种叫人恶心的生活,逃离这个男人的魔掌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自那以后身为次子的颜忍不但成了颜家财富的继承者,还同时成了他父亲的地下**。大概是十五岁那年,父亲正式和他发生了关系。自那之后父亲经常会在他的房间里留宿,这种见不得人的关系一直保持到现在。
去学校的路上颜忍一直低着头,看起来满腹心事,颜文凯挑起他的下巴问,“怎么?欲求不满吗?”
颜忍微微挪了下脸躲开了那两根冰冷的手指,“爸爸,我不喜欢这样,你就不能放过我吗?”在车里说这话很正常,被司机和保镖听到又能怎样,颜家上下谁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颜文凯冷声道,“你有权利选择吗?”
“我是没有权利,那你就当施舍好了。”
颜文凯抬手将他揽到自己怀里,捏住下巴霸道的吻了上去。这个男人的吻很强势完全不容抗拒的那种,颜忍晃动着脑袋却被人搂的更紧,窒息般的感觉让他软了自己的身体,最后只能无力放下紧抓着衣服的双手任他肆意妄为。
颜文凯吻够了才放他那双唇,在他耳边低喃道,“宝贝,爸爸爱你!”
颜忍怨恨的看了那男人一眼,压制着心里的怒气缓声对他说:“我根本就不想要你的爱,如果可以,我宁愿你今生今世也看不见我!”
很轻的声音却急具杀伤力,让颜文凯的五官瞬间扭曲,牙齿咬到近乎迸裂的声音连颜忍都听的见,可半晌后他还是压制住了即将爆发的脾气,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松开了手。
“下车吧,晚上我来接你!”
颜忍不愿再看他一眼,打开门,片刻也不肯多留的跟着保镖下了车。
看着那个几乎是逃一般的身影颜文凯暗自叹了口气,吩咐司机开车。车开出去还没十秒钟,后面就传来阵尖锐刺耳的刹车声。车上的人都是一惊,司机条件反射的采了刹车。颜文凯第一个冲了下去,倒在血泊中的人是那么的熟悉。
“小忍!”颜文凯疯了一般的冲过去,把浑身是血的颜忍搂到自己怀里,手指哆嗦着抚摩他的脸,“别,别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原来,你也是会紧张会害怕的,颜忍轻笑了一下,引的喉内的淤血大量涌出,“我……我恨你!”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你不要说话,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这一刻的颜忍丝毫不觉得害怕,甚至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面对男人发红的双眼,他只是笑,残忍的笑!
那个男人的冷静和果断全在此时被击溃的无影无形,他失控了也许是疯了也说不定,颜忍第一次尝到了打败他的快感。他用有力却颤抖的双臂抱着自己,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颜忍却再也听不见,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看见的是那个男人眼角反光的液体,颜忍想,那应该不是泪,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流泪呢?

第2章

虫洞是什么?简单地说,“虫洞”就是连接宇宙遥远区域间的时空隧道。暗物质维持着虫洞出口的敞开。虫洞可以把平行宇宙之间用最短的距离连接起来,并提供时间旅行的可能性。
不过这东西可没人看见过,科学家也只是猜测而已,据估计任何东西一旦进入虫洞都会被它强大的X射线和伽玛射线烤焦或撕裂,不过要是灵魂呢?灵魂是个摸不着看不见的东西,虽然神奇却很普遍,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灵魂,因为他不是实体所以穿越虫洞也不无可能。
不管科学证实与否,在失去意识那一瞬间颜忍确切的看到了向他敞开的虫洞,不过当时他只以为那是在向他招手的地狱。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吸附着他的灵魂脱离躯体,那感觉很是痛苦,就像残忍的撕开被万能胶粘住的皮肤一样。对此,颜忍毫无反抗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强大的引力吸到了那个犹如猛兽喉咙的黑洞里,强大的撕裂感让他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到底过了多久他完全没有概念,也许有一年那么长又也许只是千分之一秒而已。他听见有人在耳边叫他的名字,“颜忍,颜忍,这名字你喜欢吗?好象太委屈了一点,什么事都要忍着!不过这是按家谱排下来的,我也没办法。”
是个女人的声音,有点熟悉还有点陌生,颜忍努力睁开有些泛疼的眼皮,视线很模糊,隐约可以看见那女人的轮廓。连睁了几次眼颜忍才把眼前的人看清楚,很意外,这不是自己母亲夏雨晴吗?不过她应该在五年前就拿着大笔的财富走了才对,为什么会突然回来?难道是因为自己出了车祸?
