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抗战 by 花轻雨细【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花轻雨细

文案:

陈浩:竟然把自己最青春的八年耗他身上了,一辈子有多少个八年,我下个大半辈子不拽着他,怎么对得起我那八年的青春。
肖扬:他在我身边晃了八年,晃着晃着就把我晃晕了,一辈子有多少个八年,干脆就这么着吧!

1、八年抗战 ...


  陈浩拖着行李包到赶到学校门口时,再次感慨自己悲惨的命运,唉,悲惨的人生啊!
  进了医科大,接下来的大学生活将是地狱般的磨练了。
  陈浩是很排斥读医学的,甚至可以说是痛恨,看看他老爹老娘就知道了,他老爹是外科医生,老娘是内科医生。陈浩自出生以来就没见他俩闲过,当住院医师的时候整天泡在医院里,升了主治就是一个电话就被招走了。
  上高中以前,陈浩觉得自己就是个没爹没娘的,都是保姆照顾自己,因为调皮还三天两头的换。
  所以,陈浩高中以前都是混过来的,小屁孩儿能干的坏事都干过,陈浩也不管那么多,就算是请家长,也都是保姆代为出席,有时候老师纳闷,陈浩老妈怎么一个学期换了好几个,甚至怀疑这孩子家庭情况复杂,对陈浩的行为也开始理解,缺乏关爱的孩子啊!所以很多老师对陈浩就格外关注,没事儿还给开个小灶之类的。
  陈浩后来长大后觉得自己干的坏事根本就是小儿科,哪像现在的孩子动不动混帮派、吸毒、嫖娼,而且陈浩读书也算马马虎虎吧,成绩也一直维持在中不溜的水平。
  不过到了高中,陈浩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老爹老娘都升了副主任,没以前那么忙了,突然开始关心起陈浩了,而且是带着股要把这么多年亏欠陈浩的父爱母爱都给补回来的劲头,保姆也被辞退了,老妈还专门去买了一大堆的营养食谱,要给陈浩好好补补身体,老爸则是每天晚上就陪着陈浩复习功课。
  陈浩心里别提有多别扭了,一下子从一只自由飞翔的鸟儿变成了笼中的宠物,还是一只宠物老鼠,没错,一只小白鼠,一只献身于医学实验的小白鼠,老妈每天“浩子、耗子”的叫更确认自己是只小白鼠的命运。
  不过更惨的是,还要每天忍受老妈高超别致的厨艺,老妈都是一板一眼地按菜谱上做菜,就差没拿微量天平秤来称那些佐料的重量了,陈浩心里琢磨着老妈是把做菜当成她做硕士课题了,可是吃起来真不是那个味儿,要多难吃有多难吃,但是常年吃快餐的老爹老娘都觉得味道不错,他老爹更是每次吃的满脸欢喜,还经常赞赏老娘的厨艺,弄的老娘更是干劲儿十足,头天晚上就开始准备第二天中午的菜谱,其实老妈做的菜也没那么难吃,只是陈浩被那些个保姆给养的嘴巴刁了。
  但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老爹老娘经过商讨,一致决定让陈浩以后读医学,最好是以前他们俩读的那个学校,A医大,国内一流的医学院校,最好还是本硕连读。
  天哪,陈浩是一万个不愿意,心说就自己那点水平,老爹老娘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可老爹问他想读什么,陈浩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所以老爹老娘就给做主了,努力鞭笞着陈浩往A医大奋进。
  陈浩当时就不愿意了,大叫着:“老爸老妈啊,你们就这一个儿子啊!你们就忍心把我往火坑里推。”
  老爹老娘一脸茫然。
  陈浩接着说:“你们没听说吗?如果你高中同学很久没跟你联系,有三种可能:1、死了2、读医学了3、医学院考试了。还有啊,说如果你恨一个人就让他去读医学,你们就忍心把你唯一的儿子送上死路。”
  老爹老娘一阵大笑,“什么有的没的,读医是辛苦了点,可那有那么夸张??????”
