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碗小米粥 by 蝶之灵(上)【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


【一碗米粥】
第一章
   可怜的丢了工作的小米粥
  
  从法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火热的太阳在头顶散发着毒辣的热气,就像随时都会爆炸的火球。
  周洲按了按太阳穴,地面似乎在晃动,感觉有些晕眩。
  官司的惨败,意味着他将近半个月废寝忘食的准备化为了泡影,没有换来预料中的高额收入,反而得到了当事人恶狠狠的一个白眼,还有一群等着看他笑话的同事们的冷嘲热讽。
  好吧,输了就是输了。
  如果那个混蛋不是主任朋友的话。
  
  也曾想过跳槽去时代,可那边的律师个个都是大牌,在圈子里出了名的不好相处,特别是萧凡、祁娟之类律师界有名的霸王和女皇,想想每天要跟他们一起工作就觉得头皮发麻。
  可是在维和律师事务所的这些年,日子过得也并不顺心,同事之间表面上和平共处,私下勾心斗角,特别是像周洲这样官司屡战屡胜的出头鸟,便成了众人排挤的对象。平时在那一脸笑容,“周律师你真厉害”,“果然是我们周律师强大”之类的恭维,私下里却是“他那是小人得志”,“看他那得意样我就恶心”之类的骂声。
  
  这次不过是输了一场官司,那些人就如同终于找到突破口的死火山,猛烈的爆发了。
  
  实在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下去。
  
  案子结束后,周洲一边收拾着文件,一边收拾行礼,顺便把辞职信扔到了主任办公室的桌子上。
  
  毕业以后在这里混了三年,打了无数的官司,每天累得就像那耕田的老牛,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
  也是他自己的问题,不会奉承拍马,不会虚伪做做,不会装笑脸,也有点恃才傲物,所以才给人傲慢的感觉。
  大学里那些美好的幻想,现实中却一次次破灭。
  有才又怎样?法学硕士又怎样?铁齿铜牙又怎样?咬不动钞票啊。
  
  周洲用一个纸箱收拾了自己的一些重要书籍,文件,还有那支陪伴了自己多年的钢笔,回头看了眼那个空空荡荡的办公室,这才转身出了门。
  “再见了,我的噩梦。”
  离开得很决绝,身后那“维和律师事务所”的招牌,在阳光下闪着金黄的光芒,似乎在讽刺他的愚蠢。
  
  回家之后冲了个澡,在浴室里,听到舍友文彬在那咿咿呀呀的乱叫。
  “我靠,这哥们猛!居然敢打死我,他娘的,等我叫我们老大来砍你一百遍!”
  “啊啊啊boss,这里怎么会有boss!”
  
  “文彬,你安静一会儿行吗!”周洲冲着门外叫了一声,心情烦躁,顺便踢了卫生间的门一脚。
  “我靠!复活啊复活啊,你傻了!”文彬好像没听见,依旧在那不停的叫唤,“给我打那个混蛋,那个叫龙行天下的,打他打他,他是老大,快点兄弟姐妹们啊,上上上!咬死他!”
  
  片刻之后,周洲洗完澡出了门,倚在门边看着那个坐在电脑前大吼大叫的文彬。
  “我叫你闭嘴,没听见?”
  由于耳塞音量开太大而没有看到周洲阴沉脸色的文彬,依旧自顾自陶醉在网游的世界里。
  “啊啊啊,平姐姐你快点过来给我加血啊,你加血啊,快点……”
  突然头顶一阵凉意,镜子里,周洲拿着一杯草莓汁,动作轻柔地往文彬的头上倒。
  那温柔的目光,细心的神态,仿佛在浇灌世上最美的花。
  文彬突然不说话了。
  等周洲倒完之后,文彬这才拔掉耳塞,站起来严肃的拍了拍周洲的肩膀。
  “兄弟,你干嘛?”
  “给你加血啊。”周洲笑着扔下一句话,然后悠闲地坐回旁边的沙发上,“够没?不够还有西瓜汁。”
  
