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 by 子霂【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2 作者|标签:

文案

在平凡社会中过着平凡日子的两个平凡人。

或者说,一个温暖的人和一个被温暖的人。

当然,两个都是男人。

暖玉

1

  “就在这儿停车!”王勤民拍了拍柳儒的肩膀,“余下的路我们走进去。”

  “王处长,没关系的,这是公司的车,不会有人注意的。”叶轩脸上端着笑,心里却冷笑一声:就知道老东西点的这间酒吧有猫腻,不然也不会在饭局后还假惺惺地请自己喝酒。哼,到底谁请客、谁付帐,大家心知肚明罢了。

  王勤民打了个哈哈:“最近风声紧,小心为上!小心为上!”

  一行四人下了车,叶轩陪着王勤民走在前面,副总柳儒和处长秘书张言紧随其后。

  看见舞台上几个浓妆艳抹的男孩子正随着缓慢的音乐**舞动,叶轩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是个GAY吧,不禁对王勤民另眼相看,老东西原来也挺赶时髦啊。

  很快就有侍者过来招待,长相讨喜的男孩子,灵动的大眼睛扫视一圈,脸上的职业性微笑无懈可击:“欢迎光临,几位先生这边请。”

  将几人引到了一个包间里。送上了饮料、零食,将要退出去之前,又微笑着询问:“各位若是想看表演,这扇门就帮几位开着,刚好对着舞台。”

  叶轩转头去看王勤民,后者正一脸兴奋地盯着舞台上两个拥在一起蠕动的男孩子。于是对侍者点了点头。

  张言四处打量着感叹:“这里的设计倒也别致。亏他们想得出来。”

  柳儒也随声附和。

  说是包间,其实也只是在大厅里靠墙的地方隔出来的独立空间而已,三四平米见方,三面的环形沙发包围着中间的小桌。桌子小得可怜,沙发却异常宽大。而左右的墙壁,竟然是用富贵竹编成,是活的富贵竹,种在一排排的花槽里,两米高半米厚,修剪得异常整齐。

  确实别出心裁。

  叶轩笑着恭维:“王处长果然是慧眼呐!”

  王勤民习惯性地抚了抚啤酒肚:“哈哈,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只是听人说‘幽蓝’是这一行里最棒的,就想着来看个新鲜。果然不错啊!”

  叶轩加深了笑:“是吗?那今天我们也搭个顺风车,跟着王处长尝个新鲜!”

  听到那个“尝”字,王勤民不由得眼前一亮。

  

  空气中流动着的若有若无的音乐突然停了一下,接着换成了古筝独奏曲,没有激烈的节奏,而是像古琴一般“叮叮咚咚”地弹拨。

  几个人差异地向舞台望去,才发现已经换了节目,灯光调成了浅嫩的绿色,一个身着白色长纱衣的男人正随着节奏舞动着四肢。他很年轻,柔软的身体并不单薄,反而透漏出些许青春的魄人气势来。唇边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还有从右侧耳后一直延伸到锁骨的柳枝文身。

  叶轩瞟了一眼口水都要流下来的王勤民,向柳儒使了个眼色。柳儒点了点头,悄悄退了出去。

  

  一曲看罢,王勤民显然还没回过神来,恍惚了一会儿才咽了一口酒,自言自语地:“这孩子真漂亮,比女人还媚!”

  话音未落就呆在了那里,刚才的舞者正站在包间门口,已经换了衣服,敞着上面三颗纽扣的粉色尖领小衬衫,下摆松松地扎在一条黑色紧身皮裤里。

  他冲王勤民微微一笑,露出一个可爱的酒涡:“哥哥,我叫狸猫。”

  虽然被叫的不是自己,但那声甜腻的“哥哥”听在耳里竟然十分受用,已经做好打寒战准备的叶轩不由得一楞。

  待回过神来,身旁已经被柳儒安排又坐下了一人。扭头一看,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终于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厚厚的粉底,黑眼圈似的眼影,还有暗褐色的唇彩。他冲叶轩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好,先生。我是小玉。”

  叶轩被吓到呆滞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那口白牙倒还整齐!”

  

  包间里多了四个人,空间顿时拥挤了不少,叶轩往旁边挪了一点,才发现身边的小玉拼命地往角落里缩。

  “我又没对你怎么样,你躲什么?”叶轩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

  “叶哥,”狸猫不动声色地转移了叶轩的注意力,“来,我们大家来掷色子,赢的人是国王噢,大家都要听他的。”

  第一把是张言赢,他看了看正对狸猫上下其手的王勤民:“国王宣布,要狸猫喂王处长喝酒!”

