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请自重 by 大花小花【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5-13 作者|标签:大花小花

文案

他,杯具化身,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小人物;
他,钻石金身,是个走在时尚前沿的杂志主编;
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因为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不得不牵扯到了一起。
于是……
咳!
大叔请自重!


  #
  
  沈辛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坚强。
  
  为什么不呢,反正生活之于他,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太多的成长经历,太多的教训和惨痛,使他早已经习惯了对生活逆来顺受。
  
  在孤儿院里长大,因为貌不出众,性子又不讨巧,过了十五岁也没有人愿意领养;
  
  勉强着撑到了念完高中,找了份普通的工作,卖力的为公司打拼,领着微薄的薪水,却因为领导之间的矛盾成了殃及的池鱼被开掉了;
  
  好不容易找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薪水也很高,没干两年公司却因为债务问题倒闭;
  
  几起几落,终于在一家说的上号的公司里落了脚,拼死拼活的努力工作,好容易升迁到了部门主管,也存了一笔小钱,鼓起勇气邀请了一直暗恋爱慕的公司女职员吃饭,华丽丽的大餐花去了一笔数目可观的费用,还没等他来得及心疼就听到女职员帅气的对他说,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再后来就是一次又一次的相亲,可是每次女方一摸清他的家底就不了了之没有下文了……
  
  沈辛经历了太多太多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早已经被生活磨的没有了棱角。
  
  三十岁的时候,他已经断了相亲的念头;
  
  三十五岁的时候,他连结婚的念头都断掉了。
  
  或许是老天垂怜,在他万念俱疲的时候,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发生了,公司的一个同事介绍了一个温婉美丽又大方体面的女子给他,他虽然一再推却,却经不起同事左一句右一句对女方的夸赞,加上自己也实在是到了不得不结婚的尴尬年纪,略想了想,也就点头去了。
  
  谁料这一次的相见,竟然成就了他的婚姻,他与那名温婉的女子互生好感,很快组成了一个家庭。
  
  妻子给他生了一个漂亮女儿,取了一个单名,叫沈芙。
  
  一家三口和乐美满,日子过的虽然辛苦,沈辛却甘之如饴。
  
  可惜好景不长。
  
  女儿两岁的时候,妻子杨婧查出了乳腺癌,晚期。
  
  眨眼又是三年过去。
  
  三年来,为了给心爱的妻子治病,沈辛没少受折腾,不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连夫妻二人的医保也花的差不多了,还欠了医院一大笔的医药费和住院费。
  
  若是妻子的病治好也就罢了,可是每一次检查的结果都只会让沈辛更加难过。
  
  笑容,已经很久不出现在他的脸上了。
  
  即便是这样,他仍然没有放弃过一丝希望。
  
  “婧,我打算把这房子卖了。先把医院的钱填上,剩下的我们带着去B市吧,那里的医疗水平比X市好。”
  
  他平静的跟重病的妻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妻子自然是反对的。
  
  “不行,不能卖房子,卖了你跟小芙以后住哪里?你又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来来去去就那么一两个,人家过得还都不算宽裕。”
  
  他知道妻子说的都是实话,可是除此之外,他别无它法了。医院的帐单像个无底洞,他不敢告诉妻子具体的数字,怕她又要凭添操心。
  
  “去B市吧,那里会有希望的。”他试图再劝劝妻子。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妻子却摇着头道:“可是我的病已经这样了,花再多的钱都是白搭。你要为小芙的将来想一想啊,没有了房子,你让小芙怎么办?难道你要让小芙跟着你一起睡马路?”
  
