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离婚了,来吃鸡[电竞] 作者:江北小酥肉【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江北小酥肉 游戏网游 婚恋

文案:

陆余在游戏里认识了一个小n_ai狗,十七,乖巧、听话又会赚钱,他春心萌动,打算跟只有几面之缘的丈夫离婚,投奔自己的第二春。

只是婚还没离,小n_ai狗的马甲先掉了。

于是,陆余只好走上了白天在绝地里大杀四方,晚上按住厚脸皮戏精老公摩擦的道路。

cp:很懒爱皮·执着电竞选手受(陆余)&&很好玩儿的攻(梁博威)

tips:

1.年下,梁博威(攻)&陆余(受),两人协议结婚只见过一面,一直拖着没离。

2.游戏是绝地求生,有解释,没玩过也能看懂,不慌。

内容标签: 婚恋 游戏网游 甜文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余,梁博威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CAT(小修)

  比赛方落下帷幕,DA战队的四人并一个替补,已经悄悄的离开了场地,坐上了保姆车。

  而他们灰溜溜离开的原因,却并非是因为这次比赛输得惨烈。

  陆余扯了下嘴角,细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着,cao纵着人物在房间里搜罗着装备。

  他倚在车门上,黑色的碎发遮住前额,一双眼睛漫不经心的扫过游戏里的Cao地,野外的几间屋子已经搜完了,离路边的车还有一段距离。

  他继续往前跑着,手里抱着一把M416,用来应付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敌人。

  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另外的三个队友的名字,皱了下眉。

  陆余这会儿正在野排,一心放在游戏里,而现实中,他的固定队友包括他自己,都正在挨骂,董春来坐在他斜对角,气的手指都在发抖。

  “先前怎么跟你们说的?赢谁都可以,不能赢AK。”

  “钱都收了,你们倒好,硬是把AK压到了第四!”

  “可我们也没遇上AK的人啊。”李司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烦躁的开了口,手上不停的按着手机,亮了又灭。

  董春来一口气憋着,差点没喘上来,他目光一转,落到了陆余身上,“陆余,他们几个没遇上,你可是跟AK的遇上了两回吧?”

  他这么一想,立刻把重点放在了陆余身上,“AK四个人被你打倒了两个,你让他们怎么赢?我赛前跟你们说了几遍,遇上是AK的人不要打,打倒了别补,就这么简单你都做不到?还是你根本就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

  董春来劈头盖脸的说了一通,围绕的中心便是陆余不听话,害的他们没能输给AK,没让AK排到他们前面。

  总而言之,全是陆余的错。

  “我没有补他们。”陆余随口道,他手下不停,cao纵着人物从二楼翻下来,把冲过来补人的对手打掉。

  屏幕上穿着白T灰裤的男人绕着面前的校服裙少女转了一圈,不大情愿的蹲下来扶人。

  野排的四个人都没有开麦,陆余也不例外,只是他还是忍不住轻啧了一声。

  他把这人扶起来,又翻墙去了另一边,打算把早就看好的人头给收了。

  陆余往前跑着,忽的在耳机里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他滑着视角,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自己刚扶起来的那个队友,握着一把小枪跟在他后面。

  他朝着那校服裙打了一枪,权做警告。

  手机端的吃j-i,也就是绝地求生,队友之间打枪是不会掉血的,除非投雷,或者是开车撞过去,所以这一枪,单纯是告诫校服裙别跟着他。

  陆余收了枪,继续往前跑,没想到身后的脚步声依旧不停。

  陆余有些不耐烦,他从野区跑到P城,是来杀人的,可不是来带妹的,更何况多了个尾巴,他被发现的几率更大了。

  他左手滑着,继续往前跑,右手拇指点开了麦,慵懒的声音在队伍频道内响起来,“别跟着,不然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了。”

  陆余的喇叭只闪了一会儿,他见校服裙止步,心中十分满意,继续在房区里穿梭着。

  他这幅沉迷游戏,对董春来的无视显然进一步激发了董春来的怒火,“打打打,现在打游戏还有什么用!又不是什么大神,等那边过来问,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你。”

  董春来这话倒是说的不假,他们俱乐部收了别人的钱,答应这次决赛让着给AK,最好是再打压着其他队,把AK送到前三。

  这回只是国内某品牌组织的一场线下赛,第一名也不过二十万奖金,俱乐部的人早就拿到了参赛名单,清清楚楚的知道AK不可能拿到前一二,撑死也就第三。

  第三名满打满算,五万奖金。

  本想着蚊子再小也是r_ou_,董春来便让他们努力打到前三。

  可前几天,董春来不知从哪儿扯的关系,搭上了AK幕后的大老板,回来说是只要他们让着AK,就给他们一百万。

  陆余知道的时候,董春来已经收了五十万定金。

  陆余听着董春来的训话,嘴角勾起了一个嘲讽的笑。

  指尖轻点又收了一个人头,清了P城的人之后,才慢悠悠的往安全区里跑着,嘴上却是回着董春来的话,“我只打倒了,可没有补上,是他们队友自己不扶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几个队员面色各异,董春来却是火气烧着,心疼手里这还没热乎的钱。

  “他们没看见场外的人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你把AK的人打倒之后,是没继续把人给补死?可你换了个地方趴着,把AK赶过来救人的队员也给打倒了,另外两个跟他们隔着整个安全区,怎么救?”