等等,自己不是死了吗?没有人能在那样的撞击中存活下来,跟了自己五年的保镖当场就身亡了,颜忍知道自己的体质,又流了那么多的血,不可能活下来,根本不可能。可是事实却不容他不相信。
母亲年轻了好多,穿着也比他最后见时时尚暴露了很多,不管怎么说能再次见到母亲颜忍还是很高兴了,他张口叫了一声,却听见自己发出的声音很陌生,呀呀咿咿的听起来像是婴儿特有的语言。真正让颜忍感觉不对劲儿的是自己那双手,还没有原来的五分之一大,颜忍深吸了一口气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可这种事谁冷静的下来。
好在此时的他只是个襁褓中的婴儿,即使再努力也没办法表达出自己的惊讶,如果换成前几天的样子,他一定会跳到地上大喊几遍不可能!
经过许多天的冷静颜忍终于接受了
这个事实,自己回到了十八年前,变成了婴儿,目前年龄:九天!十八年的米算是白吃了。怎么会发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如果还是颜忍,那自己的父亲岂不还是那个男人?
猜测没多久就得到了证实,这几个月母亲看起来心情不怎么好,还咬牙切齿的摔了几次手机,这和他印象中那个没有任何缺点性格温和的母亲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有一日傍晚,母亲再次气愤的摔了电话之后抱起颜忍出了门。躺在母亲的怀里的颜忍根本看不见车窗外的景色。直到那车停在了一家别院的门口,有人过来问话,颜忍才知道母亲竟是带他来了颜家。因为那问话的保镖他还认识,声音熟的很。
一想到马上就要再次见到那个男人颜忍觉得非常的害怕,身体在不自觉的发着抖。夏雨晴似乎感觉到了,马上安抚的摸了摸儿子的小脸,“别怕,你爸爸一定会喜欢你的。”
颜忍更加害怕了,如果可以他想马上跳到地上转身逃走,可现实是小小的他只能挣扎的呆在母亲怀里,任她把自己抱了进去。
有个女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上带着高傲的笑,颜忍不认识她,不过从她怀里抱着的那个婴儿来看也能猜的出来她的身份,大哥颜非的母亲叶舒云,在自己三个月大的时候其他弟弟还没出生呢,那孩子也只可能是比自己大十六天的颜非,好猜的很。那女人长的很漂亮,温软可人,不过眼神却带着傲慢叫人无法对她产生好感,颜忍漂了一眼她的肚子,那里面现在应该又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我还道是谁呢,这么没规矩?”
夏雨晴冷笑了一声,“瞧这说话的口气,你还真把自己当夫人了?”
叶舒云也回了她一个冷笑,冲旁边的管家招了下手,那管家马上紧走两步过来欠身问,“夫人,请问有什么吩咐?”
“你都听见了,不是我把自己当夫人,而是我本身就是这里的女主人。”
夏雨晴恨的咬牙切齿,明明是自己先怀的身孕,怎么就能让这个女人抢先把孩子生下来,就晚了那么十几天而已,自己的儿子就变成了次子,真是叫人恨!
怀里的颜忍对两个女人的争风吃醋完全当耳旁风,他在考虑另外一个问题,按照他的记忆,这几个女人根本没有资格进入颜家大宅,更别说明目张胆的在这里冷嘲热讽了。还有,颜文凯是个天生的同性恋者,根本不可能喜欢女人,所以他才会去做试管婴。至于那几个女人全都是从万人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明为颜文凯的**,实际上也只是个代孕妈妈而已。可如今这情形为什么和记忆中的有些不同?
“你来干什么?”
低沉的声音让客厅内的几人都惊了下,叶舒云马上收敛了脸上的冷笑,露出很是委屈的眼神。两个女人一起抱着孩子起身迎了过去,颜文凯谁也没理会,脱了外套随手搭在了沙发背上,一边抽着领带一边坐了下去。
“又在闹什么?”
叶舒云委屈的低下头小声道,“没,没什么,妹妹就是来看看我而已。”
夏雨晴心里一惊,马上就知道了这女人的用意。果然,颜文凯看她的眼神又冷了好几分,“谁允许你进来的?”
这里的确不许外人私自进入,那些保镖虽然敢拦夏雨晴的路但是却不敢拦二少爷的路,自然就放她进了别院。此时听颜文凯这么一说不光夏雨晴紧张,连门口那几个保镖也纷纷擦了擦冷汗。
“我,我只是……”
“出去!”
