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太粘人怎么办 作者:喵师傅【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5-16 作者|标签:喵师傅 破镜重圆

  文案:

  在江易轲的舍身保护下,晋昊霖从车祸中死里逃生

  失去爱人后度过悲痛一生后因心脏病去世的他

  居然意外的重生回了车祸前

  可就在晋昊霖准备重新开始的时候

  却发现这一切都有着时间计算。

  面对爱人一次次的死亡,晋昊霖不断的选择重生

  为的只是那短暂的相处时光。

  短篇,短篇,短篇,←←← 请注意

  江易轲问:“男朋友越来越粘人了该怎么办?”

  晋昊霖认真道:“那就比他更粘人,腻死他!”

  在其他人你在开玩笑吗的搞笑眼神中

  江易轲恍然的点了点头:有点道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易轲,晋昊霖 ┃ 配角:卫霄青,舟戈,何泽凯 ┃ 其它:

第一章

  江易轲推开门走进屋子,将外套随手搭在了门口的衣架上,走到沙发前坐下,修长的手抬起摘下眼镜,甚是疲惫的揉了揉眉间。

  今天他做了五台手术,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怎么休息过,连喝水的次数都能数的过来。

  原先和他一起共事的主治医生因为结婚休假,所以现在的工作量对他来说多了不止一点。

  摘下金丝眼镜后的江易轲整个脸的线条都感觉柔和了不少,如果说戴上眼镜的江易轲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漠气息,摘下眼镜后他的冷漠气息敛去,多的是清秀好看的少年模样。

  随手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在黑暗的房间里刺眼的很,江易轲费力的起身拿起手机。

  “亲爱的,我今晚有应酬,你自己睡吧,注意盖被子,不要着凉了,我会担心的。爱你”

  江易轲面无表情的放下手机,凌晨三点半,应酬?

  他随手挠了挠头发,却有股凌乱的美感,迈着修长的双腿走进浴室。

  想着最近半年来的种种,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不该相信他的,什么从此以后收心好好跟自己在一起,再也不乱玩了。

  都是屁话

  在陪着卫霄青去那场派对的时候就是个错误。

  看到被所有人包围着的那个耀眼的人的时候就是个错误。

  对他的搭讪没有拒绝就是个错误。

  接受他的甜言蜜语在一起也是个错误。

  “你真傻”低沉清冽的声音响起。

  就算是对自己千万次的劝告过,但最后还是忍不住被他吸引。

  像这半年来度过的数不清的夜晚般,江易轲自己一个人在冰冷又孤寂的房间沉沉睡去。

  另一边的晋昊霖对着对方老板点点头说了声“希望以后能跟贵公司继续合作”,修长的手指单手捧过酒杯,手腕处隐隐露出低调却又明知价格不菲的手表。他潇洒的一口喝完,眉毛挑挑,示意对方。

  对方大腹便便的中年老板瞄了一下自己身边身材火辣的秘书,对着晋昊霖连连点头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爽朗笑了笑后,也接过了晋昊霖递过来的酒杯。

  酒过半巡,中年老板有些醉了,仪态也开始不雅了起来,对着自己身边的秘书动手动脚。

  晋昊霖对他们内部的龌龊一点没兴趣,撇过眼悄悄的看了眼手机屏幕。

  唉,可能又是累的没看手机吧,还没回自己消息。

  晋昊霖想到自己家傲娇的医生,心里虽说着无奈,但眼角全是布满了柔情。

  对面的老板这会儿看到晋昊霖一行人还在谈论着合作的问题,便大手一挥道:“年轻人趁着身体硬朗,多享受享受嘛,不要那么拘束…… 哈哈哈”

  晋昊霖眼眸一沉,声音低沉但不用抗拒:“今天的讨论就到这儿吧,感谢黄老板抽出时间,下次再见。”说完也不管和秘书打得火热的中年老板什么反应,领着自己的助手便走了出去。

  黄老板呆愣了一下,想叫住晋昊霖却又迟疑,毕竟对方可是晋氏的独子,近两年来公司也做的有声有色,该有的面子还是不能不给的。自己的公司还指望着对方多提拔呢,可不能仗着年龄给人脸色看……

  想到这儿他连连谄媚的说了声“好,下次再见,慢走啊,”继续拿起酒杯冲着秘书灌了灌,猥琐的笑着。

  助理李想帮晋昊霖拿着外套从后面紧赶慢赶的跑着,晋昊霖大长腿一迈,一般人还真的是赶不上。

  也只有跟江易轲一起走的时候,会放慢脚步,迁就着对方。

  晋昊霖走到自己的车旁,接过李想递过来的外套,坐上车后说了声:“今晚好好休息,我们公司最近不太平,有很多事情要忙”见李想连连点头,罕见的说了声:“辛苦了”

  李想憨憨一笑道:“不辛苦,跟着晋哥做事,我们都打心里愿意的!”

