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心+番外 作者:兰修君【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兰修君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年下

文案

明知道只是一场游戏而已,

既然逃不过、撇不开,

为什么不将计就计?

反正最后都是要散的,

就当是一个寻了开心,一个解了寂寞,

各取所需,各有所得,这样也不错。

★★★★★

“在你的心里,我会不会也是一幅画?”

“你觉得是吗?”

“我希望是。”

“我也希望是。”

“为什么?”

“因为这样比较接近永恒。”

“永恒?”

“是的,永恒。就是再也不会变了……”

“再也不会变……这世界上有永远不变的东西吗?”

风流绅士精英攻&清冷禁欲画家受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曜、范雪晨 ┃ 配角:白玉薇、薛泽 ┃ 其它:沈曜、范雪晨

第1章 第一章

夜晚,在一天中意味着结束,但在沈曜的眼里通常是意味着开始。

他那只修长的右手上夹着一只酒杯,一双深黑色的眼睛微微地眯起,整个人随意地靠在光影黯淡的一张沙发上,静静地享受着眼前的这一片酒暖香浓的景象。

他喜欢繁华,尤其喜欢置身在安静处欣赏着繁华中的场面。这就像他喜爱美人,尤其喜爱浓丽中透出清淡的美人。

“哟,沈大公子怎么还在这里?”薛泽一屁股坐倒在他的身边,手上的酒杯迅速与沈曜手上的酒杯碰了一下。

“沈大公子真挑剔!我都跳了三轮舞下来了,你竟然还是坐在这里!难道这么多美女,就没有一个你能看得上的?”

“你少来管我,去跳你的舞去。”沈曜喝了一口酒,酒的味道很好,就跟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喂,我知道你在等谁?是不是在等你的白玉薇?”白玉薇是薛泽目前为止知道的沈曜谈得久的一个女朋友,不过薛泽不知道的是沈曜在几个月之前已经和白玉薇分手了。

“你小子的眼光果然很好,我上周在扬州举办的画展上看到她了,她竟然比以前还要漂亮得多了!她说最近一直在忙画展的事,有好几周没有看到你。我还觉得纳闷,你最近都没事做,怎么没有去陪她?还以为你已经甩了她看上了别的女人了。”

“她的画展办得怎么样?”沈曜很随意地问了一句。对于已经没有了关系的女人,沈曜一向不过问的。不过白玉薇在他的心里还是留下了浅浅的一条痕迹,有时候想到她心中还会涌起淡淡的情绪。

“她办得怎么样你不知道?”薛泽觉得有点奇怪了。沈曜的品味虽然一向独特,但是他身边的美女也没少换过,而只要是他的女朋友,他一向都很温柔体贴。

薛泽转了转眼珠子,突然坏笑着凑近了沈曜,“曜哥,你不会是把白玉薇给甩了吧?”

沈曜将他的脸推了开去,气定神闲地说:“你和那个电影女明星的事都登上报了,还有闲功夫来管我的事?”

薛泽一听他说到这里,就有些苦了脸,“曜哥,你帮帮我呗!这完全是那个杜妮自己硬凑上来的,我不过是将就将就,哪有想那么多?谁知道反被那个小丫头摆了一道了!”

“你都说她是小丫头,还敢给你这个恒兆集团的公子摆一道?你当我是傻?”沈曜轻轻摇晃着酒杯里的红酒,全身都往沙发上靠去。

“曜哥……”薛泽正想让他想点办法,就听到前面传来了一阵叮咚的钢琴声。这时,所有的音乐都停止了,连那些跳舞的人都停了下来。

薛泽连忙站了起来,伸长了头往那边看了看,突然笑了,对着沈曜说:“你那个白玉薇来了!”然后薛泽的兴趣又转到了白玉薇的身上,一个劲地问沈曜是不是把白玉薇给甩了。

沈曜斜了斜眼,淡淡地说道:“你那么关心她,是不是自己喜欢上她了?”薛泽连连摇头,“她漂亮是漂亮,但是我对她这样的不感兴趣。画画什么的太累了,整天闷在家里,还不如开着车出去兜兜风来得爽。”