  狸猫娇媚地横了他一眼,伸手端过王勤民的酒杯,递到了他的嘴边。

  “我可不要这么喝噢!”王勤民不怀好意地盯着狸猫粉色的唇。

  狸猫撅了一下嘴,噙了半口酒,捧着王勤民的脸吻了下去。

  大家“嗡”地一声开始起哄。

  第二把大家都在推让,最后倒是王勤民赢了,他已经有了几分醉意,冲叶轩嚷嚷:“叶老弟,老哥不会亏待你的,要那个小子,让他吻你,法式热吻!”

  气氛又热烈了起来,叶轩却不由得在心里苦笑,那个唇彩的颜色有够恶心,何况还是个男孩子。心里盘算着不如先下手为强,就将小玉按在了沙发上,用胳膊挡住两人侧面,忍着不适将嘴唇压在了上面,只是用嘴唇摩擦,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开了他。起身后连忙拿面纸拭了嘴唇,果然蹭了好多那个恶心的颜色。

  又玩了几把,叶轩看时间差不多了,打起精神赢了一把,然后宣布:“听国王的话,现在开始下一阶段。”

  几个人“哄”地笑了出来,王勤民却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穿外套准备离开了。

  叶轩开车载着王勤民和狸猫、小玉,柳儒张言等人坐了出租车,向最近的酒店驶去。

  

2

  要了四个房间,众人各自回房。

  一进门,叶轩就脱了外套,扯松了领带。

  小玉吓得一动不动,睁大了眼睛看着叶轩径直向自己走来,然后从身边穿过,走进了洗手间。

  洗了脸出来,感觉清爽了好多,抬头却看见小玉仍像个受惊小动物一样地看着自己,不由得气闷:难道自己就这么没有亲和力吗?

  小玉却抢先开口:“叶先生,你想怎么玩儿呢?我来伺候你好不好?你就舒服地躺着,一切交给我来!”说完又挤出一个笑。

  叶轩不由得皱眉:“你,先去洗澡!给我洗干净!”

  

  叶轩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接下来的这两三个小时,该怎么打发呢?

  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叶轩想起小玉态度的突然转变。明明怕得要死,却要求主动服务,就像一只曾被虐待的小狗,拼命讨好着自己的新主人。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曾经被伤害过,所以要讨好客人以免重蹈覆辙。虽然从没接触过这种行业的人,但是鉴于网络上的快捷咨询,“□”这样的词还是知道的,同性服务跟异性服务之间应该也是相似的吧。

  不过话说回来,看那个小家伙躲躲闪闪、避之不及的表现,确实容易让人升起虐待欲。

  做这一行的,一般都是为了钱吧。既然做了,就要放得开,像狸猫那样的才是极品;而小玉这种态度,注定赚不到大钱。

  叶轩认定自己不是一个好心的人,当然也不是坏人,只是冷漠。也会经常以公司的名义做些慈善,但是在路边遇到拦路的年轻乞丐,叶轩一定会厌恶地躲开,一边拍打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一边暗自冷笑:“有空拦路还不如去做苦力赚钱!”

  叶轩是商人,而且有些纯朴的书卷气,他尊重一切靠努力来换取回报的人。

  所以,并不会觉得小玉低贱,只是厌恶他不肯敬业,有些许地瞧他不起。

  可是,毕竟自己不是真的要来买卖,所以小玉的一切,都与他无关,接下来只要打发掉剩下的几个小时就好。

  

  水声停了,小玉裹着酒店的浴袍怯怯地走了出来,叶轩随便扫了一眼,却吃了一惊。

  小玉身材很单薄,个头儿也不高,过于宽大的浴袍被他裹在身上,长的几乎要绊住腿脚。松弛的领口却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胸膛和精巧的锁骨。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张脸,洗去了铅华的面具,下面竟然是张精致的瓜子脸,眉毛很浓、但是纤细,眼睛又大又亮,鼻头和嘴巴都是小小的,及肩的碎发湿湿地贴在额头、耳边。

  叶轩的第一反应是:这孩子可爱得跟小狗一样!让人忍不住想掐上一把!

