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于夏天+番外 作者:秦墨北【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秦墨北 重生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重生]我死于夏天》作者:秦墨北

  文案

  默哀!吃货外科医生梦中吃了一只小肥j-i,醒来后竟重生成为无业游民!

  一觉醒来,林立夏重生成了自己曾经追求过的小学弟简微晨,工作没了,房子没了,五险一金没了,剩下的只有贴着自己遗像的骨灰盒。所幸他遇上了秦空青——一个吊儿郎当的侦探事务所老板。

  重生后的林立夏发四,一定要找出那个杀了他的凶手,然后重新过上有车有房有五险一金的生活!

  真·老流氓秦空青发四,一定要找出杀了林立夏的凶手,然后过上左拥右抱没羞没臊的生活!

  林立夏:你说你要左拥右抱???(叉会儿腰)

  秦空青:左手是你,右手还是你(公主抱)

  中二老流氓攻×闷s_ao缺根筋受

  PS

  1:1V1主受,HE

  2:悬疑单元剧,本文部分案例取材自真实事件

  3:这个号的第一篇文,求收藏啦么么哒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重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立夏,秦空青 ┃ 配角: ┃ 其它:悬疑,单元剧,罪案文

第1章 第一章

  林立夏觉得,人在饿的时候就应该吃r_ou_。

  尤其是烤j-i,刚刚烤好的那种,烤到外皮呈现带着光泽的金黄色,最好是有一点点焦,这样吃起来会比较脆。撕开那层外皮,里面就是透着r_ou_汁的嫩白j-ir_ou_,咬一口下去,外酥里嫩,鲜美的r_ou_汁在口中炸裂开来,令人回味无穷。

  比方说像现在这样,在肚子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时候,面前刚好摆了一只烤j-i,金黄的外皮,带着一丝丝焦香,上面撒着孜然和胡椒粉,还冒着热气。

  美食当前,那里顾得了别的什么,林立夏咽了口吐沫,向着那只烤j-i伸出了魔爪。

  就在林立夏距离那只一看就很饱满的j-i大腿还有0.5厘米距离的时候,那只烤j-i突然一跃而起,站了起来!

  我靠,这j-i成精了!林立夏吓得向后退了一步,紧接着,那只j-i摇着肥滋滋的j-i腚子,大摇大摆向着林立夏走了过来。

  说好的建国以后动物不许成精呢?这他妈还是个熟的!林立夏吓得拔腿就跑,然而,就在他迈开步子的那一刻,那只烤j-i一跃而起,跳到了他的脖子上,尔后,用两只冒着油光的j-i爪子,掐住了他的脖子。

  那只j-i不知道为啥,力气大得很,掐着林立夏脖子的j-i爪子约扣越紧,在呼吸慢慢变得困难的那段时间里,林立夏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我好饿啊……

  “cao!”

  林立夏以一种恨不能以额头触碰膝盖的力度从床上坐了起来,带得整个床都发出了吱嘎声。一秒过后,他反应过来自己实在做梦,并且非常不幸地在梦里面饿着肚子被一只烤j-i掐死了。

  三秒过后,他感觉到自己头上传来一阵疼痛,并不是那种被刀子划伤的撕裂般的剧痛,而是钝痛,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砸到了。

  五秒过后,他产生了疑问:我是谁?我在哪儿?今天晚上吃什么?(不对)旁边这个一脸激动的可疑中年男人是谁?

  坐在床边的男人他并不认识,看起来约有四五十岁了,长相很平凡,林立夏与他对视了几秒之后,男人非常激动地一拍床板,弄得整个床又发出了吱嘎声。

  “哎呀额滴娘啊!你可把额吓死咧,你可终于醒了。”可疑大叔还cao着一口陕西口音。

  就目前的情形而看,林立夏猜想自己八成是住院了,而且很大可能是头部受伤,只是他有些不明白,在他的记忆里他醒之前应该是在家里的床上睡觉的,为什么一觉醒来就进了医院?身边还有个可疑的大叔?

  林立夏眨了眨眼,问道:“你哪位?”

  大叔听了这句话,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改为了震惊:“小简那,你咋不认得额了捏,额是你邻居哈。”

  “你叫我啥?”林立夏一脸懵逼。

  “小简啊!咋回事儿这是,你是不是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不成,额给你叫医生去!”大叔拍了拍林立夏的肩,随后转身出了病房。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关上,林立夏坐在病床上思考了几秒,脑子里转过无数念头:看错人?失忆?穿越?重生?洗脑?这不都他妈是小说里的情节吗?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林立夏下了床,走进了病房的厕所,打算去找一下镜子看看那些小说里的事情是不是会发生,要是真的发生了那就……太刺激了!

