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宿舍楼 作者:星空sand【完结】

分类:高辣文 时间:2019-01-26 作者|标签:星空sand 高h 肉文 3P 校园
正文1V1,外卷 苏浪:欲望传奇3P

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被被迫入读裕青贵族学院一年之久,没想到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被一个变态男人给强暴了!
安辰表示很不淡定,可没想到那男人得寸进尺,竟然还要他做性奴,性奴你麻痹!!!
在强权面前低下头的安辰在学院的时间越长越觉得各方面都十分的违和,隐藏在这华丽的外表下的学院到底是怎样肮脏的一面。
揭开一切谜底的时候,安辰却只想时光倒流,宁死他也不愿意来这所变态学院!!!


卷一:初入学院

☆、01 神秘杂物室

  痛苦而压抑的呻吟声从那小小的杂物室里传出来,声音不大却也是清晰可闻,但奇怪的是每个经过杂物室的人非但没有好奇地去看一眼发生了什麽事,反而是一脸高深莫测的离开,原本谈笑著的人也是闭上嘴巴仓惶而紧张的离去,更有一些一副不以为然已经习惯了的表情,但无一例外的是,没有人敢在杂物室附近驻足,就算要谈论也是离得远远的,生怕打扰到了什麽似的。
  更有甚者拿出手机计时,与旁边的人谈笑,“不知道这次欧煜学长要多久才能尽兴。”
  “没有两个小时都不会结束的。”
  “唉,不知道是谁那麽幸运,这次被欧煜学长选中了,老实说我们长得也不错啊,为什麽机会就是轮不到我们头上?”
  “别说了,谁叫你腰不够细,屁股不够大,说话的声音不够娘呢!”
  “嘿嘿,难怪欧煜学长那麽喜欢林雨泽那个娘娘腔,原来是口味问题啊!”
  “你们再胡说什麽呢,小心被学生会的人听到,到时候抓你们去禁闭,在背後议论欧煜学长是禁忌,你们都不是新生了,难道就不知道学生会的厉害麽?”
  “啊啊啊,快走快走!”
  杂物室外彻底的安静下来,可杂物室内呻吟声一直没有停过。
  窗户被厚重的窗帘给遮挡住,没有一丝光亮透进来,房间里只开了一盏昏暗的壁灯,但也可以大致看清房间的摆设,说是杂物室,但看过里面装潢的都不会认为这是一间普通的杂物室,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基本的家具一应俱全,上等杉木做的桌子,一套奢华的沙发,镶嵌在墙里的衣柜,甚至还有一张大床放在最里面,说是一个狭小的套间都不以为过。
  改装这样一个小小的杂物室当然不是一时之喜,在裕青贵族学院就读的学生都知道这个杂物室是欧煜学长专用的,至於用途嘛,听里面不时传来嗯嗯啊啊啊的呻吟声就知道是有何用处,这样赤裸裸丝毫不在意别人看法就是欧煜学长的作风,深入每一个学员的心。
  欧煜学长更是裕青贵族学院的活招牌,有很多学员就是为了一睹他的风采或者幻想有幸被他看上而能春风一度抑或最好成为性伴侣为目标而就读这所高价学校,欧煜学长就是他们男神一般的存在。
  而此刻欧煜学长正在一个皮肤白皙的男孩身上爽快地驰聘,面无表情的脸上都露出些微爽快的神色,似乎有些不能把持自我。
  随著欧煜学长大幅度的抽动,连大床都因为摇晃而发出“吱呀”的声音,让人不由得担忧会不会因为动作太过剧烈而倒塌,不过这张床也不是第一次承受这样的压力,到现在都依然完好无损就证明了它的结实程度。
  “嗯……痛……好痛……”身下的男孩有气无力地呢喃著,湛蓝色的眼睛布满了痛楚的光芒,苍白无力的手紧紧地抓著身下的床单,他的力气在刚才的挣扎中已经完全用光了,就算此刻羞耻地被人掰开双腿,耻辱地被同性的粗大肉棒肆意地进出玩弄私处,他连反抗都已经做不到了。
  欧煜一直默不作声地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著这金发蓝眼的混血儿在努力挣扎无果後终於放弃的失神表情,宛如破碎的玩偶一般,毫无生气。
  可是他身体的这个紧密小洞却与他的表现完全相反,热乎乎的不说还主动收紧,像是要夹断他的肉棒一样,让得一波波的快感从身下传上大脑,很快的就有想要释放的感觉,他加快速度,表情瞬间凝固,身体一阵抖动,随即从男孩身上退了出来,用一早就准备好的毛巾擦拭干净身体,穿戴好衣物,头也不回地离去。
  由始至终,他都再未看过男孩一眼。
作家的话:
改文了……一般我该文都是什麽节奏亲们应该都知道了……求轻拍QAQ