夏雨晴暗自咬了下牙齿,抱着儿子的手也紧了,颜忍这才从那种惊慌中回过神。自打这个男人一进入视线颜忍就害怕的发起了抖。前世被他埋下的阴影太深了,颜忍当然会怕他。
颜文凯今天看起来相当的不快,眼神冷的恨不能砸下冰来,把夏雨晴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可她还是不肯走,小心翼翼的把怀里的孩子递了过去,“小忍出生到现在,你还没看过他呢。”语气谨慎不过带了点埋怨的意思。
颜文凯只是冷冷的扫了那孩子一眼,视线对上那一刻他发现这孩子看他的眼神相当的厌恶和戒备。几个月大婴儿怎么会露出那种眼神,他也觉得奇怪,不过他却没有深究很快就把视线挪开了,抱也没抱一下。
“你不是有孕在身吗?怎么还不回房休息?”这话是对叶舒云说的,那女人马上点头称是,故做同情的看了眼夏雨晴转身向楼梯走去。颜文凯也起了身,紧跟在她身后把那母子丢在了楼下。
夏雨晴的忍耐已经到了一定的限度,紧走两步追了上去,声泪俱下的埋怨道,“文凯,你明明说过要和我结婚的,为什么要骗我?”
楼梯上的二人回过了头,颜文凯过阴的眼神吓的颜忍马上闭上了眼,母亲的眼泪掉在自己脸上,委屈的指控声钻进耳朵里,他感觉母亲好象跑上了楼梯,指责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在一声清脆的巴掌中刹然而止。
“颜文凯,你,你竟然打我?”
“你闹够了没有?”
“闹?……好,那我就闹给你看!”夏雨晴就像中邪了一样,突然把颜忍举过了头顶狠狠的摔向楼下。颜忍根本反应不过来,只看见越来越近的天花板然后身体急速下坠,耳边的人都在大喊着什么,好象还有另外一个婴儿的哭喊声,一道身影飞速的闯入了视线,颜忍在那一瞬间竟然觉得很安心,因为他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父亲都会救自己的。
就像十四岁那年的刺杀,十五岁那年的车祸,十七岁那年的绑架,危机时刻把来救下自己的都是父亲。不得不承认在厌恶他那样对待自己的同时,自己又非常非常的信赖他!
砰的一声闷响,当颜忍明白过来那声响正是自己的身体和地毯接触所发出的声音时,巨痛已在同时袭击了他身体全部的神经。他本能的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啼哭声,模糊的视线里那个男人站起了身,怀里抱着另外一个婴儿。
“小非!”叶舒云不顾脚上的扭伤跑下搂梯紧张的接过自己的儿子。
颜文凯冲上楼梯狠狠的甩了夏雨晴一个巴掌,过重的力度让夏雨晴狼狈的摔倒在楼梯上,“你这个疯女人!”
第二个巴掌在老佣人哆哆嗦嗦的声音中停在了半空,“先,先生,这,这孩子不哭了?”

第3章

是不是应该庆幸身为婴儿的自己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没有死?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的亲生母亲没有把自己往楼梯旁边的大理石地上摔?是不是应该庆幸颜家很有人情味的花了大笔的钱来救自己的命?是不是更应该庆幸老天爷开了眼第一次让那个男人漠视了自己?
可是这些真的值得庆幸吗?颜忍动了动自己的双腿,依旧无法让它挪不动分毫。已经四个多月了,母亲天天守在自己床边哭?可到底是为亲手葬送了儿子的一生而哭,还是为她被颜文凯彻底抛弃了而哭,那就无从得知了。
“夏小姐,小少爷已经可以出院了。”
“可,可是他的腿还不会动,你们再想想办法吧,我求你了!我求你了!”
带眼睛的主治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哎!”