  文彬也知道自己不对,声音太大吵到他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话的时候便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神色。
  “刚才在帮战呢,呵呵,吵到你了?”顺便把爪子搭在对方的肩膀上,以示友好。
  “没吵到,我耳朵挺聋的。”
  “呃……那我以后不用语音了,我打字行吗?”
  “行,你别说打字了,你打我都行。”
  “啊……”文彬讪讪地摸了摸后脑,坐在他旁边笑得有些无辜:“你别这样,咱一起租这个屋子,怎么着也算是半个同居关系吧,不是说邻居应该和睦相处嘛,我俩别说邻居,都同居了,要是为了这点小事闹不愉快,影响我们和睦的关系,多不划算啊。”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对了,这个月的水电费你先帮我垫垫?我赚了钱就还你,成吗?”
  周洲冲天花板翻了个白眼,“算了吧,我虽然失业了可是这点钱还出得起。”
  文彬把重点放在了后面的“他要出钱”这件事上,以至于忽略了前面他失业了的关键部分,也不看周洲皱着眉头很烦恼的样子,继续自言自语:“真是郁闷,我那件武器要是卖掉,可以赚个千八百,那个混蛋白痴王八居然把武器给加工爆了,妈的,整个一傻X。”
  
  “文彬,你不打算找工作?”周洲很严肃地看向文彬。
  “我这不是还没毕业嘛……”
  “你是那种尿憋到快出来了,才找厕所的人吗?”
  这话有点不好听了,尤其是从周洲这样看上去很斯文的知识分子口中说出来的时候。
  文彬想反驳,倒也找不到合适的措辞,于是就低着头一副受教的样子,乖乖地只听不说。
  “游戏只是娱乐,不要把它当成生活的重心!你看看你,黑眼圈多重,整天通宵打那些根本不存在的花鸟虫鱼,你觉得有意思?你也不小了,阿姨要是问起来,我怎么交代?”
  文彬的头刷的一下抬起来,神色竟有些慌张,“别别,您千万别让我妈知道,她要知道了,绝对揪掉我的头!”
  周洲摸了摸文彬的头,温柔一笑,“明白就好。我们一起找工作吧,有我这前辈带着,你也不用吃太多亏。”
  文彬乖乖的点了点头,“那成,一切听你安排,要我做啥都行。”
  
  “不如我卖了你,让你去卖肉吧。”周洲突然一脸温柔的看着文彬,看得文彬的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文彬抖着声音说:“周哥,我自认为没身材没姿色,卖那个身啊,也是倒贴没人要的货色……”
  周洲笑着起身,到了门口突然回头说,“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说卖猪肉啊。”
  
  拐弯骂我是猪……周哥他……他绝对是受了刺激……所以我应该原谅他,不跟他计较了。
  文彬这样想着,心情便好了起来,回到键盘前,眉飞色舞状在工会频道打下一行字:“亲爱的们,哥哥我要去找工作啦,要等我回来哟~~”
  结果下面很快蹦出来一大串回复
  “美丽的人生离不开美丽的工作啊^ ^”
  “您还是别回来了啊文哥哥,您再回来,我的肉都变成鸡皮疙瘩掉地上了。”
  “肉掉了好啊,不正好减肥嘛~”
  “关键是不止掉肉,脊背上寒毛一直跳舞的感受真是好销-魂啊!”
  
  文彬愣了愣,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心中不服,于是发过去一条消息来澄清:“我这叫娱乐大众,不说点恶心的,你们的游戏生涯有多么枯燥乏味啊知道不?不过我找到工作之后,就没这么多时间玩游戏了,泪奔死我了。”
  
  “哎哟,就你那样也去找工作,你不会去搬棉花吧?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质彬彬童鞋?”
  “姐姐劝你一句,找工作是很危险的哟^ ^特别是遇到那种鬼畜总裁要招秘书的,千万表答应哦^^”
  “记得保住你的贞操……祝你好运啊文质彬彬小弟。”
  
  文彬的脸有点抽搐,按了几下键盘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干脆关掉了游戏。
  
  工会里的这群损友,说话一直这样,互相**让人哭笑不得。
  或许,当初加入这个女性比例高过百分之八十的工会,真的是他游戏生涯中最大的失败。
  可是……那些女的有时候还挺可爱的,打架也够彪悍。
  虽然,已经证实了工会里的第一可爱美女公主“梦依然”,是个男的,还是个有儿子的男人,当初建立女性角色纯粹因为第一次玩网游手生,直接全选了默认。
  但文彬还是对工会里的女性朋友们有所期待,特别是平姐姐那样的母老虎,虽然作风彪悍了些,可其实是个挺讲义气并且有领导才能的女孩子。
  希望自己也找到一个好老婆,甜蜜恩爱的渡过这段游戏生涯。
  就像全服公认的模范夫妻“龙行天下”和“鱼游四海”那样。
  大龙和小鱼,听起来就很和谐美好啊。
  名字也够相配的。
  
