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鼓掌 作者:十八Q_Q【完结】

分类:高辣文 时间:2019-01-26 作者|标签:十八Q_Q 高h 肉文

  肉文,一章一肉,请适度食用
  ①娱乐会所啪啪啪
  女职员A:“哎,你们听说了吗?咱们公司现在正在谈的项目可能会跟迅科合作,那可是个5亿的项目啊!”
  女职员B:“对于迅科来说,5亿也不算什么吧?”
  女职员C:“这倒是,我听说迅科的老总王重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排36,身价250多亿美元啊。”
  女职员B:“是啊,而且我还听说这个王重狄长得特别帅,还不近女色,至今没有女朋友,关键是他才30岁,又帅又年轻又多金。”
  女职员A:“他不会是个gay吧!”
  女职员C:“不像,如果是个gay,也应该有点绯闻吧,他真的是一点绯闻都没有。”
  女职员B:“又帅又有钱还不花心,妈呀,他要是能看上我,做梦都能笑醒。”
  女职员A:“我看你真的是在做梦,照你们这么说,我看他多半是工作狂,眼里除了工作就是工作。”
  女职员c:“他要是像我们夏总这么花心就好了,这样起码还有点概率能约上,像他们这样长的又帅又有钱的男人,就算是只做一段时间的男朋友也值了啊。”
  女职员B:“夏总你就别想了,他虽然花心,但是他应该喜欢男的,花也花不到你头上。”
  女职员A:“夏总是gay?我怎么不知道!”
  女职员B:“我在地下停车场碰到了2次夏总在车上跟不同的男人亲热。”
  女职员C:“啊!那娱乐报上他和那些女明星的绯闻都是假的?”
  女职员B:“那就不知道了,夏总绯闻那么多,谁知道是真是假,说不定他是个双性恋,男女通吃呢!”
  女职员A:“咱们还是别做梦了,上班时间到了。”
  女职员B:“唉,不想上班,想被包养。”
  女职员C:“别做梦了。”
  王重狄从不喜欢来这种娱乐会所,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把商业谈判安排在这样的地方,不过为了工作他只能忍耐,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项目和谈,和谈完成以后,对方顺理成章的叫了一群小姐庆祝合作成功,其中不乏几位娱乐明星,王重狄虽然内心很反感,但是表面功夫做的足,略有歉意的表示还有其他重要的事需要处理,就先告辞了。
  手下一帮人一看老大都要走了,虽然这样好玩的机会难得,但是也只能不情愿跟着走了,王重狄一看他们愁眉苦脸的样子就挥手示意他们可以留下来继续嗨,一帮人马上又欢呼的扑进了女人堆。
  王重狄的司机一直在包间门外侯着,王重狄一出来,就把包给他“你先下去,我马上下来”
  司机接过包就下去了。
  说实话这种地方王重狄是一分钟都不愿意待下去,奈何谈判的时候为和事宜,喝了一点酒,现在只能先去洗手间,王重狄从洗手间出来,正对着镜子洗手,透过镜子就见一人摇摇晃晃的进来,一身花色休闲西装恰当好处修剪出匀称的身材,可能是喝了很多酒脸上有些酡红显得本来帅气的五官有几分可爱,王重狄有那么一瞬间心被刺了一下,王重狄随即一愣,在这种场合随便遇到一个人就有感觉,实在是太反常了。
  王重狄摇摇头,心想是不是刚才酒喝多了,调整到冷水拍拍脸,想清醒一下,耽误了一会,正准备离开,夏切就从厕所里出来一把揽住他的肩膀笑着说:“小样,这么着急呀,都找到厕所来了”
  王重狄转过身就看见刚才那个有一丝心动的男人,正带着笑意的看着自己,这么仔细一看,不得了,五官无可挑剔,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完完全全符合自己的审美,而且越看越好看,不自觉的心跳加速,王重狄都能听见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以前王重狄觉得自己性冷淡,无论男女基本没什么感觉,数一数二的美人放在他的面前,他也觉得就那样,有需求也就自己动手随便撸一撸就算了。今天他第一次有想和人上床的冲动,而且还越来越强烈。
  “你喝醉了,你家在哪儿,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当然理性不允许他做出随便的决定,特别是在这种地方,面前的这个男人说不定还是男公关,但是心里的感觉让他狠不下心把他就这么推开不管,所以才想让司机送他回家。
  “回什么家啊,今天咱们就住这儿,你看我房间都开好了”,说着就掏出一张房卡,塞到王重狄的手里,然后抱着王重狄的肩膀,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豪华情侣套房,你不想试试吗?”