人群里响起了一阵掌声,白玉薇施施然地站了起来,向每个人欠了欠身。她今天穿着一件雪白的落地长裙,就像是一只优雅的白天鹅。

“这个白玉薇的确是漂亮!”薛泽在这个圈子里混得久了,像白玉薇这样有着优雅风姿的女人,其实还是不多见的。

沈曜看着白玉薇穿梭在人群里,像一个真正的公主,走到哪里,哪里就是焦点。他的目光中又露出了一种欣赏的神色,他其实还是很喜欢看到这样的她——高贵优美,一种繁华中的淡雅。

“喂,你就这样一直坐着,也不去见见她?”薛泽已经站起了身,不再管他了。

沈曜看着他融入了光影中,就像是一点黑点化在了墨水里。他终于又可以安安静静地坐在这一片繁华声中了。

沈曜喝完了杯中的酒,眼睛又一次微微眯了起来,他仿佛什么也没有看到,又仿佛将眼前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沈先生原来在这里,怎么?老朋友来了,也不见见?”白玉薇的声音一向温柔,就跟她的人一样,此时她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两个小小的酒涡。

沈曜站起了身,首先看到的是白玉薇,然后又看到站在白玉薇身边的一个男人,白玉薇的手正挽在了那个男人的手里。

“玉薇,好久不见。”沈曜向白玉薇伸出了手,白玉薇笑了一笑,伸出手同他握了一下,又将手搭在了那个男人的手臂上。

“这位是……”沈曜看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脸很白,不是一般的白,简直就是小说中常描写的那种苍白。这种带着病态的颜色第一眼看上去会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位是范雪晨,可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画家。”她说着迅速看了一眼他身边的男人,眼睛里透着亮晶晶的光芒,接着又对沈曜说:“可比我那点三脚猫的功夫要厉害得多了!”

沈曜笑了一笑,没想到白玉薇也是这样的女人。在他的印象中,白玉薇总是那样的理x_ing,从来不会在人前做出不该做的事,但是她现在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初中女生,在他的面前故意炫耀她结交的新男友。

“范先生,我叫沈曜。”沈曜向白玉微身边的男人伸出了手。

范雪晨似乎迟疑了一下,才轻轻握住了他的手,说:“你好。”

沈曜的手上传来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他发现范雪晨的手很冷,指骨很细很硬,但是指头上的肉还是软软的。沈曜不由暗中捏了捏他的手心。

白玉薇微笑着看着他们放了手,“沈先生还有空陪我跳一支舞吗?”“当然。”沈曜握住了白玉薇向他伸出的纤纤玉指。这只手不但柔软而且也是温暖的。

白玉薇将要走时,又对站在那里没有动的范雪晨说:“雪晨,你就在这里吧,我去去就来。”沈曜注意到那个男人看着她,脸上浮现出一种不适的神态,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忍住了。

轻柔的音乐声中,沈曜搂着白玉薇的腰肢靠在她的左耳边说:“听说你在扬州办了一场画展,一定很成功吧?”

“你还在关心我吗?”白玉薇轻轻地笑了一下,虽是淡淡的妆容,但笑得很是明艳,在温暖的灯光下,尤其显得妩媚。

沈曜突然想起与她分手时她那黯然神伤的样子,心里不知怎么升腾起一点酸味,脸上却还是笑得很温和,“玉薇还要我关心吗?”

白玉薇没有回答,只是说:“那是雪晨的画展,我的画展只能在小地方看看,在那样的大地方怎么行?”

“我以前倒也没有听你说起过他?你们是最近才认识的?”

“你知道的,我画的是油画,可他不一样。”白玉薇并没有答他的话。

沈曜见她有意不想多说,也就没有再问什么。其实他也不想过多的问什么了。

沈曜陪着她多跳了一支舞,薛泽就挤眉弄眼的挨了过来,沈曜就干脆走了。白玉薇自然没有留他,挽着薛泽的手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