  老爹老娘教育陈浩了一个晚上,无非是忙碌而充实、辛苦而有成就感等等的,陈浩基本没有听进去,就看老爹老娘的下巴一上一下的在哪儿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可没有那么高尚,小爷我只想着轻松快乐就好,让那些高尚的人去读医学当医生吧!让那些高尚的人去读医学当医生吧!
  可陈浩的抵抗是软弱的,陈浩把这归为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谁让自己一直吃喝老爹老娘的呢?而且陈浩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把握的,那样一流的学校自己肯定是考不上的,现在没必要跟自己的饭票闹的不开心,到时候自己考不上他们就没话说了。
  目标已定,只需努力就行。从高一下学期开始,陈浩家里几乎每天晚上呈现出一片祥和快乐融融的景象,老爹陪着陈浩在书房学习,老妈在厨房准备夜宵及明天的营养食谱。
  到底是老爹老娘俩硕士脑袋造了陈浩一个脑袋,没过多久陈浩的成绩就开始突飞猛进,身体也是节节拔高,本来脸蛋生的就很端正,鼻子是鼻子,眉毛是眉毛,眼睛是眼睛的,笑一笑阳光的满脸灿烂,就引起了很多女生的注意,私下里被推举为校草呢?不过这些陈浩都不知道,高中被老爹老娘盯得紧,盯着自己学习跟养身体,基本就无暇考虑这些问题,后来很多年后高中聚会才得知这些,不过那时候他已经跟某某**的不行了,只能感慨小爷当年是多么风流倜傥,这都是命运啊!
  到高三时,当大多数考生担心考不上大学时,陈浩在为能考上A医大而发愁,老爹还专门咨询一下班主任,回来就一直兴奋的得瑟,说“耗子只要发挥正常,这个成绩肯定能考上A医大。”那头耗子听了也一阵得瑟,不是得瑟,是哆嗦。
  老爹还沉浸在兴奋中,跟老娘嘟囔了好一阵儿,说是本来想让耗子考自己的导师的,怎么就过世了呢?这个耗子知道,老爹的导师是国内知名的神经外科教授,才五十多岁就死于心肌梗塞,在医学界很轰动,是医学界一大损失,不过对于耗子却是好消息,因为老爹老娘去吊唁,耗子就在家里翻天覆地地玩了一个多星期。
  耗子心里想,看吧,医生都没有个长命百岁的,要么被累死要么被气死,还有倒霉的是被患者家属打死的,不过耗子还是自私的,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只有少数活的好好的就他老爹老娘。
  高考一天天逼近,班上五十个人里四十九个都在拼命,做最后的奋起一搏,只有耗子天天在心里打小算盘,最后决定考试那天给他来个发挥失常,嘿嘿,我的脑袋我做主,我的命运我做主,不信就能考上那个A医大。
  结果,真的是命中注定,耗子后来想大概这就是命,命里就该遇见那冤家。
  高考那两天,耗子基本每科都能都九成的把握,然后就故意就做错那么几道题,也是坐那儿闲的,看到其他同学都在奋笔疾书,就有点担心万一连个三流学校都考不上就完了,就小心翼翼地把写错的题给改回来几道。
  成绩很快就出来了,还不错,虽然上了A医大的分数线,可是距离自己报的那个本硕连读的有那么一点点距离,耗子总算是心安了。
  可命运往往就爱捉弄人,那年A医大药学系生源不佳,而且那年头药学系的确不比临床系吸引人,药学系出来的到医院就是个药房抓药的;到公司就是个跑腿的药商,虽说收入可观,可是是有点被人瞧不起的;或者就到药品公司做技术,那可不是个轻松的活,弄不好要出人命,而且长期接触那些药品,对身体能好吗?
  所以啊所以,天意弄人啊天意弄人。
  这不,陈浩同学就被调剂到了药学系,而且从本硕连读降级到本科,不过老爹老娘还挺看得开,一直安慰耗子说没事儿没事儿,到时候考研的时候转到临床就好了,先读着,怎么说也是名校。
  其实,耗子同学是一直在愤慨,当初报志愿的时候,怎么就一时失手同意校内调剂了呢?
  一失手成千古恨啊!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作者我就是读医了,真是累啊!


