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亭雁 作者:叶青陵【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4-02 作者|标签:叶青陵 恩怨情仇 宫廷侯爵 强强

文案

命途多舛的将门之女秦渡,遇见世家小姐叶峥。

只有叶峥知道,在秦渡冰冷的铁甲之下,住着的也只是一个普通姑娘。

两颗心渐渐靠近,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

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是坦然无惧仗剑随行。

而秦渡遭受欺骗利用,一步步接近父亲及师父之死的真相。

错杀统领,翻覆朝堂,破军化禄,荡平北方。

宫城内外,无处不战场。

权谋和仇恨,痛苦和悲伤,岁月是段如泣如诉,荡气回肠的秦腔。

等这场轰轰烈烈的大戏落幕,台上的人,又是否还能找回自己最初的模样?

九州风云,家国天下,松涛祭酒,誓愿长青。

关于设定:武林世家小姐X女将。

关于属性:机智赖皮白狐狸X霸道高冷小野狼

关于剧情:权谋智计&杀伐决断→偏燃向

关于结局:行文或许有悲有喜,但最终一定是HE。

ps:平时基本日更,上榜后随榜更新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宫廷侯爵强强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渡,叶峥┃ 配角:段戟,霍恩,易淮,罗成翰,陆小九 ┃ 其它:百合

  ☆、枪剑和鸣

  江南细雨温润,撑着伞的行人步履轻缓,茶馆里传来若有似无的琴声,秦渡坐在溪边,看着水中灵动的游鱼。

  有风吹过竹林,几片竹叶落入水中引得鱼儿一个激灵,秦渡觉得很有意思。

  等鱼都不知道游到哪儿去了,她终于起身,牵过拴在一边的马,向远处走去。

  而叶峥第一次遇见秦渡,就是在她来玄铁山庄给叶凌送信的时候。

  “叶庄主,这是统领要我交给你的。”年轻的将领一身军装,嘴唇却有些发白,一缕乱发被她不经意地拨拢到耳后。

  百无聊赖的叶峥正趴在树上,看向屋里的人,轻轻哼了一声:“跑腿的。”

  叶凌朝窗外不满地一瞥,只看见叶峥离去的衣角。微微摇了摇头,将信接过:“恩,这信我收下了,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秦渡。”

  “哦,秦姑娘”叶凌微微侧身:“时辰不早了,秦姑娘辛苦许久,可先在山庄里歇息一阵,待我看完信,一定立刻给将军回复,那时便再将回信交由你,你看如何?”

  “有劳庄主。”

  等秦渡走了,叶凌将信打开,只看了一眼,果然是在催促新的一批武器。冷哼一声,将信烧了。

  说起秦渡所属的武肃营,是当朝天子当初起事时建立起的一只军队。天子自己叛逆上位,对此十分敏感,登基后将武肃营扩编为最高安全机构,平日收入禁卫军,对内监管朝廷及民间动向,对外则探子众多,时刻关注周边小国局势。重大事件发生时才会发挥作用。这样一支直属于皇帝的军队,按理说不应和江湖有过多关联,但玄铁山庄不同,从前皇位之争中它们目光如炬,将赌注压在天子身上,暗中提供不少财力支援,如今武肃营中大部分的刀枪剑戟都是出自玄铁山庄。天子对此睁一只眼闭一支眼,只当毫不知情。

  而现在武肃营对武器的需求正在不断增长,每次幅度不大,但叶凌已经从中嗅出了一些不同的味道。玄铁山庄的继承人,若是连这点眼光都没有,这庄主之位,早该换人坐了。

  叶凌正出神,耳边却突然响起叶峥的声音:“大哥,信上写了什么?”回身一看,叶峥正坐在他的书案上,晃着脚,在他桌上翻来翻去。

  “谁让你进来的?这么大姑娘了,有点样子没有?脚给我放下来!”