  沈辛承认妻子的话是对的,可是要让他眼睁睁看着妻子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他做不到。
  
  无论怎样,人的命才是最重要的,房子没了,他以后可以努力工作再存钱买一套,人要是死了,就再也没有了。
  
  思考清楚的沈辛瞒着妻子把房子卖了。因为地段不好本来也只是二手的旧房,卖房钱实在也没有多少,填上之前欠医院的钱,所剩已经了了无几了。
  
  沈辛看着熟睡中的妻子,目光又落到桌上那张仅剩三四千的银行卡想了又想,决定明天去银行申请贷款。
  
  第二天是周末,沈辛一大早起床就开始和面调馅准备包饺子,杨婧昨天说想吃饺子了,她最爱吃的就是沈辛亲手包的素馅饺子。
  
  皮薄馅多,个儿不大,味道又美,比街上任何一家饺子馆卖的都要好吃。
  
  才包了没几个,门铃响了。
  
  在一旁看着爸爸包饺子的沈芙抬头,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眨了眨,小模样甚是可爱,清清软软的叫了一声:“爸爸,有人,快去开门。”
  
  沈辛看了眼五岁的女儿,女儿长得很漂亮,一点也不像他,见过的人都说女儿像足了妻子,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
  
  他听了总是很得意。
  
  有女万事足。这个女儿就是他所有的骄傲,他和天下所有疼爱孩子的父亲一样,立誓要把自家的宝贝女儿养成世界上最美最可爱的小公主。
  
  他家的小沈芙,长大了可是要迷倒一群小男生的。
  
  只有在面对着女儿时,沈辛还能够露出些少许温和的笑容。
  
  “好,小芙在这乖乖坐着,爸爸去开门。”
  
  “嗯。”女儿乖巧的应着,实在是可爱的不得了。
  
  大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素未蒙面的青年男子。
  
  看起来有三十来岁,身材高大,五官明晰,相貌英俊,穿着优雅又有品味,是个既有魅力又很有魄力的男人,即使站在同性的角度来看,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俊美青年。
  
  “杨婧住在这儿吗?”
  
  青年音色沉稳,稍带着些许傲慢的语气。
  
  眉眼一转就打量完了眼前开门之人。
  
  乏善可陈的发型,乏善可陈的长相,乏善可陈的衣着,乏善可陈的围裙……
  
  总结,这是一个跟时尚完全挂不上勾的庸俗男人。
  
  青年男子眉心微皱了皱。
  
  杨婧就嫁给这么个平凡无奇的男人?
  
  “是,请问你是……”
  
  沈辛愣了愣,看起来像是来找妻子的。
  
  他跟妻子是什么关系?怎么从来没有听妻子提起过这号人?
  
  青年男子很有礼貌的道:“你好,我是陆敬宇。”
  
  沈辛请客人进了屋,去厨房泡了杯茶,放在陆敬宇面前。
  
  “你先坐会吧,我去叫杨婧。”
  
  陆敬宇点了个头。
  
  “你是谁啊?”
  
  清软的童音响起,小沈芙圆睁着两只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陌生叔叔。
  
  陆敬宇一进来就看到了这个漂亮粉嫩的小娃娃,她眉宇间像极了杨婧,不用猜也知道这定然是杨婧的女儿了。
  
  他不是很喜欢小孩子,可是对这个小女孩儿他却有着一种莫名的亲近感,抬手勾了勾,唇角扬着不自觉的笑。
  
  “过来。”
  
  小沈芙看了看他,感觉他并没有坏意,眨眨眼睛,麻溜溜的从她的高背椅子上爬下来,揣着好奇一步步的走进。
  
  是个很好看的叔叔呢,很闪亮,像电视机里的人。
  
  “你叫什么?”陆敬宇问。
  
  “我叫小芙,今年五岁了。”小沈芙乖巧的回答。
  
  沈辛陪着妻子从卧室走出来,就看到女儿正跟那位客人说话。
  
  “妈妈——”女儿听见脚步声,回头看了看,见到妻子眼睛顿时一亮,小腿吧哒吧哒飞跑了过来,就要扑向妻子。
  
  沈辛连忙抓过女儿抱在怀里,捏了捏女儿的小脸蛋,笑道:“爸爸不是说了吗,妈妈身体弱不能扑,你这个小淘气鬼,怎么老是不听?”
  
  沈芙作出惊叹的小模样,两只小手捂在嘴上:“啊,小芙忘了!”
  
