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不伤大雅地报复室友+番外 作者:目小满【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目小满

  文案

  第一人称受

  一发完(看来我还是需要一口气写完才行)

  室友梗是结合我朋友的吐槽,但我的室友们都很可爱,我爱他们!

第一章 _如何不伤大雅地报复室友

  00

  现在是凌晨三点四十二分,我还是没能睡着。

  尽管我已经闭眼了将近四个小时。

  除了环绕在而变得微弱的电流声之外,对面那位铺天盖地的呼噜声才是让我异常清醒的原因。

  我他妈就好奇了他那种弱不禁风的小身板,是怎么会蕴含着这么大的能量来撕碎周围的空气的。

  从知道了他能持续不断地打上两个小时以上的呼噜的第二天,我就上狗东买了最贵的耳塞。

  可是这东西根本不管用,我不怪产品。

  毕竟,因为我清楚的知道他的呼噜是可以以任何形式传递的。

  固体、液体、空气。

  真牛。

  我曾经借开玩笑跟他提过这件事,他却睁大了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无辜地看着我说:

  “你不觉得打呼噜的男孩很可爱吗?”

  “就是那种,fluffy的感觉。”

  他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露出八颗小白牙,微笑地看着我。

  我这个gay心里竟然没有激起一丝波澜。

  而在我再三拿出《现代汉语词典》和《牛津》确定了“可爱”和“fluffy”这两个词语的意思后。

  我真想笑着对他说一句:

  可爱你马,fluffy你个son of beach.

  有时候我真想狠狠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看看他翻白眼的样子可不可爱。

  去你妈的吧

第二章 _如何不伤大雅地报复室友

  01

  我已经厌倦了每次回到寝室都能有一堆果皮纸屑在地上等着我将他们送进垃圾桶的场景。

  而其实被冷落在一旁的垃圾桶也已经满了,还有一堆果蝇在周围盘旋。

  搁在一年前,我也不能相信看上去白白净净的可爱小男孩会是一个乱丢垃圾也不愿意换垃圾袋的人。

  还有已经快半年没换的床单被套,我甚至不敢把视线往那儿放。

  我怕我会吐出来,飞速冲到厕所,昏天黑地不顾一切震耳欲聋的那种吐。

  哦,对了,说到厕所。

  呵呵,你们知道有时候去厕所,闻到的第一口是腥,看到的第一眼是黄的感受吗?

  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有些害怕去厕所了。

  眯着眼,憋着气,推开半掩着的门,伸出两指按下冲水按钮之后,才敢睁开眼睛。

  我也跟他说过这事,得到的回应却是:

  哎呀,水压上不来,很正常嘛。

  听到这个回答,我是真的想把他折起来一把丢到窗外。

  可是我做不到。

  因为像我这样住一楼的,窗子都是用栏杆封死的。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在水多得可以冲上蹲坑瓷砖的一楼,他跟我说水压上不来。

  我可真同情他初中的物理老师。

  这些个人卫生上令我糟心太多了,几天几夜也吐槽不完。

  但我真想好好吐槽吐槽他在精神上对我的摧残。

  看剧外放就算了,尼玛还跟着剧里的主角同哭同笑同尖叫。

  我背上书包准备去图书馆自习,他还要在“拜拜”后y-in阳怪气地补上一句“哎哟大学霸又背着我偷偷学习。”

  他可能真的对“背着”这个词有什么误解,我怀疑他高考语文复习的时候没有做到过这种题。

  还有,老子学习老子的,和他有毛线关系。

  有本事你也背着我偷偷学习去啊,老子绝对一点意见都没有,还可以免费帮你占座。

  看到我买了什么东西就想借,有一次还偷偷带上我的手表去参加聚会,发了自己和朋友的合照还屏蔽了我。

  有意思吗?

  最让我厌烦的就是他当初和他男朋友还处于暧昧期的那段时间。

  天天拉着我要给我讲和他男朋友的甜蜜的故事,叫我多问他一些细节。

  “他真是太帅了。”

  确实帅,我们系极Cao。

  “人也好。”

  还行,跟他打过一场篮球,球品不错。

  “身材好,腿特别长!!!”