  但这念头也是一闪而过,他面无表情地说:“想喝什么冰箱里有,你随意吧!”然后把注意力重新放在电视屏幕上。

  小玉倒了半杯水自己喝了,鼓足了勇气,这才坐在了沙发上。

  叶轩知道小玉在偷偷地打量自己,不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真麻烦!

  小玉却突然扑了过来,一下子吻住了叶轩,在叶轩惊讶不已时把舌头也伸了进来。叶轩只觉得耳边“嗡”地一声,头皮发麻,一下子把小玉推了出去。

  两人还保持着骤然分开的姿势,面对面气喘吁吁。

  看着叶轩恨不得杀人的眼光,小玉有些不解:“你不喜欢我主动?”

  叶轩一把抓住小玉的领口把他提了起来:“我郑重警告你!从现在开始三个小时内,不准说话!不准碰我!”话一出口就连忙改口,“不对,是不准靠近我!不然,哼……”说完顺手一掷,把小玉摔在了长沙发的另一角。

  竟然被一个男人强吻!还是个瘦弱得像小狗一样的男孩子!这经历在叶轩二十五岁的人生中实在是太震撼太丢脸了!比当年打架输给林澜还要丢脸!

  突然想起什么,又恶狠狠地对小玉吼:“这件事不准对任何人提起!听到没有?”

  小玉保持着呆滞的状态点了点头。

  

  等待中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

  小玉刚开始还是在小心翼翼地偷偷打量叶轩,害怕他是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游戏,待到最后确定叶轩对自己是真的没兴趣,这才安下心来。靠着柔软得让人陷进去的沙发,终于抵挡不住困意的侵袭,沉沉地睡了过去。

  叶轩先是怪王勤民色胆包天,又怪柳儒办事不力帮他挑了个实心眼的孩子,暗自里咬牙切齿了半天,扭头一看,人家“罪魁祸首”早就睡着了。

  仔细打量,才发现这孩子真的很小,目测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170左右的身高,又瘦弱的很,整个人缩在沙发上蜷成一团,安静的睡脸竟然会让人想起“恬美”这个词。

  叶轩多少有些内疚,自己明明也强吻过人家,却不许人家来吻自己,这摆明了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想了想,还是拿起床上的丝被盖了上去。

  

  难熬的三个小时终于过去了。

  叶轩用酒店的内线拨通了张言房间的电话:“张秘书,……啊,是我叶轩!……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是这样的,我家里临时有一点急事,我就先回去了。……这边的事柳儒已经打点好了,您放心!……好,那份合同柳儒带着呢,明天让他跟您回去办理后续手续。……那就不打扰您了,好好休息!再见!”

  又拨通了柳儒的电话:“我就先回去了,这边你善后吧!”

  挂了电话,身心都是一阵轻松,自己的戏份完美谢幕,其他的就交给柳儒了。

  小玉已经被电话声惊醒了,抱着被子缩在那里。

  叶轩拿起外套:“我要回去了,你可以现在走,或者到明早也行。”

  从皮夹里随手拈出一沓钞票递给小玉,他却又往后缩了一点:“柳先生已经在店里结过帐了。”

  叶轩把钞票塞到他手里:“这是小费,你不用交到店里。”顿了顿,又忍不住开口解释,“刚才对不起,我要你纯粹是为了应酬,你明白吧?”

  小玉咬了下唇,脸上渐渐舒展开一个开心的笑:“叶先生,你真是好人!”

  叶轩难得红了脸:“什么好人不好人的!”

  走出酒店,子夜的凉风吹了过来,心里却有一种暖暖涨涨的感觉。

  

3

  签好了合同,对于叶轩来说,事情就成功了大半。只是普通的软件开发,但因为使用对象是政府机关,所以“简便实用”是首要的标准。将任务布置下去之后,叶轩的职责就只剩下最后拍板了。

  工作相对轻松了很多,所以柳儒异于寻常的忙碌就引起了叶轩的注意。

  对于柳儒,叶轩一直是很重视的。大学时代因为打球而结识的好友,硕士研究生毕业之后又一同创业。从最初的二人公司发展到现在五十多人的规模,在业内也算小有名气,这其中的甘苦,也只有柳儒和他一起品尝。

  叶轩是学管理出身,柳儒才是真正的软件设计,所以,柳儒一直是默默站在叶轩的身后,给予他技术上的绝对支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柳儒是完美的辅佐者。

  所以对于柳儒,叶轩一直是感激的,甚至还微微有些歉意,觉得自己遮住了柳儒的光芒。

  把这些想法吞吞吐吐地对柳儒说出来,并主动提出要在待遇上补偿他,却得到他的一记老拳:“还拿我当兄弟吗?”

