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末世不太对 作者:你隔壁老王【完结】

分类:虐恋文 时间:2019-01-18 作者|标签:你隔壁老王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未来架空 末世

文案

 叶深前世因为丧尸围城而死,一朝穿越后至未来数百年的末世,人类面临的丧尸围城境况并未得到改变,甚至还因为气候的恶劣,处境日渐艰难。

  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自己白捡了个十项全能的媳妇儿?只是自己又含泪被媳妇儿实名举报,打回大学重修,光荣地成为了一名神憎鬼厌的军校学渣。没关系没关系,媳妇儿都是要宠的,不生气不生气。

  本以为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此齐活儿了,谁料自己这个未来老婆每天都笑眯眯地想把他的马甲给扒下来,叶深翻着白眼无所畏惧:对不起,爸爸是魂穿。

  一直到最后的最后,内心金刚表面芭比的叶深捂着屁股委委屈屈地问:你还是不是当初那个和我并肩作战一起走的好兄弟了?  

  内心老攻表面兄弟的易九满脸诚恳地抱着他:不是了!  

  叶深:???  

  易九:宝贝,上过床的那叫夫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末世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深,易九 ┃ 配角:若干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叶深闭着的眼睛有些胀痛,外面刺目的阳光让他费力地半睁着眼挤出了些生理泪水。

  没死?

  尽管身体严重的不适感让叶深的脑子有些缓不过来,但他还是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只是那么庞大的丧尸潮,自己居然没死?

  叶深的脑子现在僵的仿佛是一团浆糊,他费力地伸手挡住窗外的阳光,好不容易适应了这一切才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爬了起来。

  额前几缕长长的头发立刻顺势滑了下来,叶深不及防下被发尾刺进了眼睛,他嗷了一声将头发拨到一边。

  自己头发什么时候长这么长了,难道他睡了很久了?

  叶深这才敲着头环视了一下周遭。窗明几净的房间让他的大脑有片刻的死机,等他终于反应过来想下床时,一个秃噜从床上滚了下来,地面铺着柔软的白毛地毯,摔上去一点也感觉不到痛。

  目光能及之处到处都摆放着精致华丽的家具,整个房间都透露着浓浓的优雅与整洁,中间的矮桌上甚至还摆着一瓶玫瑰c-h-a花。

  然而在叶深生活的末世里,地球上的每个角落几乎都变成了废墟,每个人都在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他已经很久没看到这么鲜艳的颜色了。现在自己看到的这个地方,难道其实是在天堂?

  当所有感官回笼,耳边传来窗帘被风吹的乎乎作响的声音,窗户大敞着,清新的空气让他的脑袋清醒了几分。叶深几乎是手脚并用地爬到床侧的窗户边向外看去。

  林立的高楼大厦密密麻麻地分布在眼前的土地上,介于这间房本来的楼层就很高,叶深甚至都看不太清最底下来来往往的车辆。

  一道道层次分明的大桥歪歪扭扭地延伸向各个方向,上来的车辆飞快地驶过他的眼前。

  这里是什么地方?

  叶深瞪着眼有些懵,他下意识抬了抬头,头顶仍然是熟悉的一片蓝天,甚至比他在末世前看到的天空还要湛蓝。

  只是在这中间仿佛隔着一层透明的薄膜,时不时会微微泛着丝丝的光亮。

  那这里还是地球吗?在叶深恍惚中,一个方形盒子状的东西从门外探头探脑的蹭了进来,盒子上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露出人x_ing化的迟疑神色。

  “嘿我亲爱的主人,您该去上班了。”

  方形盒子下伸着两条机械小短腿有些滑稽,说话的声音却极其拟人,带着小孩子的童音甚至还殷勤地替叶深拿起了沙发上随意乱丢的衣服递了过去。

  “机器人?”叶深迟疑地接过衣服又戳了戳盒子。

  “是的主人,您给我起名赫里俄斯。”机器人赫里俄斯的声音有些发抖,像是对他有些恐惧。

  “我给你起的名字?”叶深眉头皱了起来,他心中有点让他不敢相信的猜测。

  “是您以太阳神/的名字为我命名的,如果您不喜欢可以再叫我其他名字。我尊敬的主人。”赫里俄斯现在不仅声音发抖了,连身体也开始颤抖,它身体里的零件也咯吱咯吱地不断响着。