☆、02 作死的节奏

  安辰不知道昏睡了多久,等他意识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睁著双眼茫然地望著这陌生的空间,只有头顶一盏昏黄的小灯照明,他眨巴著眼睛,直到私处传来的刺痛感才终於让他想起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我日你的仙人板板!
  安辰愤怒地用力一锤床垫,结果手却被弹了起来,啧啧,区区一个床垫竟然有这麽好的弹性,一看就知道是高价货,再细看周围的摆设,低调中透露著一丝的奢华,想必没一样是便宜的,难怪被称为贵族学院,果然是贵族才能来的学校!
  要是不小心碰坏了一个东西,说不定都是他赔不起的天价!
  因著这个认识,安辰觉得身下的床越躺越不舒服了,他可记得刚才那个变态男人压在他身上动作的时候床发出多麽大的声响,好像再多用力一点就会坍塌了一样,别等下他躺著躺著就塌掉了,被强暴了不说还要赔床垫,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麽?
  宛如惊弓之鸟一般想要从床上弹跳到低下,可还没等他弹起来,私处那仿佛被撕裂掉的疼痛感让得他倒吸了一口气,又重重地倒在床上,他喘了口气,想著自己现在赤身裸体的实在很是不舒服,万一有人闯进来了,见他这样再兽性大发怎麽办,他可再经不起被人再次折磨。
  他努力仰起头往四周搜寻,终於在那沙发处瞧见他被丢得乱七八糟的衣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缓缓地挪到边缘,然後再慢慢坐起身,没想到这样坐著更疼,他咬著牙干脆双腿快速落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站著反而比坐著要舒服一点。
  只不过走路的时候又牵扯到伤口,那种被撕裂後再勉强自己行走的痛楚让得安辰疼得呲牙咧嘴的,在心里不免又狠狠地骂了几句那个变态男人,甚至狠毒的诅咒他一辈子都只能和男人欢爱,一辈子都绝子绝孙!
  安辰发现骂人能转移注意力,好像私处也没有那麽疼了,他想著这里应该没有人在,就胆大地低声骂道,“死变态,有女人不操偏偏喜欢操男人,这个世界到底怎麽了,怎麽基佬那麽多,老子是来上学的不是来被基佬搞的,靠,今天出门的时候一定没有看黄历,真的是倒霉透顶了,啊啊啊啊,真是的,老子知道自己长得可爱,但老子还没有可爱到被男人看上的地步吧,可恶,那死变态长得高大英俊的,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癖好,女人不也有菊花,难道男人的就比女人的更紧?还是变态只能对男人勃起,啊哈哈,真是浪费了一副好皮囊,这样的变态就应该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靠,下次不要再让我遇到他,不然我见他一次打他一次!擦,一定要抓去人道毁灭,不行,这样太便宜他了,就把他的肉棒给砍掉,让他只能被男人操!他长得也不错,一定也有很多变态对他有兴趣的,SM也不错吧,啧啧,要被囚禁当性奴吗?他那麽强壮,就算被折磨三天三夜都不会有事吧,还真的是天生的贱货!”
  安辰一边嘴上骂骂咧咧的,一边动作迟钝得套上内裤,幸好今天穿著的是比较宽松的裤子,如果是紧身裤的话,一定摩擦得更加痛了。
  他也知道自己骂些这麽难听的话,配上他可爱的外貌,一定有很强烈的违和感,但他是身不由己啊,不这样转移注意力,他一定会痛死在这里的。
  好不容易终於穿上衣服了,安辰扶著沙发,大口大口地喘著气,果然没有转移注意力马上就不行了,疼得他实在是受不了了,可是还有鞋子没有穿上。
  安辰根本不敢坐下来,他怕会疼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算了,鞋子不要了,他明天光著脚去上课好了,反正这里又没人认识他,安辰赌气地用力一踢鞋子,刚好是往门口的方向踢去,只听“砰”的一声,不是撞在门上发出的声音,而是撞在肉体上的闷声。
  安辰条件反射地往门口看去,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就算光线再不明亮,他依然一下子就认出了站在门口的那个男人就是刚刚强暴完他的那死变态!
  惨了惨了,刚才他骂得这麽难听,不知道死变态听到了多少,惹怒了死变态,会不会又再次强暴他的!
  虽然刚才说什麽再见他一次就要将他人道毁灭什麽的,但他只是说说而已的啊,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这样做。
  感受到死变态望过来的冷冷的视线,安辰吓得瑟瑟发抖,他能感觉到这个变态男人并不是普通人,从他的身上他感受到了面对那些上位者才有的感觉,那些总是用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芸芸众生因为生活而忙碌而奋斗而努力的宛如蝼蚁一般的普通人,因为他们有钱有权有势,完全有这个资格和权力,他们有优越的生活,他们不用太过努力,也不会有吃了上顿就没有下顿的烦恼,世界是如此的不公平,幸好他已经习惯了。
  “你……”忍受不了那冷冽的视线,安辰勉强扯出一个笑脸,想说些好话的时候,站在门口处的变态突然扬手朝他扔了一个东西过来。
  该不会是炸弹吧!
  安辰的第一个反应是赶快跑开,但他一动马上牵扯到伤口,只得龇牙咧嘴地乖乖站在那里,甚至伸出手去将那东西抓住,谢天谢地,不是炸弹!
  那东西很小,是一个圆筒状的透明塑胶盒子,里面装的好像是药膏之类的玩意。
  “一天两次,可以消肿。”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同样十分的冷冽不带一丝情感,就像他只是机器人一样,没有半点的感情,能感觉他刚才的欢爱都只是为了做而做,太过机械了。
  安辰呆然了半响才总算明白这药膏是用来涂哪里的!他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死死地捏著那个药膏,想说声谢谢,可想想实在是太过奇怪了,哪有人被人强暴了还要对强奸犯说谢谢的,他又不是淫浪的贱骨头!
  “你的名字。”声音冷冽却又很好听。
  “啊……哦,安辰。”刚说出来他就後悔了,不过很快就又释然,就算他不说出来又怎麽样,相信这个变态一样有办法查出来的,他倒不如乖乖地说出来罢了。
  “安辰?”干嘛这个死变态念他的名字好像特别好好听的样子,“很好,你是第一次敢这麽骂我的人,我记住你了。”
  ……诶!等等!
  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强奸犯竟然说记住他了,安辰只觉得世界要崩塌了,强奸犯记住他的目的不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再强奸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