2、八年抗战 ...


  这边耗子拖着行李包找宿舍,老爹老娘已经开始忙碌着找熟人要照顾耗子了,这个找那个,那个找那个,反正老爹老娘在A医大的同学几乎找了个遍,最后就找到了耗子的班导这里,真是无巧不成书啊,耗子班导肖扬还是老爹导师的儿子。老爹老娘就带肖扬和耗子吃了顿大餐,席间还感慨了岁月催人老,肖扬那时候还是个光屁股孩子呢?怎么一下子就长大了呢?说以后就把耗子交给肖扬管着了,该揍就揍,该批就批。
  耗子一直不耐烦,心里堵的慌,老子都十八了,还交给个狗屁小羊管着,当我穿开裆裤呢?
  吃饱了,老爹老娘还在那儿叨叨,耗子就坐那儿打量这个肖扬,挺年轻,话也不多,一直笑咪咪的,肖扬肖扬,哼哼,不就是小羊吗?看你个小羊怎么管得住我这只千年耗子。
  不过最后老爹的一个动作把耗子给震晕了,老爹竟然把给自己办的银行卡交给了肖扬,说以后我每个星期到肖扬那里支取生活费,肖扬推脱了一下,后来老爹坚持就给收下了。回头还笑眯眯的看了看耗子瞪的铜铃般的一双大眼。
  然后,耗子就被丢给了这个肖扬,老两口开开心心地跟老同学聚了聚,然后就旅游去了,说是补蜜月旅行,耗子腹诽,儿子都十八了,还蜜月旅行,不怕人笑话。
  


3、八年抗战 ...


  耗子悲惨的大学生活正式拉开帷幕。
  首先这儿气候就让人受不了,耗子是只南方耗子,这猛的到了北方,而且A市这地儿特干燥、风沙又大,动不动就来阵沙尘暴,没到一星期,就喉咙发炎,脸上冒痘痘,原本光洁的皮肤变得凸凹不平的,看着真是惨不忍睹;吃的就更不用说了,吃惯了清淡的,到这儿食堂就没有不辣的菜,连大米饭都能吃出辣味,几乎是三天两头拉肚子,而且那时候是军训期间,几天下来就跟难民营里出来的一样。
  好在住宿条件不错,药学系学生不多,宿舍是两人间,耗子同宿舍的是个东北小子,名字叫周然,身体不仅壮也胖,嗓门特大,在宿舍里打个电话整栋楼都听得见。很快耗子就给周然起了不下十个外号,周胖,周肥肠,周喇叭,周呼噜??????,最后确定周胖,周胖叫陈浩耗子。
  还没到一个星期,陈浩就把身上的钱花光了,弹尽粮绝,就去找肖扬讨生活费,结果肖扬看见陈浩后一脸的茫然,“你谁啊?”
  把耗子给气的,这肖扬不会收了钱就翻脸不认人了吧,那卡里有好几万呢?是自己五年的生活费,这小子不会是想私吞了吧。
  耗子又一次对着肖扬瞪开了那双铜铃般的大眼,肖扬看到这双眼,突然醒悟了似地,“啊,你是陈浩啊?怎么变这样了?”
  耗子作垂头丧气状,唉,这地儿根本就是地狱,这才不到一个星期,就瘦了快10斤,军训还给晒的黑乎乎的,再加上一脸的青春美丽痘,的确是找不到原来那个陈浩的影儿了,跟耗子越来越像同一个族群的了。
  “水土不服吧?”还是笑眯眯的,“我过两天给你弄点药膏擦擦吧!长过去了就退了,正年轻呢,大部分都长这个!”
  然后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递给陈浩,“这是一个星期的伙食费,其他的开支另外再找我。”
  “你当这是养猫呢?”不过光吃饭的话,一百块足够了,食堂的饭菜倒是不贵,陈浩还是想能多争取点经济大权。
  肖扬收回手再伸进钱包里,耗子还想这么容易就得逞了,结果看肖扬把那一百块放回去,拿出一张五十递给陈浩。
  “那就五十吧。”还是笑眯眯的,转身拿出一个笔记本,写上支出五十块,“签个名吧。”
  陈浩真想给那肖扬一拳头,可看他一直笑眯眯的,估计一拳下去,连五十块都没有了,忍了忍了,签上了大名。
  耗子想肖扬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笑面虎中的典型。小爷我忍,我忍,忍不住了再说。
  过了两天,肖扬还真给耗子拿了一瓶药膏,说是自己在实验室配的,很管用,还补了一百块生活费给陈浩,陈浩为这一百块小小的感动了一下,然后从背包里拿出那个笔记本,让陈浩签字,陈浩心里想,就人真是小气吧啦,没劲。
  后来陈浩拿起那瓶药膏,忐忑了一下,没敢涂下去,不会被毁容了吧?那会儿周胖也正在长痘,就让周胖先试试看,周胖想也没想,白来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就开始一天两次的涂抹,结果三四天后还真是好了很多,不过胖子脸大,一瓶药膏给用去了大半,耗子想用的时候那药膏已经见底儿了,两人用了没几天就完了,周胖就跟耗子讨,让耗子再去弄点,不然军训结束,开始上课时就没法泡妞儿了。
  耗子嘴臭,没忍住开口就说“就你这张大饼脸,长了痘就跟烧饼上撒芝麻一样,没了芝麻看都没人看。”
  一句话把周胖给气的脸憋得通红,不过胖子脾气好,没跟陈浩一般见识,也就是气呼呼地一天没跟陈浩说话。第二天就又开始嘻嘻哈哈了。
  