夏雨晴绝望的瘫坐在椅子上,颜忍却麻木的躺在襁裹中,他知道医生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否则只能终身瘫痪!这段时间颜忍几乎每天都再回想那日的镜头,真是巧合,两个孩子竟然同时摔向了楼下,一个安然无恙,一个却终身瘫痪!坦白的说那男人飞身而下的身影相当的帅气,就像他当年飞身替自己抵挡子弹那时一样,叫人终身难忘!绝望吗?一点也不,颜忍不承认他心里难受,至少嘴角还带着凄凉的笑,可是眼角却落了泪。
醒来的第二天身边就只有母亲一个人,颜家的人一个都没有来过,包括颜文凯在内,不过住院的费用全都是颜家出的,回家之后的生活费也是颜家付的,不是很多,本来就只是给颜忍一个人的生活费又会多到哪去?夏雨晴已经被颜文凯甩了自然没有资格再从他手里拿钱,她要想办法养活自己就只能出去打工。
至于她做的是什么工作谁也不知道,每天傍晚给自己画一个精致的妆容,换上性感的衣服出门,走之前还不忘把颜忍哄睡了,可在那么浓烈的香水味中颜忍怎么可能睡的着,门一合上他马上就睁开了眼。一个一岁大的婴儿,他却有很多问题要思考。
这段历史和他所熟悉的有很多相同的地方却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比如说人物身份背景全都相同,但所经历的事又完全的不同。母亲曾自言自语和他絮叨过,颜文凯以前很喜欢她,怀孕之前他每晚都住在这里陪她,她想要什么他都会买给她,还答应过等孩子一出生两个人就结婚。如此来说那自己就不是试管婴了,由此也牵出了另外一个疑问,既然能和女人睡那颜文凯也就不是同性恋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改变了历史?可是自己根本就什么也没做过又怎么会改变历史呢?到底是哪一环节出了差错?还有自己临死之前的那个黑洞,既然不是地狱难道是时空隧道?这些问题颜忍已经想了快半年了,可想到最后的结果只会让他头疼。
下身依旧没有反应,其他地方全都正常,排泄功能也丝毫不受影响,刚刚奶粉喝多了,这会膀胱有点涨。那女人怕自己的胸部变形一直不肯让他喝母乳。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和印象里的那个母亲差别真是太大了,不过也无所谓,即使她真喂自己母乳颜忍想他也喝不下去。
颜忍很为自己身为婴儿的事苦恼,没有反抗能力,一切都要听人摆布,连小便都要依靠尿不湿,虽然很讨厌这样可还能怎么办?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吧?
这尿片应该是便宜的那种质量不怎么好,尿过之后湿嗒嗒的贴在身上相当的难受,一般婴儿这种时候都是会哭的,母亲或父亲就会过来给他换尿片,可是,颜忍看看除了自己空无一人的卧室,即使哭了谁又听的见?
那个女人真的是自己的母亲吗?她怎么狠的下心把自己摔下楼,如今又这么放心的把自己一个人丢在家里?是因为自己从来也不哭吗?颜忍叹了口气把下身往上挪了挪,尽量不让湿湿的尿片沾到自己的皮肤,不然五六个小时之后估计会把皮肤侵肿了。
这样的生活过了好久好久,久到颜忍开口说了话,久到他能自理自己的生活。连他自己都奇怪自己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只是五六年间他一直都呆在这个房子里,从来也没出去过。门槛有点高,轮椅滑不过去,何况还是四楼即使出了门也没办法下楼。颜忍经常会坐在窗口看着外面的风景,看着楼下那些孩子打打闹闹无优无虑的笑脸。那几个孩子他还认识,以前他们是朋友,只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他们根本就没见过自己。
除了母亲之外颜忍没接触过外人,哦,对了,倒是有几个外人,其中有一个女人是颜家的菲佣,每个月她会定时来送一次生活费,数目不是很多,一千块钱而已。去年她还带过来一位家庭教师,就是前世教自己文化课的那个。和前世不同的是,这一年多以来他根本就什么也没教过,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这孩子就算学习再好也不可能成为颜家的继承人,自然也不会用心的去教。刚开始那几堂课还会敷衍一些,后来他一接完电话就走,还拍着颜忍的脑袋让他乖乖的自己看书,再后来他干脆连来都不来了,一个月最多两三次,完全是应付了事。
佣人有时候会向颜忍查问几句,颜忍就说他教的很好,一篇课文也能流利的读下来那佣人自然不会怀疑,每月还照例往那个老师的帐号上拨款。
至于其他的外人,说起来可笑,都是被母亲带回家鬼混的男人。每次那女人一带男人回家就会把他关在卧室里,颜忍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叫声不大但床声却很大,颜忍只能当自己是聋子。
太阳下山了颜忍把按摩过的双腿放到轮椅下面,这是他每天必做的工作,不然时间久了不活动肌肉会萎缩。每天按摩四五个小时还是很有效果的,至少到现在腿都没有变成皮包骨。
肚子饿了,家里没有现成的饭,颜忍去冰箱里拿了一个苹果吃,又把视线转到了窗外。刚巧看见那女人拎着好几袋东西进了小区大门。
按照惯例,那女人不到半夜一点都不会回来的,而且还会带着一身的酒气,其实她做的是什么工作很好猜。颜忍很不喜欢那种风月场所的女人,有手有脚的干吗要干那一行,就算只是做个服务员也饿不死自己吧,何必自甘堕落?
前世的母亲给他留下的印象非常的深刻,那是一个很洁身自爱的女人,不光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自己儿子负责,她在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中都给儿子树立了很好的榜样。以至于直到颜忍十三岁那年母亲都还是个没被任何男人碰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