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你的宝贝儿+番外 作者:仿生人类玩家【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5-16 作者|标签:仿生人类玩家 甜文 年下 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文案

麦阳春打小招人喜欢,但他自认“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白雪就是那一瓢他心甘情愿溺毙的弱水。

他想,这辈子,只有白雪才是他的宝贝儿。

白雪: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江新桐打小招人喜欢,但他自认“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爱情?可笑。白雪负他?可以考虑。

但是这个宝贝儿亲爱的乱叫一通的笨蛋是谁?

白雪能是你的宝贝儿么?

白雪:学长,你也在想什么啊!

麦阳春和江新桐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那种。麦阳春看他不爽,他也看不起麦阳春。智商没得比,家境没得比,成绩没得比,样貌——嗯……

麦阳春被他逼在墙角,红着脸和耳朵,s-hi着眼神的样子,好像比白雪可爱。

麦阳春:我不管,你离我的宝贝儿远点儿!

江新桐:到底谁是你的宝贝儿?嗯?

白雪:求求你们这对狗男男,秀恩爱就放过我吧!

★情敌变情人,受追攻,受宠攻,弱强。

★不要带脑子看的甜文。

★麦阳春x江新桐,

笨蛋别扭哭包攻x假斯文真禽兽受。

内容标签: 年下 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麦阳春,江新桐 ┃ 配角:白雪 ┃ 其它:受追攻,受宠攻,弱强

第1章 白雪阳春

  麦阳春打小就跟白雪一块儿玩,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他一直不喜欢自己的名字,一个男子汉,叫什么春,难听。妈妈就哄着他说:“白雪阳春,我就是希望我们家阳阳可以成为一个不肤浅、不世俗的人……哎,哭什么,不许哭!白雪阳春是一个成语,你看看,你跟白雪在一起呢!”

  麦阳春就破涕为笑。

  他小时候长得幼软可爱,白白嫩嫩的,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总是漾着一汪水,说话又绵又乖,撒娇耍赖一套套的得心应手,没人能扛住他的机灵劲儿,邻居街坊都特别喜欢他,包括白雪。

  白雪和他同龄,比他小两个月,但是女孩子心思细腻,容易早熟。她一直把麦阳春当小弟弟看,有一块糖可以掰两半吃,过马路要牵手,帮他整理书包,一起偷偷溜进游戏厅打个酣畅淋漓,最后回家圆谎:在学校帮阳阳辅导作业。

  这一切,都在初二那年生了变故。

  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去学校,等着红灯的时候,麦阳春突然说:“宝贝儿,我昨晚梦到你了。”

  他向来没大没小,对关系好的都宝贝儿亲爱的一顿乱叫,管他男女人畜,有时候麦妈妈还敲他的脑袋:“小小年纪不学好!”

  白雪当时正专心看着闪烁的数字,她闻言,便兴趣盎然地转头去看麦阳春,“梦到我什么了?”

  麦阳春恹恹地,垂着头看柏油路。冬天的阳光微微探出来,轻轻地跃在他的眼睫、他的耳尖和他的肩膀。他明显微微抖了一下肩膀,耳朵透着盈盈的红色,白雪没有看清楚他的神色,也没听到他的回答。

  麦阳春第一次不愿意和她共享秘密,白雪顿了顿,也装若无事,“绿灯了,走吧。”

  青春期,总是能出现一些隔膜。

  在这个尴尬的年纪,每个人都懂得了必要的生理常识,每个人都进入了发育,在拿起身体开玩笑的时候,语气里还会透着一股羞赧和自豪。

  回家的时候,麦妈妈正坐在院子门口洗衣服,大门是开着的,白妈妈也倚靠在门框旁。白雪停好自行车,和麦阳春一起慢吞吞地往里走,就听到白妈妈说:“给阳阳洗内裤呢?”

  “是啊,这孩子,傻劲儿,遗|精还不好意思,把内裤塞进墙缝儿里,哎呦我的天哪!”

  白雪愣住了。

  麦阳春抿着嘴唇,猛地从白妈妈旁边挤进去,大叫道:“妈,您说什么呢!”

  “阳阳回来啦。”

  “谁让你碰我东西的!”

  麦妈妈不悦地反问:“你长大了,你的东西妈妈就碰不得了?再说,你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做过家务了,就光说洗衣服这块儿,你会吗?”

