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打夫 作者:煜琴灼影【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煜琴灼影 重生 天作之合

欢脱版文案:

秦慕瑾:先生,不好意思我上错车了。

楚焰:我的车是你想上就上想下就能下的?

秦慕瑾:……那你想怎样?

楚焰:我还有个床也想让你上一下。

秦慕瑾:臭牛忙,不过……我喜欢(*^▽^*)。

正经版简介:

秦慕瑾重回23岁,

那天正是他出柜他爱人出轨的日子。

他会算命却没算出渣男的为人,

经历上一世的漂泊,

他决心放弃渣男重新做人,

于是叫了个滴滴打车黯然离场,

上了车,那个年轻的司机居然瞪他?

原来是他上错了车,

这一错,不仅错了一辈子,

最后还心甘情愿上了贼床……

~﹡~﹡~﹡~﹡~﹡~﹡~﹡~﹡~﹡~﹡~﹡~﹡~﹡~﹡~﹡~﹡~﹡~﹡~

简洁版文案:

一个被渣男抛弃的重生小神棍误上了某兵痞的贼车一路被强宠最后心甘情愿上了贼床的故事。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慕瑾,楚焰 ┃ 配角:肖晨,赵悦姿,章雨泽,何宗毅,周辉,石凯,夏凝, ┃ 其它:纯属虚构,y-in差阳错,甜宠文。

第一章 决定

  2018年5月23日,华清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毕业论文答辩会。

  秦慕瑾西装革履走出礼堂,在哲思楼下迎着阳光照了一张笑的比阳还温暖的照片,打开微信选了置顶的那个备注为晨的好友,将照片发了过去,他要将他的喜悦与快乐第一时间与那人分享。

  随后又编辑了一行文字——

  “肖晨,我今天毕业答辩高分通过哟(*^▽^*)”

  他固执的拿着手机等了半天,那头的人才回了一个笑脸的表情,秦慕瑾也露出暖暖的笑容,尖尖的小虎牙都欢快的溜了出来。随即满足的按灭手机提着笔记本电脑向食堂走去。

  秦慕瑾是华清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大四的毕业生,处在一个考研率居高不下的学院,不考研的人反倒少之又少,秦慕瑾就是其中之一。

  他不考研,有两个原因,一是读了十六年的书,他想及早脱离校园换个环境,二是因为他的爱人肖晨,肖晨比他大六岁,今年二十九了。他总觉得与肖晨差距太大,不仅年龄上,还有社会地位上,所以他想尽快融入社会,与他一起前行。

  “来来来小鹊鹊,哥哥总算逮到你了,大半年没见,你给哥哥我算算下次考研哥考得上吗?”

  大四下学期实习三个月,秦慕瑾就是B市的人,他是住在家里的,所以从上学期期末到如今大半年不见了。

  秦慕瑾略无语的看着对面穿着大短裤加夹脚拖鞋支棱着头发邋邋遢遢的人,他们宿舍号称最爷们儿最有男人味的一哥章雨泽,文艺的名字却掩盖不了糙汉子的事实。据说一出生就被算过命的,五行极度缺水,才起了个很s-hi的名字。其实不用算,只要掀开床垫子看看他床下的臭袜子数量就知道绝对命里不喜水。

  大学里的四人间,尤其是男生宿舍四人间,如果遇到一群不拘小节打算扫天下而不扫一屋的懒货,每天起床简直堪比事故现场,很不幸的秦慕瑾就遇到了,以眼前这只为首的三人一个比一个邋遢,当然这仅限于关上宿舍门之后,走出门去那绝对一个赛一个的风s_ao亮丽,恨不得荷尔蒙全开吸引妹子。

  然而眼前这邋遢的货对王者农药才是真爱,至于妹子,他是佛系的汉子,只注重内心美,你来或者不来,我都在这里,邋遢依旧。

  作为宿舍最勤快的一员,秦慕瑾任劳任怨的打扫了四年的宿舍卫生,还是永远单排绝无团战那种。

  因此,宿舍里的几个兄弟对秦慕瑾的好感从开学第一周到毕业,那是蹭蹭蹭一直呈上升趋势。

  秦慕瑾人勤快,学习好,学院奖学金年年拿的毫无悬念,最最重要的是,他是全宿舍组团开黑时能carry全场的毒n_ai爸扁鹊,这样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自然深受待见。

  然而秦慕瑾却从来不与宿舍的这几个糙汉子勾肩搭背,也从不在宿舍里裸奔,导致其他三只对他恭敬有余亲近不足,并非他讲究也非他x_ing子龟毛,因为他喜欢x_ing别和他一样的男人。

  虽然同x_ing恋在这个年代早已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但毕竟观念没转变过来的人还很多,说破了大家都尴尬,因此,就这样有些异样又相安无事的度过了四年时光。

  秦慕瑾端着打好的三菜一汤坐在了章雨泽对面,“小弟我劝章鱼哥一句,放下手机立地成佛啊,别人在自习你在打匹配,别人在刷题你在开黑,我都不用算,结局就可想而知。”

