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之叔善侄霸 下 by:乌鸦慢飞【完结】

分类:耽美小说 时间:2019-01-18 作者|标签:乌鸦慢飞

纠结情人 辛格源篇

第20章:鞭子

年轻的女人很快褪去了自己的衣物,柔软滑腻的身体像条鱼似的钻到程若秋的怀中,利落的剥掉他的上衣。女人的力道

轻柔,涂的鲜艳的指甲划过他胸前的肌肤,引得他不住颤抖。女人笑吟吟的整个人贴了上去,嘴里娇嗔的说着,“先生

的肌肤保养的真好啊,我这样您会不会舒服?”说着小手就往他的跨下滑去。

程若秋呼呼的吐气,和男人不同,女人的身体轻盈覆盖在他身上却没有让他窒息的感觉。小腹因为她的碰触而紧绷起来

,眼皮因为药物而泛着潮红。他哆嗦着推了推怀中的美人,“别,走开!”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将扑入他怀中的人推离自己,哪知道对方相当难缠,像是海绵一样吸收掉了自己的力量,又软绵

绵的缠了上来,在他的胸前用灵巧的舌头轻轻一舔,一手顺势抓到他的男/根。

“呜!”滚烫的欲望被突然包裹,让他宛如一条刚入水的鱼,欢愉的哼叫声从喉咙里呜咽出来。听到自己的声音,程若

秋的意识开始回拢,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压在了身下。他全身一阵寒意,他不讨厌女人,可是害怕女人,也不可能接受

女人。

女人的声音欢愉起来,开始扒他的裤子,“您还真是可爱呢,这个样子我看了都想狠命侵犯。”

“走开!”程若秋的奋力呼喊在旁人听来更像是在调情,他用半迷离的眼神去瞪人,却更加激起别人的欲望。

女人比程若秋想象中的难以对付,她压根不理会他的反抗,反而以为是对方在玩的游戏。她的手从他裤子里退出,笑嘻

嘻的说道,“我知道了,原来你不喜欢温柔的,喜欢激烈点儿的。”

说着,她迅速的从程若秋的身上滑落下来,在宾馆的房间里开始寻找着东西。

程若秋见女人离开,奋力的翻转身体,爬向床头,翻找他那把刚刚被余洋藏起来的枪,而且还真的让他给找到了!冰冷

黑洞洞的枪让他的心顿时安稳了不少。他喘息着躺倒在床上,无力的握着枪,等着女人的出现。他并不是要杀女人或者

伤害她,只是想吓吓对方,一般女孩子都会害怕这个。

“先生,久等了!”女人半裸着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手里赫然多了条红色的细长皮鞭。

程若秋的冷汗直冒,这女人想做什么?眼看着女人一脸得意的靠近来,他陡然双手托枪,对准了前方的妙曼身躯,尽量

压低声音显出自己的气势,“别过来,赶快出去!”

前方的人儿停住了脚步,片刻后,女人的嬉笑转变为带着刺激性的清脆笑声。程若秋僵住,普通的女人不应该害怕吗?

下一刻,他的手突然遭到细长的物理狠狠的抽打,像是毒蜈蚣爬过他的手背,火辣辣的痛,手背连带着整个手掌都变的

麻木,手中的枪也颇为无奈的乖乖掉落到了宽大洁白的床上。

程若秋一脸的经验,嘴巴微张,望着手里挥着鞭子犀利的望着自己的女人。

“终于让我找到一个称心的猎物。”女人的声音甘甜却毒辣,“先生,我动手了噢!”

程若秋的双眼睁的老大,虽不明亮却彰显他的震惊,他太小看了这个女人了!

……

余洋在外面一直没有离开,他也不是有意要听里面的动静,只是觉得应该守在门旁,像是看家的大狗,耐心的等着里面

的人尽快办完“正事”。

过不了多久,他就听到了该有的声音。然而奇怪的是,本来以为会听到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娇喘呻吟的女声,没想到从里

面却频频传来细长的男人的哼叫声,夹杂着模糊不清的鞭打声。那细长的低吟声让人听起来雌雄难辨,但仔细分析还是

可以辨别出那是男人的呻吟。而且这声声呻吟夹带着一种凄惨的哀鸣,好像是被人狠狠蹂躏时所发出的声音。余洋脸上

泛红,不由得好奇压着女人的程若秋是从何发出这种宛如别人侵犯般的叫声。

可是怎么会有鞭打声?余洋皱起了眉毛,趴在门旁仔细听。鞭打的声音越发清晰,男生的呻吟变成了低低的呜咽……他

不由得想起去叫小姐时,那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主动凑上来的场景,姑娘的眼睛闪闪发光,像是在寻找着可口的猎物,耐

心狩猎的母狮……

想到程若秋手无缚鸡之力,粗喘发/情的样子,余洋突然觉得自己又干了件蠢事,他连忙从兜里打开钥匙打开了门。眼

前的场景让余洋两眼充血,今天一天给他的视觉冲击,让没经过人事的他都觉得太震撼了!

眼前半裸的女人除却漂亮更加显得妖艳,白皙纤细的手臂挥着红色小巧的皮鞭,带着一股征服的美。而床上几乎赤裸的

男人痛苦难耐的表情,因鞭打而战栗的躯体,则更让人心动。

余洋看的两眼冒火,一股怒气冲上脑门,他飞速的扑向欢快的持鞭的女人,大力的夺过红色皮鞭,狠狠的瞪着她,斥责

道,“你干什么?你为什么打他?”

被突然打断的女人也显示不高兴,原本兴奋的粉嫩脸蛋开始拉的老长,“你把他交给我了,又来做什么!只要能解决那

个,不就行了!”

说着她眯起圆圆的眼睛瞥向程若秋的小腹周围。那附近的已经被鞭子打的红痕交错,虽没有破皮,却显得触目惊心,与

白皙光洁的肌肤相得益彰。

余洋捏着女人柔和的肩膀,不由分说的把她往门外轰。哪知女人索性靠他怀里,缠住了他的腰,调戏般的对着余洋说道

,“看你的反应,你是雏儿吧?”

余洋的脸涨的通红,突然发现靠到自己怀里的姑娘居然是半裸的,香艳的上身是一览无余,顿时窘迫不已,捏着她的手

也稍稍放松。这时他从侧面的镜子里看到了床上躺着的被女人整的惨兮兮的程若秋,心里的怒气再次上涌,一鼓作气的

把她推到门外,然后砰地一声锁紧了门。

女人在外面砸起了门,余洋无动于衷,渐渐的外面的声响越发小了,等完全安静下来后,他又听到程若秋的喘息声。

他不安的走到程若秋的床前,低着头,满带着愧疚的说道,“对不起……”

哪知程若秋的身体被鞭打后反而更加亢奋,前面的分身直直的挺立,他双手抓着床单,两眼紧闭,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

余洋在他的身边。

余洋看他极为痛苦,额头乃至全身都渗出细细的汗滴,平坦小腹周遭上画着道道红痕,想着他受这个委屈自己也有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