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你一辈子 by 懒小双(精英与废柴的故事)【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5-13 作者|标签:懒小双(精英与废柴的故事)

许岩是个废柴,游戏废柴,但是废柴也有废柴的尊严.

秦石是个……也许是个精英,但是精英会看上废柴吗?

事实证明,精英和废柴,不过一线之差。

因为偷兔子而引发的餐具

  早上六点差五分,许岩披着毯子打着呵欠迷迷糊糊的打开电脑,登陆XX网。
  
  鼠标飞快的移动,屏幕上一片乘号1乘号2。
  
  “呵……困死了……”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一时手抽……
  
  安静的住宅小区顿时传出一声尖利的惨叫:“啊啊啊啊!!!老子的胡萝卜啊啊啊啊!!!”
  
  越想心里越不平衡,许岩一整天都在咬牙切齿,老子容易么天天早起晚睡的偷菜偷东西,喵了个咪的竟然便宜了你小子,老子二百多棵的胡萝卜全他妈给你家的兔子了!!
  
  晚上回到家,许岩恶狠狠的直冲到电脑跟前登陆XX网开始输入信息:“哥们,我给你家兔子添了萝卜,你也得送我东西,要灵芝,要人参!”最后一个怒火滔天的表情。
  
  查看一下对方ID,竟然叫什么风一样的男子,丫丫个呸啊还风一样,你怎么不疯一样呢!!顺便说一句,许岩在XX网的ID叫错别字。
  
  不一会信息嘀嘀的响,许岩打开,是那个风一样的男子发过来的。
  
  “刚才我还在想是哪个傻帽给我兔子喂的萝卜,几颗胡萝卜你也好意思跟我要人参,我留着小兔子本来就是看着好玩的谁让你多管闲事,害我又要从头喂养。”
  
  我——靠!!!许岩猛的一拍桌子,什么叫忘恩负义?什么叫良心让阿黄吃了——阿黄是许岩楼下的流浪狗——这就是活生生的典范!这是教育的失败,父母的耻辱,社会的渣滓!!!
  
  许岩顿时感到了生不逢时的悲凉,他飞快的打下一行字:“你忘恩负义,这是我准备喂我家兔子的!我不管,你得送我东西,不送人参就送我灵芝。”
  
  风一样的男子慢悠悠的回过来:“我仓库里有100棵人参,230棵灵芝,180个何首乌还有………”
  
  长长一串单子,全都是贵重东西,哪一个都比许岩的二百棵胡萝卜值钱多了,许岩看的是又嫉又馋,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结果看到最后,风一样的男子加了一句:“你想要吗?”
  
  许岩当机立断:“要!!”
  
  过了半个多小时,许岩等得几乎不耐烦了,风一样的男子终于回信了。
  
  上帝保佑,阿弥陀佛,圣母玛利亚,保佑他送我梅花鹿送我熊猫送我恐龙送我一切我种不了养不了的贵重货吧!!!
  
  许岩就怀着如此的激动心情打开了信息,短短一行字,一个表情。
  
  风一样的男子说:“想要?你求我啊!”最后一个奸笑的表情。
  
  我——操!许岩对着屏幕比出一个中指,你去死吧!!!火星欢迎你!!
  
  许岩在心里狠狠咒骂,看老子不偷死你丫的!
  
  风一样的男子似乎乐在其中,还在给许岩发短信。
  
  “喂,错别字,你是不是错别字特别多啊?”
  
  “其实我这么多东西放在仓库里也没什么意思,你要真想要,说一声我送你啊!”
  
  “最近新增了梅花鹿还能收鹿茸,要不我养了送你?”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许岩楞是憋着一股气不理他,**我?老子不吃嗟来食!!老子有骨气!!
  