  大步流星地走进厕所,霸气侧漏地打开厕所门,英姿飒爽地往镜子前一战,然后开始懵逼状态。

  镜子里的人头发有些乱,而且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可这丝毫不影响美感。那无疑是一张很漂亮的脸,光洁白皙的面庞,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最好看的是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深邃明亮,好似满布星辰的夜空。

  这无疑是一张很好看的脸,可他并不是因为这张脸的美貌程度而惊讶,而是因为……

  镜子里的人他认识。

  镜子里的人叫简微晨,是他大学时候小他两届的学弟,也是他们学校的校Cao,重要的是,林立夏还追过这个学弟。

  那是在他大三的时候,林立夏同学受到上级指派去接待大一新生,简微晨就是那时被他接待的学生。林立夏作为一个颜控天然弯,当即就对这位小学弟一见钟情并且展开追求模式,然而他后来发现这位小学弟沉迷学习无心恋爱并且对他半毛钱兴趣都没有,于是他就放弃了,两人当了普通朋友。

  后来简微晨毕业之后就直接出国了,两人也没什么联系,算起来已经有四年了。

  四年了,这张脸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好看。

  嗯,可爱,想日。

  等等,会不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于是乎林立夏闭上眼,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遍镜子。

  还是可爱想日。

  重生也就算了,还是重生到自己以前追求失败的小学弟身上,也太特么刺激了。脑子里天生缺根筋的林立夏同志全然没有思考自己原来的身体哪儿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将林立夏这种日自己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病房的门又是砰地一下被打开了,那位陕西大叔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林立夏瞄了一眼那个医生,他惊奇地发现这个医生他也认识,姓范,重生前与他在同一家医院工作。

  林立夏这才想到:我原来的身体咋样了?既然他现在重生到了简微晨身上,那么也就是说,原来的身体要么就是嗝儿屁了,要么就是被简微晨的魂占了。

  范医生看到站在厕所镜子前的林立夏,皱了皱眉:“病人怎么起来了?还有,你怎么可以把针头拔下来?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

  林立夏看了一眼手背,上面还贴着医用胶布,方才他走下来的时候太激动,一个没注意就把挂盐水的针头拔下来了。

  “护士,护士,重新给病人输液。”范医生朝着后头打了个招呼,一个小护士便走了过来,扶着林立夏坐回了床上,给他扎针。

  “简先生,”范医生找了张椅子在旁边坐下,“您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要说出来吗?可是林立夏现在所知道的也只是自己的身体是简微晨,关于这个身体的其他的事情,他基本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由得回想起在电视剧上看到的那些男女主失忆的桥段,仿佛只要他们失忆了,身边的人都会一个劲儿地帮他们找回回忆。因此,现在‘失忆’对他不是坏处,反而能得到一些需要的信息。

  林立夏皱了皱眉:“不记得。”

  “那他呢?”范医生指了指站在一旁的陕西大叔。

  林立夏眯着眼睛又看了那个大叔一阵,回道:“也不记得。”

  “那你记得什么呢?”

  “我,我不知道,脑子里乱的很。”他学着电视剧里的人将双手放在脑袋旁边,“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可是它又冒不出来。医生,我,我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是失忆了吗?”

  范医生皱了皱眉,又看了陕西大叔一眼,那个陕西大叔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说道:“都怪额,把那个花盆儿搁阳台外头,结果啪叽一下掉了下去,正好砸你脑袋上。”

  果然是被钝器砸中了。林立夏想。

  “我们这边对你的初步诊断是轻微脑震荡,现在看来,恐怕伴有短暂的失忆症状,”范医生说道,又看向陕西大叔,“你最好给他提供一些暗示,看看他是否能回想起以前的事情。”

  “诶,好的。”

  “那个,医生啊。”林立夏开口道,“我还要住院住多久啊?”

  “你现在状态不算太差,再住个一周左右就可以了,而且,回到原来的家应该也比较有利于你恢复记忆。”

  “好的,谢谢医生。”

  “嗯,那我先走了。”范医生对着他点了点头,“有什么需要及时叫我。”

  “医生再见!”

  范医生走后,陕西大叔就坐到了之前范医生坐的椅子上,开始跟他掰手指头:“小简那,额跟你说,你滴名字叫……”

  “大叔,”林立夏揉了揉眼睛,“我现在有点困,想睡一会儿,有事下次说好吗?”