  文彬无奈的叹了口气,翻了翻箱子,找到一件还算看的过眼的西装,打算跟周洲去找工作。
  此时,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文彬我们分手吧。”
  发送者可爱小甜心——岳甜甜,从大二就开始恋爱的女朋友,虽然名字叫甜甜,实际作风却没有丝毫温婉柔美可爱的感觉。
  很彪悍的女生一个,据说小时候跟男孩打架从来没输过,爬山爬树厉害得很。
  母大虫一只。
  
  “我靠,岳甜甜,你是不是又无聊了,想找点刺激啊?”
  结果对方的回复是,“刺激个屁!我爸让我毕业后出国,咱俩迟早要分的,迟分不如早分!”
  文彬想了想,无奈的叹了口气,手指飞快的按键、发送、关机,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那行,好聚好散,一路顺风,到国外找个金毛的回来,再生个混血的蓝眼睛啊,拜。”
  反正毕业是分手高峰期,他俩已经是班里存活的最后一对了,现在分了,也算圆满。
  可是,相对于身边哭天喊地的那些人,自己是不是太过冷静了一点?
  或许是恋爱了四年,都没激情了吧。
  起初觉得母老虎挺可爱,相处久了,就觉得她很可怕,典型的大女人主义。
  只有先处理工作问题,再去寻找爱情了。
  文彬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转身去了浴室。
  
  想起今天冲自己发脾气的周大哥,心里又涌起一股该死的愧疚感。
  
  文彬和周洲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哥们。
  两家住一个小区,老妈是小学到高中的同学,爸又是同事,所以两家关系很好。
  周洲比文彬大六岁,法学硕士毕业之后就在维和律师事务所工作,而文彬也正好在这个城市读书,于是就赖在周洲这里当“寄生虫”。
  
  文彬很庆幸自己的大学生活中,没有体验过“菜中夹毛虫”“汤中游苍蝇”的经历,家里的饭总比学校的好啊,特别是周洲做的饭,吃久了,嘴巴就给惯坏了。
  文彬知道周洲这人是嘴硬心软,生气的时候喊他声大哥,就会温柔的笑起来。
  他会做饭会洗衣服,衣着总是整洁,发型也从来不乱,典型的居家型男人。
  或许是多年来一直一个人住的缘故,他很会整理房间,连走到哪里都制造猪窝的文彬,都能在他的监督下把卧室弄得整整齐齐。
  这么好的人唉……
  
  为什么一直没有女朋友呢?
  
  文彬提到的时候,他就很温柔的笑笑,说:“不急的。”
  十八岁这么说就当他年少无知吧,二十二岁这么说就当他以事业为重吧,可都二十七八了还不急,难道真要到三十多的时候搞一场惊天动地的忘年恋?
  文彬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后来提多了,周洲便来一句“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把文彬给气走。
  
  时间久了,真的很怀疑,他是不是某些功能有问题?
  当然,周洲并不知道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文彬,常在暗地里用同情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还把文彬在他转身时闪烁的眼神当成是间歇性抽风发作。
  两个人,你当我白痴智障,我当你功能不全,互相多了点同情,这样相处下来,多年来倒也算是和睦。
  
  只是今天,周州似乎心情很差,到底是为什么?
  文彬百思不得其解,一边洗澡,一边回忆着他今天反常的表现。
  突然想起刚才聊天时周大哥说的那句:“我虽然失……”失什么倒是没听清。
  
  全身一激灵,赶忙关了水龙头,冲门外喊道:“周哥,你失什么了?!失恋还是**啊?”
  