  虽然每次他都用左手抓住右手痛苦的删除想要发给风一样男子的信息,同时在心里默念着:老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啊……
  
  但是不管他每天睡得有多么晚,起得有多么早,他也就能收到风一样男子的一两根牧草,稍微高级点的什么花啊果实啊,只能摸个尾巴,高级动物更是连毛都摸不到一点。
  
  其实许岩就是那传说中的那种游戏白痴,玩什么什么死的那种,就连最简单的XX网,他也从来都是被偷的时候比偷别人的时候多,典型的入不敷出。但是他偏偏乐此不疲,越战越勇。
  
  更可气的是那个疯一样,每次看到许岩偷了自己的小草小花,还特意风轻云淡的发信息过来:“你这么偷多辛苦啊!说一声我送你,快来说一声!”
  
  去死!!咬牙打出这两个字,许岩更是把这风一样的男子恨得牙痒痒,还说一声,你当我是你家阿黄让叫就叫一声啊!!
  
  连续几天的熬夜作战让许岩彻底成了熊猫,大大的黑眼圈简直比国宝的还标准。
  
  上班的时候,前台小杨笑着打趣:“快变成熊猫我圈养你!”
  
  许岩笑笑不以为意,黑眼圈算啥,他的目标是偷死疯一样!
  
  一转身回到办公室,先开电脑,后等XX网,然后激动得全身都要发抖了!!
  
  疯一样后院的恐龙正在生孩子!!!
  
  一瞬间,许岩几乎想欢呼:“老天爷你终于开眼了!!”老子就算按烂这个鼠标也绝对要偷到恐龙崽崽!!!
  
  算算时间,还要八分钟才能生完,再加上二十分钟的保质期,哟西,一定没问题!
  
  许岩的脸犹如过季的花重新遇到了甘霖,灿烂的盛开了。
  
  等到还有二十五分钟的时候,经理秘书于丽扶着自己的腰浑身散发着母爱的走向许岩。
  
  许岩赶紧把XX网最小化,说实话,他心里有点酸酸的。
  
  于丽是跟他一起进的公司,长得漂亮身材又好,是公司里的大众**。
  
  许岩更是不能幸免的把自己的暗恋送给了她,不过私下里都听说她喜欢的是经理秦石。
  
  还没等许岩向于丽表白,于丽就向秦石表白了,然后秦石跟于丽在经理办公室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谈话,最后结果让所有人都跌破了眼镜。
  
  于丽擦着眼睛满脸感动的走出来,不停的说给经理添麻烦了什么的——看来是被拒绝了。
  
  许岩雄心勃勃只想等她过了这个悲伤的失恋期就去表白,可没想到他还没动手,于丽就嫁人了,嫁的是秦石的一个朋友,婚礼上,秦石胸前介绍人三个字着实乍眼。
  
  许岩当场石化,他的初恋——初次暗恋——就这样,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被那个该死的秦石——结束了!!!
  
  从此以后,许岩看到于丽和秦石就觉得一股子酸味儿,说到底,不过是嫉妒而已。
  
  许岩无数次的扼腕长叹,人生最悲催的是什么?
  
  是每天不得不面对着曾经的暗恋对象。
  
  什么这不算什么?那每天不得不面对暗恋对象的同时还要面对爱情假想敌就够悲催了吧?!
  
  什么这还不算什么?!那好吧,每天被暗恋对象通知去见爱情假想敌,还要遭受爱情假想敌的教育训斥总够了吧……
  
  简直就是——人间餐具啊!!
  
  而我们的男主角,许岩不幸的将再一次的遭受这残酷的人间悲剧。
  
  于丽轻轻敲了下许岩的桌子:“许岩,那份报表你要抓紧了啊,别又拖到最后,黑眼圈那么大,又熬夜了?”
  
  许岩忧郁的低头:“失眠。”瞄一眼于丽的肚子,孩子都这么大了……
  
  醋味顿时散出去三里路。
  
  于丽倒没注意这个,拍拍他肩膀:“注意休息啊!经理叫你去办公室,你快过去吧。”
  
  许岩苦着脸点点头:“噢!”
  
  心里早恨不得把秦石塞牙缝里磨牙了,什么时候不能找,偏偏要偷到宝贝了找!!找我干嘛!!
  