  沈辛睨眼看着女儿。
  
  沈芙只是嘻嘻的笑着看自家老爸。
  
  扶着妻子抱着女儿的沈辛此时一点也没有想到,下一刻他将面临怎样残忍的事实。
  
  虽然不忍心,可是已经做出决定的杨婧,还是说出了无比令人震惊的话。
  
  “沈辛,有件事情一直瞒着你,小芙是敬宇的骨肉,对不起。”
  
  天气一直很阴沉,预报说会下雨。
  
  妻子话音落下的时候,沈辛脑海一片空白,耳边却听到了响雷的声音。
  
  轰隆隆的滚雷,啪的一下子炸开。
  
  人整个的被炸懵了。
  
  沈芙看了看妈妈,又看了看爸爸,漂亮的小脸上扬起的全是不明白。
  
  “爸爸,什么是骨肉?”
  
  “骨肉……”
  
  怔呆呆的看着怀里的女儿,沈辛无法回答。
  
  妻子甚至选择了在女儿的面前说出这种话,那么,应该不是开玩笑的吧?
  
  是……事实?
  
  沈辛茫然的走在下着雨的大街上,忽然停下了脚步,站在人来人往的潮海之中,神色恍惚的看着每个打伞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人。
  
  他想起了妻子刚才说的话。
  
  她说,小芙是她跟陆敬宇的孩子……
  
  忽然觉得一切都很可笑,很不真实,像做梦一样,而且还是个超级不受欢迎的噩梦。
  
  太荒唐了,妻子竟然对他说,女儿不是他的,是她和另一个男人的孩子,在遇见他以前……
  
  所以才会答应跟他结婚吗?因为已经怀孕了,所以不得不找个人来结婚,而他正好抽中了那只鬼签,就被选定了?
  
  是这个意思吗?
  
  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的……
  
  即使是当初知道妻子得了癌症晚期,沈辛也没有如此的绝望过。
  
  未曾预料过的残忍事实如同海潮一样,扑面迎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狠狠的将他掼倒在沙面上……
  
  心痛的简直无法呼吸……
  
  感觉?他还有感觉吗?
  
  不知道,只是觉得,痛。
  
  好痛,像被谁狠狠打了一拳。
  
  又重又狠,直接打在心口……
  
  好痛……
  
  头也痛、心也痛,连意识都痛,所有的所有揪在一起,说不出来的痛。
  
  想嘲笑谁的,想指责谁的,想大声的骂谁,想铺天盖任性的大闹的。
  
  可是生活早就磨平了他原本就不够尖锐的棱角,即使想要大骂,他也只能是无力的张了张口动了动唇,发不出声音来。
  
  有谁……能来告诉他一切只是个梦……就好了……
  
  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沈辛下意识的回头,看见是陆敬宇,眼睛收缩了一下。
  
  这个人……
  
  才是小芙的亲生父亲。
  
  陆敬宇看着他,沉声道:“喝酒吗?我请客。”
  
  沈辛盯着他,很想一巴掌打过去,可是,已经被这悲剧的生活折磨的连打人的力气也没有了。
  
  摇了摇头,他低声道:“我还要给婧包饺子,女儿也还在家里等我。我要回去了,再见。”
  
  真的很希望……
  
  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
  


Chapter 2 两位父亲请自重

  我喜欢的人说过这样一句话,雨停之后出现的七色道路,将会穿越天空。
  
  #
  
  杨婧死了,留给沈辛的是一屁股的债和五岁的女儿。
  
  阴云密布的天气,很适合下葬。
  
  墓园里,一身黑衣的沈辛站在杨婧的墓前,在送葬的人们散去后仍然站在原地不愿意离开。
  
  他略显沧桑的脸颊上有着哭干的泪迹。
  
  女儿沈芙也是一身的小黑裙,哭的两只眼睛都肿起来了,整个下葬的过程小手一直紧紧的拉着他的大手,嚎着小嗓子不停的叫着,妈妈妈妈……
  
  现在,她哭累了,在他宽大的怀抱里不安的睡着,像受了极大的委屈,即使在睡梦中,小嘴也颤颤的发抖。
  
  她是这样的依赖着自己,沈辛却看的鼻头又一阵酸起。
  
  在抛下了威力惊人的真相炸弹后,妻子没坚持多久,终究还是抛下了他跟女儿走了。
  
  一甩手走的干干净净,剩下的麻烦全都丢给了沈辛。
  
  卖房子剩下的钱沈辛全都用来办了妻子的丧事,家里的东西他也已经打包好了,只等回去就要叫搬家公司来把东西搬走。
  
  可是又能搬去哪里?
  