  灌下一罐啤酒,柳儒才又开口:“叶子,我要的不是什么名声、金钱。”

  “我知道。”叶轩捂着青肿的腮帮子接话。

  “那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吗?”柳儒苦笑一声。

  对于这个问题,叶轩还真答不上来。柳儒给他的感觉,一直是神秘中多少有些阴郁的。这种性格缺陷,应该不是天生的。可是,谁又没有过去呢。所以,柳儒不说,叶轩也从没想过要问。是知己,是兄弟,是搭档,但从不去刺探对方不愿提起的旧伤。

  “叶子,我要的其实很简单。我只是想要那种与别人一起承担、努力、分享的感觉。而这些,你,还有公司,都已经给我了。所以,我很满足。”

  那天晚上他们坐在柳儒家的阳台上喝了很多酒,也说了很多醉话。大部分是柳儒在说,叶轩听。包括父母的出国、离异、各自再婚,还有自己获得巨额抚养费却又异常空虚寂寞,以及和叶轩一起创业的满足感。虽然感觉身子有些飘,但意识始终是清醒的,所以叶轩最后还是想明白了柳儒真正想要的东西:被别人需要的感觉。

  从那以后叶轩减少了柳儒的工作量,取消了他的代理职责,招聘了一个专业的研发部经理,把柳儒从“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的生活状态中解放了出来。

  努力拓宽他的生活圈子,带他回父母家吃母亲拿手的饭菜,跟父亲一起下棋,把从小一起长大的林澜介绍给他认识,甚至还为他安排了相亲,虽然是把母亲交给自己的任务嫁祸给了他。

  对于叶轩的父母,柳儒是很喜欢的:开明通达的父亲竟然为了找棋友在五十三岁“高龄”学会了上网。而慈祥的母亲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母性”让柳儒几乎有一种落泪的感觉。至于林澜,也是很讨人喜欢的,明明是跟叶轩同年的男人,却长着一张娃娃脸,一双杏眼亮的逼人。即使被林澜叫了那样一个“昵称”,可是他可爱的样子还是让柳儒忍不住微笑。

  对于叶轩的努力,柳儒是感激的,所以他也刻意地把生活重心从工作中转移出来,试着放松自己、享受生活。

  所以,当柳儒再一次出现拿工作拼命的时候,叶轩还是吃了一惊。但是没有办法,只有在观望中等待,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帮他打开心结。

  

  一个平常的工作日,柳儒没有来。秘书拨了手机和家里的固定电话,都没有人接。

  叶轩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他家碰碰运气。

  摁了许久的门铃,最后还是用寄放在自己这里的备用钥匙开了门。

  家里有一种潮湿的味道,窗户大开,窗帘上有斑斑的水渍。是昨晚的那场大雨吧。

  门口的鞋柜外随意扔着一双皮鞋,上面还有残存的雨水痕迹。

  一把推开卧室的门,果然,柳儒和衣躺在床上,空气中弥漫着酒精和雨水的味道。

  摸了摸他滚烫的额头,叶轩无奈地拨通了林澜的电话。

  

  林澜来的很快,一进门就嚷嚷:“小叶子,你把小柳儿怎么了?”边说边进了卧室。

  看到柳儒凄惨的样子,这才收敛了嬉皮笑脸的模样,开始专心地检查。试了体温,又用听诊器仔细地听了肺部呼吸音,终于放下心来:“还好,还没转成肺炎。”然后又低声责怪叶轩:“有你这么当老板的吗?你是不是天天剥削压榨员工?”

  叶轩无法分辨,只是焦急地问:“要不要紧?”

  林澜利索地给柳儒注射了退热剂,又找出干净的换洗衣物和床单,一边轻声解释;“疲劳过度,酗酒,又受了凉。不过还好,用完药之后退了热就没事了,但是要休息,给他放几天假。”抬头看见叶轩还呆站在床边,忍不住踢了他一脚:“你倒是给我搭把手啊,我自己扳不动他,怎么换衣服?”

  叶轩连忙动手帮忙,弯腰的瞬间看见林澜脸上淡淡的黑眼圈和眼里的血丝。

  “昨晚又熬夜班了?”

