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庶子至尊+番外 作者:慕子宸(三)【完结】

分类:宫斗文 时间:2019-01-18 作者|标签:慕子宸 宫斗

第193章 他不会输

  “萧兄何必生气。”顾之素一看萧烨朝着这边来,竟然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正坐着没说话的慕容意,霎时开口打断了萧烨的话,含笑抬手指了指对面的人道,“此处还有慕容公子,萧兄不先见礼一番?”

  萧烨一听到慕容公子四个字,脊背就是一僵,顿时回过头看向慕容意,良久才吐出一口气,将脸上的愤愤之色敛了下去,恢复了名门公子的气度,稍稍拱手低身对他见礼:“见过萧公子。”

  慕容意见他低下身来,一副恭敬有余熟稔不足的样子,眸底再度闪过暗光,站起身来抬手去扶他:“萧公子不必客气。”

  话音未落,萧烨怡好直起身,将拱起的双手放下,慕容意的手指滑落时,无意触到他的手指,两人几乎是同时一顿,片刻后才都像是没事一样,迅速将触到的手分开。

  因为萧烨是背对着顾之素的,连顾之素也没有看出,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两人之间的手指相触,只有辛元安扳正了略歪的身子,若有所思的露出一个微笑。

  四人分别坐下,寒暄几句之后,外间传来钟声,咚咚连着七下。

  顾之素一听到这声音,就看了一眼慕容意,含笑开口问道:“外间到时辰了,我们先听戏?,,四人一同站起身来,走过暗门到了珠帘后,远远瞧见另一端珠帘的背后,忠义公的身影若隐若现,顾之素这时候却不想躲了,目光淡淡的朝下看去,辛元安立在他身边微微皱眉,稍稍侧过身来想要挡住他,却被顾之素一把拉住了袖摆。

  “你朝后面退些,莫要让他看见了。”

  辛元安知晓他担心忠义公看到自己,会联想出这荣安戏院与他的关系,但是脚下的步子却丝毫不挪,萧烨看到这一幕有些不耐烦,一把将他朝后拉了拉,又挡在他们两人之前,辛元安这才垂下头来,握住顾之素的手腕问道:“忠义公为何会在此?”

  顾之素还尚未开口回答,慕容意便含笑走过来,站到了萧烨的身边,同样帮他们挡住身形,低声道:“他是我邀来的,自然会在此——忠义公爱玩乐,整个明都都知晓,若是不给他下帖子,荣安戏院会得罪他,我一个小小校书郎,可不敢这样胆大。”

  顾之素看着慕容意虽是双子,却也毫无畏惧的面对忠义公,不由极轻的叹了口气。

  慕容意乃是慕容氏嫡系子弟,忠义公就算眼馋,也是不敢逼迫慕容意如何的,就算是来此是因对慕容意有心思,面上也不会表露出什么来,荣安戏院刚刚开门没有多久,若是有了忠义公前来,名气倒是大大的上升了许多,现下街头巷尾的瞧见送名帖,都知道这是荣安戏院的戏帖。

  想到此处,顾之素看着站在对面,眉头未松的人,反手握住他的手指,压低了声音含笑说道:“你就放心罢,他就算看到我,也不认识我——何况自宝亲王之事后,忠义公可不敢,随便再去拉双子了。”

  辛元安想到他在宫中,让连珠坑害辛临华,竟是将忠义公,和辛临华弄到了一起,这件事虽然没有人多嘴,宫中的消息却私下传开,如今有几个知晓这件事,本想跟宝亲王联姻的大臣,都已经熄了自己的心思,态度也跟着有所改变了。

  墨蓝双眸划过一丝暗色,辛元安缓缓转过头去,定定注视了一眼对面,忠义公的身影后道:“你心中有数就好。”

  慕容意听到两人对话渐止,便含笑转过身来,低身寻了个座位坐下,又抬手拍了拍,示意外间等着的小廝,入内将众人的茶点奉上,这才自袖中抽出玉扇,点了点楼下的戏台子:“诸位,戏要开始了,坐下说话罢。”

  萧烨一听他这么说就低身坐下,沉默不语的端起茶盏,也不知道此刻到底在想些什么,辛元安和顾之素刚说过话,此时也是一片静默,纷纷朝着下方大堂看了过去。

  下方大堂之内,被方才的钟声提醒,已经渐渐安静下来,戏院内的烛火一盏盏熄灭,池塘之中的金莲,在几个小厮的cao纵之下,渐渐升起绽开了璨金花瓣,露出了里面晃晃悠悠,还隐约发着蓝光的火焰,映亮了水上如冰似玉的戏台。

  一阵叮咚作响的水滴声响起,身着水蓝色曳地薄纱长裙,内中则穿着纯白单衣,脂粉淡淡面容清丽的双子,赤脚上悬挂着金色铃铛,一步步朝着戏台中央而去,开口念白之时四方皆惊,纷纷的在台下低声议论起来。

  慕容意支着手臂听了一会,陡然转过头瞧着顾之素,压低了声音含笑问道:“我其实一直好奇,这所谓的西洋戏,到底是顾公子,自何处得来的?”