  再看看还有二十三分钟,估计秦石那个大嘴巴也没什么可说的,教训两句也就完了,早点去没准还能早回来偷。
  
  想到这里许岩整理整理发型推开了经理办公室,强烈的抑制下心中竖中指的**,许岩摆出一张让人肉麻的笑脸:“经理你找我啊……”
  
  潜台词就是有事快说有P快放!
  
  秦石抬头看了他一眼,偏偏头说:“坐。”
  
  一个字简洁利索的让许岩想抽他,当然他也只能想而已。
  
  许岩咣咣几步走到沙发前,砰一声坐下。秦石侧头看他两眼,没说话,转过脸继续面对着电脑。
  
  马上电话铃响,秦石接起来说了两句话,转头看了一眼许岩,微微笑了笑又挂断了。
  
  许岩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坐了没两分钟,许岩先坐不住了,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他怎么能错过啊这该死的秦石叫我过来不说话是想干嘛?!
  
  “咳咳!!”他咳嗽两声,秦石连头都不抬一下就说:“嗓子不舒服吗?冰柜里有饮料,你自己去拿来喝。”
  
  “噗……”许岩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呛死,转念一想,赚瓶可乐喝也不错。
  
  跑到冰柜前面,许岩苦了脸,一溜装的全是什么果汁啊保健饮料啊什么活力源泉啊,还TMD一溜外国字,许岩喜欢的可乐连瓶子都找不到一个。
  
  最后没办法只能拿了听什么果汁回去喝,味道挺清淡,不过还不错。
  
  喝了两口果汁,秦石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眼角微微有些笑意:“你喜欢这个果汁?我也喜欢。”
  
  许岩无语,默默的走过去拿了一听给他,秦石笑得更欢:“谢谢。”小口的喝一口,冲许岩一举杯:“干杯。”
  
  许岩让他磨得几乎吐血,我靠,看你秦石平时也挺人模人样的啊,大男人不喝酒不喝可乐弄那么多女人饮料来喝也就算了,还小口小口的喝,你是人妖啊!
  
  当然,秦经理的行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于我们的许岩同学眼里根本没有修养——以及斯文这种概念。
  
  心里更是跟刀割似的,老子的恐龙崽崽啊,只有十四分钟了!!
  
  秦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许岩的窘态,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问得无非是些工作上的事。
  
  许岩实在忍耐不住,腾的一下站起来:“经理我突然肚子有点痛,我先去上个厕所一趟。”
  
  撒腿想跑,只听秦石悠悠的说:“是XX网上,该收菜了吧?”
  
  许岩就这么愣住了。
  
  秦石看他愣愣的站着,笑了笑:“我就知道,刚才让小于去看了看你平时都在电脑上忙什么,结果呢?XX网,好像挺好玩的样子啊?嗯?”
  
  最后一声“嗯”听上去格外刺耳。
  
  许岩心里对失业的恐惧一下子变成了被监视的愤怒,他冲秦石吼:“你怎么能这样!这是侵犯我隐私权!”
  
  秦石一怔,似乎是没想到许岩会有这么大反应,有些迟缓的说:“你看你黑眼圈那么大,肯定是整天熬夜偷菜偷东西,这样不仅耽误工作而且……”对身体不好。
  
  “而且个P!!”许岩大吼,使劲的把果汁瓶子摔到秦石面前,浅绿色的汁水溅出来,泼了一桌:“这么没有人权的公司,老子不干了!!老子辞职!!”
  
  “怦”的一声,许岩破门而出,只剩下秦石一脸苦笑的看着歪挂着的门,伸手揉揉额头,叹气:“唉,真是个孩子……”
  
  许岩在大街上晃悠,心里别提多沮丧了,他坐在街心花园的长椅上,把脸埋进手臂。
  
  辞职了,可他还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转念间又怨恨起秦石来,要不是你在我偷东西的时候叫我谈话,我也不会那么暴躁,害得我没偷到崽崽又丢了工作,所以,罪魁祸首就是你,还有那个该死的疯一样!!
  
  赔了夫人还折兵,真他妈的背!
  
