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原始之首领莫慌+番外 作者:一纸无稽(上)【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5-13 作者|标签:一纸无稽 种田文 强强


文案
一朝穿越原始世界,既然已经被那个不要脸的首领吃干抹净,那干脆带着老公征服世界好了_(:зゝ∠)_
首领莫慌,抱紧我!
萌版
原始世界欢迎你!
因为匠人部落首领的儿子跑路,越临被迫顶替嫁入焱燚部落,越临表示自己很慌,真的很慌。
为了不做陪葬品,越临表示自己真的尽力医治那个牲口了。
可是为什么牲口的病好了,拍拍屁股就化作饿狼扑食,这和之前说好的完全不一样啊!
摔!不守信用的原始人,宝宝菊花疼_(:зゝ∠*)_
1v1,无生子,非玄幻小说,爱看看,不看不要骂作者,作者很萌,特别软,bug有,写完文就改,因为修文容易坑啊!
内容标签:强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越临,乌宸 ┃ 配角: ┃ 其它:原始

第1章

匠人部落在荒寂山脉中是一个并不算大的部落,但部落里的男人几乎都善于制作石器,不论是武器还是生活所用的各种用具,虽然部族不算大,却在荒寂山脉也是远近闻名的部落。
元赫赫做事认真,所以做的石器在很多部落都很受欢迎,但是今天他打磨石器的手法显然不如平常那么熟稔,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打磨石器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望向用巨大的榆木制作而成的大门。
门外,时不时传来一些嘶吼声。仔细听并不是动物的吼叫声,而是来自于人类。
元赫赫的师傅石二猛轻轻地摸了摸赫赫的脑袋,安慰道:“不要害怕,新首领木凌会解决的,你要相信首领。”
石二猛看向开会用的小木屋,一双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新的首领不知道他能不能解决这次匠人部落的困境?
“如果不是石炻首领为了部落不受草原狼的冲击,受了重伤昏迷不醒,部族里的战士死的死,伤的伤,……这些部族才不敢欺负我们!希望巫能够治好炻首领,神明在上……”
元赫赫说着又有些难过,随即用手擦拭去脸上的眼泪。
如果这次匠人部落不能渡过这次危难,匠人部落就完蛋了!所有人都会变成奴隶,失去自由!
“赫赫不要难过,祖神一定会保佑老首领的。”
“是的,老首领一定不会有事!祖神会保佑他!要不是老首领我早就死在草原狼的手里了……”说着元赫赫的声音带了几分哽咽。
如果不是老首领石炻带领部族里的战士战斗,击败草原狼王和狼群,现在整个匠人部落也许都早就消失在这片大陆上!
……
在用榆木和甘草杂乱无章围成高高的篱笆墙的一角,少年的脸很白皙,头发是漂亮的黑色,在暴烈的阳光下镀上一层板栗色,身上穿着一件用黑色熊皮制作而成的小袄子。
和匠人部落里的人不同,少年身上的这件黑色熊皮袄子的右边用串着三个黄棕色的圆形木头,另一边开了相应的三个口子,将扣子穿过扣子扣在上面,俨然一件现代皮草大衣,只是这件熊皮大衣没有经过任何现代工艺的处理。
墙外传来一阵稀稀疏疏地声音,黑发少年深深地皱起眉头,弓着身子,在墙边的一个只能容一个人趴着爬出去的小洞望向外面。
只见一个十七八岁地少年穿着一件和黑发少年差不多的熊皮衣服,耳边挂着一簇狗尾巴草,少年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满身肌r_ou_的大汉,大汉舒展了一下因为爬出洞口而感到不太舒适的身体。
“阿炽我们就这样走了,会不会不好?要是焱燚人他们……”元蒙舒展开身体,微微地低下头,在石炽的耳边声音略带有些犹豫地问道。
“能有什么问题?你不是说你爱我么?!带我逃跑你是不是怕了。”石炽有些忐忑,害怕元蒙反悔不带自己离开,一双美目紧紧地盯着元蒙,说话的声音都嘶哑了。
元蒙被问得发慌,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中还是难以掩盖他的犹豫,“可是……我怕部族会因此惹恼焱燚部族,你知道的焱燚部族本来就比我们匠人部落的战士多出两三层,再加上这次部落为了抵御狼群受伤和死掉的战士起码占了整个部落的一半,要是打起来部落肯定不是对手……”
