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的捉妖指南 作者:勺吃火龙果【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16 作者|标签:勺吃火龙果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强强 仙侠修真

文案:

沈泊如是个快要进棺材的神仙,他趁自己还有口气,向天界申请了个死前长假,来到人间散心。

没成想这一溜达,就遇到了他的前夫。

前夫:“来啊,快活啊~ ”

沈泊如:死什么死,我不死了,要快活。我还能再活五百年!

病中垂死惊坐起,笑问客从何处来。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泊如、江移舟 ┃ 配角:苏谢,沈询 ┃ 其它:年下攻、非升级流修仙文

第1章 泾川刀(1)

  二月初,邺城。

  残月映照着寂静的街道,满地流霜。两旁的店铺都紧紧关着门,风将檐下红灯笼吹得左右摇晃,灯光忽明忽灭,一如扑扇双翼的蝶。

  年迈的更夫敲着手中的旧铜锣,缓步走了过来。他一边走,一边扯着嗓高声吆喝:“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话音刚落,他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更夫回过头去,只见一名容貌清秀的少女向他跑来。少女神情慌张,发髻都跑得散了,素白的衣裳下摆更是沾上了不少泥土。

  她的双手死死抱着一个朽坏的木头盒子。盒子上面沾满了泥土,脏兮兮的,像是才从地里挖出来。

  更夫认得少女是江家医馆的小姐,好奇地问了句:“江小姐,这大半夜的,急匆匆地这是要往哪去?”

  江小姐似乎没有看到更夫,径直从他身边跑了过去。

  更夫奇怪道:“大半夜的,江小姐跑出来做什么?”他用衣袖蹭蹭锣上的土,敲了下,喊着口号向夜色深处走去。

  而另一边,江小姐跑到自己家门口。她喘着粗气,慌张地望了望周围,确定没人之后,才抬起手去敲门。

  她敲门敲得很急,也很大声。

  为她开门的是一名十余岁的男孩子。男孩显然还没有睡醒,他立在门边,揉揉惺忪睡眼,嘀咕道:“阿姐,这么晚了,你去哪啦?”

  江小姐忙将她推进院中,转身把大门牢牢锁上,轻声呵斥道:“小弟,快回你自己的屋里去!等下听到什么动静也不能出来。今晚我出门的事情也不要对任何人说!”

  男孩子还困着,他也没多想,应了一声,便回屋去了。

  江小姐则去了她自己的房间。她的房间里并没有点灯,只有几缕凉凉月光穿过门窗。

  她坐在了铜镜前,将怀里的木盒子轻轻放在妆镜台上。

  木盒子上面,贴着有两张交叉的黄纸,纸上用朱砂写着复杂的咒文。

  江小姐的微微发抖的双手抚上木盒盖子。她好像在害怕着什么,极力让自己的神情平静。可她眼底的惊慌与紧绷的身体,无一不透露着她的紧张。

  江小姐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撕下贴在木盒子上的两道黄符,掀开了盖子。

  盒子里是一把断成两截翠玉长刀。

  她擦去额上细汗,右手缓缓握住刀柄,左手则握住了刀刃,将它们轻轻合在一起。

  翠色的刀身,渐变成瑰丽的胭脂色。

  此时,天边云将弯月遮住,房间里一片漆黑。唯一的光,就是江小姐手里的刀发出来的。

  它发出了红色的光,妖冶得宛若业火红莲。

  江小姐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把长刀扔了出去。

  长刀“哐当”一声掉在地上,重新断成两段。

  江小姐如梦初醒,弯下腰要捡起长刀,打算将它们拼好。可就在她指尖触到冰凉刀身的时候,她觉得似乎有人在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你有什么愿望......”

  是一个男子的嗓音,他声线清润得像是珍珠落在玉盘。

  江小姐身子发抖,她一动也不敢动,怯怯道:“谁?”

  “是你放我出来的啊...你没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吗?”

  江小姐像触电般移开放在刀上的手,但她十指忽而攥紧,急切道:“我有,我有想要实现的愿望!”

  待到第二天清晨,人们在邺城的护城河外发现了那位老更夫的尸体。老更夫面容安详,脸上没有半点痛苦。

  仵作查看后得出结论,老更夫是自然身亡,死后才跌进了河水里。

  虽说如此,但老更夫的死还是充满了疑点。比如他为何要在半夜前往护城河,还有他的脖颈上为何会有一道浅痕?