  他跟女儿现在算是无家可归了。
  
  垂眸望着墓碑,沈辛的心中一片荒凉。
  
  远处一棵老树下,陆敬宇一身黑色的长款风衣,他也是来参加杨婧的葬礼的,再怎么说,她都是他女儿的母亲。
  
  他竟然有个五岁大的女儿……
  
  陆敬宇至今还没有从那份震惊中完全回过神。
  
  大脑收到信息只需要瞬间,消化信息却需要很长时间,总要有个缓冲过程吧。
  
  他现在得知的确切资料是,这个老男人为了给杨婧治病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连房子都没了。虽然好像还有一份不太差的工作,可是在本市没有一个亲戚。
  
  局外人一样看着那一大一小的黑衣人影,陆敬宇的心情复杂难描。
  
  一个是他的亲生女儿,一个是他亲生女儿的……养父?
  
  不知道是一回事,知道又是另一回事。
  
  烦死了,杨婧怎么给他留下这么个大麻烦!
  
  伸手去掏烟包,抽了一支出来才想起墓园是禁烟的,于是悻悻的把烟收回去。
  
  抬头看见灰色的天空,陆敬宇暗唾一声:X的。
  
  沈辛听见有脚步靠近的声音,抱着女儿转身,看到自己此时最不想看到的人。
  
  就是这个长相颇好的男人,凭空冒出来,突然就成了女儿的亲生父亲,怎能不让他咬牙嫉恨。
  
  身为一个成年人,他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很不对,可他就是忍不住的要想,如果这个男人没出现的话,女儿小芙的亲生父亲就还是自己。
  
  说他是自欺欺人也好,说他是无法面对也好,或者说这是他对妻子杨婧的怨恨的一种转嫁也好,反正他对眼前之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憎恶和排斥。
  
  他不想跟这个叫陆敬宇的男人一起待在杨婧的墓前,也不想跟这个人说话。
  
  沈辛抱着女儿朝对方点了下头,绕过去,想要快步离开。
  
  “你没地方可去吧。”陆敬宇淡淡的开口,一句话戳中沈辛命门。
  
  沈辛住了脚,搂着女儿的手臂不自觉的紧了紧。
  
  “我不会把小芙给你的。”他申明立场。
  
  女儿是他的命,他已经失去了妻子,不能再失去女儿了。
  
  他失不起。
  
  哪怕是活得再艰苦也好,只要有女儿,他也一定能咬牙撑过去。
  
  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可要是没了女儿……他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陆敬宇眉角一动,看他一眼,再瞟了眼在他怀里沉睡的沈芙。
  
  这老男人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样子让他看的很不顺眼。
  
  他看起来很像恶人吗?
  
  不动声色的按捺下心中烦躁,陆敬宇抬眼道:“我也不会让小芙跟着一个连落脚地儿都没有的人。”
  
  沈辛一惊,猛然看着他。
  
  “很惊讶?”陆敬宇一个淡淡眼神扫过来,“我只不过是在说明一个事实。”
  
  事实,是沈辛无法反驳的一个词。
  
  陆敬宇瞟了他一眼,拉了拉风衣的衣领,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绕过沈辛走在前面。
  
  “走吧。”他说。
  
  “去哪?”沈辛愣了愣。
  
  陆敬宇的声音随风飘了过来,沉稳简洁的两个字:“我家。”
  
  沈辛怔在原地,看着怀中沉睡的女儿,犹豫起来。
  
  “打扰了。”
  
  沈辛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厚着脸皮跟来了。
  
  真是可悲,他最不想见的人就是陆敬宇,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又只能接受陆敬宇的建议。
  
  因为他实在无处可去。
  
  抱着女儿站在玄关处,沈辛心中不是没有退缩的想法,老实讲,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住到陆敬宇家。
  
  只要一想到这个人才是女儿名正言顺的父亲,他就如刺在喉如芒在背,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直接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不用换鞋,这里每天会有钟点工来打扫,请随便坐。”
  
  陆敬宇随口招呼着,进了卧室把风衣挂进衣橱。
  
  出来看见沈辛还杵在门口玄关处,不由扬了扬眉。
  
  “怎么了?”
  