  “哎哟,哥,你还看这种书呢?哈哈哈哈哈哈猛虎拳法十九式,笑死人了——”

  “胡闹!刚刚取笑人家的事还没跟你算账,秦姑娘是武肃营……”

  “哎哎哎,你别跟我说这个,我听不懂,先走啦!”

  “你给我站住!老四!”

  叶峥压根不准备理她那唠叨大哥,倒不是真嫌他烦,只是叶凌是一庄之主,哪怕自己是他的妹妹,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什么都不知情才轻松呐!有事情就都交给叶凌那个老妈子去操心好了。”叶峥这么想着,漫无目的地晃到湖边,不想却又遇见了刚刚她口中那个“跑腿的”。

  秦渡坐在湖边,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上的戒指,见叶峥在自己面前站定,衣服的下摆暗色的花纹很是雅致。秦渡抬起头望向她,叶峥却当完全没看见旁边的人,自顾自在秦渡身边坐下,捡起石子打起水漂来。秦渡对她的傲慢不以为意,也没有走的意思,望着水面的波纹出了神。叶峥见秦渡不理她,也觉得没趣,忍不住开口:“我哥说你是武肃营里来的。”

  “是。”

  “你来这干嘛?”

  “送信。你刚刚不是在窗外看见了?”

  叶峥被她这话一堵,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有些被撞破的羞赧,也有些被冒犯的气恼,却不好发作。本就是自己在没话找话聊,看她好像没有想和自己闲谈的意思,便也只是撇撇嘴,不再理会边上的人。

  夕阳西下,晚风徐徐,竟也有一番宁静沉远的意味。

  坐了许久,秦渡终于站起来,叶峥看她动作,抖了抖衣袖也起身:“我叫叶峥,叶家老四。”

  “秦渡。”

  看着说完转身就走了的人,叶峥没来由的有些烦躁,回身四下寻找:“雁儿?晚饭好了没有?”那唤作雁儿的小丫鬟听了声儿忙不迭地过来:“四小姐,晚饭早备下了,你先吃着,雁儿去准备沐浴的热水,四小姐累了一天吃完了可好好泡泡!”

  叶峥被她哄得高兴,找回了山庄小姐的威风,刚刚的不痛快伸了个懒腰也就忘记了,便乖乖跟着雁儿回房。

  第二天一早,秦渡就等在了叶凌门外,叶凌也不是爱寒暄的人,递了回信只说了一句路上小心便顺了秦渡的意思,让管家为她安排返程的船只。

  秦渡走时瞥见早起练剑的叶峥,一袭白衣身形轻盈,剑招多变,三尺青锋在她手中舞得颇为潇洒,收势时沉稳爽利,行剑时则连绵不断,首尾相继,动作间腰间环佩击打出清脆的响声,引得秦渡不禁多看了会儿。

  回过神来见管家安静站在一边,秦渡有些不好意思,出言道:“管家,咱们走吧。”却不料叶峥已经发现自己,剑锋一动,直向秦渡刺来。秦渡反应敏捷得很,不慌不忙卸下背上长枪,与叶峥过起招来。

  “你要走了?”

  “我在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

  叶峥横劈一剑,凌厉剑气掠过秦渡脸颊,秦渡后仰避过,枪尖轻轻一挑便卸去叶峥剑招大半威势,叶峥一击不中,手上力道不减,长剑向空中一掷,反手接住再向秦渡攻去。庭院里枪剑和鸣,铮铮作响,振得一树落花,纷纷扬扬,直叫人看花了眼。

  这样打下去迟早要把叶凌引来,到底是在别人的地盘上,秦渡不想因为自己给武肃营添什么不好的影响。

  “你还要打多久?”