  挺匀称的,经常在健身房见到。

  “学习也特别好。”

  就那样吧,反正没我好。

  “啊,我真是爱死他了。”

  是吗,我倒没觉得他有多喜欢你。

  别问我为什么,就是男人的第六感。

  他男朋友每次看他的眼神,都差了那么点东西。

第三章 _如何不伤大雅地报复室友_

  02

  任何战争的爆发都得有一个导火索。

  而真正让我下定决心报复他的,也就是一件事。

  那天我刚洗完澡,只在下面围了条浴巾,然后他就给偷拍了下来。

  并且带着那张图,发了一条朋友圈:

  “我的室友,极品攻,诚心求友。”

  真好。

  这次他发朋友圈没有屏蔽我了。

  “你怎么不给我点个赞呀,你看我把你拍得多帅,肯定好多小受扑上来。”

  如果时光能倒流,我一定会掐死那个在电脑里存钙片的我,和那个心大以为他不会乱翻而把电脑借给他的我。

  他怎么就对“党支部学习资料”这种文件夹这么感兴趣呢?

  不知道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们。

  我还没有出柜。

  我也暂时没这个打算。

  于是他那条朋友圈发出去之后,所有认识我的人,不论男人女人,都跑来问我了。

  他们倒还好,我招架得住。

  关键是我的室友发的那条朋友圈,谁都没有屏蔽。

  包括班导师在内。

  不知道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们。

  我的班导师是我极度成功的母亲的好姐妹。

  她在看到朋友圈的同时下一秒就用刚学会的截图功能把我喜欢男人的事情告诉了我妈。

  再下一秒,差不多半年没见的人给我打来了一通电话。

  电话的那头是熟悉的斥责声:

  “学业不精就算了,还和你那个混蛋爸爸一样,净搞这些败坏风俗的事。”

  “我是做错了什么才有了你这样的儿子。”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把你生下来。”

  “你就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败笔。”

  说实话,我本来还想在她面前掩饰一下,说一些“那是我室友开的玩笑”“我真不是gay”这样的话。

  可听到她这三句话,我顿时觉得有些累了。

  “那我真是太开心了。”说完这句话,我无力地按下了挂断键。

  反正怎么做她也不会满意,不如不做。

  或者做一些她更讨厌的事。

  一向以效率至上为原则的我打算来个一石二鸟:

  在恶心我妈的同时,报复我的室友。

  我得撬了我室友的男朋友。

第四章 _如何不伤大雅地报复室友_

  03

  是有点不道德。

  但我就想不道德一回了你拿我怎么着吧。

  这方面我也没什么经验,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

  我通过我一个好哥们走后门进了院里的篮球队,以便多刷脸,涨存在感。

  其实我大可不必这么做,因为每次他来宿舍门口接我室友的时候,我和他也都能打个照面。

  可那不够,光是打照面是不够的。

  必须得有点身体接触。

  而打篮球是我认为的最好的方式。

  带着些野x_ing,非常频繁且自然的接触。

  我会在他带球从身边经过时装作无意地,用手指滑过他的线条流畅的手臂。

  我会在他环住我腰拦截我时若有若无地往后蹭,然后在他队员成功运球后迅速抽离。

  我会在身后轻轻喘气,有时候还会趁乱用嘴触碰他的耳廓,将热气渡给他。

  他练投篮,我帮他递球。

  他练防守,我假装进攻。

  拿水的时候我先扔给他,有了干净的毛巾也第一个挂他脖子上。

  他觉得这一切相当正常。

  室友来看训练的时候,我还会在他回望我室友时故意崴脚,重重地摔在地上。

  然后我善良的室友便会大方地让他搀扶着我去医务室。

  我摸了摸我已经肿胀起来的脚踝,有些为难地说:

  “我可能走不动了。”

  他二话不说就背对这我蹲了下来,招呼着队友把我拉到他背上:

  “我背你去。”

  我用余光看了一眼我室友,他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