  王重狄内心马上就蹦出一个声音:想,想,想,想。
  关键是夏切靠得很近,王重狄觉得他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他很喜欢,夏切的手还不老实,到处乱摸,王重狄感觉自己脑子一下炸了。满脑子都是操他!
  面对这么荒唐的想法,王重狄只能暂时压制,磕磕绊绊的带他去房间:“你醉了,我送你去休息”
  夏切醉意满满的说:“我不想休息,我想和你上|床”
  果然是出来卖的,还这么不检点,行事作风如此淫浪,他肯定是把自己当成他的顾客了,可是他真的好对自己的胃口:“你认错人了”
  夏切醉的看不清楚人,但是他觉得面前这个人面熟得很,肯定是自己的炮友。
  “我没认错,就是你,我想和你上|床”,说着就开始上下其手,做势要吻王重狄。
  王重狄翻身把夏切压在走廊的墙上盯着他的眼睛,仿佛盯出个洞来:“你再说一遍!?”
  “就是你,我想和你上|床”,说着就吻上王重狄的唇,手还伸进了王重狄的衣服里。
  王重狄彻底炸了,什么教养礼数,都TM滚蛋,老子今天就是要操他。
  然后怎么进的房间,怎么脱的衣服,王重狄都记不清楚了,他只记得,他想和面前这个人上床,想进入他的身体,想看他被|草的样子。
  可是夏切不乐意了,他虽然醉了,但是他仍然感觉出这个人吻技太差,根本就不能说是吻,简直就是啃,作为情场老手,免不得要传授一番经验。
  夏切骑在王重狄的身上,“你这个人是不是第一次啊?吻技这么差!”
  王重狄心想,我还没嫌弃你,你倒先嫌弃我了:“那你教教我?”
  “看着啊,哥哥教你,首先把嘴张开,然后跟着哥哥的动作来”。
  王重狄依言把嘴张开,任由夏切的舌头在他的嘴里翻来覆去,进进出出,纠缠的着他的舌头。
  一曲吻罢,王重狄感觉不错,有些戏谑的看着夏切问到:“还有吗?”
  夏切忍不住开始卖弄:“首先要把前|戏做好,不然等一下你会很疼的”。
  说着,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瓶润滑剂,把它挤到手指上,继续说:“这个牌子的润滑剂,我很喜欢,润滑效果很好。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等会塞第一根手指帮你扩|张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疼,不过很快就会过去,以我这个尺寸三根手指就差不多了。然后包你爽得找不到北”。
  王重狄看了一眼他半硬小鸟,再对比了自己的,自己的会粗一点,三根手指应该也差不多。
  操作步骤了解得七七八八,王重狄也不跟他废话,翻身把夏切压在身下,就着夏切交给他的经验霸道的吻着他,让他再没有说话的机会,抢过润滑剂,涂抹在手指上,摸上了那个神秘地带,进去第一个指节还很顺利,到第二个指节就有点阻力了。
  而且夏切也发现不对劲,有凉凉的异物在进去自己的身体,夏切想推开王重狄,奈何喝了酒手上没劲,再加上王重狄平时除了工作就是锻炼,一个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主儿,一身腱子肉,根本推不动。
  夏切看推不动王重狄,就想去咬他的舌头,谁知王重狄抢先一步,左手狠狠地捏着他的脸颊,让他的嘴根本使不上劲,只能任由他的舌头钻进自己的口腔,夏切越想用舌头去抵他,他反而越得寸进尺,纠缠着不肯松口,嘴上不松口就算了,下面也完全不怠慢,第一根手指已经完成进去了,抽|插起来很顺畅,这种手指被包裹的感觉很好,内壁湿热而柔软,手指抽出的时候还有种被吸附的感觉,进去第二根手指的时候,夏切不由得呜咽了一声,王重狄收回左手,拿起润滑剂,倒在了穴|口上,使得手指更方便进去,夏切没了控制想挣扎着起来:“我警告你,立刻停下我还能饶你狗命”。
