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庶子至尊+番外 作者:慕子宸(四)【完结】

分类:宫斗文 时间:2019-01-18 作者|标签:慕子宸 宫斗

第264章 族内结盟

  辛元安知晓这女孩,定然与真正年纪不符,却也一直抱有怀疑,此女是否当真活过多年,心中戒备很是深浓,然而此刻自己与心上人,不过是几句话而已,就将这女孩说的狂怒,不似是心机深沉模样,不由让他微微有些讶异。

  不过讶异归讶异,再度开口他仍毫不留情:“他是我的心上人,我以后自是要陪伴他,前来此处假做被下蛊,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女孩见他还是这么说,眼底的泪花终于忍不住,将落未落的眨了眨眼,指着顾之素的手颤抖起来:“你居然喜欢这样的…面貌平平还是一个男子!不可能!我不信!你既然肯假装,为什么不假装到底!”

  顾之素缓缓走到她身边,看着她强忍泪意的模样,含笑再度开口问道:“圣女,有些话多说无益,你前来找阿安,莫不是只为了确认,他当真在我这里?”

  “自然不是!”女孩看他走到自己身边,抬手抹了抹眼睛,瞪着红红的眼睛看他,“只是今日傍晚,族内混进一个探子,被族长抓住之后,自己供出是军营中的汉人,要向我们南疆人投诚!还说我们族内有汉人探子,族长怀疑阿安根本没有中蛊,就是那些汉人的探子!”

  南疆族中有探子?

  顾之素听到这话,极快的与辛元安对视一眼,看到辛元安神色微变,知晓这件事不在他预料中,想到自己带着月晦前来时,并没有特地给他人留下线索,不由微微眯了眯眼睛道:“那些汉人?”

  辛元安自听到女孩的话后,眸光就深了下来,他已猜测到做出这事的人,定然知晓他在南疆族内,或许就是来试探自己,到底有没有失去神智的,若是当真失去了神智,自然不会被认成探子,如若还没有失去神智,那么被这件事一闹,南疆族长对他起了疑心,不是会当真杀了他,就是再度给他下蛊。

  派这个人来的人,是想将他置于死地。

  想到此处,辛元安唇角微勾,索x_ing承认她的话,含笑看着她道:“我本就是一个汉人,说不上是不是探子,不过既然你们将我绑来,我若是不做这个探子,岂不是辜负了你们?”

  女孩没想到他这么答:“你!你强词夺理!”

  顾之素听到辛元安与女孩交谈,也很快听出了其中隐藏的深意,微皱起眉霍然低声开口道:“既然已经被族长发现,想必就算你独身过来,身后也不会没跟着人罢。”

  “我身后才没有——”女孩涨红了脸颊,下意识朝自己身后一看,却陡然发现了什么,看到不远处树林中,隐约浮现的人影,顿时变了脸色,“阿达!你怎么跟在我身后!我就是出来找阿安,阿安能够保护我了,不是不让你跟着么?”

  她的话音还未落下,一个身着棕色皮衣,肩背上尽是刺青,面容坚毅的年轻男人,快步走到女孩身边,也不管女孩神色如何,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朝着密林方向后退,戒备的盯着顾之素,以及他身边的辛元安,压低了声音说道:“圣女,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这个阿安亲口承认,自己就是汉人的探子!而且他没有中蛊,也不会听您的话!”

  女孩即使被他抱住,也挣扎着要脱开他手臂,忍不住要开口驳斥:“你住嘴!不许你这么说阿安!”

  抱着女孩的男人,见她已经知晓辛元安没中蛊,只是一直欺骗她的事情后,还是一门心思护着辛元安,眼底不由闪过失落神色,想也不想的开口说道:“圣女!您喜欢谁不好,非要喜欢一个汉人!”

  听到抱着女孩的人这么说,女孩听到这话之后,泪眼盈盈咬着唇不说话,顾之素似笑非笑的转过头,正巧对上辛元安无辜眸光。

  女孩深吸了一口气,挣扎了几下却挣扎不动,气弱的威胁他道:“你!反正我不准你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不然我就给你下蛊!”

  男子听到她这么说,不敢置信看着她,面色微变提高声音:“圣女!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立在两人不远处的辛元安,面容却陡然一变,朝着男人身后密林看去,紧接着顾之素也变了脸色,顺着辛元安的眼光看去,男人和他怀中的女孩,却丝毫没有觉出异常,直到一个冰冷声音响起,将两人的话音打断。

  “你不去给族内的汉人下蛊,却要威胁我们的族人,对我们的族人下蛊么?”

  这个声音一响起,女孩就停了挣扎,男人也神色一变,转过身来之时,看见身着长袍,面容晦暗脊背微驼,鬓发霜白的中年男子,正缓步自密林中来。

  女孩望着走过来的人,微微瑟缩了一下:“族长!”

  “族长您来了!”此时看见南疆一族的族长,抱着女孩的男子最是高兴,快步走到那位族长身边,抬手指着顾之素和辛元安,“您要杀掉那两个人!就是他们蛊惑了圣女!”

