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男主角 by 红赝【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红赝

内容简介

模特和老板的故事。**。


1、正文
  
  一、
  伫立在纽约市中心最繁华地带的一座名为“洛斯·麟”的摩天大楼里,温风致正静静地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享受着咖啡和冷气,他的手指上夹着一根烟,烟雾轻轻缭绕,淡去了他脸部的某些线条,他的脸上没有什么具体的表情,但扶额的一只手却隐约显示出某种惯常的困扰,而站在他面前的一个男人此时的脸色却明显是十分为难的,眉头拧成了一个不小的结,眼神里面不知道是怨愤还是不满,但仍然没敢大声说什么,因为此时他的老板正垂眸看着纽约时报上一则堪称为“麻烦”的新闻。
  洛斯·麟有全球最顶级的模特艺术家之称,旗下拥有不下五十名在世界上排名最前的模特,并且专门打造世界各个顶级品牌的广告产品,温风致本人便是这家公司最大的股权拥有人和老板,作为一家公司的决策者和首脑而言,基本上不太怎么喜欢看见有什么负面消息出现在报纸上,尤其还是当这则新闻牵扯到公司相关利益的时候。
  “然后?”温风致低而醇的嗓音沉静地问出两个字来,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里有着一种不易察觉的无奈,只是表情依然冷静,看起来有点无动于衷。
  然后?看着老板这种轻巧的态度艾瑞克不禁当场就要哀叹起来,但是毕竟在温风致跟前是没有办法放肆的,办公桌后那个看似温和但其实一手掌控着公司命脉的男人与生俱来的威压之势也让他根本放肆不起来。
  “然后那个女演员要召开记者招待会发表这件事,证实这张照片上的人就是他,并且要发布订婚的消息。”艾瑞克说这些话的时候实在觉得很无力,这种无力莫名的从他的身心一直蔓延到了脚跟,他接手那家伙的经纪人还不到三个月,可是麻烦却源源不绝,简直是在锻炼他的自控能力,要不是看在薪水实在优厚的条件下,他早就收拾包裹逃之夭夭了,想当然,在他之前的经纪人每一个都留不到三个月就要转行的说法已经被他自己给亲身证实了,而他自己,也在去留之间徘徊,他非常希望在自己被那家伙搞到身心疲惫之前能够做出某个大义凛然的决定来。
  “哦。”温风致仍然是淡淡一声,他垂落的长睫把神色遮挡得一干二净,完全不知道他在想着些什么。
  艾瑞克见他还是没反应忍不住提高了音量又说,“那个女演员早在半年前就公开承认自己是轩尼诗酒厂继承人法里奥的女朋友,而且他们的婚期也早已公布了,况且我们跟轩尼诗的合作在即,不管他到底承不承认这件事,现在闹得那么大,我想那个法里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是嘛……”温风致微微侧过脸,他右边的落地窗能一览纽约全景,但从他这里望去,最瞩目的就是布鲁克林大桥,艾瑞克盯着他轮廓优雅的侧脸片刻,他便已经转过头来,食指敲了敲桌面,朝艾瑞克微微笑了一下说,“记者招待会啊……好像就是现在吧,我们看一下。”他的样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在意公司即将到来的损失,倒像是来了兴致,拿起遥控器打开了艾瑞克身后的液晶屏。
  艾瑞克实在搞不懂老板究竟在想什么,而且很郁闷,总觉得那家伙是嫌他事情不够多似的专找麻烦来的,刚要开口想让老板直接把人揪回来再说,却已经转眼看见四十寸的屏幕里一张女人得意的笑脸。
  “我跟臻他啊……”切,叫的可真亲密。
  记者招待会似乎才刚开始,可是问题已经接踵而至,整个大厅如火如荼,女人刻意举起一只带着钻戒的纤细的手理了理胸前的发丝,好让镜头拍到这一幕。
  有人却高兴不起来,例如屏幕前眼睛盯得快要冒火的艾瑞克。
  他记得这枚钻戒是他千叮咛万嘱咐叫那家伙别弄丢的,怎么才一天功夫竟然到了别的女人的手里。
  “请问爱雅小姐,你们是何时相识的?”
  “这枚钻戒似乎是Trésor的新品,请问这次的记者会是否有宣传的成分在内?”
