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克上主义 by:中原茉莉【完结】

分类:耽美小说 时间:2019-01-18 作者|标签:中原茉莉

“——喂,慎之介!”
台阶上的一个男人向下叫着。声音刚落,另一个男人就从楼梯下面直冲上来。
“拓朗!你够了没有,不要只叫你爸的名字好不好!”
……似乎这二人是父子的样子,叫作慎之介的一边是父亲,而叫作拓朗的是那男人的儿子。可是不管怎么看,两人都一

点也没有父子的感觉。模样并不怎么相似,看起来年纪也没有差别到像父子的程度。
儿子光永拓朗,十六岁,高二学生。如今的孩子发育都好,一种不屑感觉从他全身散发出来。身高182公分,体重68公

斤,毫无多余的赘肉,手脚修长。他的成长期还没有结束,可想而知还会继续长高。虽然仔细看看,那还不是大人的成

熟体型,但是一眼看去的话是根本看不出来的。
父亲光永慎之介三十五岁,某一流企业的职员。身高173公分,体重60公斤。啊。也就是所谓的中等个头中等身材啦。

如果说还有什么特出的部份,那就是一个男人一手养育儿子这点。
这里已经点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两人年纪的差距只有十九岁。换言之,那就是很年轻就生下孩子了。
不过两人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父子,虽然从模样到性格没有一点相似。
“给我下来!拓朗!你就不能跟我好好地说说话吗!”慎之介的怒吼声,而拓朗只是嫌麻烦地搔着头:“……你吼什么

吼啦。慎之介,叫这么大声血压都会升高。血管会破掉的哦,而且又会秃头。”
“——拓朗!”
现在真的是血管都要破掉的那种怒吼了,拓朗不情不愿地下了楼梯。
“过来——给我坐在那里。”
进了客厅,慎之介让拓朗坐在沙发上,然后自己在他对面坐下来。
“你现在正处在思春期,正是很复杂的时候,这点爸爸也了解。”
慎之介是很认真,可是拓朗方面则拼命忍耐着呵欠。这种台词已听过一百……一千……不,一百万回了。
“的确咱们家只有父亲一个把你养大,不能给你完全的家庭,我也觉得这真的很对不起你。”
“……不用啊,你干什么要觉得对不起我?”
放着不管的话,他又要进入“一贯模式”了,所以拓朗趁早吐他的槽。
“不,的确都是我不够努力的缘故——”
“所以跟你说啊,慎之介,”果然慎之介真的进入惯例了,拓朗赶紧打断他。
“说起来,你也是受害者吧?我之所以不得不被你一个男人养大,还不是因为我老妈翘家?就跟你说,你这个人就是好

过头了。老妈她不是擅自嫁给你,擅自生了我,擅自离家出走吗?所以你才不得不一个人辛辛苦苦养育我嘛。”
“你、你说什么话,拓朗!”
慎之介狼狈不堪,满脸通红,拓朗的台词深深地刺伤了他。
“你、你!你是我儿子吧!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抚养你不也是当然的吗!还、还有你妈妈,她也不是抱着恶意才离家出

走,绝对是有什么深层的理由才这么做的!”
什么深层的理由……拓朗叹着气。结果就是慎之介被她骗了。她以怀孕为手段逼他结婚,生下孩子就丢给他,然后自己

毫无负担地逃走了。
“结果也只有你被利用了而已。说不定,她是把跟你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孩丢给你啊?……我可不认为老妈的男人只有你

一个而已……”
原本是大红的慎之介的脸如今转成了墨绿色。好像红绿灯哦,拓朗不禁感叹起来。
“你……你在说什么恐怖的话……”
我说了那么恐怖的话吗?拓朗回顾着自己的发言……没什么啊,一点也不恐怖,不过是清晰过头地表达了自己的见解而

已。
“喂,我又没说你不是我爸吧?只不过是说有这个可能性罢了……做一次亲子鉴定比较好吧?——这样一来就水落石出

了。”
“开什么玩笑!你,是我的儿子!既然父亲我都这么确信,你还需要什么证据!”
没有办法,拓朗是是是地点头。
“……可是,还有个问题。为什么我跟慎之介一点都不像?”
“那是因为你跟你母亲一模一样,小孩也不会两边都像吧。”
虽然明白他说的是真心话,但拓朗还是吃惊得呆住了。自己和根本不记得一起生活过的母亲一模一样,却和一直在一起

生活的父亲完全不像,这算怎么回事啊……这让拓朗本人也不得不认真思考起来。
“说到我和妈妈一样的,还是差劲透了的性格吧……那玩意儿根本就不能相信么。”
“美沙她不是那种女人!虽、虽然她是很受男人欢迎。但绝对不是不检点的女人!”
在高中就怀孕的女人还能有多贞淑?……拓朗在心中吐槽道。
拓朗的母亲名叫美沙,是慎之介高中时代的同年级同学,根本没有到非卿不娶的地步。毕业前不久才表白(这是慎之介

吧),第一次约会就突入了最后程序(……看来多半是美沙引诱),之后就像俗套一样怀孕了。慎之介毫无疑问还是童

贞,而美沙那边怎么想也不觉得是处女。
在高中毕业的同时,慎之介和美沙慌忙办了手续,生了孩子后美沙迅速翘家,只留下“请不要来找我,孩子就拜托你了

”的一张条子,连孩子的名字都没取就逃跑了。简直就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拓朗这么想着。
“……嗯?对了,你刚才不是有话对我说的吗?”
已经受够了那种来回说的车轱辘话,拓朗催促他往下说。慎之介则好像刚想起的样子,矫正了自己的姿态。
“你也上高二了……这么说,明年就是高三。”
你是笨蛋啊……真想这样说,但拓朗在话冲口而出之前忍住了。
“你也差不多该决定自己的前途了。班主任老师为了这事特别和我联系过。”
“前途……不就是和现在一样吗?”
虽然他对父亲的态度是成问题了些,但拓朗是个很勤奋的学生。考上了这一带首屈一指的名私立学校,直到大学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