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河(GL)+番外 作者:穹海云澜【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4-02 作者|标签:穹海云澜 怅然若失 边缘恋歌 因缘邂逅

文案

白 潮:“我不相信爱情,但想跟你谈恋爱。”

沈 琼:“我不相信婚姻,可是我想嫁给你。”

白 潮:“我又相信爱情了……≥﹏≤ ”

余然清:“我不是好女人,你老缠着我干什么!”

戚云波:“我不喜欢好女人,我就喜欢你。”

余然清:“……那你别后悔!(* ̄. ̄*) ”

逗逼卷毛纹身师 VS 家宅有范女强人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边缘恋歌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潮/沈琼 ┃ 配角:余然清/戚云波/吴华铭/彭玉萱/许梦 ┃ 其它:百合

  ☆、醉鬼女人

  搬家是个累活,晚上搬家更是累上加累,晚上搬家没人帮忙就是真TMD累。

  白潮端着泡面坐在地板上吃完了饭,看一眼手机已经十点半了,房子收拾了一个小时,还是满地纸箱乱七八糟,索性不管它,抱了新买的被子去床上睡觉。

  睡觉这个事儿,完全能让人心情愉悦。首先它能让你摆脱疲劳,还能梦一些现实里不能发生但是你又想让它发生的事情,最重要的还能让你放松警惕,以至于听到门外巨大的响声时,没有心理准备的白潮差点心脏病发。

  赶紧套上个外褂,白潮穿了拖鞋就往门的方向跑,一路踢飞无数纸箱及零碎物品。可是白潮怎么还是觉得自己跑的慢呢,大概是那催命的敲门声演奏出了十面埋伏的紧迫感的缘故。

  开灯的一刹那,白潮后悔没有捂住眼睛,直刺双眼的灯光,让她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飞快的拉开门,白潮又差点自插双眼。门口一个酒气熏熏的女人猫着腰光着脚,半举着高跟鞋正在凿插在她钥匙孔上那把看起来非!常!不!合!适!的门钥匙。

  顶着乱蓬蓬的自然卷,裹着单薄的外褂,眯缝着睡眼,拉达着拖鞋,白潮伸出食指和拇指用力拔了拔门上暴力匹配亲密异常的钥匙和门锁,但是很明显它们已经离不开彼此……

  心里告诉自己世界如此美妙,白潮强压怒气,用平时说话两倍的音量问候对方。

  “你有病啊!你干嘛呢这是!!!”

  那女人被吼声吓得抖了一抖,迅速蹲下身去翻个跟头从她脚边滚进了屋,随即侧身躺在地上不动了。

  白潮的脸上简直五彩纷呈,换了别人估摸着也一样,谁能保证半夜里你正梦着周公做着美梦的时候不会有一个顶着波浪卷身穿礼服的醉鬼女人砸烂你门锁又在你开门后一个前滚翻进你家呢?

  于是白潮蹲下身摇了摇地上的人形物体,试图叫醒这女人的时候也终于看清了闯入者的模样。巴掌脸大点的脸上五官都非常精致,随着白潮的动作,还不耐烦的耸了耸鼻子,沙哑的应了一声:“别吵,困。”

  任何人对于美好的事物都没有抵抗力,白潮一看,嘿,这妞挺漂亮,莫名其妙的就消了大半的气,又听这一声嘤咛,浑身过电似得一哆嗦,也不敢再叫她了。

  站了五分来钟,把门口疑似醉鬼女人的包拎进来,白潮算是认命了,还好门锁从里面还好使,不用担心锁不上。

  锁好了门,白潮开始思索怎么处置这醉鬼。她刚搬进来,什么家具都没有,只有卧室地上一张临时买来的单人气垫床,所以绝对不可能出让。再说这女人一身酒气,半夜起来吐一地怎么办。

