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解放区(男孩禁猎区番外篇) by:南原兼【完结】

分类:耽美小说 时间:2019-01-18 作者|标签:南原兼

我受够了……我要跟你分手!」
当金黄色的夕阳由窗外斜斜洒落,黑色床单顿时化身为一面橙黄的光海,彷若魔法一般……
「妈的,我一定要跟你切……这次我可是认真的!嗯…啊!」
因懊恼而皱起的眉头,一瞬间为另一种难耐的情绪而蹙紧。少年仰起头来,色泽亮丽的金褐色头发在耀眼的光中染成苹

果酱般的透明金色。
这里,是建在人烟罕至的深山中住宿制贵族男校——圣亚瑟学园山中分校的宿舍。
明明是美得令人叹息的秋日黄昏,但在这高中部宿舍的一室,却弥漫着剑拔弩张的气氛。
「你在笑什么!?我说我是认真的,你听不懂喔!」
虽然嘴里指责着对方,少年却彷佛受到伤害似地咬着下唇、红了眼眶。他是隶属于高中部一年级的浅香律(十五岁)。
然后,身旁那位被律骂得狗血淋头,却连眉毛也没动一下,嘴角甚至还浮现从容微笑的黑发美男子,则是律就读三年级

的堂兄浅香英(十七岁)。
「我不要了……我绝对不原谅你!」
他们两个月前才刚互诉爱意,成为一对恋人……照理说,应该离倦怠期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但是却已经俨然一副老夫

老妻的态势。经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或许该怪罪于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岁月太难抹灭吧?

「我讨厌你!臭英……我最……讨厌你了!」
律一面用手背抹着湿洒洒的双眼,一面怒骂道。英则在旁边轻轻地苦笑了一声。
「你用这副模样骂我,真是一点说服力也没有耶。」
「……啊!」
被支在腰间的一只手前后摇动着,律不禁倒抽了一口气,陷入沉默。
不过,他的沉默并维持不了多久。
英所谓的「现在这副模样」……就是上半身只披着一件前襟敞开的衬衫,下半身则一丝不挂……同时还跨坐在仰躺于床

的英的腹上。
此外……两人的身体正紧紧相系,律的内部被英充实地填满着,强劲的肌肉不断摩擦着内壁,促使律承受不住这份甜蜜

的折磨而颤动着腰肢。
「你说你讨厌谁啊?」
英毫无预警地坐起身来,展开反击。
「啊……!」
被改变体势后由上施压,一阵酥麻让律不由得朝后仰去。
「说说看……你……到底讨厌谁?」
「废话!当然是……讨厌……你……」
「太小声了,总不见。」
「啊……啊啊……嗯!」
两侧膝盖被握住、双腿被大大抵开之后,拧猛的热意瞬时毫不容情地朝深处挺入。律拚命甩着头,无助地呻吟着。
「你好诈,英……!你这样是犯规……」
「犯规?」
英说着停下律动中的腰部,一面享受吊律胃口的乐趣,一面低声笑着说:
「这可是……完全合法的。」
「听你胡说……这不是犯规是什么……!」
按捺不住地将体内的英紧紧一夹的律,满脸通红之余仍然坚持己见。
但是,英却摆着一副一开始就没把他的话当回事的嘴脸,伸指在他额上弹了一下。
「很可惜,在这里,我就是法律!」
英将看来冷漠的秀丽双唇贴近律红透的唇瓣,同时补了一句话:
「也就是说,我说黑就是黑,我说白就是白,没得商量!」
「哪有这样的……」
英虽然的确贵为圣亚瑟学园山中分校的学生会长……领导着全校一千名以上的学生……
(可是,也不必连做爱的时候都趾高气昂吧!)
律在心中发出不平的吶喊,然后抬起泪湿的双眼看向英。
毕竟是自己单恋了他这么多年,虽然这么想无疑是自找罪受,但是依然会禁不住怀疑:他跟自己在一起,或许只是基于

一份怜悯……
『要是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了!』
……要是能听到一句这种窝心的话,那该有多好。
(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当律在心里焦言地自问时——
「你还真是贪心哪!」
英竟奇迹般地适时回了一句。
「英……」
(这是心电感应吗?)
律不禁感到心头一震……
但是,英接下来的台词,却让所谓爱的奇迹顿时瓦解。
「你这个坏东西,把这里来得那么紧,好象想把我夹断一样。」
「笨…笨蛋……」
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说得出口……这是律的心境。
此外,英为了强调「这里」是哪里,还特地往贪婪的柔软内壁顶了几下……
律拚命吞回一个不当心就会流泄而出的喘息声,狠狠地瞪了英一眼。
「亏你还被形容为硬梆梆的学生会长,居然讲这种话,被人家听到了真会笑死!」
英被劈头骂了一顿,却只是眨了眨眼,一脸疑惑的模样贴近律的脸瞧。
「你、你干嘛!?」
「没有……只是觉得有点冤枉而已。」
「我冤枉你什么了……?」
「那还用问?」
彷佛为了挽回自己的名声,英用他坚硬的前端毫不容情地冲刺律的肉壁。
「嗯……啊……!」
「这样,你还嫌我不够『硬』吗?」
英秀丽的脸庞尽管说着玩笑话,表情却依然认真。
「怎么样?」
「咿……啊!」
(这……这个变态……)
究竟是发自内心、还是说笑而已,英的想法总是让律捉摸不定。
「要是你肯收回前言,其它胡说八道的话,我都可以装作没听见。」
「胡说八道……?」
「就是什么要跟我分手之类的话……」
「这……」
(谁拜托你假装没听见啦!?人家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的……)
你才应该跟我磕头谢罪……
律虽然想反击,无奈身体已经成为敌方的俘虏。
英用份量十足的傲人之物在律的脆弱部位一阵挺刺,律不自觉地做出迎合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