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要乖+番外 作者:许栝糖【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许栝糖 快穿

《王爷你要乖(快穿)》作者:许栝糖

文案:

幼稚之作,逻辑不清晰,自知难登大雅之堂,望诸君海涵。

主攻,1v1,受都是一个人!

外人眼里,他喜欢的那个人神经质,疯疯癫癫,除了长得好看一无是处。

“你到底喜欢他什么?”有人好奇。

梁子湛认真道,“他很乖,很好看,非常好看,还乖,还非常好看。”

邂逅时,梁子湛:小娘子买柴不

他:你大爷的小娘子,老子厉害起来能一柱擎天

再相遇,他:捏个像我的糖人,把我吃干净好不好

梁子湛蹙了蹙眉,低沉半晌:……好吧。

真*疯疯癫癫不让人省心傲娇美人受(老江在各种世界里的名字)+极度宠溺攻(梁子湛)

内容标签: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粘粘 ┃ 配角:没啥用太多了 ┃ 其它:

第1章 (一)美人王爷太勾人

  《真不让人省心》/许恬糖

  2017.07.23

  如今正值六月,天气燥的很,茶棚稀稀落落聚着三五七人,皆是受不了太阳的暴晒前来避暑的。

  只听一人道:“你们听说没有,昨晚王府又出事了。”

  旁边坐着的妇人赶紧接话道:“听说了,一早就传遍了,整个宁朔,谁人不知,王爷他自小被人下了蛊,这里……”妇人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太阳x_u_e,继续道,“有点异于常人。”

  店小二也来凑热闹,“昨晚闹的尤其厉害,听说这次是鹤顶红,还死了一个下人,王爷非说他是什么……圣上的眼线。”

  梁子湛坐在角落里皱眉听着,仰头将茶杯里的茶水一饮而尽,对小二唤道,“店家,续茶。”

  店小二却没听到,还在跟那两三妇人口吐白沫眉飞色舞的讲述着自己早上赶集的时候听来的趣事,“哎,你们肯定不知道一件事,今早我去赶集,城门口新帖了一个告示,你们猜上面写的是什么?”

  一人好奇:“说来听听。”

  其余人皆附和。

  小二叉着腰说:“圣上下了一道御旨,以后王府买药都要上报内务府,有专人审核并且专人配送,任何人不可以私带药物进府,连渣滓都不可以,要不然就是杀头的罪。”

  其余人叹道:“建城百年,此般御旨倒是闻所未闻。”

  “这么说,以后一个扫地的在王府生病,都不能吃药了?”

  “不吃药算什么?反正到头来不病死,也会莫名其妙的被王爷搞死,谁进王府做工,那就是在拼命。”

  “怪不得王府最近门可罗雀大门紧闭,没想到王爷竟癫狂成这个样子。”

  梁子湛将闲聊一一收入耳中,低头佯装自言自语道,“不是吧?这次我的目标就是那个疯子?”

  系统:【嘘,你这么说他会生气的。】

  梁子湛翻了一个白眼,嗤道,“我知道,生气就下毒,毒不死也会想尽办法搞死你,搞不死也要让你生不如死。”

  系统:【看的挺通透,这步骤一点没错。】

  梁子湛顿时觉得胸口闷闷的。

  他绑定系统好长时间了,却一直没真刀实枪的接触过系统的世界。

  这是第一次。

  “下任务吧。”梁子湛站起身来,也不续茶了,从怀里掏出几个铜板扔在桌子上,“我去认认王府的路。”

  系统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

  【首先,请宿主了解这个世界。】

  梁子湛伸手接过一张宣纸,摊开,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

  【国号:宁朔,宁朔帝江萧,在位十一年,二十岁登基。

  瑞王爷江忆余,江萧胞弟,现年二十有九,娶了一妻纳了一妾。

  江忆余自小便疯疯癫癫不受先皇的喜爱,同江萧的关系也不好,弱冠之后几乎是被已经称帝的江萧赶出宫的,赐的爵位也是众皇子中最低等的,很不受人待见。

  在外人看来,他是嫉妒自己一母同胞的哥哥登上皇位,因此一直密谋造反弑帝,而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下毒。】

  梁子湛看到这里,有些好奇,从纸中抬头问道,“你这里写着在外人看来,那实际上呢?”

  系统云淡风轻:【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梁子湛抽了抽嘴角,嘀咕,“故弄玄虚。”

  系统收回梁子湛手里的纸,梁子湛跳到空中去抢,“你干什么?我还没看完呢。”

  系统:【后面没什么,是我最近研发的菜谱,你就不用看了,大概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跟你们那里的古代差不多,造反都是不对的。】

  梁子湛:“.……”

  这种看了感觉没看,知道了感觉还是不知道,以为自己听懂了实际上屁都没懂的感觉到底是什么鬼?freestyle?