  越想越烦躁,许岩在路边买了根老冰棍,咬着冰块进了网吧,打开电脑,登陆XX网。
  
  让他惊奇的是,仓库里竟然多了两只恐龙,再查看,竟然是疯一样送的。
  
  许岩顿时乐了,太好了,丢了工作好歹还是有两个恐龙崽崽的。
  
  发信息给疯一样:“喂,哥们,够意思啊!”
  
  疯一样好久不回他,许岩等得不耐烦,又发信息:“问你话呢哑巴了啊?平时不是挺多话的么!”
  
  疯一样过了好久才回过来一条:“我失恋了……”一个大哭的表情。
  
  许岩琢磨了半天才琢磨出这么个味儿来,顿时产生了一种超越了阶级感情的同病相怜感,大家都是天涯沦落人啊!
  
  许岩这个人其实挺简单的,无赖还自以为挺聪明,但别人但凡对他有点好,他就会挖心掏肺的对人。
  
  这下,许岩就挽袖子当上了山寨知心姐姐。
  
  “你干了什么坏事让人甩了啊?”
  
  “我没干什么,就是看了点不该看的东西。”
  
  “废话都是不该看的东西了你还看,这不明摆着让她甩嘛!”
  
  “我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我跟他说话他不太理会我,我想知道他平时都干什么就看了一眼他的电脑——真的就看了一眼桌面!他就生气了……”
  
  “啧啧,你家那口子脾气真大……”许岩琢磨着,这么大脾气的女人,还是不要为好。
  
  唉,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当然,粗心的许岩并没意识到,疯一样信息里的TA,是他而不是她。
  
  疯一样沉默了一会:“我该怎么办?”
  
  许岩也犯了愁,那光屁股的爱情小孩还没来得及开垦他心里这块**地,要是给这哥们搞坏了事可罪过了,不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么!
  
  那边疯一样却突然转换了话题:“你喜欢什么样的?”
  
  许岩终于遇到了能使用那句经典对白的时候,他说:“想知道,你求我啊!”
  
  却不想疯一样没回信,系统音倒响起了了,尖声尖气的女声说:“您有一条新信息”。
  
  查看信息,系统提示:风一样的男子送了您两只熊猫,点击查看。
  
  许岩非常满足的、满意的,笑了。
  
  “其实我也没什么要求啦,两个人过的对头就成,当然漂亮一点更好,温柔一点更好,当然钱多一点更好,其实最重要的她对我好就好了……”
  
  疯一样的男子沉默了一会:“我有个合适人选也许可以介绍给你。”
  
  “真的?!”许岩激动了,网恋耶,真要成了,这可是网恋耶!他终于摸到了传说中那潮流的尾巴了!
  
  疯一样却突然掉了线,只留下一句:“下次再跟你说。”
  
  看看时间差不多该吃饭了,许岩收拾一下准备回家,回家的路上还兴高采烈的买了一整只挺贵的烤鸡,似乎那个失业的人不是他。
  
  看吧,果然是头脑简单的人。
  
  哼着小调走到自家楼下,许岩警觉的发现,自家房间里,似乎有隐约的灯光。
  
  蹑手蹑脚的摸上去,果然见自家门半开着,一个隐约的人影正在里面翻来翻去的。
  
  小偷!!许岩心中警铃大作,上前一步推开门:“我靠你个死小贼……”
  
  话还没说完,便觉得腹部一凉,随即剧痛传来。
  
  许岩不敢相信的看着那把插在自己腹部的刀,踉踉跄跄的退后几步倒在地上。
  
  他不知道那贼是什么时候跑掉的,视线很快变得模糊起来。
  
  “不至于吧,这可是……”最后谋杀两个字许岩并没说完,大量失血让他随时都有晕倒的可能,即使他知道他不能慌他得叫救护车,可是手一直在抖一直再抖,最后进入视线里的,竟然是秦石那张英俊得让他嫉妒的脸。
  
  “我操,竟然是你……真够晦气的……”许岩喃喃的说,然后失去了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一小时更新一章,今晚完结,短篇,各位放心看。


因为餐具而引发的同居

  许岩刚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老子的菜!老子的崽崽!!
  