  “还有,爱雅小姐是否会跟法国轩尼诗酒厂继承人法里奥解除婚约?”
  “请问……”
  爱雅的脸庞洋溢着异样的光彩,她一一回答着这些问题,“我跟臻早就认识了,不过正式确定关系是在昨天的宴会中,你们大家也看见了这枚价值亿元的钻戒,背后刻的就是我的名字,至于我跟法里奥的关系,虽然还没有正式解除婚约,但我相信他会理解我的选择……”
  艾瑞克听得瞪大了眼睛,什么刻了名字,什么正式确定关系,那家伙那么随便的态度,早就不知道跟多少人确定“关系”了……他转眼看了看老板,见他静静地靠在椅背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眸色是一片黑幽幽的,带着惯有的深沉。
  “那么爱雅小姐,您跟唐臻先生有没有订婚的打算呢?”
  “当然有啊……”
  “咦,是唐臻!”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让坐在台上的爱雅一阵激动。
  屏幕中镜头立刻掉转了方向,只见绯闻中的男主角此时正噙着淡淡的笑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从容地在大厅门口悠闲的经过——他的样子,绝对只是经过而已。
  这差点又让艾瑞克惊地找不到下巴。
  虽然此时男人带着大大的墨镜遮住了脸庞,但是这种不安分的笑容就算化成鬼他也能认得出来,屏幕之中这个特写镜头里面的男人,就是从一大早开始让他咬牙切齿的人。
  他打过电话去让他乖乖呆着,不过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把他的话当作耳旁风,说不定连风也算不上。
  艾瑞克郁闷到极点,但又忍不住要被镜头里的人随随便便一举手一投足的动作和表情吸引住。
  没错,他就是唐臻,那个被称为“洛斯·麟”的首席男模的男人,拥有一张绝对男人味十足的美丽脸庞,和一八七的完美身段,看上去瘦削却又充满了力量,他的每一根发丝像是都无可挑剔,惊叹了在场所有的人。
  他是一种惊心动魄的存在,评论界早就对唐臻这个男人有了这一种高度的认识。
  所谓惊心动魄,当然还有另一层解释。
  “唐臻先生,请问您跟爱雅小姐现在是什么关系?”
  几乎是立时的,话筒纷纷朝向这个八卦中的男主角,相较之下,爱雅的美丽在唐臻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男人的魅力有时候永远要超过女人,这一点在大部分的时候——尤其是唐臻出现的时候都让它变得毋庸置疑。
  “爱雅?那是谁?”回答问题的人微微皱眉,一脸疑惑。
  寂静的声音——
  因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全场陷入了一片窒闷的空气里。
  “哈、哈、哈、哈……”这种笑声应该可以称为是爆笑声,不过声音并不大,因为这是从唐臻的手机里传出来的。
  原来唐臻真的的的确确只是经过,而且还在跟人用手机愉快地聊天。
  众人傻眼,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你笑得太大声了,小心笑破嗓子!”唐臻从笑声传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将手机移开到安全距离,以免被牵涉进去,等笑声逐渐减弱他才对着手机说了这一句道。
  “我可是在电视上面看见你了,你不要总做这种事好吗?谁来帮你收拾烂摊子啊?”
  “还有谁?艾瑞克咯。”唐臻几乎是过分美丽的笑容,看在艾瑞克眼里实在是气得牙痒痒的。
  “哈、哈、哈、哈……”笑声又起,唐臻微一皱眉就直接切断了电话,对着手机恶狠狠瞪了一眼,简直是魔音灌耳,只是他带着墨镜,有没有瞪眼这种事旁人并不清楚。
  “那个……”一群记者被唐臻晾在了一旁,包括那个自称为女主角的爱雅,有人小心出声,忽地唐臻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唐臻静默三秒,又接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不笑你,不过……”话没说完那人又没头没尾开始笑,便听“滴”的一声,唐臻一句话没说又把电话挂断了。
  “那个……”
  像是终于意识到了还有旁人存在,作为主角的唐某人终于微微转过头来,看着一群摄像头跟呆愣着看着他的人们,忽然又皱起眉,像是有一种不耐,又像是觉得麻烦。
  “臻。”爱雅按捺不住从台上跑下来,口中还叫着唐臻的名字。
  “臻?”唐臻的眉头拧得更紧了,只是他就算是这样拧起眉来竟然也是让人移不开视线的,他带着疑惑看着跑到自己眼前的女人,忽然说了一句道,“臻是你叫的?”