  沈辛抬眼看着他,眼神是坚定的。
  
  “陆先生,我想有一件事我要先跟你说清楚。”
  
  陆敬宇点头:“你说。”
  
  “你愿意收留‘我们父女’,我很感激你,”沈辛特意在“我们父女”四个字上面加重了语气,只要是有关于女儿的事情,他都要再三反复的确认和小心谨慎,“可是我必需先跟你声明一下,小芙是‘我的’女儿。”
  
  他在“我的”两个字上也加了重音,言下之意陆敬宇自然听的出来。
  
  沉默了片刻,陆敬宇睨着沈辛,看不出什么表情的淡淡说道:“沈先生,你不觉得现在并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间吗?”
  
  “为什么?”沈辛问。
  
  陆敬宇眼神示意了下,看向他怀中的小人儿,唇角微扬,笑道:“小家伙好像睡醒了。”
  
  像是印证他的话般,那双紧闭着的小眼睛轻轻的睁了睁,长长羽睫轻眨,完全张开后,小沈芙看着怀抱自己的沈辛展开大大的笑脸,清软的声音还带着些未醒的迷糊。
  
  “爸爸,妈妈呢?”
  
  沈辛看着女儿可爱的容颜,说不出话。
  
  小沈芙的脸上还满带着泪痕,两只漂亮的眼睛还能看出哭肿的痕迹,她只是刚刚睡醒,一时忘记了自己的母亲已经不在了。
  
  很快她就会想起发生过的一切,那时肯定会再度陷入悲伤和哭泣之中。
  
  沈辛很想像别人那样骗女儿说妻子只是去了很远的国度住在一个美丽的地方什么的,可是一来女儿不太好骗,二来他觉得用谎言来欺骗一个孩子是一件很过份的事情,一个谎言的出现要用之后的无数个谎言来做隐瞒,凭心而问,沈辛自问做不到。
  
  真相虽然痛苦,可是痛苦总比一直被人当做傻瓜要来的好。
  
  他已经当了六年的傻瓜,不能让女儿也当傻瓜。
  
  沈芙没有听到父亲的回答,不满的皱着小鼻子,瞪着父亲,但是那双刚才还闪着亮亮光芒泛着笑的大眼睛,却渐渐的失去了光芒。
  
  “妈妈……已经……”
  
  颤抖着唇,小沈芙还没说完眼泪就滚滚的落了下来,裂着嘴哇哇的哭个不停。
  
  沈辛的眼眶也红了,失去爱妻的痛苦,看着女儿大哭的心疼,叠加在一起,饶他是个年过不惑之人,也不由得悲从中来,落下了眼泪。
  
  陆敬宇抱胸靠在高脚台上,看着痛哭中的一大一小,突然觉得自己也许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真是捡了两个麻烦回来。
  
  头疼……
  
  放了一杯热巧克力奶茶在仍然抽咽的小沈芙面前。
  
  小姑娘坐在沙发里,脸上的泪痕被父亲拿着热毛巾擦过了,抬头看着上次见过的叔叔,轻声轻气的说了声:“谢谢。”
  
  陆敬宇扬眉笑了笑,眼角掩下一抹微不可察的自豪和骄傲。
  
  很有礼貌的孩子……
  
  这就是他的女儿吗?虽然不在预料之中,却意外的让他有种满足感和亲切感,很合他的缘。
  
  有个这样的孩子好像也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难以接受。
  
  “要吃蛋糕吗?”
  
