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设防+番外 作者:长虱子的猫/Littlexxxx【完结】

分类:宫斗文 时间:2019-01-18 作者|标签:长虱子的猫 Littlexxxx 天作之合 因缘邂逅

文案:

陈楠觉得虽然自己称不上一个好学生,但是绝对是个有底线的青年。

一看就和那些青春期放飞自我的小孩儿们不太一样。

然而,不久后,他爱上了一个小男孩。

这他妈就很叛逆了。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楠、苏又榆 ┃ 配角:陆晓、陆祥之、江鸿羽 ┃ 其它:校园、青春、1V1、HE

第1章 01

夏日午后的C市,暴雨倾盆,雨水裹挟着地面的燥热与灰尘,蒸腾在空气中。

电闪雷鸣没有唤醒陈楠,他是被闷醒的,身上出了一身粘腻的汗,起来冲了个澡,才觉得浑身舒畅。

换完衣服,他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有几个未接,都是一个不熟悉的号码打的,里面还躺着两条高远的短信。

高远:陈总,开校第一天就旷课,够牛.逼啊。赶紧出现,新来个班主任,说要换座位。

高远:你的老位置我申请给你留着了,新班主任找你一上午了,做好心理准备。

陈楠回了一条“等会就来”,就把手机揣进了兜里。然后下楼从冰箱里拿出家政阿姨做的便当加热。不过他吃了两口就没了胃口,这才穿好校服,拿上包去了学校。

到学校时,下午第一节的下课铃刚响。

他慢悠悠踱着步子从校门口走到教学楼。整栋楼都充盈着的喧哗声、笑声,透露出暑假后的鲜活与热情。从走廊一路过来,还时不时有追逐嬉戏的女生从教室门口跑出来。

走廊末的那一间教室,此时却静谧得有些诡异。从窗口望去,一溜儿埋着头的脑袋顶,笔写在纸张上“唰唰”的声音在吱呀作响的吊扇声、窗外聒噪的蝉鸣中,依然清晰可闻。

重点班之所以为重点班,脚步就是比其他班快,开校第一天就赢在了起跑线。

陈楠腹诽的同时,悄无声息地从后门进了去。虽然他翘课打球、上课睡觉等违规违纪的事儿随心所欲干了不少,但不打扰别人的公德心还是有的。

径直走到窗边最后一桌的角落里坐下,他从书包里掏出手机,戴上耳机,打开播放器,一些列动作做完后才侧着头扫了一眼旁边桌上那几本码得一丝不苟、包着书皮儿的书。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抽屉,果然新发的教材规规矩矩地放在里面,码砖都没这么齐整。

看这架势都不像高远这厮的风格。

随即他的目光快速在教室逡巡了一圈。虽然前面是清一水儿低着头的脖颈,但从前到后,高低有序,活像一排排等差数列。

他笑了笑,新来的班主任排座位还挺科学。

C中是高一下学期分的文理科,陈楠所在的这个1班是C中高二理科班中的重点班。上学期的班主任老刘是个成绩至上的中年女老师,从她接手这个班就开始推行成绩选择座位这一做法。每次考试排名出来了,全班人齐刷刷站在走廊,按照成绩排名依次进教室选座位,活像一排排等在宫门前待选的秀女。

不过要是古时候待选秀女的质量如此参差寒碜,皇帝倒也挺苦命的。

班里人削尖了脑袋想考个好成绩,坐个好位置,以便于提高学习质量,再考个好成绩。陈楠却从来没有为这事儿苦恼过,毕竟他爱好的位置,从来没人屑于和他抢。

高远上完厕所回来就瞧见陈楠正坐在位置上,目光发空。

“干嘛呢”,高远走过去坐在他旁边,咧着嘴小声说,“不就是我没坐你旁边了,瞧你这离愁别绪的样子。”

陈楠摘下耳机:“少了你正好我清净清净。菜市场的鸭子都没你这么聒噪。”

“那真遂你愿了”,高远眼里带着不怀好意的促狭,“知道你新同桌是谁吗?开卷有惊喜。”