  叶深拎着衣服的手也在抖,他现在实在没心情安慰可怜的赫里俄斯,只是沉默地穿上赫里俄斯递给他的白西装。

  当他脱下身上这身睡衣时发现自己的身体带着病态的白,在末世摸爬滚打十多年练出来的肌肉也没了,摸着有些柔软和光滑。

  这下叶深终于可以确定了,这确实已经不再是自己的身体了。

  西装大小正好,衣服摸着也是很舒适的面料。

  “赫里俄斯,你知道哪儿有镜子吗?”他换好衣服撑着床沿踉跄着站了起来,腿还有些软,但也能勉强支撑他移动。

  “在您右边的浴室里就有。”赫里俄斯被吓得退开了几步的距离,伸着机械手给叶深指了个方向。

  “知道了,谢谢。”也不去管在听到他说谢谢后赫里俄斯震惊到几乎死机的机械脸,叶深看着右边的白色木门慢腾腾地挪了将近一分钟才走过去推开了门。

  不得不说原主人看来是个对生活质量要求很高又有些洁癖的人,这里的色调都是大片大片的白,连浴室的门都是白色又简雅的木门。

  啧,都不怕进水烂掉吗?在末世水生火热的过了这么多年的叶深对原主人的喜好有些嫌弃。

  走进去,侧面的墙壁就挂着一面全身镜,叶深跨过去站到了镜子前。

  镜子中的少年看上去大约只有十八九岁,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配上这张清秀稚嫩的脸显得异常天真。刘海有些长,一低头就会遮住眼睛。

  衬得身上这身处处透露着考究伏贴的西装像是偷穿了大人的衣服一般有股浓浓的违和感。

  叶深心中一阵恶寒又心痛,自己的八块腹肌和人鱼线都没了,现在这副小白脸的样子,哪有他往日的半分英俊潇洒?

  他心不在焉地想着,肚子突然传来一阵咕咕的响声,好不容易蹭到这边来的赫里俄斯又是一个哆嗦,结结巴巴地道:“对不起主人,我,我马上……马上去给您取早餐过来!”

  说着,那两条小短腿跑的飞快地蹿出了房间,跑到半路左脚拌了右脚摔在了地上,幸好有厚厚的绒毛地毯垫着看上去没把零件给摔散架。

  看着赫里俄斯几乎是仓皇逃窜的背影叶深忍不住捏着下巴寻思着,难道这个身体的主人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所以才让这个小机器人看上去吓得不行?

  又看了几眼镜子中的自己,叶深故意龇牙咧嘴地做出几个凶恶的表情,只是配着这张婴儿肥的脸看上去就像是在撒娇卖萌一样,毫无威慑力。

  “啊——”叶深捂着脸哀叹着离他而去的腹肌,终于离开了浴室走回了卧房。

  赫里俄斯已经端着盘子等在外面了,一看叶深出来了,立刻将东西放下小心翼翼地问道:“主人,今天早上吃三明治配牛n_ai可以吗?”

  “可以可以,有吃的就行!”叶深自从末世后一路逃亡,几乎就再也没吃到过能这么干干净净地摆在盘子里的食物,现在有吃的,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赫里俄斯恐惧地看着叶深将三明治两三口就塞进了嘴里,口腔被不大的三明治撑满了鼓出老大一坨,像是仓鼠囤食一般。

  叶深硬塞完三明治被哽的不轻,抄起桌上的牛n_ai就猛灌了一口,锤着胸口半天才咽下去。他砸砸嘴有些意犹未尽,赫里俄斯在旁边试探x_ing地问了句:“主人您还要吗?”

  “呵呵,那个可以再给我做一个吗?赫里俄斯。”叶深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被喝的干干净净的牛n_ai杯,但还是又要了一份三明治。

  “好的好的您稍等!”赫里俄斯一大早被叶深这一连串不合常理的举动吓得不轻,走路都有些发飘。

  有了一个三明治垫着肚子,这一次赫里俄斯再将食物端上来的时候叶深就淡定了很多。他拿着三明治一口一口的吃着,赫里俄斯还贴心地又端了杯牛n_ai过来。

  末世后叶深就再也没有喝过任何饮料,更别说是牛n_ai了,刚才喝的急还没咂摸出味道,现在抿一口,一股浓浓的醇香充斥着他的口腔,让叶深有种黄粱一梦的恍惚感。

  

  他这才突然地意识到自己是真正地脱离那个末世了,终于不用每天再为一口饭而拼上x_ing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