  麦阳春噎得说不出话来,紧张地一回头,白妈妈依旧在门旁哈哈大笑,白雪却不见了踪影。

  白雪……白雪……

  昨晚的梦里,白雪温热的呼吸,水润的眼神,还有漂亮的嘴唇……

  麦阳春慌了心跳,狠狠闭了眼睛,又睁开,气冲冲地回了屋子。

  从此之后,他和白雪不知不觉拉开了距离,或者说是白雪不声不响地拉开了和他的距离。他们两个一起并肩的时候总要隔着一些距离,不能再手牵手,不能开不知轻重的玩笑,甚至有时候不能一起放学回家,白雪说:“我要参加社团活动,别等我了。”

  麦阳春沮丧地趴在桌子上,想,应该是你等等我。

  初三那年过得异常的快,麦阳春拼了命地学,想要追上白雪的步伐。他天生灵敏,却把聪明劲儿用错了地方,他微微转动眼睛,就能想出哄人欢心的法子。到了学习这块儿,他就算把眼睛转抽筋了,还是写不出一行字来。月考结束的时候,他拿着不及格的数学试卷,眼眶都红了,老师把他叫进办公室里,关切道:“你的努力老师都看在眼里,这一年是你初中过得最认真的,但是为什么成绩会上不去呢?”

  他一听,眼泪就刷刷地掉下来了。老师还在那里絮絮叨叨地温声安慰他,越有人关心他,他就越委屈,最后忍不住低低地抽噎起来。

  恰逢有人进了办公室,走过他旁边的时候还凝了凝脚步,又若无其事地绕过他停在了老师旁边。麦阳春觉得倍儿丢脸,不愿意抬头,恨不得把脸埋到胸口去,金豆子却还不争气地一直嘀嗒嘀嗒。

  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去问那人:“新桐,你材料带来了吗?”

  麦阳春眼睛里还凝着水,看不真切,整片视野都捧着雾似的迷蒙。他就听见那个男孩儿应了一声,说:“放在这儿了,您看看,可以的话我明晚上过来。”

  “行,麻烦你了。”

  “那我先回去了。”男孩儿声音很轻,像是怕打扰他,又绕过他出去了。

  麦阳春期间也慢慢地压住了自己的小情绪,眼泪也干了,但是还小小声地打着哭嗝儿。

  老师想了想,说:“不如这样吧,你和白雪不是一起长大的么,我跟她商量一下,让她给你补习。”

  麦阳春怔愣了一下,突然有一种云雾被阳光拨开的感觉,心花怒放仅在那么一瞬。

  白雪果然答应了。

  他们放学一起写作业,白雪耐心地教他解题,给他细心地一步步讲解,从不会发脾气。他死死敛住嘴角甜蜜的笑意,好像回到了两人最初的样子,没有尴尬与隔阂的样子。

  白雪在最后一次给他补习的时候,他放下笔,郑重地问她:“宝贝儿,我能不能和你一个高中?”

  白雪愣住了,“为什么不可以?只有能不能,我没有权利干涉你的选择。”

  “你想去哪儿?”麦阳春追问。

  白雪慢慢地说:“嗯……一中吧。上次隔壁班的朋友给我看了视频,有个高我们一届的学长晚自习的时候给他们演讲宣传,我觉着一中挺好的,而且又是重点高中。”

  麦阳春脑子里没有什么普通和重点的概念。懵懂地应了一声,又埋头复习了。

  中考结束,成绩应该是可以上一中的,他也把一中填在了第一志愿,一切都妥妥的。他像松了口气似的疯玩儿,每天都要出门,打球、逛游戏厅、压马路,连朋友都不胜其烦。他在家的时候总是东想西想,一下子想自己上不了一中怎么办,一下子想白雪会不会上了高中就和别人谈恋爱,心烦意乱得不行,索x_ing自己出门遛弯儿。

  回家的时候,妈妈正捧着一张硬纸,高兴地大叫:“阳阳,一中,你上一中啦!”

  他一下子冲上去,抢过来仔仔细细地看,通知书上印着一中的校园风景,古典的小桥流水、明艳动人的荷花池、威严的校训碑、校长亲手写下的虬劲有力的——麦阳春的名字。

  “一中……”他喃喃,又开心,又难过,又心酸,所有情绪一并涌上来,从心底冲腾上喉咙,又从喉咙渡进眼眶,他眨了眨眼睛,睫毛都s-hi了。

  对面,白妈妈也扬声道:“小雪,一中,好样儿的!”

  麦阳春转过头去,白雪也转头看他,扬了扬手里的通知书,脸上是明媚的笑意。

  

第2章 是你情敌

  麦阳春初中的时候人缘好是公认的,就算成绩平平,偶尔喜欢在课堂上捣乱,但凭着精灵古怪的x_ing子,连头疼不已的老师看他都会又爱又恨,索x_ing睁只眼闭只眼——每逢自习课起哄、提前逃学、体育课爬树被举报,老师就知道,得,又是麦阳春起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