4、八年抗战 ...


  不过陈浩总觉得话说的有点重了,就想着再去跟那羊皮狼讨点药膏,正好这不也正赶上发放生活费吗?
  军训已经结束了,要过中秋节,又刚好跟国庆连着,一下放了好几天的假。学校每个人发了两块月饼,陈浩连带着拿走了周胖那两块,总共四块准备送给肖扬,礼多人不怪嘛,总得意思意思吧,没准儿能多讨点生活费过节呢。刚开始周胖还不乐意,说这月饼怎么样也能应个景过个节,陈浩瞪了他一眼,“你的脸重要,还是月饼重要,说不定还能拿这四块破月饼换盒好的呢?你个蠢驴。”周胖听了就开始乐,一直催着陈浩赶快去班导那儿。
  吃过晚饭,陈浩乐颠颠地就往肖扬那儿去,学校给每个班导配了单身宿舍,其实跟学生宿舍一个格局,只是住一个人,还好面积够大,里面设备也齐全。
  陈浩到了肖扬宿舍门口,灯亮着,只是里面有动静,哼哧哼哧嗯嗯啊啊的,陈浩还想着肖扬在里面发生什么意外了呢,想都没想就推门,竟然没反锁,一下就推开了,迎头就见肖扬压着一人在那儿做少儿不宜的动作,肖扬脸红红的,还覆着一层细汗,一抬头正对上陈浩那双铜铃般的大眼,陈浩第一次看见这事儿,傻愣在那儿,石化了。
  估计楞了有好几秒,肖扬吼了一声,“先出去!”,陈浩才回过神儿,扔了月饼,撒腿就跑,跑回宿舍就看见周胖期待的芝麻大饼脸,随便糊弄了周胖说再等几天。
  陈浩当天晚上就睡不着了,周胖在那儿忙着打CS,也没睡,反正放假,也还没有正式开始上课。
  陈浩就想聊聊,一直找话,周胖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一会儿,突然回头问“耗子,你不会还是个雏儿吧?”
  “啊?”陈浩楞了。
  “就是你还是个处男?”
  陈浩脸红了,“那不高中那会儿忙着学习嘛?”
  周胖一下就乐了,“那你连女朋友也没有交过?”
  陈浩红着脸不回答,周胖话匣子就打开了,说他高中那会儿可帅了,没现在这么胖(其实周胖脸长的还不错,就是胖了点,这人一胖吧就显得蠢,哪个蠢蛋会好看),再加上学习好,追他的小女生多了去了,高二那年谈了个,青春年少,俩人啥都干了,那时候真想能一辈子的,结果被家长发现了,很快那女生就转学了,刚开始还有通信,不过那女生转去了贵族学校,听说公子哥儿挺多,很快就提出要分手,然后俩人就断了。
  “改天哥哥好好给你物色个女朋友,把你这个雏儿给破了。”
  “得了吧你,有好的不都被你先占了,还会想着我。”陈浩笑他,周胖也跟着傻笑。
  不过当晚陈浩一直做梦,梦见肖扬干那事儿的样子,脸红红的,身上一层细汗,整个身体看起来都有点发光,半夜醒过来,出了一身汗,大腿那儿还弄得湿哒哒的,陈浩知道这是咋回事儿,一大早就偷偷起来洗床单被罩。
  