  小沈芙点点头。
  
  “蓝莓和绿茶的,要哪种?”他问。
  
  “蓝莓。”沈芙乖巧的回答说。
  
  陆敬宇又是一笑,看来口味也跟自己一样,该说是血缘的神奇吗?
  
  “叔叔。”小姑娘喊住他。
  
  “嗯?”他停步回头。
  
  小沈芙眨着还有些红肿肿的眼睛,仰着小脑袋咬字清晰的交代说:“我爸爸喜欢吃绿茶的。”
  
  他眉角挑了下,顿了顿,笑意不着痕迹的敛了起来。
  
  “是吗?”垂垂眼,声音仍然含笑,“那就一起拿来好了。”
  
  沈辛把毛巾送回卫生间,出来看见女儿捧着宽口瓷杯喝奶茶,面前的茶几上还放着三碟切好的蛋糕。
  
  他朝屋主看去。
  
  陆敬宇大方请他坐下一起吃蛋糕。
  
  “小芙说你喜欢吃绿茶的。”他笑着把那碟绿茶蛋糕推到沈辛面前,双手架在颔下,半真半假的带着艳羡的语气道:“真是好福气啊。”
  
  沈辛帮女儿系上围巾,怕她吃东西把衣服弄脏,听了这话,不太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我偏好绿茶口味,小芙一直都知道。”
  
  陆敬宇眉毛跳了下,笑笑,不语,拿起小叉子吃着自己的一份蛋糕。
  
  沈芙朝他这边看了看,忽然发现什么一样,眼睛眨了眨。
  
  “叔叔吃的也是蓝莓蛋糕吗?”
  
  “是啊,”陆敬宇微笑着抬头,瞄了一眼笑容消失的人,“叔叔跟你一样,最喜欢吃的也是蓝莓蛋糕。”
  


Chapter 3 同一屋檐请自重

  看得到的距离是一点一点的靠近,看不到的距离是无形中牵引的线,而这线的引子,在不知不觉相互受到吸引的两人手上。
  
  #
  
  陆敬宇合上笔记本,揉了揉发酸的眼,看着空空的咖啡杯抿嘴。
  
  三杯咖啡的时间,正好完成今天的稿件审阅,Perfect!
  
  这一期的杂志各项基准工作都准备完毕了,剩下的就是睡醒一觉后去公司开个碰头讨论会,等样本出来检查无误就可以送去印刷。
  
  挂钟指针停在凌晨两点半。
  
  路过客房时,半敞的房门外泄出柔和的橘色光线。
  
  陆敬宇停下了脚步,推开门朝内探看了看,所见到的景像令他愣了愣,回过神,有点啼笑皆非。
  
  屋内的单人床上,是穿着花色小兔子睡衣安详熟睡的小沈芙。
  
  单人床下,是铺着地铺,穿着蓝色大兔子睡衣,同样沉沉睡去的沈辛。
  
  陆敬宇看了一会儿,微摇着头,轻轻伸手带上房门。
  
  小沈芙穿着兔宝宝睡衣的样子煞是可爱没错,可是,四十多岁的男人也穿着兔子睡衣就……
  
  该说他装可爱呢,还是童心未泯?
  
  啧啧,天晓得。
  
  一阵有节奏的叩门声传来,吵醒了正在睡眠中的陆敬宇。
  
  不悦的翻身下床,披着宽松的睡衣,迈着修长的步子,几步走过去,打开门,看见一大一小两个穿着整齐的父女正站在门外。
  
  “早上好。”两父女异口同声的和他打招呼。
  
  “……早上好。”陆敬宇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忆起了这是昨天搬进来的同居人。
  
  小的那个是他血缘关系上的女儿,大的那个是女儿的养父。
  
  “叔叔,我要去上幼儿园了。”
  
  这是他的女儿沈芙,今年五岁,是个十分讨人喜欢的小姑娘。
  
  刚刚失去了母亲,所以情绪一直很低落。
  
  他也是才知道自己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虽然很怕麻烦,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孩子,可是既然知道了,该尽的责任他也不会逃避。
  
  说是他的亲生女儿,而他也才是她的亲生父亲,可是小沈芙对此并不知道,仍然叫他做“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