  浅痕的颜色,红得像胭脂一般。

  ***

  二月,长安。

  初春时节,薄薄的雪花覆满琉璃瓦,街道两侧的屋顶上,皆是银白之色。

  闹市之中,有一条幽深的小巷。

  巷子深处,有一处安静的院落。

  院门边挂了块桃木牌子,牌子仅有巴掌大小。但上面有很多古旧的裂痕,一看就知道是个老物件。

  它上面刻有“云华斋”三个字。

  云华是茶的别称,而云华斋,正是一间茶馆。

  周围的居民都不清楚云华斋是何时建成的,他们只知道老板姓沈,字泊如,是个奇怪的年轻人。

  为什么说奇怪?别人开茶馆都是为了挣钱养家。而云华斋,偏偏子夜开门,日出打烊。专门选在宵禁没人的时候开张,天底下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周围的人都说:“这个沈老板,不是脑子进水,就是卖茶给鬼喝。”

  他们说对了,云华斋的确不做人的生意。它是间很特殊的茶馆。

  太古封神之后,上皇太一立下规矩,仙妖不可干涉凡间事。而浮生之中,依然有非人之物化为人身隐匿于世。于是,天界会委派仙神下界解决这些妖鬼异事。

  但沈泊如自上任以来,业绩年年垫底。同行笑称他为“j-i肋神君”,暗指他是个整日不务正业的闲神。

  沈泊如却是不在乎这些,一个人开了云华斋这间茶馆。若是遇到了四处游荡的妖灵,便会让这些妖灵进门喝口茶歇歇脚。

  一来二去,这位沈老板倒是在妖灵圈子里有了好名声,很多遇到麻烦的小妖小仙,都会悄悄上门来寻求帮助。

  傍晚飞雪时分,云华斋迎来了今天第一位客人。

  客人是一只报春燕。她翩翩落在院门前,化为一名五六岁的白衣女孩。她三步两步跳到台阶上,用力拍拍门:“我是邺城来的,有急事找神君。”

  写有“云华斋”的牌子光芒一转,院门霍然而开。

  报春燕走进了院中。

  院中种着一片翠竹,竹林深处有间木屋。屋门旁挂了一副楹联:“夜扫寒英煮绿尘,松风入鼎更清新。”

  屋门大开着,透过朦朦飞雪,可见屋中玄色的案几上,正煮着一壶茶。一缕缕茗烟自壶中升起,轻盈如梦,消散于空。

  一名青年支着腿坐在案几的左边。他一袭月白的冬衫,眉眼中若含有笑意,温润得如同一幅写意山水画。

  青年的对面,还卧着只橘色老猫。老猫身子圆滚滚的,甚为富态,连脖子都找不到了,远远看去如同一个橘色毛球。它歪头看了看燕子,一甩尾巴,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报春燕才要进屋,忽觉脚边微沉,低头一看,却是只小凳子精。它顶着一杯杏色的茶水,稍稍抬着头,看样子是想让客人喝上一杯。

  报春燕弯下腰拿起茶水,摸了摸小凳子精的头,轻声道:“谢谢你啦。”

  小凳子精抬起前腿,轻轻蹭蹭客人的掌心,愉悦地转了个圈,撒着欢跑远了。

  雪还在下。

  青年饮尽杯中茶,将紫陶杯放至案几,看向客人:“我就是沈泊如,这没有外人,邺城出了什么事情?”

  报春燕立在门外,任点点白雪满头,急道:“神君,我是监察邺城妖鬼动向的小仙。如今邺城有疫鬼作乱,城中好多人都染上了瘟疫。”

  “疫鬼?”橘猫舔舔爪子,口吐人言:“疫鬼乃怨气所化,喜欢隐藏在江水井水之中作乱,传播疫病的速度极快,且事发前毫无预兆。”

  “按照常理来说,疫鬼这种东西,只会出现在怨气深重或发生灾害的地方。而邺城百姓安居乐业,近年也没有大灾害发生,并不符合疫鬼出现的条件。”

  沈泊如摇摇头,沉吟片刻:“阿肥,还有两种情况是会出现疫鬼的。第一种是邺城里面有什么东西吸引了疫鬼。而第二种...是有人在驱使疫鬼。”

  被唤做“阿肥”的橘猫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嘀咕一句:“驱使疫鬼,闲的没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如果真有人在这样做,那驱使疫鬼的人,肯定是想从中获利。”沈泊如顿了顿,又看向报春燕:“请问邺城可出现了什么奇怪的人?”

  报春燕低头思考,半晌之后,她似想到什么,忽然道:“有个开医馆的江小姐,能治好城中感染瘟疫的病患。但江小姐之前一直是个医术不精的人。”

  她定了定神,又低下头:“我一个人解决不了这些事,这次来是找神君帮忙的。”说着,她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根翎羽,惴惴不安道:“我听人类说,上门求助需要带着礼物。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这跟翎羽还漂亮些,给神君当做这次的报酬吧。”

  沈泊如笑笑,他接了小姑娘的翎羽:“你的报酬我收下了。现在就走吧,阿肥留下来看家。”

  阿肥抬起一张大饼脸,问道:“你这半死不活的身子,撑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