5、八年抗战 ...


  周胖那儿还在陪周公吃早茶,就听见有人敲门,陈浩开门,竟是肖扬,楞了楞,被人当场撞见干那事儿还能顶着一张神态自若的脸过来,可见那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不过,肖扬拿出两百块递给陈浩,“这个星期的生活费,要出去玩再找我要。”这次竟然没有让签字,“哦,昨晚那是我女朋友,我们准备年底结婚来着。”
  “这两百块我会记下来,到时候一起签字。”
  “谢谢你的月饼,没事儿过去我哪儿吃饭,我做清淡点。”
  陈浩傻愣着,听他说毫无逻辑的话,那边周胖倒醒了,“肖老师啊?我们主要是想要点上次那个药膏,你看这一脸绿豆芝麻的,多影响咱班班容班风啊。”
  “那我过两天再给你们送过来。”然后转身走了。
  周胖还一脸迷糊的在那儿乐,“学药学的就是好,什么药都可以自己配,多省事儿。”
  陈浩还是觉得那事儿挺不好意思的,不过肖扬更不好意思,毕竟被看光的是自己,幸好盖了点儿东西,自己女朋友没被看光,要不陈浩那小子就占大便宜了,想着就不舒服,不过有把柄落在陈浩那小子爪儿里了,还真的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要不他那大嘴巴到处一说,我这班导在学生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
  没过两天肖扬就给陈浩打电话叫他过来拿药膏,陈浩有点别扭,可是周胖一直在哪儿急赤白脸的急着用,陈浩只好硬着头皮去,刚到门口就闻见一阵阵香味,原来肖扬在哪儿做饭呢,他阳台上摆了些厨具,没事儿就煮点好吃叫女朋友过来吃,不过今天是专门给陈浩这崽子准备的,有清蒸鱼、水煮大虾、芋头炖小排、蒜蓉小白菜,平时给女朋友都没这么费心过,唉,谁让他那天一时把持不住,忘记反锁门呢?
  真是一失手成千古恨啊!
  陈浩进来后就开始流哈喇子,肖扬说:“等我女朋友过来一起吃。”也没有明说是要给陈浩吃的,但是话说的倒明白,听着好像陈浩一直在他这儿吃似地。
  肖扬女朋友很快就过来了,叫苏文,倒是挺大方的,就跟没那天晚上的事儿似地,是肖扬学妹,从外地过来A市读书的,也留校,学解剖的。长的挺好看的,描绘女生陈浩向来没多少词儿,就觉得好看,其他的也想不出啥词儿来形容了。
  陈浩这顿饭给吃的小心肝儿一颤一颤的,心说我也不想看见你俩那样啊,你们俩一个学药学一个学解剖,别等会儿把我给毒了之后然后给剖了吧!
  不过没有发生戏剧性的剧情,吃了饭,肖扬去洗碗,苏文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陈浩就想赶快离开,可别再耽误这俩人办事儿,跟苏文说了声就走了。走出肖扬宿舍楼才发现又把药膏给忘了,回去非得被周胖念死,再回去吧,怕又再遇见那尴尬事儿,想想,现在大白天呢?他俩不会这么**吧!折回到门口,就大声叫肖老师肖老师,咣滴咣滴地敲门,没两秒钟肖扬就开了门,“忘拿药膏了吧!”
  “恩。”
  “给你,干嘛那么快走了,过来上次的两百块字儿还没签,过两天就开始正式上课了,可能会比较忙,每半个月给你发一次工资吧,今天先预支两百。”
  他还真当是我的大管家呢?这地儿的人就是精,贼精贼精的,连百儿八十的都得签字,就不能想到点儿他的好,亏我还想夸夸他做菜手艺不错呢?陈浩心里嘟囔,还是签了字,拿了钱,拿了药膏就走了。
  


6、八年抗战 ...