  “你?”爱雅脸色蓦然间变得很难看,不过演员就是演员,下一秒她就哭了起来,想用眼泪打动眼前的这个男人,“臻,你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不认识我了?你不要吓我……”
  但是很显然,这一招对这个名叫唐臻的男人无效。“烦死了,谁来把她带走……” 他咕哝。
  爱雅忽然意识到了唐臻真的不认识她了,哭是不哭了,倒是呆住了。
  “对了,原来是记者招待会,那正好。”唐臻环视了一下大厅,忽然抬脚走了进去,对眼前已经呆住的女人自动过滤,然后走到台前拿起麦克风说,“大家都知道我是Trésor恒爱系列的代言人,他们赠送给我几枚女款戒指,反正我也找不到人送,在场的女士过来排队,一人一枚,见者有份。”
  他说的话听起来简直就像是过季大甩卖,要知道Trésor这个牌子是顶着奢侈品头衔入驻世界的,可是现在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好在说出话来要送东西的人是唐臻,他就是有这个资本能够随随便便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送出手,追随娱乐风潮的女记者们自然知道这一枚戒指的价值,顿时就见她们扔下了手里所有的东西跑到了唐臻的跟前。
  唐臻果然从口袋里取出一枚女款钻戒,将它戴在第一名女士手上,并且低下头吻了吻女士的手背。
  美男当前,风度翩翩,这实在是一件让人幸福的要晕倒的事,足以让此时正看着电视的女人们羡慕和嫉妒,说不定还有后悔。
  后悔怎么没有去当一名狗仔队。
  “唐臻,我爱你!”已经有人忍不住在唐臻为她带上那一枚戒指的时候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为女士们服务是我应该做的。”唐臻笑得温柔得体,一口标准的广告词。
  一场订婚发布会转眼成了唐臻的宣传活动,这让艾瑞克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他呀……在哪里都是主角……”而且是会发光的那种。
  温风致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低低道,艾瑞克听到老板发话的同时电视屏幕黑掉了,温风致放下遥控,双手交叉搁着下巴对艾瑞克说,“让他去吧,既然签了他,就要做好这种心理准备,你说是吗?”他优雅地笑着,有一种云淡风轻。
  艾瑞克这一刻只觉得是老板的心脏承受能力异于常人,他忽然问了一句,“请问老板,您签了他几年?”
  据他所知,唐臻在洛斯 ·麟旗下工作已经有一年了。
  “这个嘛……反正比你签的合约要长一点吧。”温风致淡淡地说着。
  艾瑞克垮下脸来,比他还长,那不是意味着麻烦不会断?看来无论怎么想,自己还是得继续考虑转行的问题比较现实。
  


  二、
  纽约时报娱乐版头条:著名女星爱雅对记者承认昨日的招待会是为了宣传Trésor的恒爱系列钻戒,她手上这枚钻戒确实是顶级男模唐臻所赠之物,只不过钻戒里的字样并非唐臻赠送前所刻,但由于这一风波,爱雅和轩尼诗酒厂继承人法里奥的婚约可能会单方面解除,对于此事爱雅一直保持沉默……
  
  洛斯·麟春季服装会发布会场
  
  “唐臻,你的表情太严肃了……还有,不要再嚼口香糖!”艾瑞克无比头疼地望着T形台上的男人,偏偏那个人完全不加理会,甚至在走回来的时候对着他把口香糖吹出了起来,艾瑞克气的就快冒烟,唐臻却勾了勾嘴角,转身之后还对他眨眨眼。
  “你……你……不要再做这种小动作!”艾瑞克咬牙切齿,差点就挥起了拳头。
  蓝斯洛忍不住又开始笑,笑的下场就是被点名,“蓝斯洛,你也是专业的吧,不要笑!”