  他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走出密林的人眯了眯眼,手指突然朝着地上一勾,月光之下一道金线滑过,乍然飞回了他的指尖之上,让被抱着的女孩低呼一声。

  “族长!您怎么能给他们下金线蛊!”

  “我的确是下了金线蛊,不过他们并未中蛊。”

  男子指尖上的蛊虫通体纯黑,背上却生着一条金线,乃是南疆最厉害的金线蛊,只有南疆一族族长才可驱动,这种蛊一旦中了之后,被附身的人先是浑身痛,随后会七窍流血直到死去,乃是最为恶毒的一种蛊虫。

  顾之素看到那只在指尖蠕动的蛊虫,知晓是因为自己刚卸下麒麟金锁,身边还站着佩戴金锁的辛元安,这才险而又险的躲开了那金线蛊,唇边的笑容一点点消失殆尽,辛元安的神色比他还要难看,抬手将他拽到了自己身边搂紧,就要伸手去拿那块麒麟金锁时,站在不远处的人仿佛察觉到什么,抬头直直的看着他们两人说道。

  “他们身上有东西,连金线蛊也惧怕,不是更厉害的蛊,就是……”

  话音未完就骤然停了,南疆族长望着他们,翻手收回了金线蛊:“你们是慕容氏的人?”

  顾之素抬手握住身边的人的手,知晓南疆族长收起金线蛊,其实就是不会再对他们出手了,上前一步开口说道:“我们非慕容氏的人,不过我有一好友,乃是慕容氏嫡子,南疆一族蛊毒甚多,为了保证安全,我便请这位好友,将传家宝物暂且借我。”

  昏暗的密林之中,月光自头顶坠落,照亮对峙的几人面容,长袍滑落在地面,与青Cao摩擦沙沙作响,一个声音停顿许久,许久终于开口说道:“看在慕容氏的面子上,我可以让你们走,不过下一次见面,不管你们身上带着什么,我都不会轻易饶过你们!”

  辛元安见他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要离去,墨蓝的双眼闪过暗光,陡然开口说道:“族长还请稍安勿躁,我来此,是为了与南疆一族,结盟的。”

  长袍沙沙的摩挲而过,南疆族长转过身,目光幽暗的望着他:“你说什么?”

  不光是南疆族长听了这话,此刻的神色显得有些诡秘,连他身后的女孩和男人听了,也都是一副讶然的模样,不过女孩的神色随即高兴了些,兴致勃勃的竖起了耳朵来听,男人却满是戒备的看着他们,倒是也没有立刻挪动步子离开。

  “我乃大齐的皇子,身份高于王朗,他不能做的事,我可以做——族长听了,还想赶我走么?”辛元安唇角含笑,面容在月夜下,愈发俊美耀眼,然而那双蓝眸,却也更加深沉,“南疆生死存亡之事,尽在族长一个念头。”

  “你是突然起兴,还是早有计划?”

  顾之素望着身边的人,薄唇开阖之间,缓缓吐出话语来:“在南疆族内观察许久,方才有了这个念头,本想找一个合适时机,单独与族长相谈,谁知被人坏了好事,不知族长还是否相信?”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抱着女孩的男人,很是戒备的看着他,不等南疆族长说什么,就忙不迭喊道:“族长!不能相信他!他是个汉人!他手上有兵!会害死我们!”

  男人一开口驳斥,女孩就不乐意了,也跟着开口喊道:“族长!阿雅愿意相信阿安!阿安不是坏人!”

  两人的话分别出口之后,女孩再度开始挣扎不休,男人没想到圣女还这样,不顾族内的安危相信汉人,眼底闪过几分失望之色,然而却还是紧紧抱着她,不肯让她下地去找辛元安,南疆族长看着他们两人争吵,许久才转过身来面对辛元安。

  “既然圣女相信你,我就暂且信你一次——不过,你所谓的结盟,是什么意思?”

  说完这话,他顿了一下,目光凌厉。

  “若是让我们南疆一族,彻底臣服在汉人之下,成为汉人的一条狗,话就不必说下去了。”

第265章 控制南疆

  “只是利用的关系,必然不得久长。”

  辛元安见他说出这话,就知晓他是要听自己说话了,索x_ing抬手示意不远处,安静伫立的木屋,南疆族长没有丝毫迟疑,先迈开脚步走了过去,女孩和男人看见族长走了,也就立刻跟了上去,反倒辛元安和顾之素,相携走在最后进了屋中。

  屋中只有一张床和桌子,南疆族长低身坐下,女孩被男子放了下来,快步走到族长身边,盯着辛顾两人走进门内,辛元安握着顾之素的手进门,唇角微微含笑扫过他们,才不紧不慢的开口问道。

  “不知在南疆族中,是圣女更重要些,还是族长更重要些?”

  南疆族长闻言微微皱眉,女孩则眨了眨眼睛,男子却忍不住了,抢先回答道:“族长掌控最厉害的金线蛊,圣女则是所有蛊的‘母’,两者重要x_ing几乎等同,你问这个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