  思量半天,终于有了对策。

  白潮提起女人的手挎到自己脖子上,一使劲没起来,两人跌回原地,就听咚的一声闷响,女人的头大概撞到了地上,疼的女人皱了皱眉。

  “哎呀,我滴妈这么沉,好歹你也使点劲啊。”白潮抱怨一声,又试了几次,在把女人摔成植物人之前终于半拉半扶的把女人弄进了厕所的浴缸里。

  白潮累个半死长舒了一口气,还怕女人冷好心的把外褂披在了她身上,心说,再也不用担心你吐一地啦。觉得任务完成的特别出色,白潮心里猛夸自己一顿然后欢欢喜喜的回屋睡觉。

  很明显把女人放在厕所是一个不怎么明智的选择,这个选择直接决定了她的早晨又被急促的敲门声搞得迷迷瞪瞪不得不醒的必然结果。

  “怎么又是你?”白潮算是服了,这女人就是不让她睡个好觉。

  女人嘴角抽了抽:“我住23楼,也大概能猜出来为什么在你家,但是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会睡在厕所里?嘶——我头怎么这么疼……”

  “呐,你跟我来看看大门就清楚了。”白潮迈出房门准备领她去看自己惨不忍睹的门锁,回头一看女人还在原地。“走啊?”

  “我是无所谓,但是你准备穿这个去哪里?”女人冷眼瞪着她。

  屋子地暖很足,白潮就穿了棉背心和内裤睡觉,当时还舒服的一塌糊涂,美名曰奔放的自由!白潮低头一看,嗷的一声回去穿衣服,再出来的时候脸上都还红红的。

  那女人已经自顾自的开了门,在研究屹立在钥匙孔里的门匙,疑惑的回头问白潮:“这怎么进去的?”

  白潮提起女人那双严重变形的高跟鞋递给她:“据我推理,凶手应该就是这个,就是它谋杀了我家大门!”

  女人嘴又不自觉的抽了两下:“我觉得这双鞋不但能够杀门,杀人也是可以的,杀那个把我放在厕所睡得浑身酸疼的人也应该是非常顺手。”

  “哇!你这女人怎么恩将仇报!”白潮顺了脚边的衣架挡在面前。

  女人揉了揉酸疼的脖颈,觉得急需回家补眠,勉强套上毁的不算彻底的高跟鞋,主意速战速决。一把捞起被白潮随手扔在地上自己的包,抽出六百块放在一个箱子上:“修门锁的钱,我走了。”

  白潮看女人一瘸一拐走出门才敢朝着远去的背影嚷嚷:“喂喂。600太多啦,你住23楼几号啊,剩下的钱我给你送过去。我叫白潮,你叫什么?喂……喂?!”

  女人毫无停顿的,迈着范伟一腿长一腿短的步伐进了电梯。

  事实上,白潮的担心完全没有道理,普通的锁匠根本修不了她家的门,只能找了物业的人修理,修理人员对这种高难度破坏方式表达了惊叹后,直接报出了650的修理费。

  白潮翻了个白眼,后悔没有留下那女人的联系方式,觉得不解气,待门锁换好,她对着物业修理人员的背影也翻了个白眼。

  回了家觉得自己也睡不着了,只能慢慢腾腾无精打采的倒腾东西收拾屋子。直到余然清的电话打过来叫她吃饭,她才洗漱收拾换了衣服打车去餐厅,可是她心里有气一直憋着,直到见了余然清,大坝决堤似的一股脑儿倒了出来。

  “你说说,怎么有这样的女人?我好心收留她她连句谢谢也没有。”

  “你把人家扔厕所了。”

  “……没落下一句好话就算了,我还要倒贴修门钱。”

  “你把人家扔厕所了。”

  “我还牺牲了自己的高质量睡眠呢。”

  “你把人家扔厕所了。”

  “……”白潮放下筷子去捏余然清的脸:“你不是然清,你是复读机吧?”

  余然清啪的打下白潮伸过来的手,给她夹了一筷子鱼肉:“我买的可是高档小区的房子,遇到这种事,你找来值夜班的小区管理员问一问就知道她是谁了,说明情况人家会给你开门的。想象一下把你扔厕所睡一晚上什么感觉,何况还是宿醉情况下。况且我这个人很公道的,向来是帮理不帮亲。”

  “你是谁,你把我朋友藏哪里去了?易容术蛮厉害的嘛!”