  “嗯。也不是很忙,就是睡不着,只好爬起来看书。”

  “今天别回去了,在客房里休息休息,顺便照顾柳儒,我做好吃的给你们补补。”

  “好啊。”林澜笑起来,露出两颗一闪一闪的小虎牙。

  昏睡中的柳儒突然抓住了林澜正拿着毛巾帮他擦拭的手,口齿不清地低语:“雨……”

  林澜看了叶轩一眼,疑惑地开口:“雨?你的别名?”

  叶轩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瞎想什么呢?我也没听过这个名字,是女孩子吧。”如果是因为感情问题的话,柳儒这一段的反常就可以做出合理的解释了。

  帮柳儒清理干净,又喂了点水,这才掖好被角,退了出来。

  林澜蔫蔫地坐在沙发上喝冰水,被叶轩一把夺了过来:“胃不好还要喝冰水,天气又这么凉。”

  林澜笑了一下,伸手又拿了过去:“偏头痛。”

  “又痛了?没有带药吗?”叶轩挨着他坐了过去。

  “吃完了,还没来得及买。”

  “你开个方子,一会儿我去买菜的时候顺便去药店买。”

  叶轩看着林澜瘦削的肩膀趴在桌子上开处方,忍不住又念:“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不要以为是医生就肆无忌惮!要按时吃饭!”

  林澜趴在桌上“吃吃”地笑了起来,半天才忍住笑回头:“知道了,小叶子!”

  

  在药店胆战心惊地看售货员对着方子拿了五六个瓶子出来,又一瓶一瓶地写上使用方法,不禁在心里骂林澜“拿药当饭吃”。仔细看看说明书,倒也都是治疗头痛、调节脑神经的。

  又到超市买了大堆的食材。柳儒的厨房虽然设备齐全,却是连粒米都没有,可见全是摆设。

  

  开门的时候,林澜正蹑手蹑脚地从卧室出来,看见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而后轻声说:“温度已经退下去了,刚才出了一身汗,醒来喝了点水,又睡着了。”

  叶轩点点头,把药递给林澜,看着他吃下一堆五颜六色的药片,这才提着东西进了厨房。

  在电饭煲里闷上米饭,把剖好的鲤鱼洗净切片,用牛奶、蛋清、料酒、少许白糖腌制三十分钟。锅里放清水,烧开后放入腌好的鱼片,小火炖出味后加入洗净切好的香菇、猴头菇、鸡腿菇,待汤汁转成乳白色,加入几片上海青和适量的盐,再炖五分钟出锅。

  然后洗干净锅子,加入清水,放入葱段、姜片、料酒和刚才已焯过血水的小排骨段,大火烧开,再用小火炖至半熟,加入土豆块煮至熟烂,加入盐和味精再煮五分钟。

  最后又用小火煮上为柳儒准备的白粥。

  林澜早就等在了餐桌旁,待两人坐定,先伸出汤匙舀了一口鱼汤:“哇,三菌烩鲤鱼!味道真鲜!”又伸筷夹了一块土豆:“嗯,不错不错!排骨的香味已经渗进土豆里了,手艺见长啊!”

  叶轩笑着弹了一下林澜的额头:“从小一起长大,早就摸清了你那挑剔的口味了,快吃吧!”

  

  

4

  因为平时体质不错,所以柳儒的病好的很快,两天的病假之后就回公司上班了。只是情绪更加低落,对于叶轩和林澜的帮助,只是淡淡说了谢谢。

  待到那个软件大功告成,叶轩终于忍无可忍地决定把柳儒拉进酒吧。如果是感情问题的话,发泄时避开女人应该会好一点吧,叶轩想了想,把车停在了“幽蓝”门前。

  柳儒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埋头跟了进去。

  这次没有选择包间,而是坐在了吧台旁边。

  一杯酒下去,身上暖洋洋的,伴随着店里**低缓的音乐,竟然有种微醺的感觉。

  柳儒只是专心地喝酒,速度并不快,叶轩也就随他去。

  “今晚有狸猫的表演吗?”叶轩想起上次那个亮眼的男孩子,向调酒师询问。

  “猫哥不是专职跳舞的,只是偶尔客串。”

  似乎听到身边的柳儒冷哼了一声,但也许只是错觉。

  又喝了一会儿,柳儒似乎并不打算开口,叶轩倒也不急,反正自己的用意他也猜得到,只要能让他放松下来,讲不讲出来倒也无所谓。

  叶轩站起来去洗手间,刚关上隔间的门,就听见外面推推搡搡的有人进来,接着一个有些熟悉的嗓音响了起来:“你小子疯了!上次就因为他被搞得几天下不了床,这才刚缓过来劲儿,你又要陪他玩□?”