  蓝斯洛刚想收起笑,没想到一边唐臻朝艾瑞克吐了吐舌,他明显就是故意的。
  “哈、哈、哈……”幸好蓝斯洛转过了身,否则此时的镜头里就会出现一张笑得很没风度的脸。
  艾瑞克越来越觉得无力,但是他虽然讨厌这两个人非常恶劣的性格,可是也不得不承认他们能站在T形台上实在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因为每一件衣服每一个款式穿在他们的身上都能恰到好处地衬托出衣服的美感和设计感来,甚至每一条曲线都是完美的,唐臻作为首席男模在T台上的魅力是无可比拟的,他整个人像是能散发出光芒来,仿佛这个T台就是为了他而设,这些衣服都是因为他设计出来的一样,他完美的身材比例和脸蛋就是能让人产生这种印象,以至于他的小动作再多也不会影响到整个服装发布会,反而没有人会在意这些,艾瑞克入这一行其实已经很久了,可就算他确确实实已经了解到在这一行里面美丽的人做什么事都是有特权的这一点,唐臻却还是第一个能轻易惹得他怒火冲天的人。
  真的很想发火。
  当然,整个服装发布会圆满结束,之前的只是一点小小的插曲罢了。
  “哈、哈、哈、哈……所以说,昨天你的笑,实在够诡异。”蓝斯洛不顾形象地笑声在门外就能听到,然后就是一个不怎么耐烦却低沉优雅的嗓音说着,“怎么?我就是喜欢戏弄人。”
  “我知道,看看今天的报纸就知道了,爱雅小姐估计要被环球公司冷冻了,是吧,臻?”蓝斯洛故意学着爱雅亲昵地叫唐臻的名字。
  “那正好。”唐臻毫不客气地说。
  “真是冷漠啊,臻。”蓝斯洛靠近唐臻的耳边低喃。
  艾瑞克一推开门就看见唐臻安稳地坐在沙发上,一手还搭在蓝斯洛肩膀后的靠背上,而蓝斯洛靠得他很近,嘴唇已经快要碰到了唐臻的耳垂。
  “你们在做什么?!这是公司!公司里禁止亲密行为!”艾瑞克发觉自己的声音已经能用气急败坏来形容,他瞪着他们,这种事情在他眼前已经上演了不知道几百回了,而且又是这两个十分性感而且魅力十足的男人,虽然多半只是在玩,但他还是不习惯,对他来说冲击力不会有半点减小。
  “我们没有做什么啊。”蓝斯洛大刺刺地说着,却边欺上唐臻淡薄的嘴角,似是轻吻着,一只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
  “蓝斯洛!”艾瑞克闭上眼睛大喊他的名字。
  “啧啧……你的经纪人有那么纯情吗?”蓝斯洛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耳边,艾瑞克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刚才又被他们给戏弄了。
  其实无论什么事,只要在正常范畴之内艾瑞克相信自己都有能力解决,他也不会有什么害怕不害怕的情绪,唯独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完全没有办法适应。
  “我喜欢纯情的人。”唐臻的声音这时也低低地响起。
  艾瑞克不敢睁眼,但他已经感觉到唐臻一步一步逼近的气息。
  “不、不要过来——”艾瑞克忽然间有一种狼入虎口的感觉。
  “你再乱叫,小心我欺负你!”唐臻毫不在意地说着这种话,一把将艾瑞克推到墙边,一手撑在他脸边圈住他整个人。
  艾瑞克捂着眼睛,从手指缝里看见唐臻皱着好看的眉正盯着他看,似乎在考虑从哪里下手。
  心跳厉害起来,被唐臻那双狭长深邃的眸注视的感觉他相信谁都会变成这样,这种美丽果然是惊心动魄的,即使是对身为他经纪人看惯了这张脸的艾瑞克来说,这种程度的靠近让他还是忍不住要被深深吸引住。
  眼前的这张脸拥有最优美的弧度,鼻梁挺拔逼人,眼睫轻轻垂落,棱角分明却不过分冷硬,一头过肩的黑发束在脑后,将整张脸深刻的轮廓凸显出来,所谓的“完美”在这个男人身上展露无遗,很动人,却也有杀伤力,足够让人众多人心碎。
  唐臻说行动就行动,抬起手就剥开了艾瑞克穿在最外面的外套。
  “住手!你这个双性恋!**!滥情狂!虐待狂!”艾瑞克惊地口不择言,双手挥舞着想要挣脱唐臻。
  唐臻反倒是来了劲,邪邪地勾着嘴角,那双眼睛也因眯拢的表情变得更加动人美丽,却又充满着魄力。
  “不要啊!”艾瑞克手中的文件掉在了地上,他趁着外套被剥离的时候逃出了唐臻的掌握,一旁蓝斯洛已经大笑出声,幸灾乐祸的样子让艾瑞克真想一脚踹过去。
  “唐臻!不要再玩了!”艾瑞克气得大吼。
  “算了,艾瑞克已经不行了,还是来跟我玩吧。”蓝斯洛这时一把拉住了唐臻,笑眯眯地抱住了他整个人。
  艾瑞克趁机抓起地上的文件逃离危险地带,却忘记刚才其实是有事才会推门进去,但是让他再回去一次实在又没有勇气,只好拿起手机给唐臻拨电话。
  “喂。”懒懒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
  “老板说今晚的宴会一定要出席。”说完艾瑞克就直接挂断电话,一句话也懒得再跟唐臻说。
  唐臻合上手机,蓝斯洛正抱着他啃得起劲,不过也因为这样,艾瑞克在电话里大吼的声音他听得一清二楚,于是笑着问唐臻,“去?”
