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禁猎区 by:南原兼【完结】

分类:耽美小说 时间:2019-01-18 作者|标签:南原兼

文案:
掳获无数少女心的花花大少柳生流一郎,职业是数学老师,却自诩为「爱的猎人」。路经之处芳草不生的爱之猎人,一

跨进他新的狩猎场──圣亚瑟园·山中分校,便「吃」掉了纯情的浅香纯,但接下来的发展出人意料,完全无法掌控…


【色胆包天大野狼与纯情BoyY的邂逅】

「你这个地方……是粉红色的,真可爱……」 从敞开的双膝之间,传来男子甜滋滋的低喃。
「啊……不行……」 沿着山峦间的公路旁,堂而皇之地座落着数栋宛如城堡般的宾馆。这里,就是其中一栋的某间房

内……
在诡谲的萤光粉红与萤光蓝的照明下,圣亚瑟学园山中分校高中部一年级的浅香纯横陈圆床,两手紧握全身仅存的制服

衬衫,企图躲避男子的视线。
「请你……不要看我……!」
「现在说这个……不嫌太迟了?」 男子略显讶异地说完,随即伸手剥开纯顽强以衬衫下摆护住重要部位的双手。
「不、不行啦……你不能做这种事……」纯害怕得直往后退的模样,似乎反而让身经百战的男子食指大动。
「什幺……叫做『这种事』?」他咧开精悍、造型完美的嘴唇微微一笑,让戒备的纯全身一震。
「你是说……这样子吗?」 长长的手指滑上纯的大腿内侧。
「呀……啊……」
就这幺一张床,纯逃到枕边便无处可退了。
「你何必这幺害怕呢……」 真叫我伤心哪!男子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眼底却带着乐在其中的笑。
「我又不会吃了你,只是……想好好疼你而已呀!」 他俊俏的脸庞泛起裹着糖衣的微笑,不容良机错失的十指,则朝

纯滑嫩的大腿根部探去。
「啊……」 在昏暗的灯光照耀下,纯隐藏在映成粉红色的衬衫下、同样被染成秀色可餐色泽的男性器官,就这样硬生

生被男子的目光染指了。
「怎幺看……它还是这幺可爱!」 男子用陶醉、嘶哑的嗓音轻轻赞叹,像是故意要让纯发窘似地,以嘴唇轻触器官的

前端。
「嗯……」 易感的纯,因为这一吻不禁弓起了腰。
「看起来真可口……」
听到男子的话,纯竟害怕起自己搞不好真会被他吃了。
然而,当温润的舌一舔过,纯顿时丧失了所有思考力。
「啊阿--」 一阵前所未有的快感袭来,纯忘记所有矜持,只顾发出声声喘息。
男子像是在品尝猎物似地,用舌头和双唇将纯柔软、可爱的器官轻含深吮地挑弄。
「啊……不行……不行啊,老师……!」
没错,这名男子正是纯就读学校的数学老师--只不过,要等三天后新学期开始才正式上任--柳生流一郎,自称「爱的猎

人」,今年二十五岁。

【1】 甜蜜十六岁

在绵延山际的平顺公路上,一辆金橙色ROADSTAR正潇洒奔驰着。
戴着无指黑色皮手套、优雅掌控同样包裹着黑色皮革的方向盘,这名半张脸覆盖在墨镜之下的男子叫做柳主流一郎。
尽管拥有人人惊艳、媲美明星的相貌,他的职业却是与花花世界丝毫沾不上边的高中教师。
与某将军麾下之著名剑客一族并没有血缘关系的他,虽然集聪明头脑、英俊外貌、无所不能的运动神经于一身,在性格

上却有着少许的偏差。
至于到底是差在哪里,从下面的故事就能一知分晓了……
想象着即将来临的猎艳生活,流一郎以俐落的手法换档,任飙去的风吹乱他透过阳光呈现焦糖色的浏海,轻快地踩下油

门。
这是一个暑假即将步向尾声的炎热午后。
他穿著设计师品牌的轻薄西装,外套下则搭配海蓝色的衬衫。由他规矩地系着领带看来,此行的目的显然并非度假。
他正在前往第二学期即将任教的新学校路上。
这所学校名为圣亚瑟学园山中分校,是一所国中部与高中部合并管理的学府。
「不过,没想到它真的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 流一郎忍不住叹了口气。
两侧山壁夹道的公路虽然也是柏油路面,眼见的建筑却寥寥无几。
流一郎之前任教的是一所位于港边繁华市区的名门女子学校,他万万没想到,这次居然被派到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的深

山里。
第一学期的结业典礼之后,他突然接到了调职的人事命令。听到「山上」两个字,他乐观地想说大不了位在山腰,不料

却是被大大摆了一道。
虽然不知学校的设施如何,但既然位在这种「万径人踪灭」的深山里,下班后想调剂调剂只怕是痴心妄想了。
要他每天长距离开车往返「凡间」找乐子,更是不如要了他的命。
「这下惨了……」 夜夜笙歌,享受刺激销魂的一夜情缘……看来,他势必得暂时告别这样的生活了。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就愈加沮丧。
不过,转念想想,他到这里来可不是教熊或是猴子念书的。
搞不好,整所学校放眼皆是貌美如花、冰清玉洁的大小姐呢!
一所全校住宿、与外界隔绝的女校,就好比一座无人涉足过的秘密花园,等待有心人去摘采。
流一郎一找回发奋图强的目标,就心情大好地哼起歌来了,却压根儿没想过自己突然被调职的原因。
「久美、真由美、芙纱子…小环…朋子、惠美、法子!要跟这些上一个学校的美少女们说再见,我真是心如刀割啊!」

流一郎自言自语道。
「由纪子、美千代、知佳、小熏……你们要乖乖地等着我啊!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回到你们身边的!」 要是没人阻止,

只怕他可以轻而易举列出一、两百个过路情人的芳名。说好听点,他是个贯彻世界大同理念的博爱主义者……换句话说

,也就是个胃口奇大无比的花花公子。
而且,这毛病还是从娘胎带出来,无药可医的……
在流一郎出生的那个早晨,他的外公曾经这幺说:「这个孩子,是个天生的爱的猎人啊……」
以占星学来说,火星和金星在地出生的时刻都恰巧进入人马宫--也就是射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