  一阵沉默,那个嗓音又响了起来:“钱不够吗?我先借给你。”

  叶轩办完事走了出来,刚好看见狸猫向这边转过头来,看清叶轩之后,连忙笑了出来:“叶哥,好巧啊!来找小玉吗?自从上次之后,他可是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呢!”说着把身后的小玉推到了叶轩跟前。

  叶轩低头,小玉吃惊的表情和刹那间涨红的脸就近在咫尺。他今天只是施了淡妆,穿着普通的白衬衫和月白色的牛仔裤,倒更像清纯高中生的模样。果然是能激起人虐待**的装扮。

  “不行,不行?”小玉挣扎着,企图挣开抓着自己肩膀的狸猫。

  “小玉你真疯了!老子睡过的男人比你见过的都多!那胖子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你今天晚上跟着叶哥!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告诉你,你就是被叶哥玩儿死,也比落在那胖子手里强!”狸猫不顾形象地大骂起来。

  小玉更急了,口不择言地解释:“不行!上次就让叶先生白白浪费了那么多钱……”

  叶轩却闲闲地开了口:“没关系!这次我会连本带利得从你身上讨回来!”

  狸猫理了理散落在额前的头发,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冲叶轩妖娆地笑:“叶哥,小玉就麻烦你了。”

  “不客气!”虽然不太清楚内情,但叶轩却从两人的对话和狸猫担忧的眼神中了解了眼前的状况。也罢,助人为乐吧!

  洗手间里只剩下了叶轩和呆滞的小玉。

  半晌,小玉才吞吞吐吐地开口:“叶先生,你上次不是说来这里只是应酬……”

  “我改主意了,偶尔尝试一下新鲜事物,感觉也不错!”叶轩打断了他的话。

  小玉咬了咬下唇,偎了过来。叶轩没有躲开,反而侧身抱住了他的肩膀,以这样亲密的姿势走了出去。

  柳儒已经走了,只留了便条说“先回家了”。看来只好下次再带他出来散心了。

  离开时很顺利,并没有受到狸猫口中那个“胖子”的阻挠,看来付帐时那额外的一沓果然有用。

  不想再去宾馆,叶轩径直把车开回了家。

  

  进到家里,小玉的第一反应是用力抽了抽鼻子。

  “是消毒水的味道。”叶轩一边为小玉拿出要换的拖鞋,一边解释,“我有时会用消毒水拖地板。”

  因为妈妈是护士的原因,叶轩非常自然地遗传了她的洁癖。家里一尘不染得像样品房,卧室更是被林澜打趣说像手术间。

  为局促的小玉倒了杯水,叶轩示意他放松:“你今晚可以睡在客房,里面有换洗的衣物和洗漱用品。”

  小玉却摇了摇头:“我不能白拿你的钱。如果你不想要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叶轩一把抓住了就要起身离开的人:“我说过要连本带利讨回来的,自然会要。你先去洗个澡吧。”

  看着小玉进了浴室,叶轩也去主卧的浴室里冲洗了一下,边洗澡边感叹这孩子实心眼儿得可爱。

  趁着小玉还没出来,从冰箱里拿出妈妈送来的冷冻馄饨,煮了两碗做宵夜。

  外面又簌簌地下起了小雨,今年秋天的雨水似乎比往年多了一些。俗话说“一层秋雨一层凉”,天气果然是愈发清冷了。可是站在厨房里,眼前是“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佳肴,鼻端是香气四溢的味道,还有餐厅里桔色灯光下端坐着等待的人,恍惚间竟然有些许幸福满足的温暖。

  

  果然是饿了吧,小玉捧着碗吃的十分香甜,末了还把漂着虾皮和紫菜香菜的汤也喝了个碗底朝天,放下饭碗一脸幸福的模样:“叶先生,你做饭真好吃!”

  叶轩把预留的半碗也推到他面前:“好吃就多吃一点!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还有,叫我叶轩吧。”

  小玉愣了一下,一边接过碗一边笑了起来:“叶哥,我不是小孩子了,我都二十二了。我只是个子太小而已。”

  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叶轩不置可否,也埋头吃了起来。

  把这半碗也吃了个精光,小玉抚了抚肚子,幸福地叹了口气:“啊,吃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