  “去哪里?”唐臻明知故问。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蓝斯洛笑着说。
  “我们出去找人消遣。”唐臻说得理所当然,一把抓住蓝斯洛的领子就往外走,完全不管是不是老板的吩咐。
  “是找人麻烦吧……”蓝斯洛的声音消失在门后。
  


  三、
  “你是说不愿意再与我们合作了,是吗?”温风致慢条斯理地对着话筒问着,表情是一贯的淡然。
  他问完这一句之后对方似乎说了些什么,让他微微蹙起了眉。
  好一会儿,对方像是终于说完了,于是他又开口,嗓音里有着一种极致的华丽感,“法里奥先生,道歉的话我没有任何必要跟你说,因为错不在我们,另外,你把男女关系扯到合作这件事上来这一点已经让我很不满,你打这通电话的意思我很明白,对于解除合作关系这件事我欣然接受,因为我一向不喜欢跟纨绔而没有能力的人合作。”
  能够想象得到对方听了这番话之后勃然大怒的程度,温风致只是保持一贯的风度,等对方说完之后才又开口,“不好意思,我想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现在我们的关系既然解除,那么其余的事我会让我的秘书处理,就这样。”他说完直接挂断电话,表情里倒也没有一丝不耐,只是悠闲地点燃一根烟,静静抽了起来。
  过了片刻,他拨通了一个号码,口吻淡淡道,“艾瑞克,他人呢?”
  艾瑞克就知道躲不掉,他早就已经得到消息说唐臻和蓝斯洛两个人结伴离开了公司,就在他跟他们说有宴会之后,但是再打电话追过去的时候两人都已经关了机,让他就算想发火也找不到对象,这时接到老板的电话,只好先回答说,“我已经想办法联系他们了……只不过……”
  “联系不到是吗?”老板的声音不愠不火,像是也没有生气。
  艾瑞克也知道温风致并不是一个有脾气的老板,他来公司到现在,一次也没有见过他发脾气,尤其是对唐臻的放纵简直到了能让唐臻随心所欲得寸进尺的地步,可唐臻是唐臻他是他,人家唐臻对老板的话能够充耳不闻,他一个小小的经纪人却不能,只是摊上了那么一个主,他想做好工作也变得十分困难,或者就等着温风致先开口辞了他,也许他就不用再犹豫东犹豫西了。
  “……是。”
  “不用再联系了,让他去吧。”温风致淡淡地交代。
  “呃……可是今天的主角是他……不然Glamour的主编……”
  “我会应付,你准备好照片出席就可以了。”
  “知道了。”艾瑞克松了一口气,老板开口一切都好办,只要让他不用再继续去找那家伙就好。
  
  唐臻,艺名,本名不详,年龄不详,出生日期不详,目前隶属于模特俱乐部洛斯麟代理公司,身价超过一亿欧元,性格恶劣,脾气古怪,喜欢睡觉,喜欢床,讨厌的东西数不胜数,口头禅:“……”,以上。
  “‘……’是什么意思?”桌后的男人扔下资料,用着很不满的语气问着眼前低着头的手下。
  “法里奥少爷,‘……’的意思是她们说得都不一样,我不知道哪句是。”
  “那么,为什么他的资料就这些?”法里奥数了数,包括标点符号在内只有九十二个字。
  “是、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问过所有跟他有过绯闻关系的女性,她们只说了这些。”
  法里奥皱起眉头,狠狠盯着桌上照片里的人。
  “敢抢我的女人,还让我被温风致那个家伙数落了一通,我倒要看看一个小小的模特能有什么能耐。”他伸手捏皱了照片里的脸,恶狠狠地吐出一口烟,然后他又问,“他有没有固定的女朋友?”