  周州正在厨房做晚饭,听到他的叫声后,微微一笑,走到浴室门前,轻轻拿刀敲了敲。
  “我突然很想杀猪,你再叫一声听听。”
  
  瞬间,浴室里安安静静,鸦雀无声。
  
第二章
   可怜的被人**的文彬
  
  对周州来说,文彬像是自己的亲弟弟一样,两家关系那么好,两人又是独生子,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
  他上大学期间在自己这里住了四年——四年啊,黄花菜热热凉凉得多少遍。
  周州把文彬一直当成弟弟一样宠着惯着,给他做饭洗衣,也从来没抱怨过。
  
  只是在这年,也就是文彬大四的时候,周洲的忍耐终于积累到足以让火山喷发的程度。
  以他一个成年人的角度看来,游戏只是无聊透顶时的娱乐,而文彬这样因为没什么课就窝在家里通宵达旦的玩游戏,在他眼中,是不务正业的幼稚行为。
  因为游戏的事情,两个人从小吵到大吵,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契机。
  或许他找到工作,就不会这么孩子气了吧。
  周洲无奈地叹了口气。
  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像老妈子一样,还要替他操这份心。
  
  饭桌上,文彬穿着睡衣,露出胸口大片的胸膛,洗完澡没擦干的水滴顺着胸膛往下流。
  周州盯着他看了半晌,皱起了眉头:“你衣服穿好点,对着你那皮肤我吃得下吗?”
  文彬抬起头来,然后又低下头,咳嗽一声把睡衣拉了拉,“周哥,我们去哪找工作?”
  周州笑道:“我在网上查了一下,龙氏集团最近在招聘,跟你的专业也正好对口,我已经帮你投了简历,试试看吧。”
  文彬一脸感动和感激,伸出手来放在周州手背上拍了拍:“你比我老妈还关心我。”
  然后又把手缩了回去,抓起一条鸡腿来啃。
  周州无奈道:“你这样下去,找不到女朋友的。没有女生受得了你这样猪八戒般的吃相,还有那张气死人的臭嘴。”
  文彬毫不在意:“谁说的,我有女朋友的。”
  周州挑眉,“哦?”
  “咳,分手了。”
  周州笑了:“为什么分手?”
  “她说受不了我。”抬起头来,酷酷的甩了甩头发,“受不了拉倒,总会有受得了我的女人,一个萝卜一个坑。”
  “可惜,有的萝卜是找不到坑的,特别是你这样扭曲的萝卜。”
  文彬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冲周州道:“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周州倒也不生气,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叹的文彬脊背发麻。
  
  当晚,文彬登陆了游戏,想对帮里的朋友们做最后的告别。
  一个人在天音寺近郊转悠,呆呆看着那巨大的熊怪和造型难看的乌鸦。
  不论如何,自己玩这游戏好几个月了,认识的朋友不多仇人不少,突然因为工作原因要离开,心中竟有些不舍。
  正想放技能最后再杀几只乌鸦,来缅怀自己的游戏生涯。
  突然,头顶一个光球砸过来,还没来得及躲,身体就被定住了,然后电脑屏幕里那个小人儿,悲凉的倒地。
  
  电脑前的文彬嘴里靠了一声,心想自己都要离开了,最后一分钟上游戏还被人秒杀?
  被人杀,要么认命逃跑,要么,杀回去。自己当然不是逃跑的鸵鸟,而是人若犯我十倍奉还的好汉。
  于是愤怒的开始敲键盘。
  “氧化钙,你他妈的脑子被驴踢了?莫名其妙杀老子,你闲着无聊怎么不去挖祖坟!”
  吵架最低境界是口出恶言的对骂,最高境界,则是淡漠和无视。
  文彬显然是最低境界的,那边的人,却是修炼到了最高等级,被人问候了祖坟,依旧处变不惊,反而悠闲的坐在文彬旁边,打起坐来。
  “老子跟你说话呢,你这脑残白痴,杀我干嘛?”
  斜眼一看,那人头顶的ID是——醉清风。
  
  文彬抽了抽唇角,然后打下一行字
  “原来是你,臭名昭著的第一杀手。”
  那边依旧无视了他,继续悠闲的打坐恢复法力。
  
  醉清风的等级在全服排行前三,是游戏里可怕的杀手组织“杀戮”的第三任帮主,当然,前两任帮主都被一些正义人士联合杀到不敢出城,删号退隐江湖了。
  而第三任的醉清风,显然,其生命力顽强程度堪比沙漠里的仙人掌,文彬所在的工会曾经对他进行过围追堵截,而此人,就是死不了,其高超的PK技术令人发指。
  他上任之后,杀戮工会的人倒是安分了不少,至少不会在城郊屠杀小号。
  可今天,为何自己会变成他刀下的冤魂?
  