  ——此想法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大脑回路以至于他的运动神经也收到了不合理要求——他——直挺挺的从床上——跳了下来。
  
  “嗷——!!!”一声凄厉的可以同猪嚎相媲美的惨叫响起,走廊附近的病人在捂紧耳朵的同时都同情的看向病房,多可怜的病人啊,年纪轻轻的这么痛苦,肯定不是癌症就是艾滋之类的,啧啧,所以说,大家都要珍惜生命啊!
  
  一张紧张的发白的脸出现在许岩面前,又是秦石。
  
  秦石紧张的扶着许岩的肩膀:“怎么样?哪里疼?怎么突然摔下来了?”
  
  许岩疼的说不出话来,秦石一看也不多说,直接把他横抱起来放到床上,两手解开许岩的病号服就开始摸索。
  
  你你你……你摸哪里呢!许岩气得脑仁疼,想踹他又没力气。
  
  秦石摸了半天,松了一口气:“伤口没裂,没事。”
  
  “怎么……是你啊!”许岩憋了半天,终于问出来一句话。
  
  秦石笑了笑:“我那天去你家找你,看到你受伤了倒在地上,就把你送过来了。伤口缝合的不错,也没伤到主要器官,修养几天就没事了。”
  
  竟然变成了老子的救命恩人……许岩痛苦的想。
  
  秦石又问:“我帮你报了警,知道是谁干的吗?”
  
  “谁知道是谁,老子还没看清就他妈的给老子一刀。”许岩忿忿的说:“抓到他看老子不……”
  
  还没说完,肚子突然“咕”的响了一声——他饿了。
  
  秦石轻轻的笑了起来,许岩脸红得好像猴子屁股,怒目瞪着许岩:“笑什么笑,肚子饿了叫一声不行啊!”瞪大眼睛的样子颇像被踩到尾巴的猫。
  
  “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油焖大虾!红烧蹄膀!酸辣烤鸡!”
  
  秦石站起身,从一边端了个保温桶过来,拿了勺子给许岩:“你现在身体还比较虚,不能吃油腻的,喝粥吧。”
  
  许岩怒:“不能吃你还故意问我干嘛!耍我很好玩吗?!”
  
  秦石硬把保温桶塞给许岩,抬手自然的摸了摸许岩脑袋上不服帖的几搓毛:“以后能你能吃了,我请你吃。”
  
  “唔唔……你说的啊……”许岩嘴里含着粥,吐字不清。
  
  粥很是清淡,但不知道加了什么,竟然好吃的不得了。许岩感动的都快哭了,这是哪家的粥铺啊,太他妈好吃了!!
  
  吃饱喝足了,许岩打着饱嗝问秦石:“这粥是哪家做的啊,我下次去他店里吃!”
  
  秦石边收拾东西边问:“很好吃?”
  
  “嗯,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粥!”许岩一点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顿了一顿,秦石笑了:“这是我做的。”
  
  虾米!!!许岩的下巴几乎掉了下来。
  
  他拉着秦石的袖子瞪大了眼睛仔细打量,秦石也不恼,停下手里的活任他看。
  
  看了半天,许岩怅然所失的躺回床上,喃喃的说:“投胎……真他妈是个技术活儿……”
  
  眼前的这个男人,身高一米八二,体重……不详但身材绝对超级标准,相貌英俊,事业有成,性格温和乐于助人——总之怎么看都是一个上得厅堂下的厨房的的超级好丈夫,怪不得拥有那么多的爱慕者……
  
  再看看自己单薄的小胳膊小腿小身板,看看自己至今仍然高不成低不就的工作——哦对了他刚失业,许岩很不幸的,郁闷了。
  
  看许岩不说话,秦石把东西都收拾好,伸手又摸了摸许岩几乎埋进被子里的脑袋说:“下午我还有个会先回去了,等下会有特护来照顾你,别吃医院的病号餐,我会带晚饭给你。”
  
  许岩闷着头,挥手打掉秦石的胳膊,低声的吼:“男人脑袋不能摸你不知道啊!”
  