  眼看白潮又要表演单口相声,余然清赶紧掐灭苗头:“好啦好啦,你玩起来没完,说正经的,你和彭雨萱真分手啦?为什么啊?”余然清不是三八,只是纯粹的好奇。自打三年前白潮告诉余然清她不但喜欢女人,还爱得死去活来,余然清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什么事都想刨根问底。

  “我手机号也换了,还大老远的跑来你这里,居然问我这种废话。”白潮撇撇嘴,觉得这个问题毫无营养:“为什么?什么为什么,觉得没意思了,自然就分了。你和你前男友为什么分手?口香糖嚼的久了就没味道了呗。”

  余然清呸了一口:“你就知道我是因为没味道才分手?我才没有你那么薄情寡义。”

  “是是是,我薄情寡义,我狼心狗肺,我心口不一,我一表人才,我才高八斗,我博学多识,我……”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快点吃,吃完逛街去,顺道看看有什么好家具给你添置。设计部那群三八聒噪的很,好容易清净一天,最好买张大床,晚上我要和你睡!”

  “你真是越来越黄暴了,不就是寄居在你这间买了一年都不住的鬼屋,还想要我肉偿。”

  “你才是想象越来越丰富,我是要和你睡,又不是要睡你,老娘小手一挥,后宫型男千万。我只是想回忆当年宿舍姐妹情,倒是你不要太饥渴,半夜对老娘动手动脚……”

  两人咕咕叨叨了半天才吃完了饭,余然清开车带白潮满市逛悠,余然清又买了一柜子衣服,白潮也挑了大床和沙发让人送去家里,基本上两人都很满意。

  白潮算是彻底对前人断了念想,打包了自己的所有的东西随车跑到X市来,本来是想先凑活睡酒店就先给几年没见面的好朋友打了个招呼。谁知道正在上班的余然清说她有一间找熟人便宜买来的空房子一直没人住,没等她订酒店就报了串地址叫她去找管理员取钥匙。白潮从汽车站雇了辆黑车(小面包)拉了大包小包的东西进小区,惹得门卫盘问了好一阵,但是司机大哥非常热心的给她搬东西,让白潮不禁感叹进驻X市真是异常顺利。

  房子位置不错装修的也不错,只是没有家具空荡荡的只有灰,白潮又出去买了清洁用品、气垫床和被子,收拾了老半天,坐在地上吃泡面的时候才发现大包小包的箱子里自己的东西真是不少。

  把3年买的所有细碎东西都打包带走,CD、画册、相片、回忆。留在B市的,大概只有那段热烈燃烧过后只剩下灰烬的感情。

作者有话要说:  

  ☆、“熟人”拼桌

  白潮简直不能忍受,余然清的睡相简直是惊天地“气”鬼神。这么大的双人床,偏偏自己被挤到床边上,被子让余然清骑在大腿下抢不回来就算了,还要防备她左一巴掌右一抬脚的无意识殴打。

  鉴于自己寄人篱下,而且是真的很困,白潮泪眼汪汪的窝到新沙发上睡了一晚上。

  所以在余然清清早起来精神饱满的在卫生间里叮叮咣咣梳洗的时候,连续两天没有睡好觉的白潮顶着黑眼圈和一头乱发甚至忘了自己在那儿。

  “我上班走了啊,你自己下去吃点早饭,熟悉一下环境。晚上我再来找你。”

  等到余然清带上门的声音惊醒了梦游状态的白潮,反应过来的她才意识清醒的喊出三个字。

  不要来!!!

  人家说好的睡眠能给人最完美的精神状态,不好的睡眠带给人的……呃……大概就是白潮现在的模样。

  既然睡不着就找点别的事儿消遣,打开笔记本半天捣鼓了半天惊觉没有网。屋里网线都是现成的,去物业的网络运营上代办点开了网,买了无线路由,却被告知24小时以后才能开通。

  无聊透顶的白潮就坐了公交车漫无目的的欣赏城市风景,说实话,余然清选的这个小区交通相当便利不说,坐两站公交就到繁华商业街,白潮下了车边找哪有特产店的边看看还有什么好玩。

  人说你的喜好在哪里你的注意力就在那里,所以白潮站在这个装修风格相当对胃口的纹身店前驻足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