  良久之后,那边的醉清风似乎才意识到文彬的存在,打出一行字来
  “你刚才说什么,氧化钙?”
  文彬心里气得骂娘,“学过化学吗?氧化钙怎么写,CaO,操,就这意思。”
  那边沉默片刻,又突然道:“操?”
  文彬翻了个白眼,“要不要老子亲自给你实践一遍?不过,老子对男色没兴趣,看你那弱柳扶风男不男女不女的损样儿,真是倒尽胃口,你知道么,你的脸就跟那被门缝夹过的驴一样,你全身都散发着臭气,路过的地方花都不好意思开了。”
  那边却打了个微笑的表情过来,然后说:“你怎么趴在我脚边说话?”
  文彬更气了,当然是被你砍死的,死人当然是趴着的,难道还站着不成。
  “平身啊。”醉清风站起来,在文彬的手边踩了踩。
  “你妈的,莫名其妙杀人,有病啊!”
  “我有杀人?我记得刚才砍死一只猪来着。”
  文彬刚想骂,突然见醉清风拿出什么道具,金光闪闪的“帮派召集令”照亮了夜晚的天空,瞬间,他的周围出现了几十个人,头上都顶着“杀戮工会”的名字。
  帮派召集令是游戏里新开发的一种工具,帮派中的人一使用,其他帮里的人只要点了同意召集,就会瞬间转换到那人的身边,因此,这个道具经常用来帮派之间打群架。
  可如今,醉清风突然用帮派召集令,那显然不可能是拉一个帮派的人来跟自己对骂的,文彬倒有自知之明,自己还没那个分量。
  那他们来这干什么?正疑惑间,突见附近频道有人发出消息。
  
  “老大,boss刷出来了?”
  醉清风发了个微笑的表情,“还有一分钟,大家列好队形,准备了。”
  
  不出片刻,只见一只全身闪着金色光芒的凤凰出现在视野内,叫嚣着“哈哈哈,我金凤又来人间玩耍了,你们这些刁民,还不给女王我下跪!”
  杀戮工会的人立刻围了上去,文彬能从外观上各色的圆圈看出,他们早就加好了攻防状态,医生站在最后排加血,皮粗肉厚的战士在前排顶着,刺客近距离攻击,法师远攻。
  那凤凰果然不好打,金色的翅膀一煽,一阵拥有巨大攻击力的金波向周围扫去,刹那间尸横遍野。
  醉清风站在中央指挥,“医生速度复活,法师快撤退,三面围住它,注意距离。”
  杀戮工会的人迅速按他的指挥变幻队形,从三个方向围住那金凤,然后发动第二轮猛攻。
  
  只见那金凤的血快速下降,很快就要见底了,醉清风突然道:“小心周围,那羽毛恐怕有变,大家围成圈,注意加好攻防状态!”
  金凤突然一声哀叫,然后瘫软在地上,原本以为任务结束了,没料它身上金色的羽毛突然变成了一群金色的小鸟,向四处逃散而去。
  
  醉清风下了命令:“追!别放过一只!”
  
  杀戮工会的人迅速分四个方向去屠杀金鸟,法师医生用群攻技能把鸟困起来群杀,战士和刺客则见到一只砍一只,附近的窗口飞快的滚动着系统消息
  第1只金鸟死亡
  第2只金鸟死亡
  第3只金鸟死亡
  ……
  一大串的系统消息让人眼花缭乱,最终,定格在:第99只金鸟死亡。
  然后停了下来。
  
  “靠,漏了一只!”
  “妈的,百鸟朝凤的任务果然**啊!一百只鸟,金光闪闪的,我眼都闪了!”
  “我都快火眼金睛了……”
  “漏了一只任务就失败了,我们杀这么久,难道白干了!我带的干粮都快吃光了,嗷……”
  “不是吧,还有一只去哪了?”
  