  西洋戏。

  这种戏本是自大周传来,大抵是在前世十年之后,本子才在市井之中流传,被当时是妃嫔的他,无意之中得到后如获珍宝,日子无聊就喜看这个度日,后来他和辛临华还一起编戏,倒是也在明都内卖出几本,得了一片的叫好声。

  如今的明都还未有西洋戏,这种念白奇多,唱腔又不同以往,很像是一直唱小曲的剧目,一开始定会引起诸多王公喜爱,这种戏表面上来看十分简单,实际肢体上的动作却极多,若是想要教会非一日之功,在常州的那半个月中,他呆在府内就是教授那些戏子,如何去演这奇特的西洋戏,以及默写当初自己还记得的本子——顾之素知晓他想问什么,垂下眼睫勾了勾唇角:“慕容公子只要凭借着这戏,日进斗金也就是了,何必非要去追究这戏本身,是从哪里来的呢?”

  “说的也是。”

  慕容意未从他脸上看出破绽,只好复又含笑转回头去,手指捻着玉扇轻轻拍打,片刻之后稍稍扬起扇角,朝着下方的一个角落点了点。

  “只不过这样的戏虽以前没有看过,可进到戏院里的却不止是这些,看不上下九流之人的王公官家,你看坐在角落里的那个人,是明都之内最大戏院福喜院的掌柜,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前来,就是想要看看荣安院到底唱的是什么。”

  顾之素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又迅速恢复了以往平静:“这西洋戏贵在新奇,待到被人学去就不新奇,只是荣安戏院卖的又并非新奇——我请这么多王公贵族,又弄出这样多的名堂,难道慕容公子还觉得,只为一场戏而已?”

  两人的声音虽然压得低,奈何屋中四个之中,萧烨与辛元安武功都不差,闻言两人迅速对视一眼,又悄然无声的转过眼光,慕容意未曾发现他们动作,手指搭在茶盏上轻轻一敲,直直的望着顾之素眯起眼睛:“顾公子这话——”“醉翁之意不在酒。”顾之素回头与他对视,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唇边却一点弧度都无,声音虽然淡却很沉,“慕容公子想要的,与顾某想要的,都在这间戏院内,不如各取所需?”

  慕容意略微皱眉,看了一眼不远处,低头不知在思索什么,并未朝着这边看的辛元安,猛然凑近了顾之素耳边,一字一顿的问道:“只不知道顾公子想要的,究竟是人,亦或是更多的荣华富贵?”

  “我只要有一日,他能坐上那个位子。”顾之素长长的眼睫垂下,正巧底下的唱腔响起来,将他特地压低的声音掩住,“不管我将为此,付出何种代价。”

  慕容意深深看了他一眼,眼底浮现出一点讶然,紧接着却又消失殆尽,唇角浮现一丝叹息:“你可想好了,他如果做了皇帝,你不一定会如何……说不准还会——”“事到如今,不管于他或于我,都已经回不了头了。”

  顾之素闭了闭眼睛。

  珠帘被微风轻轻拂过,叮叮咚咚的响着,配合着下头的唱词,软语低喃的分外好听。

  “如若事情有变,就算这条命,也不过是还上罢了。”

  辛元安自始至终,就和他不一样。

  顾之素安然的坐在椅子上,耳边仿佛响起了慕容意,还未曾收回的叹息之声,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手指一点点的捻着袖摆,漫不经心的听着下面的曲子。

  就算没有那个位子,他还能离开顾氏,或是做一辈子闲云野鹤,或是和琼华回到大周去,看一看自己亲生母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但若是如此,他之后的人生中,就不再有那个人。

  手指被一阵温暖覆盖,捻起的衣角被拉开,抬眼望过去的时候,便见那人带着关切,还有几分柔和的眸光。

  顾之素骤然扬起唇角,反手握住他的手指。

  然而他面前的这个人,如不能登上那个位子,最后便只有一条死路。

  他是不会输的。

  辛元安见他对自己露出微笑,眸光更深了一层,刚准备抬手去拉他的时候,顾之素却又施施然松开手,复又凑到了慕容意的身边说话,看得五皇子殿下面色多了几分y-in郁,又狠狠的瞪了什么都不知道,坐在不远处无辜被记恨的萧烨一眼。

第194章 鲛人公主

  慕容意看见他含笑的侧脸,片刻之后终于轻声问道:“萧公子他……也知晓五皇子殿下,要夺嫡之事么?”

  顾之素袖中手指一动,侧脸望了过去:“慕容公子觉得呢?”

  “我不能将慕容氏拖下水。”慕容意定定与他对视,目光在黑暗中晦涩难辨,“然而若只是我,我倒是愿意,助你们一臂之力。”

  台上的唱腔拉的长长,低柔婉转的细语之中,顾之素的面容半明半暗,素白的容颜犹如昙花,乍然随着微笑绽放,他的目光从慕容意身上,转到了不远一直没有看向此处,而是垂头不知思索什么的萧烨身上:“如若当真对他有心,为何从不对他说?”

  慕容意瞧见了他的眼光,却并未跟着转过头去,看背对着自己的那个人,注视着他低笑一声,若有所指的轻声道:“如若他对我有心,又为何从不对我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