  “而且你后面打倒的那个人,可是AK力捧的对象,这回俱乐部也保不住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绝地求生里,只要对方还有队友,就并不能直接将人打死,只会把人打倒,在倒下到变成盒子的这段时间,没有继续将人打死的话,队友仍有机会把人扶起来。

  被打倒的人由队友扶起来之后,加满血还能继续打,所以一般人把对手打倒之后,都会再补上几枪,直到那人被打死。

  而没有打倒对手之前,他们也是没办法知道自己正打着的人是谁,这也是董春来告诉他们可以打倒,不要补的原因。

  董春来皱着眉,这事情没办成,势必要找个替罪羊推出去,东煌俱乐部虽大,可也不是什么人都护着的,他们DA战队惹不起AK身后的人,也不可能让上面的人知道他们收了钱。

  而陆余,无疑是最打眼的一个,AK四人他打倒了两个。

  只希望推出去陆余,能让那边消下火,不要波及到他们其他人。

  DA战队挂在东煌俱乐部名下,除了PUBG的几个战队之外,还有其他几个热门游戏的战队,而PUBG的几队,正是俱乐部里最弱的一批人。

  东煌也没把重心放在这边,久而久之,这边的队员也松散了下来。

  陆余三年前进的东煌,当时招他进来的人,把东煌俱乐部说了个天花乱坠,前景更是坦荡宽旷。

  他那时还没大学毕业,打听了一下东煌的名声,便签了合同。

  前两年在做替补,去年PUBG兴起的时候,便把他们一群长年坐板凳的人赶鸭子上架,弄过来开始打PUBG。

  后来又陆陆续续走了不少人,陆余唯一一个留下来的。

  倒不是他对东煌有多深厚的感情,而是他拿不出违约金。

  不过,明天,他的合同就到期了。

  陆余敷衍的应着董春来的话,AK战队本身没怎么厉害,只是AK有个白莲花一样的队长——周易,而那周易身后有人。

  说什么这件事情要避开AK,不能让AK的人知道,要真是如此,他打倒AK第一个队员的时候,周易也不会自信的驱车赶过来了。

  陆余对自己被放弃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毕竟半个月前,他请假的时候,就觉得这些人有事情瞒着他了。

  不是董春来瞒着他,而是一个战队的人,都在瞒着他。

  他当时只是奇怪董春来怎么好心给了他两天假,等他领了证回来路上,收到董春来的短信,才知道董春来背着他,已经说服了战队其他人,对他只是一个通知。

  电竞比赛之间的划水、表演不少,可陆余本能的不喜这些事情,更何况这次比赛也是他们DA战队亮相的好时候。

  这还是第一次参加全国的比赛,若是能拿下前三,之后也能慢慢往外打。

  再者,有一就有二,难不成他们日后都要陪着AK打表演赛?

  陆余没同意,回来的第一时间去找了董春来,只吃到了闭门羹。

  而他的几个队员也纷纷劝着他,拿钱重要。

  一百万分到他们每人身上,少说也有十几万,比一次出头赚多了。

  陆余坚持不同意,最后不欢而散,今天若不是替补吃坏了肚子,董春来不好做的太明显,也不会让他上场。

  这次坏了队里几人的“好事”,更是不可能在东煌待下去了。

  更严重的可能,就是他被打压的没法再进电竞圈,除非是找到一个新老板。

  可是他也就打了这一场比赛,就是有老板挖人,也挖不到他。

  陆余心情不大美妙,他紧抿着唇,等明天离开之后,还得重新找工作才行,可他毕业就开始打比赛,就是想找工作,也没有什么经验可谈,又是个死循环。

  正想着,陆余便又听到游戏里的脚步声了,他看了眼小地图,转了视角,不出意外,又是那个校服裙。

  校服裙似乎是被他之前吓到了,这回没有跟的那么紧,只是蹲在他旁边的另一个石头后面,盯着他看。

  董春来看着陆余这幅懒散的样子就心烦,他仿佛要把积攒起来的火气都发泄出来一样,说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