  文彬鼠标一转,看了看周围,突然发现醉清风的身后有一片微弱的金光,于是好心的提醒
  “醉清风,你屁-股后面有一只。”
  话还没完,醉清风似乎也发现了,转身,一剑把鸟砍死。
  
  系统信息:第100只金鸟死亡。
  系统信息:[杀戮工会]在[醉清风]的带领下首次完成[百鸟朝凤]任务,获赠奖励10000金币,帮派城市升为五级!
  
  周围一片喝彩声。
  醉清风转身,“不小心”踩了踩文彬的手,然后说道:“来个医生复活下他。”
  很快就有帮派的医生给了文彬一个复活术,美丽的莲花在身体周围绽放,一直趴在醉清风脚边的文质彬彬的尸体,终于成功复活,站起身来。
  同时,左下角的系统窗口也提示着“损失经验10%,金钱10金币”的消息。
  
  见他们人多势众,自己实在是不好开口骂娘,而且还骂人家帮主。
  文彬只好忍气吞声道:“我走了。”
  “稍等。”醉清风倒是一副很有礼貌的样子:“刚才杀你,实在是迫不得已。”
  他用的是私聊频道,其他人看不见。
  文彬觉得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么点小事儿,竟然人家都私下道歉了,自己也没必要计较对吧。
  于是摸了摸后脑,打下一行字:“没事,也没掉多少经验。”
  那边却话锋一转:“反正即使我不杀你,就你那点破装备,金凤一出来也会秒杀你的。”
  文彬愣了。
  “与其被一只破鸟秒杀,不如我亲手杀了你,对吧。”
  他这是在道歉??
  “不过你的装备也太烂了点,我有几件穿过不要的,你要吗,送你了。”
  这他妈的是道歉?自己真是以君子之腹度小人之心了!
  “靠,醉清风,你他妈别欺人太甚!”
  文彬手一滑把这消息发去了附近频道。
  意料之外的是,杀戮工会的人不但没有因为他骂了老大而生气,反而发出一阵啧啧的惊叹声。
  
  “老大,你什么时候好男色了?”
  “是啊是啊 ,**人家小朋友,看吧,人家恼羞成怒了。”
  “老大,他叫你别欺人太甚哦,你怎么欺负他了?看把人孩子给吓的。”
  
  果然物以类聚,这群烂人脑门都被夹过。
  文彬虽然很想踩扁醉清风的那张脸,顺便踩扁他们整个工会的人的脸。
  可如今势单力薄,实在不好逞一时之能。
  于是想转身逃命,却见醉清风突然发了条消息在附近频道:“前天任务拿到一件挺好的衣服,送你穿,当是赔偿,好吗?”
  
  帮里的人又开始乱叫
  “这么快就送衣服了,送人衣服,可是要亲手脱下来的意思啊,小风风,你进展是不是太快了?”
  “老大,那件衣服可是无价之宝啊!龙行天下出高价要你那衣服,你都不肯卖,今儿怎么想送人了?”
  “是啊,口水口水,那衣服漂亮死了,金光闪闪的,我也想要,大哥送我吧!”
  
  文彬却来了句
  “什么破烂衣服,被你碰过的肯定全身发臭了,上面沾满了细菌,送给乞丐去吧,老子才懒得要。”
  
  周围一片可怕的沉默。
  有人已经手痒想给文彬放个光弹砸死他了。
  
  醉清风却说:“好吧,我给你留着,你想要就来拿。”
  然后又来了句:“到我房间拿吧,我亲自给你穿上。”
  周围又是一阵哄笑。
  
  “小鸽子,你那边boss刷出来没有,用帮派召集令,下个任务。”醉清风突然严肃下来,在附近频道发号施令。
  “老大你错屏了,发帮派频道才对!发这里鸽子看不见的。”
  “白痴啊,老大是故意错屏,给他的小**看人家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一面,这点小情趣都不懂哦~”
  “心里知道就好,别说出来嘛,看,人家小朋友都害羞的颤抖起来了!”
  “哈哈哈……”
  
  看着面前的一群人在帮派召集令作用之后,瞬间消失个无影无踪,文彬气得咬紧了牙关,狂点了一通鼠标,杀了一堆乌鸦解气。
  
  片刻后,周州推门而入,只见文彬瞪大眼睛,一脸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