  王重狄马上又把他按了回去,王重狄看着夏切,觉得他生气的样子特别可爱,俯身在夏切的耳边说道:“刚才是你自己说的,想和我上|床,我们这算达成共识”。
  说完就顺势舔起了夏切的耳朵,沿着夏切的耳廓一寸一寸的含在嘴里舔弄,夏切的耳朵红红的,看起来像糖一样诱人。
  夏切蒙了,刚才王重狄在他耳边说的话,像一股电流钻进他的心里,耳朵被他含在嘴里,更是又痒又麻,夏切脑子瞬间当机,可能是因为醉酒,他觉得这种感觉很舒服。
  王重狄见他不到抗拒,心里了然,舔完左耳舔右耳,手上动作没停,三根手指抽|插起来,发出渍渍渍的水声,突然顶到一个凸点,夏切忍不住呻|吟出了口:“啊啊!~”
  王重狄很喜欢这个呻|吟,就又往哪个凸点顶了一下,夏切觉得那个点就像个开关,只要被顶弄,快感就像潮水一样冲向他的大脑,让他忍不住想叫,但是羞耻感马上随之而来,他只能用牙齿压住下唇,防止自己呻|吟出声。
  这样一副画面落在王重狄眼里,就像一团火,把他仅有的理智给烧没了,剩下的只有兽|欲,只有最原始的冲动,王重狄把剩下的润滑|剂全部浇在夏切的穴|口上和自己的丁|丁上,一个挺|身,整|根没入。
  “啊~”
  夏切忍不住抓扯着身下的床单
  “疼~”
  王重狄也不敢动,太紧了,他的肉|棒甚至可以感觉到夏切体内血肉跳动的感觉,肉壁紧紧的把他的肉|棒包裹住,穴|口也夹的紧紧的,仿佛王重狄的肉|棒深深的夯在了夏切的身体里了。
  “快拔出去,好疼”,夏切闭着眼皱着眉痛苦的说到,心想我纵横情场这么多年,今天居然栽了,等老子恢复了,非要拔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让你不得好死。
  王重狄轻轻的吻着夏切:“你放松一点,太紧了”。
  说着就伸出舌头,去勾夏切的舌头,让他分散注意力,原本扯着床单的手,也被王重狄十指相扣的压在头顶,随着夏切慢慢的放松,王重狄也可以慢慢的动起来,但是他没有听夏切的请求,就这样拔出来,而且慢慢的拔出来一点,又慢慢的插|回去,夏切被磨得受不了。
  就这样十多个来回,竟然渐渐的可以顺畅的抽送起来,夏切也从原来单纯的疼慢慢感觉到麻酥感和肿胀感,然后又被突然的顶弄到那个点。
  “啊~”夏切猝不及防的呻|吟出来,“你别~”
  王重狄偏要顶
  “哼哈~顶~啊~”夏切被顶得说话都带着颤儿。
  王重狄一下一下的,重重的顶向那个点。
  “啊~别~顶那儿~”
  王重狄一边顶着,一边凑在他的耳边:“你说顶哪儿?”
  夏切被快感刺激得一句利索话都说不清
  “嗯啊~”
  “顶~那个点~啊~”
  王重狄舔了一下夏切的耳朵:“好”
  然后就着顶入的姿势,把夏切翻了个身,让他面向床头,手趴在墙壁上,双腿跪着,自己择从后面双手扶着夏切的腰线,好让自己更容易抽|插,进去到更深得位置。
  这样的体|位,方便王重狄以更快的速度和频率进行抽|送,王重狄每次插|入和抽出都会摩擦到那个点,偏偏王重狄速度又快,之前像潮水般一波一波的快感,现在却像开了闸的洪水,源源不断的冲击着夏切,夏切的丁|丁不知道什么时候挺立了起来,红彤彤的硬得吓人,随着王重狄的挺|动前后摇摆,上面还挂着一丝透明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