  回去周胖正在那儿吃方便面,旁边还有俩空方便面碗,几根火腿肠袋子,就这种吃法,不肥才怪,周胖抬头看见陈浩,一脸的不高兴,“还想等你出去吃点好的呢,怎么这么晚啊,你是去拿药膏,还是去生药膏啊,磨叽。”
  陈浩把两瓶药膏丢在桌上,“我在肖老师那儿吃了才回来。”
  “不会吧!肖老师干嘛请你吃饭啊,这地儿的人多精啊,全国各地的人在他们眼里都是乡巴佬,不就是你爹导师儿子吗,会请你吃饭,你请他吃饭还差不多。”周胖一直在那儿叨叨个没完。
  陈浩一时没忍住就把那天晚上的事儿跟周胖说了,周胖乐的嘴都歪了,一直让陈浩描述描述当时的场景,激烈不激烈,陈浩瞪了周胖一眼,“你就不能有点儿正经的,瞧你那点儿黄色思想,都赶上黄河水黄了。再说了,那是他女朋友,就要结婚了,你可别给我抖搂出去,回头他肯定得给我小鞋儿穿。”
  周胖一直傻笑,“我跟你说吧,他这是贿赂你呢?怕你说出去,回头咱就经常去他那儿混吃混喝,顺便给哥儿们解解馋呗!”
  “你省省吧!都不知道我一顿饭吃的多别扭,多大度数的电灯泡啊,再带上你,整栋楼的日光灯都省了。”
  周胖不做声,想了一会儿说,“好久没有吃到山东大饼了,你说肖老师会做吗?”
  陈浩白了他一眼,上床补眠去了。
  不过后来陈浩还真经常在肖扬那儿吃饭了,没带周胖,周胖在国庆节的最后一天去开了一次老乡聚会,没两天就带女朋友回来炫耀了,也是山东的,其他系的,跟周胖还是挺有夫妻相的,其中身形最为显著,不过是个挺单纯的女生,大眼睛圆脸,笑起来挺憨厚。
  国庆过后,很快开始上课了,开始上课前,班导肖扬跟我们开了次会,这是开学后第二次开会,讲的无非是医学的博大精深啊,需要用尽全心去读啊,陈浩都没怎么听,就在那儿到处瞄,看看能不能有个看上眼的谈个恋爱,每天晚上看周胖一脸幸福的回来就嫉妒。
  周胖说要介绍个山东老乡给陈浩,陈浩拒绝了,这事儿得靠感觉,介绍这玩意儿多没劲,自己难道就真的滞销到需要别人牵线搭桥了。想想心里就难受。
  会上肖扬点了陈浩的名字,叫陈浩别开小差,陈浩心里不舒服,这么大了还被当堂点名,真是脸丢到裤裆里了。回到宿舍就跟周胖抱怨,“不就是靠着他老爹才能留校任教吗?拽什么拽啊!”
  周胖说“你说肖老师吗?他可是个人才,才不是靠老爹的关系呢?16岁就进咱学校了,8年本硕博连读,还去国外镀了一年的金,好多国外的大公司都想留他来着,不过他就乐意当这穷酸教师,想献身医学教育工作。真是想不明白,有大好的钱程,还回来当教师。”
  “他回来是舍不得他女朋友吧,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耗子觉得天才神童都是很遥远的事情,没想到现在就遇上一个,还是挺不招人待见的肖扬,就得损损他呈呈口舌之快心里才舒坦。
  “他那女朋友根本就不是真心的,从个小地方来的,为了能留校留在A市才跟肖老师交往的。”
  “你哪来这么多八卦,真是闲的。”
  “我女朋友是解剖系的,听她那些学姐说的,那时候多少女生追肖老师啊!那个叫苏文比肖老师晚两届,大一就盯上肖老师了,干脆来个生米煮成熟饭,肖老师这就定下来了,碎了多少女生的心啊!”
  “那是他贱,是个母的就上,没见过女的咋的?”耗子还是不肯停下对肖扬的人身攻击。
  “是个正常的男人都顶不住,何况苏文那人长的还不错,身段儿多好啊!”
  聊到最后也都累了,迷迷糊糊地睡了,陈浩当晚又梦见肖扬那贱货,半夜醒过来,陈浩心想,以后睡觉前千万别提这人,这人多不经念叨啊,动不动就骚扰人家美梦。
  不过第二天还得一大早起来把被罩床单丢到洗衣机里才匆匆忙忙跑去上课。
  周胖心说,耗子这厮肯定是有洁癖,才几天就洗了两次的床单被罩,以后千万别往他床上坐,估计得扒我皮。
  