  “打到你认输!”叶峥早前热身已经出了不少汗,可此时正畅快,也不觉得累,兴奋的一刻也不想停下来。

  秦渡摇头,转身腾挪抡起长枪就往叶峥颈边扫去,叶峥没料到缠斗一番后她的动作依然如此之快,躲闪不及,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秦渡却在此时收住了枪。

  “后会有期。”

  叶峥还没反应过来,秦渡已经走了。

  那天叶峥闹得玄铁山庄不得安宁,四处寻弟子比剑,众人谁敢和四小姐真打?况且叶峥虽比不过秦渡实战练出来的功夫,但也是天赋极高,练起剑来更不分寒暑,一点没有寻常世家小姐的娇气,那些弟子们就是不想放水也都无法在她的剑下讨到便宜。

  这么一天下来,叶峥心里越发不忿,觉得自己当时只是疏忽了,再来一次的话绝对不会那么丢脸的!当下收拾行李,要去追上秦渡。

  是夜,叶凌看着月色下绝尘而去的妹妹,缓缓关上了窗。

  “庄主,四小姐就这么追去了……”

  “是啊。”叶凌接过管家手中的茶,浅尝一口便放在了手边。

  “庄主您就不……”

  “别说了,由着她吧。”见叶凌皱眉,管家微微颔首,识趣地闭上了嘴。

  叶峥计算着,秦渡早上走的水路,这会儿怕早已经到了扬州。

  “但愿她会在扬州歇一晚……”叶峥心里这么想着,又朝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子。

  饶是马儿一日千里的跑速,叶峥到扬州的时候天也已经微微亮了,城门刚开,叶峥便冲了进去。颠簸了一夜,叶峥也并不觉得累,只是想早些见到秦渡,和她……再战一场。

  “打得你叫娘亲!叫娘亲也没用,谁也救不了你……”叶峥自顾自想着,连秦渡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都没注意。

  “你在这里做什么?”

  叶峥猛地抬头,吃了一惊眼神却越发亮了起来:“你果然还在这里!”

  秦渡看着她,一脸莫名,想问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牵着马从叶峥身边走过。

  这次叶峥反应极快,搭上她的肩,手上使力要将人扭过来,秦渡身子一歪便挣开了叶峥的控制:“你到底要干什么?”

  叶峥被她这样一问,也觉得自己的举动十分无礼,她到底是世家小姐,当下便有些不知所措,想说什么也忘得一干二净。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就想跟着你!”突然说出这句话,叶峥自己也吓了一跳。

  秦渡也愣了:“跟着我?你好好做你的四小姐,跟着我做什么?”

  是啊,我跟着她干什么呢?叶峥觉得自己可能是一夜没睡,脑子越发不清楚了。

  街上人越来越多,早点都已出摊,蒸腾的热气和吆喝声让叶峥清醒过来,身边穿行的小贩也偶尔投来好奇的目光。

  “你早上吃过没?坐下来再说吧。”叶峥扭头示意边上的早点摊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从容一些。秦渡没有说话,转身朝街角走去。

  “哎你怎么又……”叶峥又不淡定了,话到嘴边却收了回去,原来秦渡只是去拴马。

  “啧,一个跑腿的摆什么臭架子……”叶大小姐这会儿忘了明明是自己心血来潮要来找这“跑腿的”,秦渡的反应纯属正常,谁面对这种情况都会觉得有点怪吧?

  昏了头的叶峥也不管什么礼数不礼数了,没等秦渡,自己拿起勺子就吃了起来。

  热腾腾的小馄饨,撒上些葱花,谈不上精致,叶峥却吃得很香。

  “秦渡。”

  “恩。”

  “我想了想,我跟着你呢,本来是想和你再比试一场的。但出来之后,我觉得山庄外也挺好玩的,你能不能带我去你们武肃营看看啊?”叶峥放下勺子,说得郑重又诚恳。

  “我不会呆很久的,也不会给你添麻烦。当然你有空的话,能和我切磋切磋就更好了…或者我去找你们营里别人切磋也行。”

  叶峥对上秦渡略有些迷茫的眼神,盯着她看了许久。最后秦渡败下阵来,略有些尴尬地移开目光,点了点头。叶峥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一时之间竟是不知作何反应。

  “快吃吧。”

  “好。”

作者有话要说:  叶峥:秦渡!不要走,决战到天亮!

  秦渡:此人多半有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