  “没有。”
  “男朋友呢?”
  “似乎……也没有。”
  法里奥继续不满这个答案,想了想又问,“他有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
  “……不知道。”
  “废物!让你去查一个模特,你却连个屁也没查到,还有脸回来见我?!”法里奥气得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声吼道。
  “对不起!少爷!是属下无能。”法里奥的手下头垂得更低了,直道。
  “去!把他今天的行程去查出来告诉我!”法里奥挥挥手说。
  “今、今晚……有个宴会,他在出席的名单里面。”
  “宴会?谁举办的宴会?”法里奥心中一喜,转而问道。
  “是、是Glamour杂志举办的,专门邀请唐臻前去……”
  “我们也去。”法里奥打断了他手下的话说。
  “可是……我们没有邀请函……”
  “谁说我要进去了,蠢货!”法里奥又骂,“我打算去吓吓他,给他一个下马威,你去给我找几个人,有点身手的,我要他好看。”
  “是、是。”法里奥的手下不停地点头,法里奥邪笑着看着照片里面的男人,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见这个男人被吓的样子了,他可不是吃素的,如果这张作为商品的脸被画花了,看他将来还怎么在模特界里混,哼!
  


  四、
  “喂、喂,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吗?”蓝斯洛跟在唐臻身后悠闲地漫步,双手交叉置于脑后。
  “回去睡觉。”唐臻头也不回地说。
  “可是,这个方向似乎不是你家的方向嘛。”蓝斯洛一脸好整以暇,眯起眼盯着唐臻的反应,“你是想回去继续捉弄艾瑞克吗?还是……”
  “你真是啰嗦。”唐臻满不在乎地说着。
  “也不知道是谁玩了一半才想起来今天是主角的……”蓝斯洛笑得十分开怀,有唐臻在,他的心情一向都会变得十分愉悦,所以才喜欢粘着他。
  “关我屁事。”唐臻冷哼一声道。
  “当然关你事,是谁在我玩得high的时候喊停的?”蓝斯洛利落地扑上前把唐臻推倒在墙边,唐臻没有防备,后脑“咚”地一声撞了上去,疼得他眼前金星乱冒,“唔……痛……”
  蓝斯洛的手覆上唐臻被撞的地方,哈哈笑着替他揉了起来,唐臻怒目相视,刚想开口,两人却忽然发现他们的周围冒出几个人来。
  这里是一条僻静的小巷,是去宴会场的必经之路,这样的架势,看起来是早就等在这里的。
  “你倒是悠闲,在这里打情骂俏,本少爷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法里奥手里把玩着一把瑞士军刀,不怀好意地笑着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唐臻看了他半响,然后转头问蓝斯洛,“这个丑男人是谁?”他显然半点都没有认出来这个人是谁。
  蓝斯洛摇摇头,他看着法里奥,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他是谁。
  “是在这里等我们的吗?”唐臻问。
  “错,正确的说,应该是在等你。”蓝斯洛纠正道。
  “我?”唐臻皱皱眉,不屑道,“我最讨厌被丑男人等。”
  “美男子就好吗?”
  “当然。”
  “哈、哈、哈……”为什么每次都觉得那么好笑,蓝斯洛几乎要抱着肚子笑到地上去,没辙地埋进唐臻的肩窝,笑得没完没了。
  “不要笑!唐臻我问你,你真的不认识我?”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让法里奥气得不得不出声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但是效果微乎其微。
  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唐臻还是没有看法里奥,只是一脸嫌弃地说,“看来真的是在等我。”
  “难道还有假?想想你又惹了谁?”蓝斯洛又笑。
  “想不起来。”唐臻想也懒得想。
  法里奥被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唐臻就对身后三个体型彪悍的大汉嚷道,“给我抓住他!抓活的!”
  “活的?这里有动物吗?”
  “动物不就是你吗?”蓝斯洛大笑。
  “我?”唐臻不可思议地皱眉,“原来他们的眼睛都不正常!”
  “他们来了!”蓝斯洛好意在唐臻耳边提醒道。
  “哼!我讨厌跟丑男人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