陈楠伸手拿起旁边桌上的书,翻开第一页,苍劲有力的字体赫然写着“陆晓”俩字。

嘿,“陆美人”成了他同桌。

别说他想清净清净了,这环境,吃斋念佛都没问题。

陆美人其实是个男的。

在陈楠不怎么记事的脑袋里,对这人印象还挺深。

倒不是因为对方逆天的成绩。这人也不爱换位置,每次他抬起头,时不时就能隔着一个人头扫到倒数第三排自己正前方那个白.皙修长的脖颈。

陆美人的肩线平整流畅,隔着单薄的白衬衣隐隐可见形状好看的蝴蝶骨。他当时看了半晌还想,这身架要长在女生身上,倒真是美在了骨子。

当然有这种想法的不止他一人。陆晓不仅长了一副好身架,还长了一副好皮囊,所以人送“美人”这一爱称。

不过既然皮相漂亮,那美人骨子里那些高冷、不爱说话的气质,肯定也是有的。

“怎么样?期待吗?”高远挤了挤眼。

“至少看着比你顺眼”,陈楠挤兑他,“人家多赏心悦目啊。”

“瞧你这以貌取人、见色忘友的刻薄样儿”,高远啧了两声,“就我这身姿,梦回唐朝,多少人抢着当男宠,我还得挨个挑呢。”

陈楠:“说好的少男心呢,矜持点。”

高远话题一转,提醒他:“看到短信了吧,等会儿你可悠着点,我瞧着今天新来那哥儿们今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脸可臭了。”

“行了,”陈楠笑了笑,“光脚的还怕穿鞋的?磨他一两周,他也就不管了。”

两人正说着话,陆“美人“就回来了。

高远朝陈楠抛了个毁天灭地的媚眼,撅着肥翘翘的大屁股回了自己座位。

“不好意思我的书。”陆晓坐下指了指陈楠手里还拿着的那本书,示意陈楠给他。

陈楠歉意地笑了笑,递给他。

陆晓接过书,嘴角也带着清浅的笑意,也没有怪罪的意思,拿出卷子,埋头做题。

陈楠此刻已经开始想念高远那张充满烟火气息的沟壑脸。

再美的脸,不解风情,半天闷不出个响,那通通都是狗屁。

他甚是无聊,倒头趴在桌上睡觉。

才趴下没一会儿,就有人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背。转身抬起头,陆晓面带善意:“老师来了。”

陈楠眉头微蹙,不过对方怎么也是对自己表达善意的人,他耐着x_ing子说:“以后老师来了不用叫我。”

陆晓目光望向讲台,语气淡淡:“班主任,新来的。”

陈楠半撑着身子随着他的视线也看了过去。讲台上一个清癯挺拔的背影正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字。

“管他新的旧的,不找事儿的,都是好的。”陈楠笑了笑,说完倒头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

陈楠这人,长得嚣张,做事说话也有些嚣张。每天在学校睡觉、翘课、打球,自在的不得了。

刚分班的时候,老刘把他叫去办公室批评教育。他态度倒还端正,无比诚恳地告诉老刘:“写检查还是请家长,您看着办吧。不过温馨提示您,我家长八百年都不见人影了。连我都联系不上。”

老刘是一名认真负责的人民教师。有恒心有毅力,每天下课守着办公室的座机给陈楠家长的电话拨号,乐此不彼、孜孜不倦,接通率大概为45%。

然而并没有任何卵用。接通的那些电话都是人家长女秘书接的,礼貌耐心、温柔甜美、不厌其烦地帮陈绍志一次次地拒绝了老刘请他到学校办公室喝喝茶的邀请。

老刘作为一名诲人不倦的祖国园丁,工作热情极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在她纵横教育界这么些年,见过不管孩子的家长,冷漠到连敷衍都没有的家庭,倒让她无从下手。

去找教导主任和校长,对方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和打太极般的回应,也让她有些知难而退。

陈楠每周一篇检讨都快写出花来了。她观察了一下,这破孩子除了上课睡觉,时常翘课,倒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成绩稳定,态度配合,她也就随他去了。其他科老师瞧班主任也跟着放任自流了,默认了他在课堂的这种状态。

打不得,骂没用,家长不管,没法记警告,没法劝退。

准确说,谁也没辙了。

乔憬的视线扫了一圈,就瞧见了教室角落那个旷课半天,一来学校就在自己课堂上公然睡觉的学生。

一早陈主任就给他打了招呼,明示暗示这孩子情况有些特殊,纪律不太好,放他去就行。当时他看了看上学期成绩表,还有些疑虑。本着职责所在,耐着x_ing子联系了一早上这孩子和他家长,却都没联系上,心里一直挂念着。此刻才有些领悟到陈主任的话。

领悟到的下一秒,乔憬就忘记陈主任的叮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