“难道真的要我嫁给焱燚那个要死不活的乌宸?他现在躺在床上半死不活,要是我嫁给他,他不死也就算了,大不了我下半辈子就好好照顾他,吃不饱穿不暖也没关系。可是他要是死了,我肯定会被他那个做焱燚首领的阿爸给埋进土里给他陪葬!”石炽说道这里,一双眸子泛起了水光,越说越伤心。
“可是……我的阿母和阿爸还在部落里,还有我捡到的越临,就算我们逃掉了,他们可就真的死定了,肯定会被送给焱燚人用来熄灭他们的怒火……”元蒙看着石炽好看的脸庞,又看向篱笆里的部落,随即沉下了脸,心里犹豫不决。
一个是自己真心喜欢的人,一个是生自己养育自己的部落……
石炽娇呵一声,“你自己也知道,你阿爸和阿母是个什么状况,要不是我阿爸养大你,你早就被饿死了!”
“我阿爸现在昏迷不醒,新首领木凌就急着把我送到焱燚部落,为的就是以后不用担心有人和他抢首领的位置,只要我走了,他肯定不会为难你阿母和阿爸的,至于那个越临我想他们应该也不会去为难他一个外人吧……”
“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走!如果你不跟我走,我要是遇见野兽,就算死在了路上,也是我自己选的,我绝对不要嫁给一个废人给他陪葬!”石炽下了一剂猛药,眼泪顺着脸颊就往下直刷刷的落,看得元蒙心痛得像是被刀c-h-a在心脏上一样。
元蒙点点头,“好,都听你的,希望首领不要为难他们。我们走!”
两人的背影离匠人部落的篱笆越来越远,直到消失。
草丛摇曳了几下,黑发少年终于撑起趴着的身体,从草丛堆里又爬进篱笆里面,站在篱笆里面,左右歪了一下脖子,然后伸了一个懒腰,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篱笆里匠人部落气氛严肃,每个人都时刻警惕着篱笆外的动向。
会议室里,七七八八坐着十来个人,这些人身上都穿着形状各异的兽皮,或许因为长时间没有打扫,会议室里散发出一阵阵恶臭,但坐在会议室里的人并不在意,因为他们的身上也没有比起这地看起来干净多少。
“我不同意,就算把石炽交给焱燚部落可以解决这次的围困,但是你们让石炻怎么想?他是为了部落才受的伤,我们现在这样对待他的儿子,你觉得他醒来能放过我们?!要我说,他焱燚部落要战就战!”粗壮地声音从一张脏兮兮的嘴里说出来,男人地声音很粗,脸上满是络腮胡子,配着身上的老虎皮做的袄子,完全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原始人。
石一猛的话一落地,一旁的石元氏族一族的两个人立马附和。
“对,我们不能这样,我们这不是让石炻心寒么?!”
木凌冷着脸,心里冷笑了两声,看向自己的人和默不作声的另外四人,脸上带着不明的笑意,配上脸上的刀疤,让人心里一颤,道:“我知道你维护石炻,毕竟你们都是石元一族的人,但是你们要想清楚,这次的事情不是你们石元一族的事情,而是关系到我们整个匠人部落的存亡!”
“我们本来战士身体素质就不如焱燚部落,前几日更是为了对付草原狼群起码有一半的战士受伤,死亡!你说战?我们用什么和焱燚部落战?”
“你是要他们去送死么?你去问问,他们谁愿意?!现在焱燚部落只是要求把我们相邻的那座盐矿归还,把石炽送过去嫁给乌宸,如果战斗,一旦部族败落,那可是要做奴隶的!”
一旁木凌的弟弟木森接声说道:“就是就是,要是败落可是要做奴隶的,我可不想做个奴隶,我觉得首领说得对!”
“对啊……”
“是啊,虽然有点对不起老首领,但是总比灭族做奴隶强吧?”
……
第二天——
一间用木头和枯草搭建起来的屋子周围,围着稀稀拉拉地七八个人,这七八个人脸上都带着紧张关切的神色。
在众人关切的眼神中,一个穿着厚重熊皮的老人从屋子走了出来,手里住着一根枯木拐杖,拐杖手柄处还挂着几个零零散散地小贝壳。
“巫,首领他怎么样了?”
巫摇摇头,转身离开了屋子。
屋子里男人的头发有些花白,上半身没有穿兽皮,他的胸口上有一个长十厘米宽三厘米的抓痕,伤口的位置明显已经开始腐烂,隐隐甚至可以看见一条白色的肋骨,伤口上涂抹着一种奇怪的白色粉末,粉末混杂着鲜血形成一个个块状的小颗粒。
地上放着一个石碗,碗里还散发出一阵阵难闻的药草味,新鲜被捣鼓的药草呈现液体状,黑绿色的药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