  他们宿舍的人都有绰号,老大章雨泽,一米八七的东北爷们儿,外号章鱼,外表粗狂内心细腻,单身汪一只。老二周辉,C市的,一身细腻的白皮肤能羡煞一众妹子,但是就因为长得太白,连个女朋友也没有,外号太白哥,不仅因为长得白,还是农药里的刺客专业户,李白玩的最溜。老三何宗毅,S市人,外号毅哥,老四就是秦慕瑾自己,家在B市本地,绰号小鹊鹊,n_ai爸。

  “小鹊鹊,发挥你神棍哦不,神算的技能帮帮哥哥我,算一算哪些内容会考哪些内容不考,这样哥就不用为书消得人憔悴啦。”

  章雨泽说着摸了摸能抵秦慕瑾两个大的大脸,一副我瘦了七八十斤的悲催相。

  秦慕瑾默默看了一眼对面那货餐盘里三个炒r_ou_一个煎j-i蛋一个j-i腿四两米饭,又看了一眼自己餐盘里一个黄焖j-i一个醋溜白菜一个蒜爆油菜外加二两米饭一个豆腐汤,沉默了半天愤愤吃了一大口饭才回答道:“我能算那么准我就不用起早贪黑的奋斗四年了,只要期末算一卦,一切问题so easy,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章鱼哥,你要是能憔悴,我代表308的兄弟们放一挂鞭炮庆祝。”

  不错,秦慕瑾虽然学的马克思,但是继承了爷爷看相算命那一行,他并不是道上的人,只是小时候觉得好玩,就开始学,一学学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学了个几斤几两的。

  比如某某撞桃花要恋爱,比如某某被戴了绿帽子,再比如某某今天要倒霉,虽然是些小事,但神就神在他从没算差过。

  上个学期,宿舍里的老二太白哥交了个女朋友,还是文学院的校花赵悦姿,可把周辉牛逼坏了,于是就让小神算子算算他们的缘分,看能不能走进婚姻的殿堂。

  秦慕瑾一算,这就是个恶桃花,而且这校花妹子明显珠胎暗结呀,照他们认识恋爱的时间看,孩子多半不是老二的,因为在宿舍里,他也没想太多,耿直的秦慕瑾就把算的结果当场说了。

  这下可坏了,单身多年的周辉与女神坠入爱河正在蜜月期怎么可能听他空口白牙的胡咧咧,所以当场就有些不高兴,要是仅仅如此那倒也没什么,坏就坏在老三何宗毅成了多媒体。

  何宗毅家世好平时有些小资,信奉金钱主义,一直觉得秦慕瑾只是运气好,算卦是装神弄鬼的把戏,就像天桥底下那些戴着墨镜打着祖传的名义自称神算子的一样,不可能有真本事。所以完全不信算命这一套,于是将这件事当笑话说给了隔壁宿舍听。

  男人传起闲话来那就没最爱八卦的女人什么事了,这样一个宿舍传一个宿舍,人人都等着看小神算子砸招牌,若他算错,也就只是个小玩笑。问题是他算对了,文学院的女神真的是珠胎暗结才找了周辉当备胎,这下子,周辉成了全学院出名的绿帽王。

  这特么就尴尬了,一个宿舍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了嫌隙可怎么相处?秦慕瑾几次道歉周辉也不搭理,周辉生气无可厚非,可秦慕瑾也觉得自己挺无辜的,不论是起卦还是说结果都是周辉本人要求的,他只是没撒谎而已,传播消息的也是老三,他却成了里外不是人的那个。

  如此,学校算是住不成了,索x_ing也到了期末,他就搬了东西收拾回家,也避免了昔日兄弟变仇敌的尴尬。

  “话说你真不考研?我真为容嬷嬷掬一把辛酸泪,她的得意弟子竟然不考研,君不见她每次班会上说起考研时看你就像看负心汉一样的表情嘛 。”

  马克思主义学院2014级思想政治教育1班班导姓容,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绰号容嬷嬷,不论好事还是坏事,最爱叫班长与秦慕瑾。

  不理会他的调侃,秦慕瑾自顾自的吃饭,308宿舍里四个人,还真要数眼前这位最邋遢的最好相处。

  “我不考,读书读够了,毕竟学霸的寂寞你是不会懂的。”秦慕瑾端起餐盘调侃了一句,不理他抓狂的羡慕嫉妒恨。

  放了餐盘,秦慕瑾回到二人坐的餐桌前对章雨泽道:“我要回去了,章鱼哥有事call我。”

  章雨泽猛啃了一口j-i腿,忙不迭的点点头“嗯嗯,你回去吧。”

  秦慕瑾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他彪悍的大腿,毅然提着电脑扭头走了。

  出了校门,秦慕瑾坐在地铁上望着窗外忙碌的人群,明天他正好23岁,一个在他看来可以承担男人的责任的年纪。

  他要给他的爱人肖晨一个交待,就在明天。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中错字太多无悔捉虫呢,无悔也是农药党所以偶尔提一提游戏,大家别嫌烦昂么么哒

第二章 出柜

  “小瑾,今天你23岁了,也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以后你脱去了学生这一层身份,很多时候因为你是学生而为你网开一面的特权不会再有,你需要自己承担说出的每一句话做出的每一件事,爸爸和你妈妈虽然希望你能考研,但是你已经决定了,那么爸爸也尊重你的选择。从今以后,你的人生爸爸不想干涉太多,唯有八个字送你傍身,俯仰天地,无愧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