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六月天 by:速川ほなみ【完结】

分类:耽美小说 时间:2019-01-18 作者|标签:速川ほなみ

第 一 章
才一站上去,田所驱就一阵胃寒。
以这个季节来说,算是个难得的好天气。连山顶也放晴了,视野一望无际,甚至附近山顶结
了冰的透明树,也一目了然。而细雪的质感,仿佛粉状的流水般松软地流泻下来。刚刚才整
理过的滑雪场,整个雪面被压的扎扎实实。
连当地的滑雪高手都不禁要欢呼的好滑雪天。
但是驱却全身僵硬。
不是因为天气太冷,而是放眼望去的悬崖实在太广阔了。
由于紧张,驱害怕得两脚直发抖。
但是呢……
虽然说是悬崖,最斜的角度也才二十几度,其他地方则平均大约十四、五度左右。如果这也
叫做悬崖,那真是辱没了真正的悬崖。
中级者的轻松练习场,大概差不多都是这样。
明明不会滑,还逞强要来,这是你自己活该,别怪别人。如果被人这么亏,驱可是一句话也
应不上来。
就是这么回事。
田所驱,二十五岁。
运动万能、帅哥一个。
从均匀的古铜色笑脸中露出的白牙,看起来真是又健康、又健美。
对这种陈腔滥调的赞美已习惯的他,是典型的命带桃花,也就是很有女人缘的男人。
但是呢,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其实啊……他根本不会滑雪!
秘密喔。
由于处于泡沫经济刚崩溃的时期,要找工作不是那么简单。反正教育学分也修了,就先当个
老师混口饭吃吧。他就这样什么也没多想就当了高中老师,今年已是第三个年头。
最爱吃喝玩乐,最爱女生.
这个美其名为老师的工作,实际上是被高中女学生包围,过着众星拱月的日子。另外,漫长
的暑假则用来运动锻炼身体,这种游戏人间的生活态度,当然不可能考上高考,结局自然就
是到处当实习讲师,过着高不成低不就的日子。
反正到三十岁以前,日子过得去就好,也不用太杞人忧天嘛!
反正当事人也不觉得这种不安定的实习讲师生活有什么不妥,相反地,似乎还蛮自得于这种
洒脱的生活模式。
但--是…
对于这么轻松自在的驱来说,眼前就有一个非常重大的烦恼。
那就是,他现在正在尝试的滑雪。
不会滑雪有什么关系嘛,日子还不是照过?而且驱住在名古屋,名古屋一年到头下不到二次
雪。
如果是因为生活上的需要,非要把滑雪学好也就算了。
但是
就是这么可恨,在搭汕。这个系统里。就是少不了滑雪这个条件啊!
"下次一起去滑雪啊……我教你。"
冬天的搭汕成败与否就靠这句话了。届时必然再理所当然地住一晚,这就是所谓的地PW全
套教学。
就凭这点,死也要把滑雪学好。为了专攻高中女学生,如果可以的话,雪上滑板也要一并搞
定。
拥有超凡运动神经的他。
啊……虽然如此,但是……怨叹啊怨叹。
冬季运动里不可缺少的--滑雪。只有这难搞的东西,他就是怎么攻都攻不下来。
我们的大帅哥驱的自尊心,怎能容忍自己不会滑雪呢?
所以,他毅然决然下定决心,偷偷参加滑雪特训,还不惜千里迢迢专程远征北海道 (以免碰
上熟人)。就是这么回事,所以,他现在孤单一个人,站在滑雪场上。
可是呢
坐着电动升降椅上到这里为止,目前尚可--但真的踏在滑雪场的顶点时,双腿就是不听使
唤的动弹不得。实在无法踏出这最初的第一步,就是鼓不起勇气来。
如果变成翘起屁股那种似站非站的难看姿势岂不逊毙了……或是跌成四脚朝天也好糗……
而且万一脱日了怎么办啊……脑袋瓜里尽是那些凄惨的画面,不行就是不行。
假设是那种美女教练也就算了,要那些比自己年轻又自以为是的小伙子来教他……免谈!
因有这种要不得的想法,所以他没有进学校去包但说真的,他实在不该逞强,应该先把基础
打好再说。
想着想着,驱觉得既然已经走到这步田地,无论如何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先滑下去再说一一无
论如,何。
总不能再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往下的升降椅回去吧。不行、不行!这种自糗不拉机的事太失
我大帅哥的风格了。
话虽如此,驱大少爷还是提不起勇气,裹足不前。
一直呆站在那儿,约十五分钟。
嗓……通的心跳声带给驱无限的压迫感。
藤村千聪非常不喜欢梅雨季节。
而今天从早开始,雨水就懒懒的把整个城市淋得湿答答。
他抱腿坐在体育馆内,百无聊赖地玩着拖鞋前端-并不时斜眼眺望窗外
在这种潮湿的雨季里,还把全校的学生召集到体育馆来,坐在地上开朝会?老师们的心理实
在很难理解。
在千聪渡过孩童时期的北海道,根本没有所谓的"梅雨季节"。
因为父亲工作上的关系,举家搬到名古屋来,今年算是第四年。
虽然现在己经高一了,还是无法习惯这个令人厌恶的梅雨。对于理组学生的他来说,虽然理
论上了解为什么会有梅雨季节,但身体就是无法像脑袋瓜一样去理解梅雨为什么会这样下个
不停。千聪一向是精力充沛而朝气蓬勃的,但到了梅雨季节时就是没有办法提起精神。
可能又加上今年开始一个人住,所以做什么事总是觉得不顺心。都已经六月了,还在犯五月
病吗?(译者注:在日本,一年的作息总是由四月开始。所以到了五月又因为春季的关系,使
人们觉得懒散而且烦闷。日本人称之为五月病。)
"小千,记事本。"
坐在千聪前面的浜田芯指尖黏着一小张照片贴纸,转过身来小声地对他说。因为她总是大胆
的不扣衬衫的第一个钮扣,所以,在她转过来的同时,可以很清楚看到她的胸部以及糖果色
的胸罩。
"小芯,看到罗。"
"很可爱吧?你看 "
说着说着,也没有人拜托她,她竟把裙子快速的翻起来让对方看一眼跟胸罩同系列的内裤。
"可爱是可爱啦……但是小姐,我是男人耶?"
虽然他这么说,但是其实对他来说,这早已是家常便饭。
事实上
藤村千聪现在所处的状态,只要是男的,没有人不羡慕他。万红丛中一点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