  秦石不以为意,笑了笑便离开了。
  
  许岩的伤并不算重,只是失血比较多,再加上他本来就是炸不死的螃蟹踩不死的蟑螂,没一会就活蹦乱跳的了。
  
  五点多医院开饭,虽然许岩住的是加护病房,但病号餐却仍是食堂里的大锅饭。
  
  许岩看着送来的饭菜,犯了难,秦石让他等,可他平时工作那么忙,来不了难道自己一直等下去?
  
  况且,本来两人就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辞职以后连这关系都没了,秦石救了自己已经是大恩了,还让他照顾……
  
  说不过去,实在说不过去。
  
  许岩边想边摇头,拆开饭盒,开始吃饭,心里盘算着回头跟医院说一声转到普通病房就好,这特护病房住着是舒服……可是这价格它不舒服!
  
  吃完以后,许岩把饭盒一扔,躺在床上打饱嗝,饭菜跟秦石做的差太远,不知道用的什么隔夜油,许岩吃的有点恶心。
  
  “对不起我来晚了,等急……”秦石满头大汗的推开门,看着桌上空空如也的饭盒再看看许岩,慢慢的、慢慢的垂下了提着保温桶的手。
  
  许岩张大了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本以为秦石就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他真的会来,还真的带了饭……
  
  “对不起,我该提前打个电话问问的。”秦石面无表情:“既然你吃过了那我就先走了。”
  
  “等等!”来不及思考,许岩喊了出来:“我……我没吃饱!!”
  
  秦石幽怨的看着许岩,激出他一身鸡皮疙瘩,秦石别过脸:“没想到在你心里我是个不守信用的人……你不用勉强,吃饱了就别吃了。”
  
  “我真没吃饱!!”许岩赶紧立场坚定的说,讨好的去拿保温桶:“这的饭菜真难吃,你带来的肯定好吃,给我吃吧!”
  
  也许连胃都产生了条件反射知道秦石=好吃的,许岩只觉得本来就恶心的胃更难受了。
  
  秦石仍是一副幽怨的样子:“没关系你不用勉强的。”
  
  “我是真的想吃…呕…哇!”许岩终于如愿以偿的……吐了出来。
  
  秦石让他吓了一跳,赶紧拿水给他漱口:“许岩你没事吧?怎么突然吐了?伤口疼还是怎么回事?大夫!大夫!”
  
  许岩拉住秦石的胳膊,虚弱的喘气:“我没事……这该死的病号餐,太他妈的难吃了!!”
  
  秦石带来的粥到底还是进了许岩的肚子,吃饱了的某人满足的伸了个懒腰:“这才叫给人吃的东西啊!”
  
  秦石说:“你喜欢下次再给你做。”
  
  许岩突然想起了什么,端正起态度,严肃的看着秦石,秦石让他看得发毛,问:“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许岩严肃的问:“秦石,你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秦石莫名其妙:“对不起你的事?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许岩掰着手指说:“送我上医院,帮我付医药费,还照顾我给我做好吃的……对了你说你去我家找我,找我有什么事?”
  
  秦石无奈的叹口气:“你说这个?还不是因为你突然要辞职!”
  
  “……这又不怪我。”o(╯□╰)o《——完全没有认识到自身错误的任性小孩许岩。
  
  秦石摇摇头:“说辞职就辞职,你还真是任性。”《——温和善良有礼多金的……大妈秦石?
  
  “不好意思我就是那么个任性的人,让你失望了实在是购买那赛。”偷看老子东西,鄙视你!╭∩╮(︶︿︶)
  
  “算了不说这个。”秦石无奈:“你不是正式辞职,所以我也没给你报上去,而且现在……”秦石斜眼看了看许岩,终于露出那副隐藏很久的奸诈笑容:“你现在也需要钱吧……”
  
  你现在也需要钱吧……
  你现在也需要钱吧……
  许岩犹如霜打的茄子,蔫了。
  
  是的他需要钱,家里被洗劫一空,银行卡里那微薄的存款只怕也在这两天的治疗中飞速的萎缩成了一个可怜巴巴的零头,而且看样子,他还得继续在这里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