7、八年抗战 ...


  时间过得慢也慢,快也快,陈浩后来也想通了,既来之则安之,要不白白浪费这么几年,反正药学也不错,以后考个药师,自己开个药店还是挺赚钱的,比当医生轻松,这么想着也就开始努力了。
  时间长了也习惯了这里的气候,也能吃辣的了,涂了药膏,痘痘也退了,个子也又长高了,逐渐恢复了以前那阳光帅气劲儿,只是找女朋友的事儿一直悬而未决,总也看不上对眼的,也有不少女生暗送个秋天的菠菜,大胆的还提出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但真没啥感觉,陈浩想想,反正也还小,这事儿也就不急了。
  不过皇上不急,急死太监。周胖就挺急的,一直忙活着给耗子介绍,周胖就觉着吧,每天回来看见耗子一个人闷闷的呆在宿舍心里就咯得慌,想跟他分享个甜蜜的事儿吧,就跟炫耀似地,没个人分享自己的快乐也挺郁闷的。
  周胖就想着赶快给耗子介绍个,这样俩人约会回来还可以交流交流心得,晒晒幸福,多美的事儿啊!有几次他女朋友带了好几个女生来他宿舍玩,可是陈浩一脸不冷不热,弄得他女朋友还闹小脾气了一阵,说这陈浩还挺那架子的啊。
  周胖急了,“耗子你剃度当和尚得了,天天敲木鱼念经挺适合你的。”
  耗子就笑,说缘分未到,陈浩心里也苦,怎么就没个看着有感觉的女生呢?
  反正日子就这么过着,去肖扬那儿拿生活费的时候就顺便在那儿蹭顿饭,有时候苏文在,有时候不在,可能是听了周胖的话,陈浩不怎么喜欢苏文,但没啥仇没啥怨的,也犯不着给人家脸色。
  不过后来再吃饭,发现肖扬做的饭没啥油水,有时候苏文还没拿起筷子就跑洗手间,陈浩怎么说也是学医的,早孕反应还是知道的。
  很快肖扬跟苏文就结了婚,搬到了肖扬父亲留的大房子里,不过因为是班导,肖扬跟苏文大部分时候还是会住学校宿舍,那会儿肖扬整天都是乐呵呵的,陈浩看他高兴心里就堵,他就看不得那人高兴。
  陈浩想把卡拿回来,心说搞不好你把我的卡取光了吧?这样每次给个一两百,当分期付款呢?
  给老爹老娘打电话说这事儿,老爹老娘说“你卡里的钱没有动过呢?你就小心眼儿吧你,人家肖扬才不是那样的人,卡就放他那儿,省的你乱花。”
  肖扬没动过卡里的钱,倒是让陈浩挺意外的,陈浩想这人这么斤斤计较,才不会干赔本生意呢?估计是留着我的钱生利息呢?
  之后陈浩就很少去肖扬那儿吃饭了,想着跟个孕妇抢东西吃,挺没品的,而且那清汤寡水的吃着没胃口,每次去拿了钱就走。
  陈浩没女朋友,男生也不怎么逛街,陈浩又不爱跟一群男生出去喝酒,花钱倒是挺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