  系统:【这次的任务其实很简单,王爷他的身体有些缺陷,所以才会疯疯癫癫,你只要这样再那样,他接受了自己的身体,自然不会再闹了,他不闹,天下就太平了,天下太平了,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梁子湛云里雾里的听着,开始在系统那带着方言的普通话里抓重点,“你是说,我的任务是拯救世界,维护天下太平?这么伟大?”

  系统有些无话可说:【你可以往自己脸上贴金,够大能贴住就行。】

  梁子湛满头黑线,他咽了一下口水道,“那你说的这样那样,是哪样哪样?我听不大懂。”

  系统突然娇羞起来,语气变的嗲嗲的:【讨厌啦,老司机都懂的。】

  梁子湛一身j-i皮疙瘩,他就知道系统那张不知道长成什么样的嘴里吐不出什么好东西,他岔开话题说,“那接下来的套路是不是有属x_ing加成什么的。”

  系统面无表情:【没有。】

  “大招呢?”

  【没有。】

  “那福利呢?比如做任务赠美人什么的。”

  【这个……】系统想了想,意味不明的说:【你会满意的。】

  梁子湛:“.………”

  问了等于没问,还附带一种不好的预感。

  系统三言两语交待完之后,便消失不见了,留梁子湛一个人站在烈日下头思考着该怎么进瑞王府。

  没错,他想制止王爷造反,就必须跟在他的身边,最差的情况也要能天天见到王爷,熟知他的一举一动,这样子才能完成任务。

  可这瑞王府,却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首先他的身份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系统也不告诉他怎么才能进到府中,只是留下一句:【组织看好你。】

  看好你大爷。

  梁子湛找了一处y-in凉的地方蹲下,扯了扯自己身上看似落魄的不得了的麻布衫,自言自语,“我要是直接扣门,说我要到府里谋点生计,那不是自己找死?怎么才能死的慢一点,好完成这个鬼任务呢?”

  想着想着,不远处走来一位身着一袭嫩蓝色的开襟蝴蝶袍,扭着小细腰的妇人。

  系统提示:【王妃宁若水出现。】

  梁子湛瞪大眼睛盯了一会儿宁若水头顶上看似千斤重的昂贵步摇,出了神。

  倒不是宁若水长的有多好看,而是——她那个腰扭的太做作了。

  梁子湛‘生前’是在剧组跑龙套的,算是二十线开外的新晋小鲜r_ou_,见过各种各样的美女,矜持的老实的闷的可爱的正经的不正经的。

  他看人一向很准,以前有段日子吃不起饭的时候,他也给别人算过卦看过相,混点n_ai粉钱。

  宁若水面相,一看那方面的需求就很大。

  简直可以称作,如狼似虎。

  宁若水路过梁子湛身边的时候,挑着细长的眼角意味深长的瞥了他好几眼。

  梁子湛生的俊俏,浓眉桃花眼高鼻梁,英气十足,下巴不算尖,有些宽,胡子似刮非刮,不多却恰当好处的体现出了满满的荷尔蒙,喉结浑圆,乍眼看去,很有男人味,而实际上,他也确实很有模有样。

  那时候跑剧组,就有很多人迷上他的这张脸,尤其是他一咧嘴眯起眼睛时,那蛊惑人心暖洋洋的笑脸,勾了多少无知少女他自己都数不清,可他就是红不起来,做了三五年,还跑着龙套,给各种大哥演点烟倒酒的小弟。

  这就是命。

  他要是能火起来,就不至于饿的去偷道具吃。

  也不会在啃j-i腿的时候食物中毒。

  梁子湛自然发现了宁若水不一样的目光。

  他装模作样的捂着肚子,可怜兮兮的朝宁若水伸手,有气无力道,“夫人,能赏个铜板吗?我饿好几天了。”

  宁若水心里正期待着梁子湛能跟她搭句话什么的,她到底是个女子,倘若梁子湛不主动跟她说话,她势必也不会拉下面子去主动跟他说点什么。

  即便眼前的男人真的很合她的胃口。

  听到这话,她满怀欣喜的顿住脚步,蹲到了他身边。

  “你——”宁若水将他全身盯着看了一遍,满意的笑了笑说,“是一个乞儿?”

  梁子湛点头,随口胡编道,“我一直四处漂泊乞讨,前段日子被讨债的要走了所有家当,又找不到活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