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羽·双重面具 下——帝羽殇【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3 作者|标签:帝羽殇

NO.61补汤

回到办公室后,林意终于冷静了下来,想起刚才的纪清雅,林意心悸的同时不禁怀疑起了纪清雅的身份,如果仅仅是一个大学教师,为什么要刻意隐藏自己真正的性格?思来想去,林意还是拨通了远在美国的好友的电话:“帮我查个人吧,我怀疑这个人的身份。”

纪清雅回到休息室之后,就用毛巾裹上了冰块,林意手忙脚乱下的一个巴掌还是让纪清雅原本白皙的脸庞肿了起来。然而就在这时,冷枫冥推门走了进来,望见纪清雅脸上的伤痕,冷枫冥不禁皱了皱眉头,然后冷声道:“怎么弄的?”纪清雅闻言摇了摇头:“我没事。”

冷枫冥闻言就知道纪清雅想要自己解决,于是他没有再追问,而是从纪清雅的手里拿过了毛巾。纪清雅微微一愣,然后撇了撇嘴:“真不想让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

冷枫冥闻言,小心翼翼地把毛巾敷在了纪清雅肿起来的地方,然后淡淡地说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且……”

“而且什么?”纪清雅好奇地问道。冷枫冥闻言,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全身上下还有哪个地方是我没有看过的么?”

冷枫冥的话音刚落,纪清雅就有些羞恼地推了他一下:“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冷枫冥闻言,缓缓地向后退了一步:“现在心情有没有好点?”

纪清雅有些不敢置信地抬起了头,冷枫冥冰蓝色的眸子依旧波澜不惊,但在那份波澜不惊中却折射出了面对纪清雅时的特有的温柔。所以你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才故意说那句话的?最终,纪清雅还是没有把话问出口,因为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你脸上的伤不是很严重,不过这几天还是不要乱跑了。”冷枫冥把冰毛巾放到了一边。纪清雅微微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顶着这么一个巴掌印我也懒得出门。”

冷枫冥看了一眼纪清雅脸上的伤痕,心里有些淡淡的不悦,自己的人,居然被别人欺负了……冷枫冥冰蓝色的眸子微微一冷,不是没有猜想过这个巴掌印的主人,但既然纪清雅不说那就说明他不想让自己插手,于是,冷枫冥就只能选择沉默。

“我们回家吧。”冷枫冥拿起了纪清雅的外套,纪清雅闻言不免有些惊讶:“你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么?”

冷枫冥微微摇了摇头,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他把外套让纪清雅穿上,然后拿起了桌上的车钥匙。纪清雅有些惊讶地站起了身:“真的不要紧吗?”

“不要紧。”冷枫冥淡淡地说完就拉着纪清雅走出了休息室,路过走廊的时候,还是遇到了推门而出的林意,面对刚刚才针锋相对的纪清雅,林意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但碍于冷枫冥的面子,她还是保持了沉默。

“林意,做好你本职的工作。”临走的时候,冷枫冥淡淡地说道。林意闻言显然有些惊讶,除此之外,还有委屈、伤心与不甘。她望着纪清雅的背影暗自发誓一定要揭穿他的真面目。但是令她没想到的是,从一开始,她就陷入了纪清雅亲手编织的一个陷阱。

冷枫冥刚刚把车开进叶家别墅的大门,管家便迎了出来。一看这个架势,冷枫冥就知道是叶诗雅和冷枫澜回来了。纪清雅不由地捂住了自己脸上的伤痕。冷枫冥淡淡地看了纪清雅一眼,然后走下了车。打开副驾驶的门,纪清雅微微一愣,刚想问冷枫冥怎么了,就被对方抱了起来。纪清雅惊讶地望着冷枫冥:难道是想当众秀恩爱?不不不,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冷枫冥的身上。我还是想想该怎么隐藏我脸上的伤痕吧。

“把右脸靠进我怀里。”就在纪清雅万分纠结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冷枫冥淡淡的话语。纪清雅一听,就明白了冷枫冥的意思,他这是为了帮自己隐藏伤痕。想到这里,纪清雅心中不由地一暖。但是,冥,这次我恐怕要辜负你的好意了,游戏既然已经开始就必须得有一个结局。

纪清雅把右脸靠近了冷枫冥的怀里,当冷枫冥走进客厅的时候,叶诗雅就迎了上来,望着冷枫冥怀里的纪清雅,叶诗雅不禁露出了一个暧昧的微笑:“小清是睡着了吗?”

“恩,我们先上楼了。”冷枫冥淡淡地应了一句,便走上了二楼。望着冷枫冥高大挺拔的背影,叶诗雅:哎,我家儿子果然精力旺盛,真是可怜了小清了,晚上一定要给小清多炖点汤补补!于是,叶诗雅就转身走向了厨房。

回到卧室之后,冷枫冥就把纪清雅放到了床上,还没过一秒钟,纪清雅就一个鲤鱼打滚坐了起来:“还好,还好,没被阿姨发现。”

“你以为能瞒多久?”冷枫冥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纪清雅闻言,撇了撇嘴:“能瞒多久是多久。”说着,纪清雅又躺回到了大床上,一脸悠哉地看着冷枫冥脱衬衫。冷枫冥的身材虽然高大,但是平时在公司西装革履的也看不出身上的肌肉,但这么一脱,就立刻闪瞎了纪清雅的眼睛。早知道每次做的时候就把灯开着了,多么匀称的肌肉啊,虽然摸过了、亲过了,但是还没怎么看过,想到这里,纪清雅就一阵后悔。不过当他看到冷枫冥身上的各种伤痕的时候,心里又是一阵心疼,作为一名游走在黑暗与光明边缘的特种兵,冷枫冥历经的生与死根本就不亚于自己,如果在两人不认识的时候,冷枫冥作为特种兵落在了纪清雅的手里,恐怕纪清雅也会不过一切地想要杀了他。毕竟没有人会放心一个潜伏在自己身边的特种兵。

当冷枫冥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卧室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清哥,吃晚饭了。”门外传来了冷枫澜的声音。纪清雅闻言立刻应了一句。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冷枫冥已经穿上了一件白色的T恤,说实话,冷枫冥穿T恤要比西装革履的时候性感得多。但是现在显然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我、我还是不下去了。”纪清雅有些无奈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