  谁不知道晋氏的公子,晋昊霖,大学在纽约留学,不仅学历高的吓人,从为人谈吐修养上来讲,也不是那些一般沉迷于纸醉金迷的富二代能够随便相提并论的。

  更何况,就算是个酒囊饭袋,光靠晋氏也是能扶持成个人才的。

  李想看着黑色的悍马开出车库,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到晋昊霖刚回国的时候。

  那时候的晋昊霖从纽约刚回来,沉醉于一群狐朋狗友们的花天酒地中,整天开着顶级的各色跑车,载着一堆娱乐圈的模特和女星们开派对。

  可自从和江医生在一起后,他都怀疑有人把晋昊霖直接换了个人,安分的有些出人意料了。

  晋昊霖的所有朋友们都在想这次晋少能维持多久的新鲜,他们还压着宝,最短的一个星期,最长的不超过半年。

  那时候就连从晋氏被派过来帮助晋昊霖事业的李想都认为他们走不远。

  可谁曾想,这都快三年了。

  他们公司都要准备上市了,江医生还待在晋少身边,晋少也从来没有再踏入过以前的圈子一步。

  李想算是安心,这晋少是终于打算收心了。

  晋昊霖将车开进车库,轻手轻脚的走进卧室,刚打开门,一股冷风突兀的吹了过来。

  晋昊霖眉头一皱,走到床边,果然发现江易轲又踹被子了,他赶紧拿遥控将空调的温度提到合适的温度,将江易轲稳稳的包在了被子里后,才安心的轻轻摸了摸江易轲的头发。

  “这些天辛苦你了。”晋昊霖低声说着吻了吻江易轲的眼睛。

  就是这双眼,盯着自己看的时候,自己都恨不得把整个世界打包送给他。

  “再过几个月,再过几个月我们就又会回到以前”晋昊霖心里想着,又轻手轻脚的关上门,走进了书房。

  橘黄的灯光照在他的侧脸,轮廓分明。

  他的眉头紧锁着,一手捏着鼠标,一手握拳放在嘴边,像是棘手极了。

  他的公司最近确实遇到一点儿状况,关乎到能不能正常上市,但他为人又太过自负,不想跟家里人借助一点的帮助,便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弄得和江易轲最近的关系有点儿冷淡了起来。

  不过他坚信,一切都会很快好起来的。

  阳光轻轻透过窗帘洒在屋内

  “叮叮叮”的闹钟声响起

  江易轲伸出手臂,按住闹钟,微微睁眼看了下。

  已经六点半了。

  江易轲注意到自己身边的位置还是空空的,用力眨了眨眼睛,没有往常那般的难受,稍微调整了下便准备起床了。

  洗漱完毕,果然,餐桌上已经备好了早餐。

  便利纸上写着“易轲,早餐我做好了,记得吃哦,我去上班了,你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爱你。”

  爱你,爱你,爱你。

  为什么可以这么轻易的说出口……

  江易轲捏住便利纸扔进了垃圾桶,坐下面无表情的拿起一块吐司仿佛是工作般,慢慢咀嚼着。

  有多久了,他想着。

  有多久没见过晋昊霖了。

  半年了吧。每天只知道他回来过,但是又走了

  一开始晋昊霖开始忙起来的时候,自己也不是这么不通人情。

  他知道晋昊霖很忙,他也理解。

  可这种无声的等待,等来的只有依旧不见人影的忙人,和所有晋昊霖的朋友们的打闹。

  “虽然挺久但也还是到时间了啊,哈哈”

  “三年挺久了的,不过我说老晋也不够意思啊,这么耽误人三年也不好吧?”

  “你懂什么,这才叫玩儿,你那些两三个月的算什么?这三年过去,人家死心塌地的爱上你了,你却说根本没喜欢过他,这不是最大的乐趣嘛!”

  “还是你懂的多……哈哈哈”

  江易轲也见过好几次晋昊霖被陌生的年轻女x_ing挽着手走出餐厅。

  但是他一直在等,等晋昊霖的一个解释。

  他觉得自己已经无可救药了,现在都在认为只要晋昊霖能给出一个完美的理由,他就可以原谅晋昊霖。

  也不是没有开口问过,但是自从江易轲走进书房想问问晋昊霖在忙什么的时候,晋昊霖捂住手机连忙说“下次再说,好的,再见” 那神色透露出的不安焦躁,让江易轲的心脏绞痛的很。他现在也不知道那次怎么走出书房的,只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在晋昊霖工作的时候闯进去过了。

  江易轲拿起外套准备出门,却突然接到卫霄青打来的电话,对方还是那么的活力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